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丐世英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凌乐志听这楚安痕一番,心中更是欢喜。大声说道:“楚兄弟心胸之豪迈凌某真是平生仅见。”说罢也仰起头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

    正待说话,身后一阵风拂来,凌乐志身后又多了一个年轻少年。

    楚安痕暗道,好高妙的轻功。定眼观瞧,只见来人只有十三四岁,也是一袭白衣。再仔细看去这少年虽然穿着男装,却哪里是男孩。星眸皓月,唇红齿白,一头长发如瀑飘散,说不出的灵动潇洒,分明是一个样貌极美的女子,面上却不带任何表情。

    说是老者,其实此人也不过四十多岁的光景,只是留着两撇小胡子。许久也未曾梳理过的糟乱头发看上去显得有些苍老。

    此处便是金道村村外官道上的一个小茶馆。

    此时那老者仍抓着那小二,依依不饶讨要说法。

    这是从外跑进来一名掌柜一般的老人上前解释道:“这位客人,本小店自是店微利薄,并无什么上等好酒,也就是备些劣酒以便路上行脚的客人解解渴。虽非好酒,但却从不敢兑水糊弄客人,还请放心。况且即便这酒您喝着不满意,可这两斤牛肉,也是要付钱的啊。”

    老者听罢脸上更是不屑,一把推开小二,提起身边的一根长竿,便要离去。此长竿也颇为怪异,一头上接着一个铜钩,看上去还有些锋利,似是兵器,却又不像。

    小二见这老头蛮不讲理,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也只有二十岁出头,更是年轻力壮,被这老者一推,登时火冒三丈。举拳便要向着老者招呼。

    要知这小二便是附近山中村民,平时并不只以这茶馆为生,只是忙时过来帮帮忙。待到闲时,在山里打打猎物,种种庄稼。故而这身板也颇为有力,这一拳下去,怕是这老者难以招架。

    老者转身出门,背对着小二,眼看一拳便到。谁知他便似脑后长眼,身体轻轻一扭,秒到毫厘地避过这一击,却又不多避。只是让那拳头在衣襟重重擦过。

    正在此时,老者忽的看到前方小路行过来几个人,他面目也瞬间变得凝重。伸手入怀,掏出一锭银子,不舍地扔给那掌柜。下一刻便闪到路边,不见了踪影。

    路上来人一行三人,其中一人瘦小,一人矮胖。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十年前雨夜一路追杀洛长水的三名黑衣人。

    那矮小汉子使一把剔骨鞭,是三人之首,名叫程独旭。矮胖子叫费达,腰间别着那副龙爪钩。另一人叫吕全术,便是那使大环之人。此次前来为了掩人耳目,大环并未随身携带。

    三人来到茶馆边,费达喊道:“老大,这一路赶来,天气太热,进来喝两口酒水解解渴吧。”

    几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坛水酒,各自喝了两碗。

    那胖子费达放下酒碗道:“老大,这次这线索不会搞错吧?”

    程独旭低声道:“自然不会错,是我亲自追踪至此。当年那洛长水夫妇跳崖,你我兄弟花费半个多月时间去山崖下追寻,找遍了马车尸骸,也不曾见到那玄土诀和那婴孩。当夜可是我们亲眼见到那洛长水把那神诀放于包裹内,怎么会不翼而飞。而且当晚之战,也确实少了几个人,定然是那几名护卫提前带着婴孩逃走。没想到一路逃到了这深山之中。”

    费达听完道:“既然如此,咱们还是早点出发,以免这夜长梦多,那玄土神诀这次一定要到手,绝不能像上次那样失之交臂了。”

    程独旭又说:“此次还是要多加小心,那千华谷离此地并没有多远。千华谷宋亦尘可不是我能能应付的了的。”

    其余二人听罢,均是点头应是。未多停留,几人便匆匆离去。待到三人走远,茶棚后面先前那个老者小心地探出头来,似乎是思索了一阵,便也尾随着三人方向而去。

    几人又寒暄几句,见时间不早,腹中饥饿,便匆匆离去。

    一只黑色的瓷碗啪地一声被摔在地上。一名老者伸手揪住一名小二一样的人,狠狠地骂道:“你这酒里也不知兑了多少水,也敢来问我要钱!”

    凌乐志见状又是哈哈大笑解释道:“我这儿子生来便是这幅清秀相貌,却也常被人误以为是个姑娘家。”说罢又指着楚安痕说道:“寒影,这位便是为父刚刚结交的酒肉朋友,丐帮楚安痕。快来见过。”

    凌寒影丝毫感觉不到父亲嘴里的幽默之意,只是冷冰冰的看着楚安痕,微一颔首。

    楚安痕心中也不以为意,哈哈笑着举手还礼。

    说罢白衣人苦笑一声又接着问:“楚兄可知冷月坛,在下凌乐志。”

    楚安痕微微动容,起了几分戒备之心,嘴上却调笑道:“原来是名动江湖的白无常。哎呀,我这大晌午的是见了鬼了,先生此来莫不是锁我去那阴曹地府走上一遭?”

