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银背火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洛无名在一旁软磨硬泡了一番,谁知那赵三金似乎心情不佳,仍是不愿搭理洛无名。洛无名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暂时离去再做打算。

    正欲出门,忽然肚中馋虫作祟,心想也不能白来这一趟。便冲赵三金说道:“赵管事,既然不愿收留我那便算了。不过我来这一趟,还请赵管事给取些酒喝。”

    赵三金听罢不耐烦道:“去去去,小小的娃儿,喝什么酒。快点走,不然赶你出去。”

    洛无名上前一步说道:“谁说佳酿就非得陈年,你可敢跟我赌上一赌?”

    赵三金倒是被他这一句说的来了些兴趣,回头问道:“你想如何赌法?”

    洛无名说:“你可让我在你这酒坊制一次酒。只需十五日便可。待酒开坛之时,孰优孰劣一比便可知晓。”

    赵三金听罢哈哈笑道:“小子口气倒是不小,可是你既然说赌斗,这赌注又为何物?”

    洛无名挠了挠头想了想,自己身无长物,却是被问住了。

    之听赵三金又说:“你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我若赢你些钱财,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这样吧,我想到一物,可做赌注。”

    洛无名问:“何物?”

    赵三金接着说道:“这千华谷后山有一寒池,名叫栖凤池。这池中生有一种极其罕见的鲤鱼名叫银背火鲤,味道十分鲜美。若你能得来一尾银背火鲤,我便将这酒坊交于你一个月。”

    洛无名听完想了想,他自小上树摸鸟,上山抓兔,下水捞鱼均是家常便饭,既然这谷里有这鱼,想法钓上几条也不是难事,顺便也可以孝敬师傅,于是点点头说道:“好,就如你说,一言为定!”

    赵三金哈哈笑了几声,有些不屑地对洛无名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鱼儿数量本是稀少,而且从不咬钩,若是用鱼竿能钓,那这鱼也早就绝迹了。”

    洛无名道:“既然不能钓,那便下水去捞。”说罢转身朝自己住处而去。

    蜀中,官道之上。两名少年策马疾驰,一名英伟挺拔,狂傲不羁,一名白衣如雪潇洒出尘,二人正是丐帮楚安痕和冷月坛凌寒影。

    自那日千叶林事发之后,二人将凌乐志安葬。凌寒影便不停追问关于这如意丹青指之事。楚安痕便向凌寒影解释道:“这种指法较为特殊,不同于普通功夫,乃是在攻击对手时,将自身内力通过指力打入对手体内。中此指法,虽不至于身亡,但是可以瞬间失去行动的能力。类似点穴,却是比点穴功夫更具威力。一般的打穴功夫,须得击中对方穴道方能奏效,而如意丹青指却可以随意攻击。而这指法正是出自千华谷,乃是谷中独门绝技。”

    凌寒影听罢也不多说,便要辞了楚安痕前去千华谷一问究竟。楚安痕拦住凌寒影说道:“我与凌先生一见如故,如今他死的不明不白,我岂能坐视。你身份特别,还是在此地等我,我这就动身去那千华谷将此事查清。毕竟丐帮与这千华谷有些交情,也方便办事。”

    凌寒影性子执拗,偏要与楚安痕同去。二人争执不下,只得一同前去。

    两匹马疾驰了一阵,忽的在路上出现两人,看着对面飞马奔来,却是丝毫没有躲避之意。

    楚凌二人见状大惊,纷纷勒住马缰。就见路上那人凌空跃起,探手连抚两只马头,这一手由静入动的功夫,似是比那奔马仍要快了几分。两匹马被一股柔和的内力阻滞,同时停了下来。

    此刻凌寒影也认出了路上二人,急忙下马走上前去便要行礼。路边却跑过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把拉住了凌寒影,口中不住地喊道:“寒影哥哥。”

    楚安痕见状,知晓对方并无恶意便也一同下马。

    路中二人,一人全身黑袍,身材修长,双眼如同鹰隼一般,射出锐利目光。另一人乃是文士打扮,看上去也只有三四十岁,着一袭青袍,却是相貌堂堂,气度儒雅,方才那纵身一跃拦住二马,正是此人。

    那个小姑娘穿了一身鹅黄小袄,眉目清秀,唇红齿白,活脱脱的一副美人坯子。三两步跑了过来,双手拉住凌寒影,显是十分兴奋。

    女娃儿正欲撒娇,就听到那青衣人喝了一声:“忆雪,不许闹。”

    吐了吐舌头,那女娃儿又乖乖地站到青衣人身后,讷讷说道:“爹爹。”

    青衣人上前一步问道:“这位可是丐帮近年来的少年英雄楚兄弟?在下步天行。”说罢又指了指身旁那黑衣男子补充道:“这位殷云川。”

    楚安痕听罢大吃一惊,这两个名字自己早有耳闻,正是冷月坛坛主,和那黑无常。只因之前与白无常凌乐志相交,故此对这黑无常殷云川也并无恶感。故此急忙抱拳说道:“少年英雄实不敢当,二位大名却是早有耳闻,不知几位大驾,有何事指教。”

