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饮中八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楚安痕这两下巧妙之极,却又只在瞬息之间,其余众人尚未来得及看清,申俊龙便已摔倒在地。

    申俊龙这人平时也没甚大本事,只是心机深沉,嘴里更是刻薄歹毒。他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恼怒之极。对着楚安痕说道:“原来丐帮帮主死了,丐帮就没了规矩了,却都来管我们千华谷的闲事!”

    楚安痕原本只是见这几人欺负一个少年,有些看不下去,却也没有动怒,只是想打发了几人便罢。谁知这申俊龙突然辱及自己师傅,登时心中动了真怒。

    见众人再无人能站立,楚安痕这才停下,朝着洛无名缓缓走来。众弟子此时如蒙大赦,纷纷踉跄爬起,屁滚尿流地朝远处逃去。

    “小兄弟没事吧?”楚安痕露出一个笑容对洛无名说道。

    洛无名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也对楚安痕笑了笑说道:“不碍事,这些家伙手上没啥力气,只是跟挠痒痒一般,却是让这位大哥见笑了。”

    楚安痕一早便隐于树冠之中,看清事情始末。起初便是觉得这少年虽然被众人殴打,却是一声不吭,颇有骨气,这才现身解围。这时再看洛无名,虽然年纪轻轻,但也不失豪迈洒脱,登时对这少年更是又多了一分好感。

    见洛无名也无大碍,楚安痕问道:“小兄弟,不知这掌门可在谷中?”

    洛无名道:“自打我来这千华谷,也没听说过掌门出门过,应该就在谷中,不知这位大哥找掌门何事?”

    楚安痕说道:“只是有些事情,想来找这宋掌门查明一下。”

    洛无名说:“哦,既然如此,你随我来便是。”说罢,回身捡起落在地上酒囊,顺手拔开盖子,仰头喝了一大口,朝来路走去。

    楚安痕见洛无名此举,也有些好奇,不知对方喝的是酒还是水,但是看对方表情却似是酒,于是也勾起自己酒瘾,随手从身后取来酒葫芦,放在嘴边却发现葫芦里的酒早已所剩无几,索性将葫芦倒过来,对着嘴里倒了一阵,片刻之后,已是空空如也。

    洛无名见状微微一笑,没想到对方也是个好酒之人,于是将手中酒囊抛给楚安痕。

    楚安痕接过酒囊也不客气,便向口中倒去。这一口下去,便觉得此酒酒香扑鼻,却是性烈如火,实乃桂酒椒浆。忍不住开口称赞道:“好酒啊!”说罢以询问的目光朝洛无名看去。

    洛无名讪讪一笑,说道:“我自小家中便是以酿酒为生,故而颇懂些制酒之法。”

    二人正在说着,不知道大黄从哪里寻了过来,朝着洛无名吠了几声。楚安痕朝大黄看去,那大黄的目光也正落在楚安痕腰中的木棒之上,突然后退了几步,口中还不断地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洛无名哈哈大笑,将大黄招了过来。这狗儿不知为何似乎很怕楚安痕,却是不太敢靠近,洛无名示意大黄去弄些吃的,大黄也不犹豫,一溜烟地跑了。

    没过多久,大黄又弄来几只野味。洛无名与楚安痕就在原地一边喝酒一边吃肉,随意攀谈起来,双方互报了姓名。虽然年龄不同,但是性格均是直爽之人,说话也颇为投机,不一会便已觉得不再陌生。

    一袋酒哪里禁得起这二人喝,不多时,酒囊便已见底。洛无名见楚安痕意犹未尽,于是带着楚安痕朝着酒坊而去。

    二人来到酒坊之中,洛无名从里面取了一整坛自己亲自酿制的美酒,递于楚安痕面前。楚安痕接过酒坛,打开泥封,只闻酒香便已满眼泛光。他先将自己的葫芦灌满,然后将酒坛抱起,对着嘴咕咚咕咚,竟一口气将一坛酒喝了个底朝天。

    洛无名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饶是他自己从小就极能饮酒,却也未曾见过如此喝法。不住的说道:“楚大哥别着急,这酒还有呢。”

    一坛酒下肚,再看楚安痕,已是满面通红,走路颇有些摇摇晃晃,却也还带着三分清醒。嘴里还不住地喊着:“快哉,快哉。果然好酒!”

