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千华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知何时,脚下多了一条潺潺小溪,溪水波光粼粼,如烟似雾。沿着小溪一路向前,来到一个峡谷,峡谷两岸崖壁矗立,崖壁之上爬满各种花草植物,色彩多样,莹润润有珠玉之光,正值一缕暮色斜掠入峡,照在壁上,反复映射,一时间峡中流金溢彩,让人眼花缭乱。

    洛无名见此美景,忍不住向前跑出几步,惹得身后狗儿急吠连连。只见山谷入口立着几块天然石壁,左右石壁之上各书五个大字:“千芳谷中聚,华夏第一幽。”各取藏头,正是千华谷。

    进入谷内,其中别有洞天。仿佛来到了另一片广阔的天地。洛无名紧紧跟随这吕思远,生怕地方太大跟丢了,身后的黄狗也是寸步不离。

    宋亦尘哈哈大笑说道:“师弟何时成了以貌取人之徒了。”

    二人正在寒暄之际,只见门外又走进一人。此人身形高瘦,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样貌虽不出众,但是一双细长的双眼却是神采内敛,颇有几番威势。

    吕思远见此人进来先是微微一笑,对洛无名说道:“这位便是二师伯葛修平。”

    洛无名起身便去行礼。葛修平却是一愣,不知是何情况。

    宋亦尘在旁急忙大致介绍一番之后,葛修平来到洛无名身旁,一把抓起洛无名右手,只见洛无名十指修长,虽是年幼,身板却也挺拔。接着便问道:“小兄弟,几岁啦。”

    洛无名不明所以,一时楞在当场,听到葛修平问话,才急忙报了年龄。

    葛修平看着宋亦尘和吕思远笑了笑说道:“师弟平日里从不收徒,性情散淡,来去自如。今日却为何想起传这衣钵了。我看着小子资质不错,像是一块练武的料。不如师弟割爱,将这徒弟转送于我,我必将悉心调教,将来也好将我千华谷发扬光大啊。”说罢又转身看看洛无名说道:“小兄弟,我这门下弟子众多,你可愿意入我门下,也多些师兄弟,少些寂寞。”

    宋亦尘听闻此言面上有些不悦,却也不便发作,只是看看吕思远。

    吕思远淡淡一笑说道:“论武功,葛师兄早已在我之上。说到这授艺教徒,吕某却是恬为人师。不过如何决定还是看他本人之意。我等不必勉强。”

    说罢,三人目光均落在洛无名身上。葛修平继续对洛无名说道:“小兄弟,我这师弟平日随意惯了,喜欢独自外出游历。怕是平日无暇教导于你,不如你”

    话未说完,洛无名已站起身来,分别向几人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师伯好意,只是吕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而且我也早已拜吕先生为师,不便再转投他人门下。”说罢,站到了吕思远身后。

    此话一出,葛修平脸上瞬间浮现一层寒霜。冷冷地看了洛无名一眼,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宋亦尘见状,哎了一声,说道:“葛师弟这性子,还是这样。”

    吕思远也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领着洛无名出了大厅。

    来到吕思远住处,是一处清新别致的小院,院内有一跛子下人,名叫张洪德,以前是外地的流民,饥荒时遇到吕思远被他救下,便来到了这千华谷做了下人。

    张洪德为洛无名收拾出来一间房间,与吕思远住处并不太远,顺便还在房门外安置了一个狗窝,容小黄狗住下。

    进到房间内,洛无名一屁股坐到床上。房间虽不大,倒也干净整洁。在房内休息了片刻,洛无名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出门外。

    刚来到门外,看见张洪德正在屋旁的井边打水,洛无名上前抓住张洪德咧开一张嘴笑着问道:“张叔,你可知道这千华谷中哪里能寻到酒喝?”