    步天行上前说道:“鄙派近日出些变故,凌兄之事,在下也是痛心之至。只是我自家之事,我冷月坛自当处理,还望楚兄弟莫要插手。”接着又对凌寒影说道:“如此变故,尚有我和殷兄,何时需要你来出头,你父亲之事,我自当查明,给凌兄一个交代。”

    楚安痕说道:“步先生此言差异,你冷月坛之事,我楚某绝不参与。可是,这凌先生乃是我楚安痕的朋友,此事我楚安痕一定要去他千华谷问个清楚明白,查个水落石出。”

    洛无名退后一步,冷冷说道:“哼,你们酿不出好酒,却还不许人说。你这酒酿造的时候,酒曲过多,且曲母不足,酸涩之味太重,酒香之气却远远不够。”

    赵三金也不愿搭理洛无名,转身便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上等的美酒,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况且若非陈年,何来佳酿。”

    见洛无名仍不肯善罢甘休,赵三金也没心思跟他纠缠。随意摆摆手,让旁边之人取来一小坛酒递与洛无名,打发他赶紧离去。

    洛无名一把接过酒,二话不说便揭开泥封,仰起头喝了一大口。只觉这酒入口平淡无奇,且有些酸涩之感。噗地一喷便被洛无名全都吐了出来,接着说道:“这是什么酒,也忒难喝了。”

    赵三金见状大怒道:“你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闲的没事,来我这里捣乱吗?你若再不走,我这就让人通知掌门。”说罢,作势欲打。

    掌门宋亦尘从远处闲庭信步的踱来,看到洛无名一早便在厅外石阶上坐着,便走了过去问道:“无名,你起的蛮早啊,初来这千华谷,不知住的还习惯么?”

    洛无名匆忙向着宋亦尘行过礼,便问起谷内酒坊之事。接着又说道:“我来此之前,家里便是做酿酒生意的。从小也学了些制酒的方法。左右闲来无事,所以找掌门讨个差事,让我可以随时去酒坊帮帮忙。”

    宋亦尘听罢,有些不解,却也不以为然。摆摆手说道:“这谷内没那么多规矩,若是你愿意去,随时去便可,无需禀报什么。”

    洛无名心中恼怒,盘算着真是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虽然掌门答应了,可这管事也忒不好说话。不依不饶说道:“我是吕思远的弟子,这酒我是取回去孝敬师傅的,赵管事可别拿些劣酒糊弄我师傅。”

    赵三金说道:“少来糊弄我,撒谎还没学会,就学着喝酒。那吕先生从没收过弟子,谷内上下皆知,你这是从哪冒出来的。”

    洛无名急忙上前,恭敬地向那赵管事打了照顾,接着说道:“我是奉了掌门之命,来这里帮忙的。”

    赵三金瞅了瞅洛无名,说道:“回去跟掌门说,我这里不缺人手。你这娃儿太小了,身上力气尚未长全,能干的了什么活,我这一屋子的酒坛,怕是不够给你摔的。”

    闻听此言,洛无名欢天喜地的跑了。不多时,吕思远也从一旁走过来。宋亦尘面带笑意看着洛无名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这孩子着实不错,年龄不大,却是勤劳的紧。”

    身边吕思远苦笑一声说道:“掌门怕是看错了,他这醉翁之意”

    另外这川陕大山之中也盛产多种茶叶,山谷内环境清幽,温度、湿度、光照均适宜茶树生长。“午子云雾茶,龙泉洞中水。仙境凤栖亭,品茗清明人。”这千华谷内的午子仙毫,品质更是享誉长安,被众多达官贵人所钟爱。因此缘故,千华谷内一直颇为富足。

    山谷西侧设有膳厅,供谷内弟子平日吃饭。膳厅隔壁是谷内自己建立的一个小酒坊。

    “醉翁之意如何?”宋亦尘连忙问道

    吕思远忽觉自己失言,开怀笑道:“醉翁之意便在酒,便在这酒上。”说罢一路笑着扬长而去。

    洛无名一路兴高采烈来到酒坊。一进门,只见两名下人模样的人正在一旁搬着大大小小的酒坛。洛无名走到跟前,撸起袖子便一同帮起忙来。不多时,屋内走出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身材颇高,却长着一双小眼睛,留着山羊胡。洛无名将自己来意说了一遍,旁边下人介绍道:“此人叫赵三金,正是这酒坊的管事。”

    次日清晨,洛无名一大早便起来,独自来到四友阁前等待掌门宋亦尘。

    原来这千华谷内,绝大多数的开销用度均是自给自足,山谷内有菜园、药园,均有专人负责。

    谷内各类花草植物众多,其中不乏一些珍稀的灵药,每年产出的小部分药材,便足够这千华谷所有的开销。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青春随梦一起飞梦里见过你钟晴的幸福果园KILL ME夜路押镖焚情忆之花开命中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