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话未说完,那护卫已经掉转马头朝来的路上奔去。大帅也是想要阻拦,可是哪里还拦得住。

    两位护卫也是将心一横,拦住大帅说道:“快走吧。”

    长刀护卫一路奔去,尚未行得多远,便见来路有三名黑人人,策马前来。此三人正是之前交过手,一路追杀之人。

    接着手扶车门说道:“夫人,是我对不住你啊。你我夫妻十年,真是没有让你过上两天安稳日子。”

    说话间,车厢里那妇人探出身来,对着大帅言道:“将军,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将军这一生为国尽忠,守边杀敌,能嫁与将军如此英雄,妾身这一生早已心满意足。若今日能伴将军一同去了,也是心中无憾。”她说着突然一顿,“只是这孩子......”

    洛大帅低头沉思一阵,说道:“不错,你我夫妻死不足惜,这孩子却是一定要保全。”

    说罢,洛长水朝前大喝一声:“铁十一,韩世铭上前听令,”二位护卫惊恐地上前屈膝拜倒,沉声道:“大帅吩咐!”

    洛大帅双手探入车中,接出一个包裹和那个婴孩。送给那名叫铁十一的虬髯大汉说道:“铁兄弟,韩兄弟。你二人速从此处悬崖下山,务必保得这孩儿周全。”

    那铁护卫满脸惊恐,正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洛大帅坚毅的目光落到二人脸上,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油然而生。二人均是军中之人,虽然内心百感交集,却都是果断之人。

    铁十一弃了手中长棍,将包裹系于后背,又接过那个婴孩。低头看去,那孩子尚在襁褓之中熟睡,一番奔波却未曾惊醒。

    与此同时,那韩护卫也已经在山崖边寻得一处并不算陡峭的小口,拔出身上佩刀,头前开路。

    铁十一正欲转身,却又回头叫了一声“大帅,”欲言又止。

    洛大帅面上无波,看着铁十一,眼神中却透露着不舍。最后还是无耐挥了挥手,示意二人赶紧离去。

    铁护卫心中百味杂陈,想向山崖边走去,却又迈不开腿。他心知自己绝非那几名黑衣人的对手。如果留在此处拼死一战,自己丧命倒是小事,只怕最终大帅和夫人仍是难以保全不说,连怀中的婴儿也不免遭了不测。于是铁十一狠狠的咬了咬牙,双膝跪在地上朝着洛大帅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什么话也没说,毅然转身于韩护卫一起离去。

    洛大帅一脸茫然望着天,缓缓地走回到马车边,伸手在袍子上用力一撕,扯下一条碎布。回过身,用手拍了拍已经疲惫不堪的马匹,接着用布条掩住了马匹的双眼。

    马车中,夫人再度探出身来。二人四目相对,却什么也未曾说,大帅伸手握住了夫人的手,夫人手中一紧,缓缓地依偎在洛大帅怀中。四周越发地沉默。

    嗖地一声,一颗头颅飞上了天空,正是之前那名去拦截黑衣人的护卫。浸满鲜血的身躯慢慢倒下,手中紧握的长枪却丝毫没有放松。

    那个矮胖的黑衣人冷笑一声看了看手中的铁钩挂着的鲜血,对两名同伴说道:“快点追,他们走不了多远。东西到手,便是你我兄弟扬名江湖的时候了。”

    其余二人应是,未做什么停留,策马朝前一路追去。

    三人并未追出多远便看到前方马车。洛大帅一人乘于马车之前,漆黑的雨夜之中,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三人勒住马,颇为小小地呈品字形慢慢地将马车包围。

    其中一名黑衣人用阴测测的声音笑道:“果然是闻名天下的洛长水大帅,到了如此境地却依然冷静,实在是让我们兄弟佩服啊。”

    旁边那胖子急道:“老鬼,你废什么话啊。洛大帅,我兄弟几人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只是为了你那包裹里的物事而来。只要你把那东西拿出来,我们兄弟现在转头就走,绝不为难于你。”

    洛大帅听闻此言,冷冷一笑说道:“不知几位要的是什么东西,恐怕今天要让几位失望了。呵呵,无冤无仇,几位恐怕不是我大唐人士吧。”

    瘦小汉子在一旁喝到:“还啰嗦什么,一起上。”

