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根之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脸上的疼早就不觉得了,这样的疼她时常会感觉到,身上的裂痕每一条都很疼。可是内心的煎熬和痛苦才是让她窒息的。她用围巾遮住脸,慢慢的站起来,眼睛看向小男孩哭声回荡的方向。她眼泛泪光,这个世界还有善意,可是不久就会被摧毁了。她用仅剩的木桶打满水便回去了,一路上,她走的很慢,生怕撒掉一滴水。每一滴水都很珍贵。

    山脚下,夕阳余晖已逝,一隅茅草屋,一线炊烟起。这样不就够了吗?

    她燃起灶火,为母亲烧水,她让母亲在浴盆里,她轻轻的往盆里加温水,途归海水通亮无比,母亲身上的裂痕也在蒸气蒸腾下慢慢愈合了,加好水,她便痴痴的望着母亲,看她脸上的泥巴慢慢的消失,皮肤也不似从前那般黄了。浴盆里的水慢慢地越来越少。

    母亲泣不成声。

    十六年前。

    人们对黄根的歧视,世世代代的。有些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不能与黄根接触,他们就信了。大多数黄根离开龙观村了。母亲没有,

    :“根在此,哪里都不去。别人鄙夷黄根是别人的错,凭什么要我们承受,我们好好在这里活着,怎么就错了!”母亲年轻时太倔强,族人劝不动,便都走了。那年她也是十六岁。

    有个男孩对她很好,他们一起长大的。虽说大人们不让与黄根接触,可是那个男孩经常偷偷地与她见面。两个相爱的人眼里,世俗的偏见与歧视都不过云烟过眼。

    那时的母亲也美过,那个男孩经常打来途归海水给母亲泡澡,母亲越来越美,她的皮肤光滑细致,快要摆脱黄根的样子了。也是月朗星稀时,两人逾越雷池私定终身,非尔不娶不嫁。可是他们的事情被男孩的父母知道了,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他们的婚事。

    :“母亲,父亲!我们……我们已有夫妻之实,我非她不娶!”

    他的父亲知道后立马堵住了他的嘴,好像他说了这话就有灭顶之灾一样。

    :“你以后少提这话,被别人知道了,以后还娶不娶媳妇了,你……你知不知道……黄根有多脏!”父亲小声的咬着牙说道。

    男孩急忙辩解:“不是这样的,他们和我们一样的……”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一巴掌落在了男孩脸上。

    男孩父亲狠狠的说:“以后你再说他们和我们一样,我就打死你!”男孩父亲扬起手一巴掌眼看就要落在他脸上。此时年轻的母亲从门外跑进来拦下了他父亲。他父亲定睛一看,眼前女子与常人无异,还清丽许多。他父亲疑惑问道:“你是谁啊!”

    母亲义正严辞的说:“黄根女辛柳。”

    他父亲一听黄根二字,怒火中烧,赶紧甩掉了她的手,拿起身旁的胳膊粗的木棍朝辛柳打去。辛柳瞪大双眼看着他父亲,没有闪躲的意思。他父亲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狠狠地朝着辛柳的头打去。此时男孩冲了上来,挡在父亲的棍下,父亲见自己儿子过来来不及收回棍子情急之下朝着地上打去,父亲的气愤,地上已经断裂两段的木棍便可证明。

    辛柳见此,无奈笑道:“无论我成什么样子你们都厌恶我,只因为我是黄根。”

    男孩的母亲拿着菜刀出来,把菜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鲜血丝丝可见。

    :“你要是和她在一起,我就死给你看!”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如此为难。辛柳决定离开。

    :“元争,谢谢你那句……我们一样。可是除了你……没有人这样认为。你和我在一起,我们都没有办法生存。祝你……家宅兴旺,子孙满堂。”辛柳看着他,一脸淡然的微笑。可是只有元争知道她已经心如刀绞了。他拉住辛柳的手,祈求道:“别走……我会说服他们的。我不能没有你……”

    听他这样说,他的父亲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夺过元争母亲的刀从辛柳背后砍去。元争很自然的替辛柳把刀挡在身前。只见献血溅在了辛柳眼前,此刻的辛柳心痛极心碎,她永远地失去了一个爱她视她如亲,能平视她的人。悲痛欲绝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刀砍在元争的心口,血流如注,她的脸,身上都是,她没来及见他最后一眼便被赶了出来。