    白衣人凌乐志哈哈笑道:“楚兄弟莫要误会,凌某虽出身你们正派中人口中的魔教,常被视为这地狱的使者,但是凌某锁的均是些生死簿上勾了的奸险小人。却不会平白无故乱抓一气。”凌乐志心知对方虽是调笑,但实则问明自己来意,故此解释一番。

    只见这女子立于凌乐志身后并未多言。凌乐志此时心情大快,上前介绍道:“楚兄弟,这便是犬子凌寒影。”

    “犬子?”楚安痕惊讶的脱口而出。凌乐志身后那凌寒影听到此言脸上却是微微愠怒,却是并未说话。

    “哈哈哈”凌乐志听罢忍不住大笑道:“楚兄弟果然是秒人一个,若是楚兄弟不弃,在下倒可以和楚兄弟同行,做个向导,尽一下这地主之谊。”

    楚安痕观这凌乐志虽是出身冷月坛,但言行举止却是坦荡,绝非奸险小人。加之以凌乐志的武功也非自己能比。若是对方心存歹心,直接出手击杀便可,大可不必使些阴谋诡计。想罢便回答道:“凌先生客气了,若论喝酒吃肉,自古以来只有内行外行之分,也有好与不好之分,却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正邪之分,既是如此,我便与凌先生做一对这酒肉朋友倒是不错。若是将来有一日有什么门派之间,那时不妨再放手大打一番也无不可。不过若是侥幸未被先生锁去阴曹,留得性命。先生记得来日备上一桌好酒,你我可继续畅饮。”

    楚安痕听罢敌意已去了大半,接口答道:“凌先生莫要说笑,楚某从未敢以名门正派自居,我丐帮弟子只求做事光明磊落,无心无愧便是够了。”

    凌乐志拍掌喝到:“好,楚兄弟说的好。不曾想莫天恒却能调教出如此徒弟,年纪轻轻却是一身正气,真叫凌某羡慕,若是犬子得楚兄弟一半英雄气概,凌某也就老怀大慰了。”

    楚安痕听罢哂然一笑答道:“先生谬赞了,你我初次相识,如此评价我楚某可是担当不起。还不知先生高姓大名,既然先生提及结交,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那白衣人上前了几步说道:“楚兄弟与我素不相识,便可将姓名来历直言相告。一口饮尽半斛酒,却是没有丝毫防备,足见楚兄弟心胸坦荡。放眼天下,又有几人比的上楚兄弟潇洒豪迈。至于区区姓名,既然楚兄弟可以直言告知,在下又有何隐瞒。只是怕这结交便是难了。”

    楚安痕听他提及自己师傅便插口问道:“先生认识在下师傅?”

    “令师生前却是有过几面之缘,以令师的武功和为人,在下也是佩服的紧,只是碍于正邪有别,无从深交。如今令师仙逝,却是让人感慨万千啊。”凌乐志想起往事回答道,接着又说:“不知道楚兄弟此次从洛阳赶往这川蜀之地,有又何事,不知可否直言?”

    楚安痕说:“不瞒先生,在下来此目的有二。其一便是听说近年来这成都一地屡有武林高手出现,尤其以繁星楼居多,故此名为探查,实为耐不住寂寞,来此切磋一番。其二,早闻这川蜀之地盛产美酒、美食,特来品尝,过一过这酒瘾。”

    一仰头,那满满的一囊酒便被喝去了大半。那少年用手抹了抹嘴边的胡茬赞了一句:“果然是好酒。”说不尽的豪迈潇洒。说罢手一挥,又将那半囊酒朝着原来的方向抛去。抛出的速度犹胜了之前的三分。

    啪地一声。酒囊被路边一人接住。众人纷纷转头,心里吃惊也不知此人何时来到路边。只见那人约有四十多岁,从头到脚白衣白裤白鞋。立于尘土飞扬的路边却是一尘不染。长发披于脑后,相貌俊雅,双眉微微上扬,脸色却是显得有些苍白。

    只见那人哈哈笑了两声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原来是丐帮的楚大侠。早就听闻楚兄弟大名,乃是近些年年轻高手中的翘楚,不但武功高明,为人更是侠肝义胆。坦荡不羁。今日一见却是又比传言胜了几分。”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女神的贴身战龙我儿奉先何在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魔王救世录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