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红衣少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者哈哈大笑起来,打断了洛无名的说话,接着说道:“我的内力早已被封,即使出去了又有什么用?”

    洛无名不解问道:“内力被封?既然能被封,总有解开之法,以前辈见多识广,难道不知道如何解法么?”

    老者说道:“我这被封之法并不寻常,乃是用一种特殊的真气,长青真气所为。若要解开这封禁,非得这长青真气不可。”

    突然洛无名似记起什么,将怀中三张锦帕掏了出来,递给墨染衣说道:“师姐,此次下山也不曾带什么礼物,只是在集市之上看到这锦帕漂亮,便买了下来。”

    数年相处之下,二人早已没有陌生之感,就如同亲姐弟一般。墨染衣更是大方地将锦帕收下,嘴角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洛无名又想起昨日之事,于是开口问道:“师姐可知我千华谷中有一种长青真气的功夫?”

    墨染衣听罢沉默一阵,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门功夫,只是这种功夫并不是普通弟子修炼,不知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洛无名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一阵才觉得此事还是得瞒着师姐最好,于是说道:“我也是随便听别人提起,想起来了就随便问问。”

    见墨染衣再不说话,洛无名又自言自语问道:“不知这种功法有何特殊之处,又是在何处可以学到。”

    墨染衣见他好奇,随即说道:“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功法,只是有些修身健体之用,你若想学,明日我将那口诀传授给你。”

    洛无名心中大惊,暗想原来师姐就会,想来也不是什么隐秘的功夫。随即又想到,那老者已被囚禁了数十年,这千华谷中规矩发生什么变化他自然不会知道。

    接下来数日,洛无名每日一早便来到栖凤池边跟着墨染衣学习长青真气。此门功夫也的确特殊,进展极其缓慢。几日下来,虽然洛无名始终一丝不苟钻研此功,进境也只是微乎其微。

    至于其他功夫,洛无名也是丝毫没有怠慢,一日下来,从早练到晚。天天总是汗流浃背才肯停手。

    墨染衣见其练功刻苦,心中也颇为欣慰。又见洛无名近日来练起功来常常废寝忘食,也很少喝水,嘴角时常干裂。于是将自己种植的一些青菜果蔬每日取了一篮,送于洛无名。

    千华谷生活数年,洛无名性格和善,与张洪德相处融洽。张洪德看这年轻人勤奋好学,心中也是喜欢,见洛无名拿回一篮青菜,于是每日便将这些青菜再加上一些山珍野菇炖成一锅汤,送于洛无名喝,数日如此也是乐此不疲。

    又是数日过去,这日洛无名如同往常一般,练完功夫提着一篮青菜,从栖凤池回来,朝着自己小院中走去。大黄依旧跟在自己身后,摇头摆尾,趾高气昂。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健马长嘶之声,洛无名心中一惊,朝着那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只见远远之处一匹黄膘大马朝着这边走来。

    洛无名心中纳闷,进入千华谷的道路均是崎岖山路,坎坷难行,也不知这马儿又是如何来到这谷中。心中正在疑惑,那马已经又走进了数丈。

    洛无名停下脚步,好奇地抬头去看。只见那马高大神俊,通体油亮。即便是洛无名这种外行人也不难知晓,这定是有数的宝马良驹。

    抬头望去,那马背之上骑着一名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的红衣女子。细细看去,那女子年纪大致与自己相仿,只见她俊眼修眉,顾盼神飞。一袭鲜艳如火的红裙,脚踏红色长靴,格外绚丽耀眼。裙子上绣着灿若云霞的花纹,腰间盈盈一束,益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之姿。

    再看那女子面容,眉目清秀,眸子乌黑深邃如水,一张俏脸如犹如刀削,一点樱唇鲜艳欲滴。如墨黑发挽了一个飞天髻,斜插金崐点珠桃花簪,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她娇柔丽色。

    洛无名顿时被这女子美丽所摄,呆呆立于原地。那女子策马从洛无名身边走过,眼中似乎并未看见洛无名。此时那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人,那人一身鲜亮锦袍,正是葛天豪。

    此刻葛天豪正如下人一般跟在那女子之后,满脸堆笑,一脸谄媚,口中不住各种夸奖赞美之语。那女子也不看他,只是脸带笑容四处看着,偶尔口中嗯嗯两声,以示自己听到对方的说话。

    二人一马擦着洛无名的身边走过,谁也没有转头看他一眼,那女子时不时地拉一下手中马缰,引来那马儿又一声长嘶。

    突然间,只见大黄突然狂吠两声,显是被那一声长嘶所吓。露出两排獠牙朝着那马儿追了过去。

    一个纵身,大黄便已追到那马儿身后,那马被大黄这几声大叫更是吓的不轻,就要向前奔去。马上少女也是一惊,急忙拉紧手中缰绳。那马儿无耐只得双蹄朝天在原地打转。

    大黄此时更是得理不饶人,一个飞扑,便要朝那马儿咬去!

