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墨锦倾城染青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洛无名小心翼翼地朝那方向走去。来到近前看见那瀑布之下草地之中置了一石案,一名女子正坐于石案之后,侧对着洛无名,似是正在作画,石案旁边还放着一张古琴。琴头样式古朴,洛无名还是初次见过,心中自然升起好奇之心。

    只见那女子身着一身白底黑襟长裙,身姿修长。洛无名不禁得又朝前走近了两步,看清那女子面貌。女子约有十八九岁的年华,整张素脸脂粉未施,却是明眸皓齿,肌肤似雪,气质淡雅。长发看似随意的绾成,只斜斜配了一支白玉镶翠色宝石钗子,流苏顺势垂下,光华流转。端的是“珍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配上这似真似幻的山水之色,更是宛如天仙,犹胜仙女下凡。

    那女子五指修长,轻握一只羊毫小笔,此刻正在聚精会神地于画卷之上勾勒着那飞瀑直下的美景。

    只是这墨染衣性格平淡脱俗,很少喜欢与人交道,只喜欢每日来到这后山处作画清修。谷中所有弟子在她面前均会莫名产生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想要亲近接触,却又觉得她身上带着一些不易靠近的威势。久而久之,不知为何,谷中上下均是对这谷中谪仙般的人物有种天然的距离感。

    掌门宋亦尘因墨染衣每日去后山栖凤池处作画弹琴,虽未曾言明但也隐隐表示,其他弟子不得去打扰。这也是赵三金管事让这洛无名去抓银背火鲤的原因所在,他便是希望这洛无名冒冒失失冲撞了墨染衣,回来好看他笑话。

    墨染衣说罢也不再理会洛无名,只是旁若无人地开始画画。洛无名似乎也忘了自己来此的目的,只是在一旁草地上坐定,默默地看着墨染衣作画。

    以洛无名的性格,平日里最是难以安静,只要身边有人,一张嘴总是会说个不停。可是这会却也奇怪,他就是那么坐着,似乎有一种奇妙的静心的感觉,兴不起半点开口说话之意。

    二人就这样一直端坐,墨染衣画了一幅又一幅。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天上的白云也渐渐变得火红。夕阳照射在瀑布之上,将瀑布映射成金黄色,格外耀眼。山风越来越大,将墨染衣的青丝吹散,散在一片金黄之中。

    洛无名再朝画卷看去,只见那画纸上山水与中午时所画,每一笔每一划均是一模一样,均无二致。可是这张看上去确实隐隐觉着分明就是黄昏的景色,想到此处不由的觉得奇怪。

    这时墨染衣也起身而立,看着远方说道:“天色不早了,该下山了。”

    洛无名见墨染衣回复常态,也跟着站起身问道:“师姐,不知道你这几幅画到底有什么区别?”接着又把自己心中不解之处问了一遍。

    墨染衣心头微微一动,第一次偏过头看了一眼洛无名,接着又瞧向远方说道:“画一样,心境却不一样。不知你看画是用眼而看,还是用心而看?”

    洛无名沉默不语,一时间陷入沉思之中。

    墨染衣又说:“你初来此处,看这飞流直下的瀑布,可曾听到声音?”

    洛无名道:“这么大的瀑布,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见。这飞流就好似千万匹猛兽在搏斗,在怒吼一般。自然是声势浩大无比壮观。”

    “那你后来又听呢?”墨染衣淡淡地问道。

    洛无名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想到方才夕阳西下时看墨染衣作画,再看瀑布,似乎没有了当初那般气势如虹,声音也似小了很多。于是急忙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后面声音确实小了。原来并非瀑布有何变化,而是心境变了。”

    墨染衣微微地笑了一下,洛无名却仍在思索之中,错过了这一美景。

    只听墨染衣问道:“不知小师弟来这里做什么?”

    洛无名这才想起那银背火鲤之事,随即将之前打赌的经历简要地说了一遍。

    墨染衣说:“你要抓那银背火鲤?那你明日再来吧。”说罢玉足点地,朝远处飞掠而出。

    洛无名回头看她,哪里还有她的踪影。

    那女子淡淡一笑,又说道:“哦,原来是吕师叔的新收的弟子,我昨日便听师傅提起过。我是掌门的弟子,我叫墨染衣。你称呼我师姐便可。”