    夜,凉如霜。辛柳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住处。

    :“没有了,没有了!”她嘶吼着,树上栖息的鸟儿被惊醒。她的嘶吼,鸟儿感之而悲鸣。

    这世间的气息再没有你的了。

    辛柳怅然地躺在床上,孤枕成霜。她轻轻地抚摸小腹,

    :“都说好了,你给他起名字的吗?”轻声细语,潸然泪下。

    一夜之间,泪浸湿了枕头,辛柳一夜憔悴许多。又与从前一样了,灰头土脸,脸上挂着一块有一块的干泥巴。门外传来了砸门和漫骂声。辛柳心知肚明。

    辛柳打开门,一桶馊水迎头而来。辛柳低着头,不再抬头看。

    :“黄根自己藏起来就好了,非要出来祸害别人,自己脏,还祸害别人,活脱脱一个扫把星。”

    辛柳眼睛看着脚下,不辩解一句。为他流泪的人走了,泪也就不必流了。

    :“自己走!不要脏我们的眼睛,也不要脏我们的手!”村民咆哮着,驱赶着。

    辛柳前脚迈出房门,后脚她的住处就被烧了。

    人们还是善良的,呵……没有连她一起烧死。

    :“要不是我儿子临死之前让我绕过你,我今天恨不得砍死你!”辛柳的身后传来元争母亲的声音。辛柳瞬时仿佛无力般,心中一阵抽搐:“元争啊……谢谢你的善良,我会以善良报以众人不杀之恩。”辛柳走了,身上还留着元争的血迹,干掉了已经变黑的血迹。

    :“寻常沟渠的水又怎能有如此效果呢?只是,在这世上,你太委屈了。母亲没有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

    女儿见母亲如此自责,忙摇摇头,叫母亲不要这样想。她伸手比划着,手掌捂住自己的心,然后再用同一只手捂住母亲的心。母亲泪如雨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孩子。这是母女两个才懂的话:“把我全部的爱都给你。”

    母亲看到女儿围巾上已经变黑的血渍,对一切已经心知肚明。

    :“你是不是去打海水了?”

    女儿赶紧挥动双手告诉母亲没有去。不料手腕的淤青暴露在母亲面前。母亲心疼女儿,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黄根母女生存在龙观村外,一个小房子容得下母女二人,说是寒酸,倒也不失温馨。女儿从小生存在被欺凌被排挤的生活里,自己的身上浮出越来越多的干泥巴。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不以真面目示人。她心里自小认为自己与别人不同的。除了出生呼吸这个世界的第一口气时的呐喊和哭泣,到如今的十六岁,她没有说过任何话。母亲带着自己四下搬迁,最近才搬出了村子停下来。她们便安居在村外的倩山山脚下。在母亲心里没有卑微高贵。她告诉女儿:“我们是一样的,来自同一片海水,同一片黄土,同一口气。他们驱赶我们,只是因为他们对我们陌生,害怕而已。我们对他们友善些就好了。”

    女儿把这些深深记在心里,对于别人给的谩骂,欺凌,她都报以隐忍和包容。

    不能用海水,只能依靠雨雪来吃和用。山势陡峭,山上又有百兽,两个女子也无法去山上打水。母亲的身上出现了裂纹,如同干涸的河底被烈日暴晒后的龟裂。女儿看着很是痛心。她瘦小的身躯挑着半人高的两个木桶来到海边。

    :“傻孩子,看什么呢,快去给我拿衣服。”母亲笑着告诉她。她欢喜地拿过衣服给母亲披上。

    夜深时,月朗星稀,鸟兽呓语,此时是母女两个最享受的时光了。卸下所有的不快,抛开所有的异样歧视,天空和大地都是属于她们的。

    不知何时一个小男孩站在了黄根女身后,他伸出手要扶她起来,那两个女子马上阻拦住了小男孩:“不许碰她,她身上多脏啊!”说着伸手便扯下了黄根女脸上的干泥巴,皮连血肉,她撕下的是皮。长久干涸,求海水而不得的皮。

    看见了吧,都是脏泥巴。说着把泥巴赶紧丢弃了。小男孩眼里根本没看什么泥巴不泥巴的,他手指指着黄根女的脸焦急得喊着:“她……她流血了,快帮帮她啊!”小男孩扭动着身躯,试图摆脱女子的手。那两个女子根本不理会,一巴掌打在了小男孩脸上:“小孩子,不学好,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小男孩委屈的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她那么可怜,为什么不能帮啊……”小男孩终于还是被两个女子带走了,接近黄根,估计回到家也免不了一顿教训和责打吧。

