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之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梨花看着途归海如被烧开的水,翻腾不止,而山神也因保护人间而毁了自己的修行之地,愧疚万分。她只是一个凡人,无论好与坏,她都接受了,别人对她的坏,她忍,别人对她的好,她感激并尽全力报答。可是……这一切有哪一件事是她操控的了的呢,若是有,也只有一件,就是等秋棠,可是,这一件,也不由她了。

    :“我不懂什么龙珠……只是黎民百姓水深火热……花鹤姐姐,指条明路吧。”梨花明知花鹤对她不怀善意,她的语气却近乎祈求。他在尽力讨好身边寥寥无几的人,即使身边这个灵动貌美的女人想让她死。

    云天见梨花如今美的不可方物,但是那双眼睛依然澄澈如初。

    梨花只觉脑海一片空白,倒退一步,花鹤借机推她落下云端,坠落之时,她把所有的错都算在了自己身上,对秋棠的爱意渐深,对自己活着的愧疚也越来越大:“原来……我活着……就是罪过……”倩风见她云端坠落,便从手心飞出一片云,轻轻的托住她,送她到地面。

    她躺在地上,好久没有手心这样贴着黄土了。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她慢慢站起来,看人间被大水冲刷后的一片狼藉,心隐隐作痛,见昔日雄伟巍峨秀丽的倩山到底变作石坝,山上的梨花树山石变换间已经残败不堪,她疯了似的走着,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想要跳进途归海,以龙珠之力,让一切恢复原样。全然不知洁白如雪的裙底染了泥。

    两位山神站在石坝前,她扑通一声跪下,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如豆般颗颗滚落。

    :“多谢两位山神收留我救我。可是我不想这样活着了。我活着,代价如此之大,背负着太多的无辜人命。秋棠为了我,在忘川河受苦,为了我,杀了那么多人,而我如今才知道。我宁愿受苦的是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是该爱他还是怨他。我不敢,不敢这样自私的活着。”她边说边哭,碎了腾云的心。

    腾云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她。她没有拒绝。

    她的头伏在他的肩上,泪落在他的肩头,如同火种种在了他的心里,熊熊燃烧。

    :“我帮你。只是别怨自己,你是无辜的。”

    :“求求你们救秋棠出来,把龙珠还给他,让他重整途归海,如果……他会问起我,别让他伤心。”

    梨花在腾云的怀里,她能感受到他轻轻的颤抖,他在哭。只是极力忍耐着。

    :“好,你不用担心,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安心去吧。”说着,腾云的指甲嵌入梨花脖子上的龙鳞,梨花只觉一阵痛,如游丝渐渐如惊涛骇浪从脖子传遍全身,金光在龙鳞与肉体的缝隙里散出,腾云的心抽动着。他闭上双眼,极力忍着心中的窒息之痛,用力撕掉了梨花脖子上的龙鳞,撕掉了秋棠给她的封印,刹那间金光在肉体的缺口迸出,梨花的身体出现了裂痕,如同从前,黄根之躯。每条裂痕里都散着金光。她额角汗珠渗出,脸色惨白。泪不停的流着。这抽筋剔骨之痛,她竟然一声不吭。

    腾云抱紧她,不敢看她痛苦的样子。

    梨花无力的伏在秋棠的肩头,声音颤抖:“谢谢你,在我……最后的……时刻有所依靠。只是我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你不要怕……”

    :“你一直都很美……别害怕……我们会再见的。”腾云抱紧她,他的心被她的痛苦揉碎。龙珠之火掏空了梨花,使之只剩一副躯壳,腾云的胸膛和脸都被龙珠之火灼伤了,他抱紧梨花哪知她已如刚刚燃尽的枯木灰烬般,一碰就碎了。龙珠燃烧着,她散作梨花片片如雪飞舞,在龙珠之火中飞舞着,倩风见腾云还怀抱着龙珠,担心他受伤,便掌心吸出海水,海水如蛇缠饶着龙珠,借海水的凉渐渐平息龙珠之火,将其收入掌中。

