第十六章 朕让你们跪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同时也让苏辰在心中感叹,他手中兵权的匮乏,他目前连对拱卫皇宫的御林军的掌控力还不足够。

    这上百号的官员们冲刺进来,一下子将空荡荡的太和殿填充了很大一部分。

    这群官员分为两列,单独站在太和殿正中央,脚步急切,表情坚定,动作居然出奇的整齐划一,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礼部尚书冷笑,一顶大帽子盖上,让离捻子又懵又气愤。

    他好端端的,啥事儿也没做,就莫名其妙成了蒙蔽圣听的反派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吾,礼部尚书南巡朝!今日面圣,为大夏社稷之安危,于朝堂死谏!”

    “吾,户部尚书宫岳!今日面圣,为大夏社稷之安危,于朝堂死谏!”

    “吾、吏部侍郎冷莫言!今日面圣,为大夏社稷之安危,于朝堂死谏!”

    ......

    一声又一声,肃穆而庄严的声音从百官的队伍中响起,不断有官员站出来施礼,沉声表明身份。

    看样子,他们这是有备而来,来者不善!

    一个官员的谏言,或许帝君会忽视,甚至可以故意压制,但如果是十个、一百个官员!那效果就不是1+1那么简单的了。

    能有资格上太和殿的官员,都是大夏皇朝的核心官员,数量大约接近两百人左右,代表着这个皇朝高层权势群体的声音和态度。

    朝堂上的郭司空派系官员纷纷面色难看,更多人手足无措,而郭司空也连忙转头看向苏辰,死死盯着帝君的表情,想要看到一丝端倪。

    百官摆出如此大的架势,帝君会如何应对?

    从古至今,除了大夏皇朝的开国帝君、被誉为人族第一帝的苏辰大帝之外,历代帝君无一人能完全掌控朝堂局势,或多或少都有帝权被制约的情况发生。

    虽当今陛下的名讳也叫苏辰,但此苏辰非彼苏辰啊!

    当今天子,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妥协和退让吗?

    然而,郭司空注定要失望了,他为曾从帝君的表情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波动。

    没有害怕,没有畏惧,没有惊讶,没有震撼,毫无波动......

    苏辰的眼神,依然深邃冷漠,平静的注视太和殿内的官员们,彷佛在看一场闹剧。

    “臣等今日联名请命,为保家国社稷安危,为挽救大夏之颓糜......”

    待所有官员都依次开腔后,礼部尚书南巡朝开始沉声开口,张口就是为了江山社稷。

    不愧是礼部尚书,这扯虎皮、盖大帽的手段,当真是信手拈来。

    然而,苏辰却无动于衷,只是抬起手,淡淡开口:“闭嘴。”

    “陛下,臣这嘴,不能闭,臣必须得要说!”

    南巡朝眼神坚毅,彷佛慷慨激昂的义士,站在太和殿中央,为了家国社稷而谏言当朝帝君。

    这副模样,怎么看都是名留青史的铮铮忠臣模样。

    “臣以为,如今的大夏皇朝......”

    “朕让你闭嘴!”

    苏辰低喝一声,声音陡然提高,他“蹭”的从龙椅上站起来,走到汉白玉长阶面前站定,静静的俯视这群前来太和殿请命的官员们。

    全场鸦雀无声。

    南巡朝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帝君,给南巡朝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和危险感,让他心神一颤。

    “百官聚而群,群而向,冲击朝堂!目中无朕!”

    苏辰的声音冰冷无比,注视着百官,冷漠道:“你们,眼里还有朕这个帝君吗!还有大夏皇朝的律法规矩吗!还有身为臣子的觉悟吗!”

    “陛下,臣等今日来,是为请命而来,自然有些规矩无法遵守,若是陛下觉得臣等目无法纪,在请命后臣等愿请罪......”

    户部尚书宫岳咬牙站出来,低声开口说道,他不能让南巡朝一个人面临帝君的威压。

    “百官请命,是为大事,朕自然理解。”

    苏辰声音恢复平静。

    百官纷纷松了口气,心中捏了一把汗,看来司徒、司马两位大人算计的没错。

    陛下,果然还是忌惮百官请命之事,毕竟这是朝堂大势,这不是陛下一人可以阻止的了。

    想到这里,南巡朝等人又充满了自信。

    “不过。”

    然而,苏辰转而又淡淡道:“尔等既然是为请命而来,也要懂得上下尊卑之礼!”

