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罡游龙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墨染衣接着解释道:“待明日来,在这圈子之上钉上木桩。你每日可在这木桩上练习此步法。”

    洛无名疑惑不解,问道:“这又是什么功夫啊?”

    墨染衣轻轻笑道:“你不是总喊着要学那些飞来飞去的功夫么?这套步法叫做天罡游龙步。乃是一种轻功步法,也是我千华谷独门绝技之一。由大禹七星步,和天罡八卦步演化而来。此中由不同的北斗七星形态组合而来,一共三十六种变化。若是你练熟这套步法,寻常人是追不上你的。”

    墨染衣哦了一声,好奇地拿起石案上的酒壶。只见那白玉酒壶颇为精美,隐隐透出暗红色的酒液,鲜艳动人。

    洛无名将两壶酒分别倒出一些,将一杯青梅酒递于墨染衣。墨染衣却轻轻笑道:“这青梅酒也有些来历。据《三国志》记载:建安5年,刘备学圃于许田,以为韬晦之计,曹操以青梅煮酒相邀刘备共论天下英雄,这便是煮酒论英雄的典故。”

    洛无名抓了抓头,讪讪笑道:“我只是小时候经常见铁叔会用些青梅制酒,却也不喝。每次问他,他只说此酒乃是用以思故。原来这酒还有这等典故。”说罢,又举起一杯,与墨染衣一饮而尽。

    墨染衣将酒杯放下,又拿起一杯葡萄酒,沉思半晌,疑惑问道:“这葡萄酒乃是由西域传入我大唐,我也只是听说,却未曾见过。没想到你小小年龄,却会酿制这葡萄美酒。”

    洛无名知道师姐学识渊博,又接着问道:“师姐,这酒又有什么典故么?”

    墨染衣腼腆一笑,脸上已经隐现红霞,淡淡说道:“这酒却又让我想起家师一位故人。”

    洛无名手托双腮静静看着墨染衣,墨染衣接着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首凉州词乃是师傅的一位故人子羽先生在边塞所作。”

    洛无名问道:“这凉州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墨染衣解释道:“这首诗说的乃是艰苦荒凉的边塞的一次盛宴,子羽先生目睹我大唐天策将士出征之前开怀痛饮,尽情酣醉的豪迈场面,故而有感而作。我虽未去过北疆边塞,但每每读起此诗,均能感受到我大唐守土男儿的英雄豪迈与视死如归。”

    洛无名忽闻天策之事,心中咯噔一下,陷入沉思之中。铁十一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自己眼前,心中也不由地对那边疆的生活心驰神往起来。

    墨染衣将拿起的那杯葡萄酒轻摇了一下,默默说道:“这酒颜色深红,正如那英雄血一般。”说罢,将一杯酒倒入口中。只感觉酸涩相加,味道香醇,回味无穷。

    二人又饮了两杯,相谈正欢之际,忽听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回头看去,只见吕思远正朝着二人走来,身后还跟着那个青衣人步天行带着步忆雪。

    墨染衣见到吕思远前来,站起身来。轻施一礼问道:“从不见师叔来此后山,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是来找小师弟么?”

    吕思远见二人正在饮酒,也是十分差异,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二人接着说道:“这小子没有给你添麻烦吧?我这次过来并不找他,而是想找你问些事情。”

    吕思远将步天行介绍一番之后,墨染衣眼中露出些戒备之色,但也没有多余举动。吕思远将墨染衣叫到一旁,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墨染衣听罢,向着二人轻轻说道:“我已有五年未曾出过千华谷了。”

    还未等吕思远开口,步天行在一旁爽朗说道:“如此打扰姑娘清修了。”听到清修二字,墨染衣看看石案之上的酒肉,不由得脸上通红。

    步忆雪走到洛无名身旁,拉住洛无名嘻嘻笑道:“小哥哥,我们又见面啦。”接着又开始四处打量,欣赏这飞瀑美景。突然见又看到石案之上洛无名吃剩下的兔子骨头,不由得看向洛无名。

    这一看不要紧,正看见洛无名正在打量着自己怀中的兔子。吓的步忆雪急忙将兔子塞入怀内,退后了几步,险些摔倒。

    见父亲几人走了过来,步忆雪急忙跑到墨染衣身边,对墨染衣喊道:“姐姐,姐姐,你生的真漂亮啊。”

    墨染衣见这女孩天真可爱,也是对她淡淡一笑,接着伸出手来,拉住了步忆雪伸向自己的小手。

    然而二人双手刚一接触,墨染衣便脸上一惊,疑惑地看向步天行问道:“这姑娘年纪幼小,为何身体却如此虚弱,双手冰冷?”

    步天行长叹一声说道:“这孩子的身子,从娘胎里就带着这个阴寒之病。既然此事已了,我也不便久留,我这次带她出来便是要为她医病,这便告辞了。”

    说罢,步天行叫回步忆雪,向着吕思远和墨染衣施了一礼,准备告辞离去。

    吕思远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步忆雪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不住摇头。洛无名也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吕思远问道:“师傅?”