    梨花瓣散入石坝,所到之处,枯木开花,朵朵如雪。刹那间,石坝上,大地上,银装素裹,仿佛成了冬天。

    腾云恍惚着,他的手颤抖着跪在地上,伸手去触碰漫天散落的梨花,又怕触碰到,只是烟尘一片,刹那就消失了。他的脸被龙珠灼伤,俊朗的容貌多了几分可怜,胸膛也是血肉模糊。早在一旁观看的花鹤此时跑过来,用手帕轻轻的帮他擦拭伤口,腾云看着她,目光由悲伤渐渐变得狠厉:“你满意了吗?我亲手……亲手……杀了我心头挚爱!”听到他这样说,花鹤的手僵住了,她抬头看着腾云,全无刚刚的关切之情。

    她转过身不看他,狠狠道出一句:“我不满意!”美人落泪,总是心酸的。“当初在倩山,我还是一只小仙鹤,你喜欢和我交谈心事,喜欢和我嬉戏,我们在一起,总是那样开心。你说你喜欢美好的东西,我为了你努力修成人形,修得美貌,为了你我去游历了三百年,想把我看到的美好,都讲给你听。”她轻轻转过身,梨花带雨,她靠近腾云:“可是,你全然不在意!而梨花,一个凡人,相处几日,你却对她动了心。我怎能不生恨!”花鹤字字心酸苦诉,全然没有往日的跋扈张扬,甚至有些卑微。在感情里,先动心的总是谨小慎微,害怕走错一步,就全无可能了。

    她看着为梨花失落落魄的腾云,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恨,又在心底爱着。爱恨交织近乎疯狂:“你以为她对你有感情吗?短短数日,怎么可能?什么一见钟情,不过是因为一副绝色皮囊!那日我游历回来,初见她时,我刺在她手心一根百花针,凡动爱情之心者,便会有万箭穿心之痛,可她安然无恙!”

    腾云只是苦笑一声,他目如血红,泪光闪闪的看着花鹤:“我现在……如同万箭穿心……呵……可是,我不觉得痛。我甚至都觉得自己……三生有幸,遇此生挚爱,痛,又如何!”花鹤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心就像被用力的拉扯,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在讽刺自己对他的爱。花鹤心碎了,却笑了起来,她看着这个男人连连后退,笑如悲歌。灼伤之痛,梨花逝去之痛足以让他痛到麻木了。花鹤妄图告诉腾云真相,腾云就会就此罢休,放下梨花。可是她低估了腾云。也低估了情字。

    :“花鹤!”倩风喊出一句,叫醒了沉在痛苦里的花鹤。随声而来的白绸瞬间紧紧捆住花鹤,容不得她挣脱。倩风带着她,飞去石坝顶端,海风阵阵阴凉。

    倩风看着身旁的花鹤,泪痕斑斑,头发都乱了。她为花鹤擦净了脸。

    :“你对腾云痴心,阻止不了。正如他对梨花,你也阻止不了。”

    :“我可以!”说到梨花她愤恨难消。

    :“你告诉红霜把龙珠放入千秋鼎,引起海内恐慌,加剧了动荡,提前了海啸。现在海中浑浊一片,龙族都栖息在浅海。人间随时会风云变幻。伤害的是黎民百姓。我本想渡化龙观村的怨气,让上百灵魂安息以入轮回,太子秋棠就可以赎清罪孽,早些出来,途归海和人间也不会有祸患。可是……就差一步,你如此心急……”

    :“差一步?”

    :“梨花必死。倩风全无往日慈悲目光点点荫翳,“你何苦这样没有耐心,让腾云以为梨花之死是你一手造成的呢?”

    :“倩风姐姐,我不太明白。”

    :“梨花不死……秋棠不归。”倩风看着如猛兽的海浪撞击着倩山石壁,水花飞溅,很高,都打湿了自己额前的碎发。她看着翻腾的大海冷冷的笑了。

    :“龙观村村民对不住你们一家,继而遭受如此灭顶之灾,是为因果,我认。可是这灾祸太大,我承受不了。三年大旱,饥饿之中,早有人殒命。我想,债……已经还清了。无论如何,你不该要我全村人的性命啊!”

