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奇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人齐声惊呼一声,眼见那钢针便要射在油纸伞之上,忽见人群中人影一闪,一个身影不知何时掠出,谁也没有看清他是如何行动,霎时间已经站在那纸伞之前。指尖正夹着那三枚钢针仔细打量。

    这人正是之前人群中那个身高体阔,穿着一身破旧僧袍的大和尚。他一手接下那油纸伞,似未发力,纸伞又平旋朝着那绿衣女子手中而去。另一只手却是朝着那坷摩利一挥,三枚钢针擦着坷摩利面颊飞过,还未等坷摩利反应,那人大袖带起一阵劲风朝坷摩利袭来,将坷摩利冲飞在地。

    那人咧开大嘴笑道:“迦耶那老秃驴教出来的好徒弟,也不知迦耶何时也学会用毒了?”

    小和尚汤圆却是不以为意,对着虎和尚笑笑说道:“师傅常说遇强则强,只有万事迎难而上,才能长进。”

    虎大师拿着徒弟也丝毫没有办法,只是连连苦笑摇头。

    同光方丈走了过来向着虎大师说道:“阿弥陀佛,有劳大师出手了。”神情态度却是尊敬无比。

    虎大师大手一摆说道:“早年听说这迦耶收了三个徒弟,此次前来这人,依我看却不是最厉害那个。”

    正说话间,身旁那位绿衣女子走上前来,向着虎大师行了一礼说道:“见过虎大师。”

    虎大师正欲再说,突然回过头来,看着那女子说道:“哈哈,只顾得说话,却是忘了谢过女施主方才出手相助。”

    绿衣女子浅浅一笑说道:“虎大师客气了,有大师如此高人在场,小女子却是多此一举了。”

    正欲再说些什么,那虎大师又接口说道:“女施主从太湖远道而来这嵩山少林,不知有何事啊?”

    那绿衣女子闻言,面露惊讶之色,吃惊问道:“莫非大师知道我的来历。”

    虎大师哈哈一笑说道:“你手中那天罗伞,难道我还认不得么?还有你手上戴着的那串佛珠,乃是你当初三岁之时,老和尚所赠。”说罢又哈哈大笑起来。

    绿衣女子淡淡一笑说道:“既然大师早已认出,我等也不便隐瞒,小女子温薇。”接着又指了指身后二人正欲介绍。

    虎大师淡然说道:“这二人便是铜头铁骨方九胜,长枪追魂白重天。老和尚又如何不认得。”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黑衣男子身上打量去。

    忽然之间虎大师眉头一皱,一个闪身来到那黑衣男子方九胜身前。方九胜来不及反应,虎大师便疾出数指,点在他身上数处穴道之处,接着一把将他手腕抓住。

    温薇面露惊讶,急忙手握天罗伞,暗自戒备。却也来不及阻止虎大师。见虎大师停下手来对着方九胜说道:“这位兄弟想是强练那金钟罩的功夫,已经伤到肺腑。如今还表现不出,若是一味再练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方九胜听得此言也是大吃一惊,他自己的确一直在修炼那金钟罩的功夫,为求进境,一直违背此功夫循序渐进之理。近日也偶感身体不适,却也不曾在意。此时被这虎大师一句道破哪敢不信,急忙向着大师抱拳行礼说道:“多谢大师指点。”

    虎大师说道:“我方才已经帮你疏通受损筋脉,若是停止修炼静养上一年半载,当无大碍。”接着又偏头朝着温薇问道:“小丫头,你还未说来此何事啊?”

    温薇沉默一阵,对着虎大师说道:“此次前来,却是有一件奇事。”

    众人听温薇听她忽出此言,均是一言不发接着听她说道:“敢问大师半月之前到我太湖恶人盟,将神拳太保李天仁打伤,又匆匆离去,不知所为何事?”

    虎大师听到此言也是微微一惊,疑惑不解地看着温薇问道:“你是说我半月之前将你们恶人盟打伤?”

    温薇面色严肃平静,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坷摩利朝着虎大师行了一礼说道:“没想到中原武林却是藏龙卧虎之地,小僧告辞了,将来必定再来讨教。”说罢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众人见坷摩利离去,也未阻拦。虎大师回过头来,对着那小和尚说道:“汤圆,方才他那冲虚三式,你完全可以闪身避过,却非要硬接。早与你说过,习武最忌争强斗狠,你却从来不听。”

    坷摩利一向自负自己年纪轻轻,在武学之上更是罕有敌手。怎想到如今初来中原便遇上这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和尚,武功却不在自己之下,心中不忿便忍不住出手偷袭。谁想到被人轻易拦下,而出手之人武功之高,内力之强远非自己想象。一时间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口中却是惊异说道:“你你是伏虎罗汉?”

