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童不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看着怀中似晕似睡浑身滚烫的小狐狸,轻轻的喊着它的名字:“吾童……”他把额头抵在它的额头上,两个人体温交互,刹那间,茅屋里金光乍现,金色的光芒不断的从腾云额间流到小狐狸体内。在一旁的云天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看着从未见过的一切。他虽不懂这些,可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救小狐狸,用自己的所能给的一切。

    片刻,腾云脸色发白,终于体力不支倒地。倒地的瞬间还不忘紧紧的抱着小狐狸。正当云天过去扶他起来时,腾云的下半身竟然变成一条巨大的蛇尾,他的脖子,手臂,也蔓延出了鳞片。云天惊恐的躲在一边。腾云痛苦的一只手举着小狐狸,艰难的说了一句:“抱走它。出去!”云天试探的靠近腾云,见他痛苦不堪,又害怕不敢靠近。轻轻的接过小狐狸,飞快的跑出屋子,关上了门。见小狐狸被抱走,他如释重负。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蜷缩在地上。

    他撕下脖子上与小狐狸同位置的鳞片,他的泪滑到地上:“吾童……我可与你一生相守了。”太累了,他抱紧自己,压抑着痛苦。闭目养神。

    腾云除了脖子上的伤痕,看上去哪里都没有变。

    吾童长了一张和梨花一模一样的脸。

    :“大哥,你的心为什么跳的这样快。”吾童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好奇的听着。腾云没有回答,只是痴痴的看着她。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他宠溺地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一根一根的捆绑住他的人,他的心。

    吾童闭着眼睛听腾云的心跳,不知怎的,感觉他的心跳让她有点难过,她抬起头,看着腾云宠溺,怜惜的眼神,顿时流出泪来,美人落泪,最是焦心的。腾云赶紧起身,拭去她的泪珠:“怎么哭了?”

    看到他的心疼的样子,吾童更难过了:“大哥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是不是大哥与吾童不一样怕吾童抛弃你,你放心,你不要把自己弄伤,吾童永远不会抛弃你!”听此,腾云心潮翻涌,想说什么,却什么也不能表达。他微笑着,眼睛红红的,只是紧紧抱住了她。

    :“大哥~你与吾童一样~”原来在她心里,视他如兄长。

    这声音如同泉眼蹦出的第一泓泉水,清凉透称。云天听到这声音忍不住放开双手,却见一美丽女子趴在腾云身上,两人正深情对视。云天的脸瞬间红了,识趣的捂住双眼躲在了梧桐树后。

    清早,万物苏醒,梧桐树上的鸟叽叽喳喳声,吵醒了石桌上的云天和小狐狸。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小心翼翼的靠近茅屋门口,他想看看腾云的情况,可想到昨晚,腾云的样子,他不禁打了个寒战。正当他手靠近门环时,门慢慢的打开了。云天赶紧捂住了眼睛。

    小狐狸耳朵竖起来,摇着尾巴,见腾云出来,它用尽全力窜了过去。扑倒在他怀里,腾讯猝不及防,两人双双倒地。小狐狸瞬间变成了一位衣着白玉色宽袍,青丝长长垂于腰间的女孩。

    她轻轻的嗅着,由腾云的脸嗅到他的脖子,见他脖子上鳞片似的疤痕,突然兴奋起来,一笑如沐春风。

    腾云感慨道:“我对她有亏欠,既然她还在身边,我该万分珍惜。前生,她心有所属,今生,她的人生在我这里开始。我从未如此宽心过。”

    有些事情,云天并不知道,从他的言语里他知道,腾云对梨花的爱,早已刻骨铭心了。

    :“你法力高深,却在情里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云天低语,更像是自言自语,不想腾云听到了,腾云转过头看着云天,心怀感激:“所以,你对我有恩,是大恩。”

    屋子外的云天对着怀里熟睡的小狐狸说:“千万不要抛弃他,那会要了他的命。”

    夜渐深,云天抱着小狐狸难挨困倦,便在石桌上睡了。

    云天则叹息一声:“它太柔弱了,又这样小,用药也有三分毒,怕它承受不住,没办法救了。”

    腾云眼睛里透着不安,他抱着小狐狸,自言自语:“我要是一直看着它,便不会这样了。”

    在二人交谈之际,小狐狸被不远处的白茫茫的梨花所以吸引,它兴奋的跑过去,虽说不远处,但也跑的它气喘吁吁,梨花跟前,它仿佛有了隐身术,它藏在胜雪的梨花里,难分彼此。它正静静嗅着淡淡的梨花清香,陶醉其中时,一只巨大的青龙龙头探出来,它刚刚够龙的眼睛大。小狐狸第一次见这样巨大像怪物的东西,顿时被吓到不敢动了。青龙甩甩头上带落的梨花,却纷纷的落在了小狐狸身上。他只静静的看着小狐狸,见它一直不动,便张口要说话,谁知小狐狸惊吓不已,以为青龙要吃了它,撒腿便跑了,青龙疑惑的看着它,跑着跑着就消失了……

    小狐狸凭方向感跑回茅屋,那一刻它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它直接蹿进了腾云的怀里。头扎在他的怀里,怎么动也不出来。腾云没办法,只得等它睡着,才放下它。却不料它身体滚烫。

    腾云望着窗外的梧桐树,花落满地,又见它梧桐枝做的前肢,微笑道:“梧桐愿落万千路,却道初心不敢改。吾乃守护,童心不改。便唤作吾童吧。”

    织布机突然停了,云天站起来,看着窗外的小狐狸:“吾童此生,有你在侧,万幸。”

    :“怎么回事?”腾云脱口而出,小狐狸胸口起伏很大,似是呼吸困难。在一旁的云天跑过来,观察片刻。

    :“它身体柔弱,应该是感染了风寒,也受到了惊吓,对于它而言,很严重。”

    :“有可救之法吗?”腾云焦急的看着他,等候回答。

    时过三月之久,小狐狸懂得恩情,虽是无法言语,但是却用行动报答着两位恩人。它是狐狸食肉,云天每次出去会带猎物回来,可是打猎之途多少都会危险的,所以它硬是表现出对血肉的不屑一顾。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和他们吃一样的东西。重获新生的小狐狸仍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新奇,它左嗅嗅,右探探,不知不觉就出了茅屋的门,绕着粗壮的梧桐树撒欢,几度挣扎要爬上树去,却因它力量太小总是被摔下来。摔了几次,它累了,就蹲坐在树下,看着树上的花鸟。它的一举一动,腾云和云天透过窗子都能看到。

    织布机吱呀吱呀的响着。

    云天笑着问:“不能一直叫它小狐狸呀,给它起个名字吧。”

阅读黄土生梨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一朝人,一世魂 不可预知爱与死亡百感小集六零年代农场主算天武侠之无敌王座三千位面大抽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