    花鹤听见云天这样说,不觉暗自一笑,她看着梨花:“听见没有,人家这是在跟你兴师问罪呢!如果他不是在村外活了下来,你恐怕连知道自己罪过的机会都没有吧!”

    云天有些激动,他的手不知道放到哪里,

    :“世事突变,我只能长大。我以为龙族无情,你已经……已经……不在了……”

    他突然跪在了梨花面前,梨花忙去拦他,哪知他的手用力的阻止了她。

    倩风看着云天,一脸怜悯的样子:“他有自己的选择。”转身看着花鹤,“你与他毫不相干,为何要按你的想法去做。你太任性了!快上山去!”

    命令已下,花鹤不得不从,转身化作仙鹤,飞上了山。海浪开始汹涌,倩风觉察危险,拉着云天飞上了倩山。云天整个人都傻了,刚刚见一女子化成仙鹤,现在又跟随一人飞上倩山,从小到大,不知神仙所在,而今一眼都看到了。倩山顶在云端缥缈,山下的途归海像是被风吹皱的黑纱。

    只在刹那间,群龙出海,游入人间,海底失去镇守之宝,动荡不安,海底震动,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鸿沟裂缝,海水浑浊不堪,海啸肆虐,灵穴坍塌,海底万灵穿梭于海底。甚至上了岸,一时间,天空乌云密布,时而狂风大作,时而大雨倾盆,人们拼命跑上了高山上,跑不动的,抱住在狂风中摇曳不止的粗壮树木,瑟瑟发抖。奔涌而出的海水就像猛虎追着垂涎已久的猎物,追着每个逃跑的人。人们见到巨龙穿梭在人间大地,拼命的逃,有的体力不支,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命运的生死安排。

    他脱口而出:“梨花姐姐。”

    梨花看向身边的这个男人,虽是年纪轻轻,但已满脸愁绪。云天见她一脸疑惑,忙拿出梨花图给她看。梨花见此关于他的记忆翻涌而至,喜极而泣:“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你看起来……长大了很多。”

    花鹤在半空看着动乱被平息,却不怎么高兴。

    :“元梨花,你看到了吗?刚刚若不是倩风姐姐和腾云哥哥,黎民百姓就都被淹死了。你身上有龙珠,为何不交出来,镇住途归海!群龙都已出海,说明海底已经没有活物了!

    :“他们……他们在吸水”!被吓呆的云天大喊着!

    :“龙族无心伤人,他们只是被迫上岸的。”倩风说完,便飞下山去,她悬于半空,以排山倒海之力,将倩山分裂成阻止海水肆虐的屏障——倩山石坝。倩山崩塌,腾云保护着梨花,花鹤,和云天腾于半空。自己飞到倩风身旁,助她一臂之力。

    :“花鹤,你不好好在山上呆着,下山来干什么,还伤害凡人!”

    花鹤捂着脸,委屈道:“倩风姐姐我只是教训一下他,一个男人,太懦弱了!”

    :“姐姐为了众生,连修行之地都毁了。”

    :“你我修行,便知道,山河大地不过沧海桑田。”

    水势渐渐平息,龙族也退守石坝后,以防再次海啸。

    云天转念恨意渐消:“如若是她报仇,我不躲藏,不逃避。毕竟她从小到大,受尽的欺凌折辱都是龙观村给的。我不恨她。”

    花鹤花容渐变,怒火中烧:“你怎可如此懦弱!她杀了你的朋友至亲,你却云淡风轻的说不恨她!”她弥漫香气的手紧紧的掐住他的脖子,“你有什么权力替整个龙观村的人说不恨!”而云天手中的梨花图却握的更紧了。眼见云天就要断气,一剑白绸飞来,狠狠的打在了花鹤脸上,花鹤因痛放手倒地,

    一女子飘然而落,一袭白衣风中飞舞。气度不凡。

阅读黄土生梨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当提督上了岸九零光荣军嫂狼性首席:前妻不准嫁别人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九星战尊一点浩然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