    话音未落,其余二人已经弃马向前一掠,向对面马车攻去。二人武功身法并不擅长马上施展,弃马而出攻势却犹快了三分。

    洛大帅也并不慌张,长枪横于手中。瞬息间,那大铁环刃和双钩左右袭来。洛长水早已见过此二人的怪异兵器,心知无法正面招架,他索性驾马退后一步,只以长枪轻挡大环,同时闪避另一侧双钩的攻势。

    只守不攻,一时间那两名黑衣人也无可奈何,虽然占尽优势,却始终难有斩获。

    战局之外那名持长鞭的黑衣人一面守住来路,一边暗暗哼了一声,其余二人心领神会,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大铁环由上而下劈落,并不朝人攻去,而是趁机套住洛长水手中的长枪,用力一旋,铁环死死扣住长枪。

    一时间双方兵器均无法挥动,双钩不失时机顺势攻来,自身却卖了个破绽,洛大帅避过前后两钩,那黑衣人一掌拍在他肩上,并无什么力道,不为攻人,只为借力后退。

    洛长水见状,心知机不可失,右手弃了长枪,左手向着对方胸膛露出的破绽处一掌拍出。

    黑衣人身体已是飞退之中,即便中掌,原本也该无大碍。谁知一掌击中,却势大力沉,那黑衣人一口鲜血喷出,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便在同时,三道黑针从那持鞭的黑衣人手中悄然飞出,正射在洛大帅右肩和右臂之上。

    矮胖子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又是兴奋,又是吃惊。口中喃喃到:“你这军伍中人,内力却...土......土...”话未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要知道天策府之人,常年修习外功兵法,兵马骑射,刀枪棍棒均有出众之人。此类功夫也正是沙场之中杀敌之所用。洛长水身为天策府大帅,兵马、谋略自是其中翘楚,可是唯独这内力却是不该有如此威力。若不是那胖子已是飞退之中,而是正面迎来,这一掌有可能让他立时毙命。

    想到此处,那矮胖黑衣人更是后怕不已,不由地又退后了几步。

    一旁瘦小黑衣人脸上却挂着冷笑,并无动作,阴冷地注视着场中。

    洛大帅手中长枪已弃,抽出腰中佩剑,正欲再战。突然手臂中针处一股酥麻之感袭来,瞬间遍布整个半身,手中的佩剑也险些落地。

    “好毒的毒针。”洛长水一字一句说到。

    “嘿嘿,不错,识相的速速交出包裹,我便把解药给你,若是晚个一时半刻,恐怕就是有了解药,你那条手臂也难以保全了。”

    瘦小黑衣人继续冷冷地说到。

    洛大帅浑身酥软,心知无力再战,手一挥,将佩剑扔在地上。缓缓地回身拍了拍身后马匹。

    几名黑衣人见状心中一喜,皆以为洛大帅因此毒针而就范。却见洛长水用尽全身力气,掠上马背,突然抽出一把匕首,将马缰朝一边的山崖一拉,匕首深深刺入马臀之上,口中大喝一声:“夫人!”

    骏马双眼早已被黑布蒙住,忽感匕首刺痛,长嘶一声,朝悬崖飞掠而出。

    “且慢!不要!”

    几名黑衣人大惊失色,想要出言阻止,却是早已来不及。

    一声巨大的闷响,连人带马已经落在山腹深渊之中。

    不知从何时起,雨已停,风却未静。

    瞬息之间,几人已经换了几招。这几名护卫正是大唐天策府大帅的侍卫,皆是久经沙场之人,自是弓马娴熟,杀敌无数。可今日对敌,敌人手中都非战场上常见的刀枪弓斧,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再加上这三名黑衣人的武功远在他之上,着实无法抵挡三人,他勉力挡住其中一人。几个回合下来,护卫已经是遍体鳞伤。

    前方道路越发的狭窄,马车之前正是天策府大帅洛长水。洛大帅忽的停下了马,转头冲着马车而来。走到了近前,他仰天长叹一声:“不走了,即便逃了出去,这天下之大,我又能去往何处呢?”