    第二日一早,洛无名便来到后山栖凤池。墨染衣依旧如往日一样坐在石案边上,见到洛无名到此,只是抬起头看了看,淡淡说道:“你回来了。”

    洛无名却似心情大佳,来到墨染衣身边坐下,东一句西一句的聊起来,比平日的话多出了几分。墨染衣也不在意,只是听着洛无名讲述这些日子发生之事。

    听老者介绍了一些关于长青真气之事,洛无名也感无可奈何,二人又聊了片刻之后,洛无名便告辞而去。

    洛无名从那洞口走出,看看四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于是急匆匆地朝着来路跑去。

    片刻之后,从洞口旁的一颗密树之上,跃下一个人来。目光阴寒,冷冷的看着洛无名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洛无名将大黄搂在怀中,不住发出笑声。心中想到狗尚且如此,师姐和那洞中的前辈也是多日未见,心中则是更加想念。于是也不多做停歇,见过了师傅之后,又去酒坊之中取了些酒,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直奔着那禁地山洞跑去。

    本想向吕思远询问一些关于那只天策铁牌的来历,却因心中牵挂之事过多,便暂时将那事搁下。

    数年之中,吕思远、墨染衣和这个山洞之中的老者均教了洛无名不少功夫,洛无名自然是来者不拒。但是洛无名始终对这洞中老者难以生出师徒之情,总是与吕思远和墨染衣之间的感觉有些差别,自己却又说不清楚,但是对这老者的感激之情则是一丝不少。

    洛无名接着问道:“长青真气又是什么武功?”

    老者向洛无名解释道:“之所以说它比较特殊,是因为此种真气是只是用来养生治病,在武学之途上毫无用处。而且历代千华谷弟子之中,也只有掌门修炼此种真气。此种真气另有一个妙用,便是可以封禁别人的内力,正是因此,此种真气只由掌门修炼,就好比一把无形的钥匙一般。”

    过了多时,那老者手一挥,对着洛无名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走吧。记着,我教你的这些功夫,不要随便使用。”

    洛无名点头称是,看着老者佝偻的背影,想起对方数年间对自己的传艺之恩,心中也不禁酸涩,于是突然说道:“前辈,不如我放你出去吧。出了什么事,大不了我”

    来到洞中,洛无名将带来的酒肉给了那老者,二人坐在洞中随意攀谈起来。接着又将自己此次出谷之事大致讲给那老者听。老者似乎也并不感兴趣,只是听到那雪狐灵参处才说道:“雪狐灵参我很多年前也曾听说过,原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真有此物。你小子也是傻,此种好东西既然得到就该据为己有,何必便宜了他人。”

    洛无名也只是笑笑在不多说。二人言罢,洛无名又依照老者所说,将他在此处学来的功夫又演练了数遍。那老者瞧后满意地说道:“不错,不错,我教你的这两套功夫分别叫做幽冥鬼爪和噬天心经,如今你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只需要日后再多加练习便可。”

    匆匆赶了两日,终于又回到千华谷之中。一回到那小院之中,只见大黄早已听到动静朝他扑来。洛无名也不愿躲闪,直接被大黄扑倒在地。

    大黄伸出一只湿漉漉的舌头,在洛无名脸上舔来舔去。口中还发出呜呜低吟,仿佛是在控诉洛无名这数日不告而别之举。

    洛无名一直跟着这老者学武功,自己也察觉到老者教授他的功夫确实比自己在千华谷内学到的武功更为强横,单是催动饮中八仙拳的效果便有截然不同的区别,只是今日首次听到这功夫的名字,心中只觉这武功名字霸道特殊,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却也不知问题在哪于是问道:“前辈,这武功名字听上去倒像是魔教的邪门功夫一般,不知是何来历?”

    那老者听到此言,脸色一沉说道:“你懂什么?这些都是我千华谷的功夫,没有半点虚假,只是现在这帮蠢货,放着这些厉害功夫不学,天天去学什么养心静气之功。”

    洛无名听这老者发怒,也不敢再多说,只得暗暗点头称是。洛无名想起那玄土诀之事,本想开口请教这老者,不过自己再三思索,话到了嘴边,还是又咽了回去。

    自从与吕思远分别之后,洛无名帮助恶人盟四人抢夺那雪狐灵参,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此时将包裹取出,再不敢多加耽误,急忙朝着千华谷方向赶去。

    为了节约时间,洛无名弃了大路不走,凭借着自己的轻功在群山之中穿过。

    一路之上心情也越发畅快。放眼看去,只见那嵯峨黛绿的群山,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巨星一人之下之最强动漫抽奖系统二次元帝国一号红人三无玩家大汉之至尊圣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