    洛无名身临此境也感颇为痛快,见楚安痕摇摇晃晃,正要上去搀扶。却见楚安痕转过身来对自己结结巴巴说道:“洛兄弟今日你请我喝这一坛子美酒我却也没什么银两。”

    洛无名正待答话,又听楚安痕接着说道:“此等好酒,寻常银两也买不来,我叫花子银子没有,却有这一套饮中八仙歌你瞧好了。”

    说罢,只见楚安痕马步一沉,却又朝后倒去。眼见就要倒地,却又手肘一挥,朝侧方疾出几拳。身形忽硬忽软,却是琢磨不得。接着腿走八卦、醉眼朦胧、看似跌跌撞撞、摇摇摆摆,实际上却形醉意不醉,拳醉心不醉。

    洛无名在一旁看得心惊不已,他早已看出,这乃是一套极为高明的拳法,其中包括踢打、擒拿等地上技术,又有缠锁、摔跌等地面技术。立时看得自己眼花缭乱。

    楚安痕口中念念有词:“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楚安痕双拳带着风声,双腿势如闪电。众弟子每每用手架住楚安痕双拳,均感手臂剧痛酸麻。每每用腿挡住对方脚下攻势,登时感觉如同踢到石头一般,站立不稳。如此打斗哪里还有人敢硬撼其锋。

    这一番打斗楚安痕心中愤怒也是减了大半,到最后却是戏弄对方一般,只朝众人左脸打去。偏偏众弟子中却也是无人能躲。一阵噼里啪啦过后,几人陆续捂着左脸倒地痛苦呻吟,再无力爬起。

    其余众人被这莫名其妙突然的突袭弄的措手不及,待众人反应过来,那申俊龙早已痛苦倒地,呻吟不止。

    哪知楚安痕并没有放过众人之意。只见他闪入众人之中,便挥掌打去。

    此时其余几名弟子也有了防备,纷纷摆开架势招架楚安痕的攻势。楚安痕的武功哪里是这些弟子能比,虽是以少打多,但是过了数招之后,众人便完全落了下风。

    众人均是大吃一惊,纷纷转过身回头看去。

    面前来人也不过二十出头,却是身材挺拔,相貌俊朗,器宇轩昂。一双锐利有神的眸子正在上下打量着众人。一头长发随着山风在鬓后轻摆。

    申俊龙上前一步,对那人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千华谷。”

    申俊龙正欲再说什么。忽瞧见楚安痕身上衣袍似无风自动,突然跃前一步。又听啪地一声,一掌反手扇去,却是结结实实抽到申俊龙左脸之上。

    申俊龙还来不及看清对方动作,便糊里糊涂挨了这重重的一巴掌。立时双眼金星乱飞,就要栽倒下去。谁知只倒了一半,又被一股力道拉了起来,接着又是啪啪几声,那左脸之上,又已经连着挨了数个巴掌,就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双眼漆黑,口中鲜血直流,四五颗牙齿从口中滑落而出。

    洛无名此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申俊龙说道:“昨晚我吃的太多,却是忘了给你们剩些饭菜,难怪你们今天都没吃饱一样,动起手来手脚发软么?”说罢,走到了楚安痕身前。

    申俊龙被这洛无名一句骂的心头怒火再起,说着就要上前去抓洛无名。只见楚安痕左右一挥,挡住申俊龙。接着轻轻一带,申俊龙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莫名的力道将自己拽向前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脚底突然又是一绊,却是不知何时被楚安痕用脚尖轻轻拦了一下,瞬间便向前扑倒,来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狗吃屎。

    那人随手把玩着一个红漆酒葫芦,接着又将那葫芦挂于腰后。

    一名弟子见此人穿着一身破烂的灰布袍,不由失声问道:“你你是丐帮弟子?”

    这才知道方才那头一击乃是虚招,正是等着申俊龙后退一步,才又射出鸡腿,正中目标。

    场中众弟子正在疑惑之际,只见那树冠轻摇,接着树中跃出一人,正落在众人身后。

    那人听罢哈哈笑道:“不错,在下正是丐帮楚安痕。”

    在场众人却是从未听说这楚安痕之名。见对方年纪轻轻,料想也只是个普通弟子而已。那申俊龙更是上前说道:“原来是个叫花子。却是要饭要到我这千华谷来了。”身旁众人也是纷纷哄笑。

    楚安痕面无表情,只是盯着申俊龙。申俊龙见对方无动于衷更是得意,接着又说道:“你若是讨饭,这会趁着时间还早,赶快去那膳堂之中,兴许还有些残羹剩饭。若是去的晚了,恐怕都拿去喂狗了。”

    这一声来得突然,场中众人均是大吃一惊。此处本为僻静之地,可是附近有人竟是没有一人察觉。

    申俊龙停下手来,朝四周看去。瞅见那山边一颗大树之上,嗖地一声,不知飞出什么,正朝着申俊龙之处打来。

    申俊龙急忙后退一步闪避,这时又是破空声传来。啪地一声不偏不倚,正打在申俊龙脸上。众人低头看去,那地上剧然是一个吃了一半的鸡腿。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青云仕途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一念未央武侠之无敌王座极品修真三十二号避难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