    与此同时,左右两名黑衣人也同时攻来。左边一条铁鞭犹如一条噬人的毒蛇,朝护卫飞来。那护卫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并不惊慌,举起刀柄便顺势挡去。可刚刚抬手便觉不妙,长刀柄岂能挡住软鞭。他这下意识的一挡正是长年在战场上养成。只见那铁鞭已绕过刀柄,结结实实地抽到他后背。

    护卫尚未来得及疼痛,长鞭上挂满的钩刺已经深深地刺入皮肉之中。黑衣人用力一拉,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险些将他拉于马下。护卫勉力稳住身体,可背后已经被划的皮开肉绽。

    身后的剧痛未消,右边一道飞钩已钩住了他的左脚。护卫正要举回长刀劈向钩索,谁知那右边的黑衣人动作更快,钩索借着马势前冲之力,向前一拽,左脚齐着脚踝被削了下去。护卫只感觉眼前一黑。紧咬钢牙,手上并未放松,借着疼痛,握刀的手更紧了三分。大吼一声,朝着右边的一人斩去。右边这黑衣人先前一钩得手,正是得意,忽见长刀劈来,险些来不及躲闪,只得弃马朝后飞了出去。

    当前那人勒住马缰,看了看前路,愁眉紧锁。道路两旁已经是越来越陡峭的悬崖,加之道路湿滑不堪,马匹已经无法高速奔行了。

    此时,身旁一名护卫模样的汉子道:“大帅,这前路越来越难行,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就在此地设伏,跟他们拼了吧。”车后两名汉子也策马上前附和道:“是啊,大帅。跟他们拼了,有我手中六尺长棍,就是拼了性命,也可保得大帅夫人周全。”

    说话这人三十多岁样子,一脸虬髯,脸方鼻阔,浓眉大眼,显是一名性格直爽,刚烈之人。

    三名黑衣人,看不清面目,但三人身形却较为奇特。左边一人身材瘦小,手里抓着一根长长的鞭子。整个鞭身挂满了明晃晃的钩刺。右边一个人身材矮胖,双手各持一只铁钩,尾部还连着银链。当中一人体型倒是和常人无异。只是手中抓着一个一米多宽的大铁环,铁环内外都是锋利的刀刃。

    护卫无暇多想,趁着马势,举起长刀便朝当中之人劈去。对面三人也不见惊慌,脸上均是泛起一丝冷笑。说时迟那时快,长刀已经带着雨势劈下。当中那人双手一挥,用那只大铁环挡住长刀。长刀落下,却无处着力,顺着铁环的边缘,一刀劈空,由于刀势沉重,这一滑险些一个趔趄。好一招巧力破千斤,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刀。

    那护卫也是当机立断之人。紧了紧手中握着的长刀,向着另外两位护卫模样的人抱拳一礼道:“二位兄弟速速保护大帅夫人前行,我去阻住敌人。”

    那虬髯大汉一惊,开口说道:“我去拦住他们,你来 ......”

    那大帅道:“不可鲁莽,那几个人兵器怪异,武功奇特,绝不是普通贼人,也不似军中之人。依我看,应该是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身边那名护卫道。

    当前一人虎目炯炯有神盯着前方的道路。全身上下早已被雨水打湿却浑然不觉。此人面目刚毅,器宇轩昂,一缕长髯垂于胸前。左手持着马缰,右手握着一杆铁枪,满身的雨水也丝毫掩盖不住他渊渟岳峙的气势。

    车马一路疾驰了几个时辰,驾着马车的两匹黑马已经有些不堪重负,速度慢慢缓了下来。几个人面目凝重,似乎都未察觉马车已经驶入了山道之中。

    “大帅常年驻守北疆,奔于沙场之上,为何会惹上这江湖中人啊?”

    大帅苦笑一声道:“唉,怀璧其罪啊。你等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若论马上战场冲杀,百万军中又有何惧。而这些江湖人武功奇特,身法诡异,我们绝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贸然相拼,白白的送了性命。我等身为男儿,征战沙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现如今夫人和那襁褓中的孩子无法保全,着实让我无法安心啊。”

    话音未落,忽的隐隐听到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响。众人脸上一惊,心道,追的好快啊。

    一辆马车从长安城以南的官道上疾驰而过,打破了夜里的宁静。连绵不断的大雨让路面泥泞不堪。远远看去马车就如同一片落叶在风雨中摇摇摆摆,随时都有翻倒的可能。然而马车却丝毫没有想要减慢速度的迹象,更是似乎加快了一些。

    马车中,坐着一位面容憔悴的妇人。在她手中抱着一个尚不足月的婴孩。显然此刻妇人十分紧张,双手紧紧地扣着婴孩的襁褓,脸上掩盖不住焦急之色。

    在马车之外,前后各有两个汉子,骑着马,护着马车一路疾奔。

阅读金戈煮酒梦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末世冰火之心一人星球无毒不妃:妖孽皇叔轻点疼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荒岛女儿国九朝元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