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灯笼勾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人也不理会无上真之言,又侧头看了看一旁的洛无名,阴测测说道:“此间事既已了,老奴便告辞了,还望公主一路多加小心。”说罢转过身去,依然举着灯笼朝着来路缓慢走去,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洛无名此时才放下心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无上真急忙上前将他扶住。

    三人回到客栈之中,来到房间之内,借着灯光无上真这才看到,洛无名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大大小小七八处伤口。二女急忙取来伤药,将伤口一一包扎,扶着洛无名躺好。

    无上真二人来到房间,将昨夜发生之事又对吕思远大致说了一遍。吕思远从怀中取出一株百味玲珑草交给无上真。无上真小心翼翼将那药草收好对吕思远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与师妹这就赶往药王山,你们二人也要多加小心才是。”

    吕思远朝着无上真点点头,无上真又来到洛无名身边,从怀中掏出一个束发簪递到洛无名手中说道:“我等出家人,身无长物,更没百辟珠那种宝物,这个发簪乃是天竺紫檀木所制,常携带身边可有静心之用,既然有缘便送给你吧。”

    洛无名正要推辞,无上真已经将那发簪放于洛无名手中,转身便朝门口走去。杨太真此时也戴上了帷帽,转身朝着二人施了一礼,又看了洛无名一眼,再未多说随着无上真匆匆离去。

    二人走后,吕思远也换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数日过后,洛无名身上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吕思远见到徒弟又如同往日一样生龙活虎也放下心来。

    这一日吕思远将洛无名喊来对他说道:“既然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们这两天就抓紧回谷去吧?”

    洛无名大伤初愈,心情本是不错,听到师傅这么一说心又沉了下来。此次出谷,本打算四处游玩一番,哪里知道糊里糊涂大战一场,险些丢掉小命,后面又都在养伤,着实有些不心中不甘。

    转念一想,又想起藏在那金道村后山处的包裹。多年过去,自己早就想去将那包裹取出一看究竟,一直苦无机会出谷。此次出来,正好可以去那里看看,于是对吕思远说:“师傅,弟子自从跟你上了千华谷,从未出谷。这次出来正想回那金道村一趟,去祭拜一下铁大叔。”

    吕思远斟酌片刻,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走上一趟吧。”

    洛无名讪讪笑道:“只是回去看看祭拜一番,并无大事,就不劳师傅同行了,我独自一人就好。”

    吕思远叹了一声,知道自己徒弟心思,怕自己跟着做什么都束手束脚,于是无耐点点头说道:“那你自己多加小心,路上莫要惹是生非,早去早回。”

    洛无名听罢大喜过望,连连点头。

    中午时分,二人来到客栈酒楼之上,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吕思远找来小二,多点了几个菜,师徒二人对面而坐。

    吕思远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元宝交到洛无名手中说道:“吃了这顿饭,我就先走了。你记得早些回来。”

    洛无名爽快答应,也再不多说。此时酒菜均以上全,师徒二人正要动筷,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躁动之声。

    循声望去,只见从楼下走来数十人,人人均是武士打扮,手持刀枪。众人找了四张桌子坐下,为首的乃是一名四十多岁汉子,身形略矮,穿着一身黄色锦袍,长着一双三角眼,眉毛又短又粗,眉梢下垂,稀稀拉拉留着三缕胡须,让人看着并不舒服。

    只见那人大摇大摆走进酒楼,找了一张凳子坐下,对着小二喊道:“把好酒好肉都给大爷拿上来!”说完,跟聚在身旁的几人调侃起来。

    吕思远鄙夷地看了几人一眼,低声对洛无名说道:“这些人乃是峨眉金龙帮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为首的那人是帮主叫做张天志,武功稀松平常,却是善于溜须拍马,欺软怕硬。我之前见过几面,是个不折不扣两面三刀的小人。”

    洛无名听吕思远介绍,也不由侧头瞅了众人一眼。越发觉得那张天志容貌猥琐,也不愿再多看,暗自骂道:“平白遇上这些人,倒是影响了自己吃饭的胃口。”

    楼中一时间聚集数人,小二也难以招呼,掌柜急忙喊来一个妇人帮忙端菜倒酒。

    这妇人年约二十五六,穿着一身素色罗裙,身形不高,容貌还算清秀。

    张天志几人正在谈话,那妇人已经将酒送到众人桌前,接着款款一礼说道:“各位大爷慢用。”

    张天志侧眼瞄了那妇人一眼,突然大手一伸,在那妇人手上摸了一把,惹得那妇人失声惊叫,急忙将手缩回后退了两步。

    桌上众人见状纷纷大笑,张天志随即站起身来,一双色眼不住上下打量那妇人,接着开口说道:“这位娘子,陪我们哥几个喝上几杯如何啊?”