    场中之人并非别人,自然便是伏虎罗汉虎大师。虎大师也不说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坷摩利。

    坷摩利来中土之前便曾在师傅迦耶尊者处听过伏虎罗汉之名,只是他心高气傲,也未曾将此事放在心上。今日相见,对方一招便可轻易将自己击败,自己则毫无还手之力,登时再不敢有小觑之心。

    咔地一声,木棍却从中间断裂开来,一截断棍被震的飞出数十丈之外。小和尚手拿另一截断棍,急忙回身朝着人群跃去,坷摩利哪肯给他机会再去找来兵器,急忙前冲阻挡。

    又是一阵拳腿棍环相交,发出阵阵巨响,直如兵器相碰,脚下尘土飞扬,地砖寸寸碎裂四溅开来。场外众人看得心惊胆战。

    只是片刻之间,二人又斗了数十招,双方各有所长,一时之间也无法奈何对方。

    此言一出,众人才知那三枚钢针之上怕是已经猝了剧毒。

    绿衣女子身后那手持长枪的胖子也在一旁附和笑道:“这位大师满口佛法大道,没想到出手却是如此卑鄙无耻。”

    小和尚不知在人群之中寻找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对方偷袭之举,眼看钢针便已射到自己身前仍是犹然未觉。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场边站立那绿衣女子素手一挥,将手中那把油纸伞抛出,那伞自然撑开,旋转着朝前飞去。正挡在了那三枚钢针之前。

    坷摩利年轻气盛,此来少林,本想凭借一身修为震慑少林,没想到初次交手便被这貌不惊人的普通弟子逼到如此境地。顿时心中恼怒,焦急万分。

    反观小和尚却是越打越放松。虽然一时难以寻得坷摩利的破绽,但攻防之间也颇为得心应手。

    小和尚几个倒翻,来到一持棍小僧身边,侧身一个飞踢,将坷摩利一脚化去,接着身子旋转,朝那小僧手中木棍夺去。那小僧还未及躲闪,手中木棍已被小和尚一抽,脱手而出。片刻过后方才觉得握棍双手剧痛无比,犹如火烧。再低头看去,只见掌心之处已经掉了一层皮肉。

    小和尚木棍在手,挽了几个棍花带起忽忽之声,转守为攻朝着坷摩利打去。只听叮叮当当之声,木棍与铜环数次相交,逼得坷摩利连连后退。小和尚乘胜攻击,双足跃起,将木棍挥起,运足全身之力由上而下打去,坷摩利双手相交,八只铜环合为一处,朝着木棍挡去。

    坷摩利心中暗忖,自己只身一人,若是再苦斗下去必是难以讨好,于是虚划了几招,借着反力跃出战圈。

    小和尚看对方忽然朝后跃出,随即也停下手来,却又有些心不在焉,朝着人群之中四处看去。

    坷摩利双手合十,朝着小和尚施了一礼,似乎正要说什么。突然见他目光之中射出凌厉之芒,右手一扬,三枚钢针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小和尚飞出。

    小和尚喝了一声:“好功夫!”踏空朝那坷摩利攻去,身形却是说不尽的飘逸轻隽。拳拳带着风声,招招攻其凶险之处,偏生身形姿势优雅美观,举重若轻。

    坷摩利双臂一震,手臂之上一串铜环也哗啦啦连响。面对小和尚攻势也丝毫没有退让,每拳挥出,均有裂石开山之势。

    小和尚见对方手脚均束有铜环,每每攻来势大力沉,难以正面招架。于是急忙心念电转,施展灵动步法朝后闪去。坷摩利见对方后退,哪肯放松,急忙沉腰落马运足内力,聚于拳脚之上朝着小和尚逼去。接下来数拳威势更是犹胜先前,每脚踢出都有万斤巨力,场外观战之人大多倒吸一口凉气,目不转睛盯着场内,只觉这一脚踢中定能让人五脏俱裂,立毙当场。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大丈夫混在非洲当欧皇坏小子联盟七次总裁,爱上我!军少掌心宠:甜妻,羞羞哒第一国夫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