    “百官请命,是为教天子何为礼、何为民、何为国而请命,那尔等应该更知道,何是为礼、为民、为国!”

    “然,尔等在太和殿上面君,为何见朕不跪?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说的百官请命吗!”

    苏辰的声音平静,却响彻在安静的太和殿内。

    帝君此话倒是不假,百官请命是制约帝君的臣子最大武器,但若是百官连最基本的礼法都遵守不了,百官请命又从何而谈?!

    南巡朝等人面面相觑,可是百官请命又讲究的是一个气势,讲究的是拧成一股绳的魄力和决心。

    若是他们现在跪下了,岂不是气势就弱了一半?

    但若是不跪,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南巡朝等人一时间沉默了,郭司空面色一惊,有些惊讶的看向苏辰。

    他倒是真想不到,帝君居然在这个时候依然如此强势,而且这么快就找到了百官请命的漏洞,打压气势,掌握朝堂的主动权和节奏。

    这还是当初那个温和低调的九皇子吗?

    他的改变......太大了!

    “怎么,不跪?”

    苏辰面色平静,让人听不出喜怒,他就这么站在汉白玉台阶之上,目光扫荡全场,声音冰冷的说道:“那朕就有些纳闷了,百官请命而不跪,那尔等口口声声说的请命,又与意图弑君谋反何异?”

    “陛下,臣等绝无谋反之意,只是想联名纳谏,希望陛下......”

    南巡朝急了,他满头大汗,连忙大声喊道。

    这谋反的帽子若是盖实了,那可就要被帝君反将一军了,而司徒、司马两位大人的算盘也就全部落空了。

    “既然如此。”

    苏辰打断南巡朝的话,踏前一步,大喝一声:“朕让你们跪下!”

    玉冠珠帘摆动,一身金色黄袍无风而动,苏辰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太和殿内,让人震撼不休。

    休管你们要做什么,只要在这太和殿之上......

    面圣?

    先跪!

    无论百官请命所谓何事,这都是对帝君的不尊重!对帝权的蔑视!

    “闭嘴,你这蒙蔽圣听的老太监!”

    离捻子满脸震撼,他大声呵斥。

    他虽然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但依然声锐色厉,他必须要捍卫帝君的尊严。

    当朝帝君开早朝,怎能容忍臣子们如此不尊帝君!

    而每一次百官请命,都是臣权的获胜,帝权的退让。

    甚至上一次的百官请命,直接把当朝帝君给拉下马了,被迫让幼年太子提前登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束手在前,官袍威严,沉默的前行,随后站在太和殿中央,齐齐抬头,注视苏辰。

    “放肆!尔等岂敢冲击太和殿!”

    离捻子的话音才落下,“哗啦啦!”上百位各部大大小小的官员,只要是有资格上太和殿面圣的官员,全都一窝蜂的冲进来了。

    连御林军的侍卫都拦不住,也不敢拦,这里面的人都是当朝大臣,万一要是伤着碰着了,他们可吃不起这个罪过。

    虽然这一次只有三分之二的官员参与了百官请命,但也基本代表了这个当今大夏朝堂的意志

    看来,这就应该是他们的手段了。

    根据有记载的史记资料,只有在皇朝垂危、帝君昏庸无道、激得十大郡百姓和满朝文武大臣的不满,才会出现百官请命。

    十万年来,除了这一次,大夏皇朝总共只出现了两次的百官请命。

    苏辰笑了,笑容有些冰冷,摆了摆手,淡淡道“宣。”

    “宣百官觐见!”

    离捻子声音有些颤抖,扯开嗓子呼喊。

    听了御林军侍卫的汇报,文武大臣们纷纷看向苏辰,有紧张、有迷茫、有注视......

    郭司空也抬起头来,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他没有料到司徒、司马两人曾经对他说过的做大事,就是做这样的事情!

    百官请命,这可是大夏皇朝十万年历史上少有发生的事情。

阅读人族第一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