    听洛无名称呼吕思远师傅,步天行不由地又将目光落在洛无名身上,向吕思远问道:“这是你的弟子?”

    吕思远点点头说道:“不错,是我刚收的弟子。”

    步天行哈哈笑起来说道:“原来你也收徒啦,难怪看这少年似是有缘。”

    这时洛无名也走了过来,将手中的龙鳞匕递到步天行面前说道:“先生,这个太贵重了,还请先生收回。”

    吕思远的目光一下子被洛无名手中的龙鳞匕吸引,急忙伸手过去,将那匕首拿在手中。

    步天行见吕思远复杂疑惑的神色解释道:“不错,这正是当年雪如之物。只是今日小女已将此匕赠与这位小兄弟了。”

    吕思远双手抚摸着龙鳞匕,双眼透出思念神往之色,突然又抬起头问疑惑道:“你这是何意?”

    话未说完,洛无名急忙插嘴说道:“师傅,这不是弟子要的,还请让这位先生收回吧。”

    吕思远伸手将洛无名的话拦住,仔细打量龙鳞匕一番,又看看步天行,突然说道:“要了,干嘛不要!他敢送我们还不敢要么?”

    墨染衣见状摇了摇头说道:“我平日极少饮酒的,你若是要喝也少喝一些。”

    洛无名撕下一条兔腿说道:“师姐放心,这是我专门为你酿造而成的,与普通的酒不同,此两种酒均是适合女儿家喝的,一壶葡萄酒,一壶青梅酒。”

    洛无名起初只是觉得别扭难行,身体转来转去,极不自然。稍不留意自己便将自己绊倒在地。墨染衣在一旁安慰道:“你也莫要着急,这套步法,玄奥复杂,绝不是三五日便能练成,最忌心浮气躁。你只要平心静气,日后多加练习便可。”

    说罢,自己又亲自为洛无名演示了一遍。只见墨染衣足尖轻点,霎时间三转两跃已经朝前方闪去。动作脚步优美至极,行过的路线便宛如一条游龙,腾挪闪转飞入云中。洛无名在一旁看得心旷神怡,不由得拍手叫好。

    又练习了一阵,洛无名早已是满头大汗。二人来到石案边上稍作休息。洛无名从身上拿出那两壶酒,放于墨染衣面前。

    吕思远思索一阵说道:“当年家师只是将这指法传给了我,就连如今掌门宋亦尘也未曾学得。只是”

    吕思远又想了想接着说道:“只是后来我一直没有收徒,便将这套指法传给过掌门的一个弟子。”

    步天行“哦”了一声,看着吕思远,吕思远也有些疑惑地说道:“这弟子乃是一名女弟子,名叫墨染衣。此人性情恬淡,比之我也犹有过之,近日也未曾出谷。既然此事与这如意丹青指有关,我们一问便知。”

    洛无名这才明白墨染衣的用意,内心之中不由的一阵感动。深深地向墨染衣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师姐。”

    墨染衣只是淡淡一笑,接着让洛无名先在这些圆圈上走了几遍,并在一旁详细讲解口诀、要领。

    洛无名听罢也是沉默不语,墨染衣岔开话题说道:“你平日里也机灵,怎么遇事却是如此之笨。遇到这事,你打不过还不会跑么?”

    洛无名苦笑不语,墨染衣走到一旁草地,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也不知画些什么。洛无名走到跟前,只见不一会的时间,墨染衣已经在地上画出了许多圈子,弯弯曲曲一直延续到远方。

    洛无名拿着烤熟的兔子来到栖凤池边,大黄早已习惯如此,再也不会乱叫乱吠,摇头摆尾地跟在洛无名身后。

    墨染衣看到洛无名满脸带伤,微微诧异,鼻子轻轻皱起,询问洛无名发生何事。洛无名当即又将事情的始末对墨染衣大致说了一遍。

    吕思远点头示意。

    步天行说:“敢问这如意丹青指,除了吕兄,天下还有何人会用?”

    墨染衣眉头轻皱,叹了一声说道:“如今这千华谷的弟子,越来越不像话了。长此下去,必出大乱。”

    洛无名问道:“难道这些师兄平时惹是生非,掌门不知道么?为什么不管呢?”

    墨染衣说:“掌门怎会不知,只是这谷中的规矩约束的了他们的行为,可约束的了人心么?”

    步天行沉思片刻,向吕思远说道:“吕兄既说不知此事,我自然是相信的。我与吕兄虽是数年未见,但深知吕兄行事光明磊落。若非如此,当年”

    吕思远挥手打断步天行说道:“当年之事就不要再提了。我与雪如身份不同,注定有缘无分。”

    步天行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一事详询。”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国师老公千金妻妻迷心窍七十年代穿书女配你的口红真好吃重生之军痞冷妻极品高手俏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