    吕思远坐到宋亦尘身旁,将洛无名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那宋亦尘听罢似乎心情大快问道:“师弟向来闲云野鹤一般,性子恬淡,如今却起了收徒之心。”

    吕思远说道:“我本也无此心,只是此次机缘见这孩子相貌俊朗,聪明伶俐。如今又遭逢大难无处容身,便带回谷中,至于如何安置,还由掌门师兄安排便是。”

    过不多时,室内走出一人。年约五十,着一身灰袍,瘦削白净,须发如墨,容貌十分清癯。气质倒是与吕思远颇为神似。吕思远见此人出来,急忙拉着洛无名起身说道:“无名,快些见过掌门。这位便是千华谷掌门宋亦尘。”

    洛无名上前恭敬说道:“掌门好。”

    那人上下打量洛无名一番,呵呵笑道:“小兄弟不必拘束,随意便好。”随即招呼身旁弟子送上香茗。

    吕思远一口饭菜险些呛到,着实被洛无名这一举动惊到。哪里想到这般大点的孩童便知道品酒,还颇有些讲究。心中盘算刚才说到的酗酒成性怕是白说了。

    心中正想着,那小二已经把一壶酒端了上来。洛无名满脸笑意地斟满两杯便招呼吕思远喝酒。吕思远刚要端起酒杯,只见洛无名一仰头,已经一杯下肚。

    吕思远只得摇头苦笑,心里暗自琢磨,这千算万算却没看出来洛无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酒鬼。也罢,由他去吧。

    一路之上,前前后后遇到些穿着相同服饰的弟子。见到吕思远均是驻足行礼,称呼师叔。又见到身后的洛无名,皆是一副好奇的目光。

    洛无名跟着吕思远穿过一个广场,进入一个大殿之中。大门前一个横匾上书“四友阁”,一进门墙壁两旁分别挂着梅兰竹菊四副巨大的水墨画。吕思远招呼殿内弟子通报云云,自己则叫着洛无名一同在旁边坐下。

    就这样,洛无名停,狗儿便停。洛无名走,那狗儿便跟着走。洛无名也懒得再管,只在心里想着,你愿意跟就跟吧,等小爷我晚上饿了,正好拿你当宵夜。

    就这样二人一狗顺着山路一直前行,道路逐渐险峻,山势起伏不定,时而傍依绝壁,时而俯临深谷,时而在林莽中穿梭,时而在深谷中潜行,一路上均是群峰如屏,千山叠嶂的奇景。

    约么半个时辰过后,两人酒足饭饱,吕思远见时间不早便要起身上路。洛无名似是尚未尽兴,见师父要走,也只得无奈起身。拿起酒壶,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又拿起桌子上的半块猪头肉,跟着吕思远出门而去。

    洛无名一边吃着肉,一边走出酒馆。正要快走几步追上吕思远,忽听身后汪汪直叫。回过身来,只见身后一只不知哪里来的小黄狗,摇着尾巴,冲着自己一阵乱吠。

    吕思远笑道:“俗话说的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千华谷却也不例外,只是这规矩倒也简单。本派也算的上是江湖中的名门正派,只是自成立来,一向与世无争。门派内多讲究修身养性,崇尚自然,清静无为。倒也和道家颇为相似,却是少了道门中的一些繁琐规矩。这喝酒吃肉自是可以,但是切莫酗酒成性,更忌贪财好色,仗势欺人。”

    洛无名听罢连连点头,接着招呼小二过来问道:“你这店里可有米糠做曲的好酒?”

    洛无名咧嘴笑笑,将手中啃了一半的香肉扔给小黄狗,那黄狗如获至宝,一步跃起,凌空将那块肉衔住,爬在地上大吃起来。只三两口便吃了个干净。洛无名看罢摇头笑笑,心道哪里来的流浪狗,也不知饿了几天了,于是又把手中剩下的一块肉扔在地上。那小黄狗却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便又吃了个净。

    洛无名再不停留,加快脚步向前面吕思远追去。谁知刚走几步,身后狗吠声又起。洛无名回过头,只见那黄狗又追了过来,他无耐张开双手说道:“我也没有了。给不了你咯。”说罢转身就走。

    哪知那狗仍是紧追不舍,洛无名气急败坏又回身向狗喊道:“没有了,还追着我干什么!”接着伸腿欲踢。那狗儿见状,楞了一下,退后几步。见洛无名向前,却又锲而不舍跟着。

    师徒二人一同行了半日。两人虽属师徒,但脾气却颇为相投,一路上有说有笑,气氛融洽自然。洛无名情绪也渐渐好转,几日前遭逢剧变带来的伤痛也逐渐冲淡。

    走了数里山路,两人来到一个市集,找了一家小酒馆。吕思远招呼小二上了些饭菜。

    洛无名问道:“师傅,你常说自己是千华谷的人,可不知这千华谷却是什么来历,有什么规矩。是否也像那些寺院一样,不能喝酒吃肉啊?”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棺爷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六零年代农场主九阳帝尊-常八九百变之萤舞流年悲剧发生前[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