    原来这墨染衣正是掌门宋亦尘最得意的第子,此女悟性奇高,年纪轻轻便已精通琴棋书画,武功更是在年轻弟子中早已臻至一流,深得掌门喜爱。

    书画完成,那女子轻轻将那画作拿起,却是用手一揉,捏成纸团,扔于身旁纸篓之中,接着又铺上一张宣纸。

    洛无名见状,不明所以,正要上前阻拦。却听那女子轻轻说道:“你是这谷中弟子么?”声音仿佛涓涓细流,沁人心脾。

    洛无名忽闻她开口,却是慌乱无比,一时间不知所措。连忙收敛心神结结巴巴回答道:“回仙子姐姐,我正是这谷中弟子,乃是吕思远先生新收的徒弟。”

    吕思远楞了一下,忽然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事,习武之事勉强不来,非得你自己心甘情愿,方才能有所成就。既然你要学,那我今日便可教你。不过还得提醒你一下,这练武可是件辛苦之事,无论资质再高,也少不了脚踏实地,一丝不苟,偷不得懒。俗话说的好,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既然习武就得几十年如一日,切不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洛无名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吕思远接着又说道:“江湖上各门各派中的功夫,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外功,内功,和轻功。而我千华谷的功夫便是在内功心法上更为突出些。不过习练武功还是需从外功基础上学起。”说罢起身给洛无名演示了弓马扑虚几种基础步法。

    洛无名早些便从铁十一那里学过这些,跟着做起来也是有模有样。吕思远纠正了几处问题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而她却不知这山水之间,白练玉带直插苍穹,美人伏案泼墨,生生便美成了一副绝色画卷。而她正是此画之中点睛之笔。

    一时间,洛无名也不禁呆了,站着一动不动,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声怕是惊扰了这美景。过了良久,那女子将手中画卷完成,又换了一只较大的笔,在那画卷左侧龙飞凤舞写着“青石欲断三千水,徒渐乱花更向前。”她用狂草一笔写成,洛无名自然是看不懂写的什么,只知道那字迹遒劲有力,潇洒从容。

    又绕了几道弯,视野豁然开朗,只见一条瀑布飞流直下,声如奔雷,澎湃而下,激揣翻腾,雾水蒙蒙,珠玑四溅。飞瀑撞击山石激起的万朵水花,在阳光下幻变成五彩缤纷的水珠,美不胜收。

    洛无名顿时被这美景所摄,呆立于当场,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心里暗自念到这千华谷果然是人间仙境。朝前看去,只见那瀑布之下侧方,似是有一人坐于地上。

    一上午洛无名便独自在院中反复练习几种步法,到了中午之时,已觉得腰酸背痛,且感觉单调乏味,想去找吕思远再学些别的,可是已经不见吕思远踪影,随即便把吕思远叮嘱之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简单用过了些饭菜,洛无名便去找张洪德问清了栖凤池大致的方位,又找来一个竹篓接着朝那后山而去。

    吕思远看看他,摆了摆手,淡淡说道:“这小院中大事务,张洪德都已搭理妥当,没什么需要你做的。你若是闲来无事,可以自行在书房取些书籍看看。学学字,也可动动笔。若有什么不懂的,你随时可以问我。”

    洛无名又想了想问道:“师傅,我一心想着学好武艺,为铁大叔报仇,不知道何时可以教我武功呢?”

    这一路上,后山的景色更是让洛无名大开眼界,随处均是山清水徐,层峦耸翠,山道两旁各种奇异植物众多,草长莺飞,百木葱茏。

    朝远望去,山腰间隐隐可见云雾缭绕,更是多添了一分神秘。洛无名一时间也是心旷神怡,心情大悦。

    走了一阵忽见山上蜿蜒下来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洛无名捧起些溪水喝了一口,顿感清凉沁脾,舒爽万分。沿着小溪一路直上,哗哗的流水之声越来越大。

    洛无名从酒坊中回到自己院中。一边走一边不住的盘算,暗骂自己有些糊涂。自己上这千华谷来,为的是学艺报仇。若是只顾着跟那酒坊赵管事较劲,岂不是本末倒置。

    来到院前,只见那小黄狗从院中冲了出来,对着他一阵狂吠,大约是在抗议自己出门没有带上她。洛无名在屋中取来了些馒头,蘸了些菜汤,扔给了大黄。大黄摇着尾巴凑了过来,咬了几口,觉得索然无味,又悻悻去了。

    过了不多时,吕思远从外面回来。沏了一壶茶,独自在院中看些不知道什么书籍。洛无名见师傅回来,便急忙过来问道:“师傅,不知道有什么事需要弟子做的?”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墨侠录1980之他来自未来千金巨星时代百变之萤舞流年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大汉之至尊圣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