    海风腥潮,夕阳如血红。海水黑沉沉的望不到边。她跪坐在海边,解开裹住脸的粗布围巾,脸上的裂痕和干干的泥巴触目惊心。散开了一头黑发,丝丝缕缕如缎如绸。海风阵阵,吹起了她对美好的遐想和对深海和未来的恐惧。她心想:如果我们跳下去,会不会身上的裂纹和泥巴都会消失,人们会不会喜欢我们,不会再驱赶我们了。

    :“你也配在这里吹海风?”一位面貌俊俏的女子讥讽道,她刚从田间劳作回来,在海水里洗脚。同行的女子附和道:“就是,弄脏了海水,惹怒了龙王,毁了我们的收成,你担当的起吗?真不明白,赶着都不走,拿什么脸面留下来的。”

    大家都是黄土所造,只是他们比别人泥土多些。只要常泡途归海水,中和身上的黄土,变得与常人一样是可以的。可是因为他们的不同,受到别人的排挤和冷落,常常遭受冷嘲热讽,慢慢地,他们自心里就觉得低人一等了。而别人,因为他们的不反抗而更加嚣张,倒觉得自己天生高贵了。大家共用一片海域,他们不允许黄根与自己用同一片海域的水,也不允许黄根和自己在同一片地方耕种。他们认为黄根身上的泥是肮脏的。黄根吃水只得依靠雨雪,饱腹只得到附近的山上采食。长此以往,大多数黄根被迫迁移,少数不忍欺凌,自尽于途归海。到生命终结都觉得自己的黄是错的。到最后只有一对黄根母女还留在这里。这对母女中的母亲认为根在此,哪里都不能去。自己何错之有,非要背井离乡?

    这个部族生存在海边。这海便是途归海,大海初时,名曰途归海,天下只这一片汪洋……深蓝色到发黑,望不到边。途归海里生存着更加高傲的种族,龙族。深海龙宫很美,珊瑚和夜明珠所造,虽然深海见不到阳光,仍然熠熠生辉。鱼龙共舞,珍宝满地,好不热闹。这里生存着龙王及其十位太子。龙王钟爱十太子,有意传位于他。因此也惹来其它九位太子的不满。九位太子表面与十太子和谐相敬,实则心怀鬼胎,暗潮涌动。龙族掌管着途归海岸的风雨,这风雨与人们的耕种收获息息相关。人们又以五谷杂粮为食,倒不如说掌管的是人们的命脉。途归海岸不远处土地肥沃,易于耕种,风调雨顺,谷粮满仓。人们便在此划为龙观村。设立龙王庙。年年以牲畜新粮供奉之,以感激龙王的风调雨顺。途归海岸蜿蜒绵长之山脉即为倩山。倩山有两位山神护佑,女子婀娜多姿,俊美清丽,名曰倩风。男子伟岸雄英,俊朗多情,名曰腾云。两位本是腾蛇,在倩山已有千年之久,相依相守。修得人形。在此护佑倩山。倩山郁郁葱葱,百兽护卫,百鸟长鸣。一泓清泉绕山而流,百兽百鸟同饮,千年之久,水常澄澈见底。

    黄根女慌乱地裹上自己的粗布围巾。绑好头发,把头低得很低,生怕她们看到自己的样子。她拿起木桶准备打水回去,不料那俊俏女子一脚把她的木桶提到了海水里,黄根女心急去拽还没有飘远的木桶,哪只那女子又一脚踢在了黄根女伸出的手腕上,手腕立现淤青,她疼痛,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得握着受伤的手腕蜷缩在地上。

    踢人的女子愤愤的说:“早就跟你们说了,不许用海水,你用过了,我们还怎么用啊。”

    黄根女只得听着,这从小到大听了无数遍的责骂。

    悠悠浩海,茫茫黄土。水土合泥,女娲仙气一缕,人初生,造物立法,逐渐繁荣。

    人不忘本,记得从何而来,知道去往何处,方能生生不息。

    传说女娲造人时,一时起意,想造出更多样的人来,一小部分人身上的泥多了一些,从而往后,他们的后代便都是如此,灰头土脸,怎么洗也洗不干净,身上常常会浮起一块块的干泥巴。这一小部分人被称为黄根。人活着,探索未知,观察自然,自然而然有了思想,货币流通,有了差距,有了差距,就有了妒忌和鄙夷。世间万物生于海水,长于黄土,人也不例外,世间纷繁复杂的游戏里,又有谁是真正的赢家,又有谁逃过天地?不过归于黄土。

阅读黄土生梨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