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司马 司徒的算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郭司空幽幽叹气,在先皇逝去后,他就有了归隐的心思了,不想再陷入朝堂争斗,只是如今他已经没了选择。

    为了郭家的血脉,他不得不再站一次队。

    被迫的站队,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离捻子吩咐宫人弄了些吃食,陛下忙碌了一晚上,想必是饿了。

    结果这些糕点才准备妥当,妲己端着糕点送往养心殿的时候,却发现养心殿内大门紧闭。

    “怎么回事?快开门啊!”

    离捻子皱眉,呵斥一旁的小太监,真是没眼力劲儿。

    宫内就妲己一人,虽然现在还未有名分,但指不定陛下改天就给赐下后宫身份,怎么能拦未来主子的路呢?

    “这”

    小太监连忙低头施礼,无奈道:“陛下刚才吩咐过,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他,陛下说他要潜心修炼,无暇他顾。”

    如今大夏皇朝风雨飘渺,危机四伏,苏辰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召唤的神魔们,自身的实力才是最主要的。

    早一日重新登临帝境,才是拥有了真正的安全。

    听到小太监的话,妲己忍不住嘴角一撇,美眸里盛满了失落。

    这狠心的陛下,奴还打算侍寝来着,真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人家

    “这”

    离捻子是个人精儿,他连忙低头,赔笑道:“娘娘莫生气,奴才这就吩咐人,给您在偏殿收拾房间出来。”

    “你喊谁娘娘呢,我连个答应都还不是,莫要乱喊,省得招惹帝君不悦。”

    妲己轻哼了一声,留着柳腰,飘然远去,心中却窃喜。

    “娘娘教训的是”

    离捻子连忙低头,连连应诺。

    今日不是娘娘,改日不就是了吗?

    以帝君今日晚上倚重您的模样来看,怕是日后您的后宫身份只高不低啊。

    养心殿内。

    苏辰盘腿坐在龙床上,第一层禁制内的各类修炼丹药他已经取出,有巩固心神的丹药、有锻炼血脉的丹药、有凝练神骨的丹药

    当初苏辰证道大帝之前,独自修炼,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亏。

    如今重生后的苏辰,相当于有了一个完善的大帝底蕴作为修炼储备,其修炼之路不但扎实稳固,而且飞速提高。

    在大帝心法的刺激下,苏辰的心神弥漫到殿外,自然知晓了妲己和离捻子等人的对话,也清晰的感受到了妲己失落的心绪。

    这妖女,居然有逆推朕的心思!

    苏辰苦笑,随后收敛心神,专心修炼。

    他现在无暇儿女情长,做正事才是最要紧的。

    “轰隆隆!”

    苏辰体内有血液滚动的隆隆之音,震人心神,氤氲的光芒包裹着他,疯狂吸收天地之间灵气入体内炼化。

    苏辰盘膝而坐,运转大帝心法,整个人璀璨如阳,一头漆黑的长发漂浮,有金色神华缭绕其上,宛如金色火焰一样在跳动。

    若是有人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

    在万族无大帝的今日,居然还有人在修炼之时能引发这样恐怖未知的异象,简直骇人听闻!

    苏辰正在勤奋修炼,郭司空还未睡,正在苦心孤诣的思考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陈司徒和王司马两人也没闲着。

    虽是深夜时分,但清月河的画舫之上,依然是载歌载舞,歌姬妖娆,美酒玉光杯,一派奢华糜烂之景。

    “还是司徒大人厉害,选得如此妙处,哈哈!”

    “司马大人过奖了,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客套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各家府上,大都探子潜伏,朝堂如今动荡不安,还需谨慎一些,我们日后若是要商议事情就在此处,较为稳妥。”

    画舫内,一排排坐着不少人,一个个衣袍潇洒,端帽齐整,若是苏辰在此,必然能看到不少熟悉的脸孔。

    这里面,足足有百来号人,其中有三分之二人都是朝堂之上的文武大臣,都是陈司徒和王司马的朝堂派系。

    “话说回来了,司徒大人此话真是不假啊,先帝还在世的时候,想我大夏皇朝国泰民安,如今新君才一上位唉!”

    吏部侍郎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悲色,叹气不语。

    陈司徒和王司马面色一沉,放下酒杯。

    众人都看得出来,陈司徒和王司马对于今日早朝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怀。

    “呸!什么新君陛下!我看就是一个只会窝里横的杂毛小子!”

    一名武将吐出嘴中酒水,面色微醺,冷笑道:“放眼这天下,谁人不知道司徒和司马两位大人劳苦功高,是两朝老臣!是辅政大臣!便是司龙看到两位大人,也不敢放肆。”

    武将口出狂言,不尊帝君,在场的人最多眉头一挑,却无人指出他的大不敬之罪。

    “那小皇帝登基才几天,居然敢当众给两位大人难堪,还要强迫两位大人告老还乡!”

    武将愤愤不平,为陈司徒和王司马打抱不平。

    “是啊!”

    “小皇帝太胡作非为了!”

    “他年纪轻轻,简直把国事当儿戏!”