    那妇人被吓的连连后退,手腕却被张天志突然伸出的一手牢牢抓住。张天志用力将那妇人朝着自己方向一拉,那妇人急忙朝后躲去,凭她力气哪里是张天志的对手,被这大力一拽,直接坐到了张天志怀里。

    身旁众人又是一阵调笑之声。那妇人却已吓得脸色发青。正在此时,酒楼掌柜急忙从楼下跑上来,对着张天志点头哈腰说道:“几位大爷息怒,这是老头的儿媳妇,若是冲撞了几位大爷,还请各位大爷莫要见怪啊!”

    那妇人趁机从张天志怀中挣脱出来,跑到掌柜身后躲着。那张天志一脚将那掌柜踹倒在地,狠狠说道:“让这娘子陪大爷们喝上几杯酒而已,如此不识相,你这店是不想开了吗?”

    掌柜急忙从地上爬起,还想再说什么?只听见身旁传来重重的一声拍桌声,接着一个声音朗声说道:“你们这些人,还要些脸么!”

    无上真站起身来说道:“无名先休息一会,等天亮再做打算。”说完起身和杨太真走出房间。洛无名此时也早已筋疲力尽,过不多时,便昏昏睡去。

    一大清早,洛无名缓缓睁开双眼,正看见吕思远略微焦急的看着自己。洛无名正要起来说些什么,吕思远按住他肩头,示意自己不要乱动。

    此时杨太真也是满身污垢,脸上满是泥渍,一袭宽大的道袍撕裂多处。饶是如此仍然掩盖不了她倾国倾城之资。

    洛无名朝她看来,正对上她的目光,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又纷纷避开,眼中均露出复杂难言之色。

    洛无名向无上真问起那提灯笼之人,无上真也并未解释,只是岔开话题。洛无名见对方不愿多说,也再不提。

    那人并不理会,突然间嘴角处勾出一个笑容。众人都在疑惑之际,异变陡生,那人似鬼魅般突然飘到那名黑衣人身前。说是飘到,正是因为洛无名完全没有看清对方双腿移动。

    只是一刹间,只见那人一只手轻扬,在那黑衣人面前一掠,一颗头颅咕噜噜地滚落在地。手中灯笼却是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杨太真掩面惊呼一声,其余众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谁也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便取下那名黑衣人的头颅。

    无上真开口说道:“此次这些杀手都是冲着我们而来,这次多亏了小居士挺身相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洛无名毫不在意地说道:“小居士叫着怪拗口,道长喊我无名就是。二位既然是师傅的朋友,师傅不在,我这做徒弟的理应挺身而出,护二位周全。”说罢侧过头去,看向杨太真。

    那人阴阴一笑说道:“公主来到此处,主人放心不下,特让老奴跟着过来看看。那几个人都是梅妃的人,老奴早已查明,自然会禀报主人。”

    无上真冷哼一声说道:“他还知道有我这妹妹,怕是放心不下的并不是我吧?”

    另外两名黑衣人早已吓破了胆子,也顾不得分辨对方是人是鬼,转身朝着林中奔逃。

    那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如之前一般提着灯笼,看着杨太真。

    只见一高瘦之人,手提一盏灯笼,不紧不慢地朝着这边缓缓走来。四周光线昏暗,看不清楚来人面庞,只是通过他手中灯笼的斑驳火光看出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鸷之气,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最初与洛无名交手的那名黑衣人对着来人颤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

    忽然间又听破风声传来。洛无名回头看去,却见无上真此时也从远处赶来,几个起落便来到杨太真身旁。

    提灯笼那人看着远处而来的无上真,突然开口用一声尖锐嘶哑的声音说道:“公主别来无恙啊,没有受伤吧。”

    无上真看着那人,冷冷说道:“你来此作甚,既然来了,为何不留住那几人?”

    远处一丝暗光,在这漆黑的深夜里便犹如幽冥鬼火般,朝着这边晃晃悠悠而来。

    场中众人见到此景均停下了手,朝着那边方向看去。

    片刻过后,那光亮越来越近。洛无名强稳住身形,仔细朝着那光亮看去。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都市追美选择系统不妻而遇足坛之光皇恩傲噬苍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