    无数人点头附和,十分赞同,都为陈司徒和王司马打抱不平。

    “如今大夏内忧外患,小皇帝这般做法,太失人心了;若是没了两位大人统筹朝堂全局,如何抵抗外敌?我看这大夏皇朝的十万年基业,迟早要败在小皇帝的手里啊!”

    一名文臣摇头晃脑,叹气不语,也是满脸悲色,痛苦不堪,仿佛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大学士。

    当然,如果他能放下手中的酒杯,松开身边的美姬,那气质就更像了。

    “各位莫要再胡言乱语了,妄言朝政,可是要杀头的。”

    王司马突然面色一肃,呵斥道:“今日,只谈风月,不谈国事。”

    “不!”

    “我偏要说!”

    那武将“噌”的一声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主座前,单膝跪下,满脸严肃的低喝道:“请司徒、司马大人明鉴!我大夏皇朝历经十万载,风风雨雨都挺过来了,绝不能在这个时刻毁于小皇帝之手!”

    “只要两位大公一声令下,我愿身先士卒!”

    武将的声音凛然,让无数人心中一惊,这话已经说的十分露骨了。

    这是要造反了不成?!

    无数人面面相觑,心中戚戚然。

    虽然大家都是陈司徒和王司马的派系官员,对小皇帝今日早朝的多有不满,但若是真是要造反的话,他们未必有这个胆子。

    大夏皇朝十万年来,无数人造反,但无一人成功过。

    唯一造反成功的那几个,都是身具大夏皇朝的皇室血脉,这皇位从古至今,都没有一个外姓人坐上去过。

    陈司徒和王司马两人扫了一眼全场,将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他们又对视了一眼,都清楚彼此心中所想。

    还不到时候啊

    “这话,过了。”

    王司马咳嗽了一声,白发颤颤巍巍,看着堂下单膝跪着的武将,幽幽道:“这件事情,从这里出去,老夫就当做没听过,你以后休要再提。”

    “不错。”

    陈司徒原本浑浊的眼神透着一丝精芒,淡淡道:“吾等是大夏忠臣,岂能做欺君背主之事!”

    “两位大人高义啊!”

    武将声音悲戚,这下他是双膝跪下了,磕头狂呼,声音抽噎:“可小皇帝不知两位大人之忠心,罔顾大人忠义,置我大夏皇朝于死地!”

    “求两位大人,救救我大夏皇朝!”

    武将的声音格外低沉,悲痛欲绝。

    此人倒也聪明,他知道暗示提议造反不成,转而马上就把自己刻画成一个忠心社稷的臣子,同时一而再的拍两位大公的马屁。

    不得不说,玩政治的还真是戴着好几副面孔。

    本应该是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武将,在帝都的朝堂里打滚几年,也变得猴精。

    “不急。”

    王司马深深吸了一口,眼神变得有些深邃,轻声开口:“明日早朝,你们便知道了,这朝堂,没了我们是不行的”

    王司马和陈司徒对视一眼,他们一想到今日与郭司空的见面,不由得笑了。

    三公联手,看那小皇子如何对付!

    跟我们这三位两朝老臣玩心眼?

    哼,你这小皇帝还嫩着呢!

    “哦?”

    吏部侍郎听到王司马的话,登时一个激灵,他连忙出列,低声道:“请两位大公教我等!”

    “来人,把酒宴撤了。”

    王司马招了招手,示意心腹撤掉酒宴,同时暗中示意心腹妥善处理好这些美姬,莫要走漏风声了。

    众人闻言,纷纷一震。

    他们知道,今天晚上的重头戏要来了!

    (本章完)

    “唉,罢了,不怪你时也!命也!”

    一炷香的时间都未到,苏辰低调回宫。

    “究竟是何事,让夫君如此忧愁?妾身可能帮您分忧?”

    “夫人人家,不懂这些事情对了,我且问你,今日,天宇可曾往家中报信?”

    “有过一次,天宇吩咐书童回家,说是他得到贵人相助,要去做一番大事;妾身以为这孩子又是生了什么踏青游玩的心思,妾身看老爷今日疲惫,便打算明日再说此事。”

    事情都办完了,咱就不能走一次大门吗,你可是当今的九五至尊啊!

    老是翻墙,不是那么回事啊

    “你不懂,这是低调,不能走漏风声了,哈哈!”

    “夫君,您”

    就在这时,司空夫人披着大氅,走入书房内,看到满脸疲惫的郭司空,连忙心疼的快步上前搀扶郭司空。

    只是但愿陛下不会卸磨杀驴。

    “唉。”

    苏辰轻笑,三人在夜空下穿梭,无人可以在传奇境高手的神通遮蔽下发现三人的踪迹。

    司空府,书房。

    离捻子:“”

    我的陛下啊,怎么还翻墙啊!

    郭司空身躯颤抖,一直保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跪在地上,许久后才起身,眼神复杂的看向书房大门。

    陛下这一步棋,当真是绝妙。

    看来,我这一把年纪的老骨头了,不得不陪陛下疯一遭了。

    “陛下,我们怎么出去,从大门走吗?”

    “不,翻墙!妲己。”

    “嘻嘻,奴知晓了。”

阅读人族第一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东方炼金使特种兵之超神飞刀八零神算俏军嫂三无玩家九界仙尊一等狂妃:邪王,请接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