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傻王冷妃江山令》
傻王冷妃江山令

第90章:刑场救人

“谁敢伤我伊家人一根头发,我必毁他所有。”这时天边传来冷冽狂傲雌雄莫辩的话语,很明显的所有人都出奇的停下,纷纷抬头望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好奇猜想着:好狂,是谁呢?

在众人的凝望中,一抹白色的身影正极速的御空飞来,片刻,飘逸的身影慢慢近了,他们渐渐看清了来人,一袭白衣胜雪,眉目如画,唇色如婴,肤如凝脂,俊美的五官,额前两缕青丝随风逸动,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只用一根青玉簪子,一半披散,一半挽起,幽深闪亮的冷眸散发着微怒。

他人极美,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他一人了,一个极美的男人,此人莫不是神仙下凡?

“哦?行刺?”不咸不淡的话音,让人明显的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再次散发,太监总管吓的差点晕过去,他这是惹谁招谁了?

“慕稥离,你究竟想怎样?”轩帝咳了一会儿,终于缓了过来,对于这样的强者,他惹不起。

“我说,你这是小题大做,明白吗?”她不惧他是一国皇帝,她门下弟子随便一个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分分钟都可以灭了他的国家。

“确实是,本座也曾亲自调查,详细结果没有,但可以肯定不是普通人为。”一直在暗处的南宫雨宸戴着面具适时的站了出来,将他这段时间所查到的隐晦的说了下,实际是什么做的,他心知,只是他暂时不能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慕稥离早就知道有人隐藏在哪里了,而且从她出现就一直盯着她,奇怪的是她不讨厌,而他也终于站出来了,这个人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是谁?”轩帝蹙眉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问道,这个人让他感到危险,今日真是出师不利啊。

“绝冥宫主。”男子淡淡的应道,却没有看他,只是看着邢台上的慕稥离,眼里看不出什么,但他心里却是止不住的狂热欣喜,终于又见到心爱的人了。

他话音落,听过的人都知道,绝冥宫江湖一等一的门派,惹他也是惹不起的,轩帝嘴角抽搐厉害,顿感泰山压顶,眼前一阵阵发黑,活到现在他容易吗?

“好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在这与你扯谈,人我带走了。”慕稥离说着话,转身拉起自己父母的手欲离开。

轩帝一急,喊道:“慢着,好大的胆子,你扰乱刑场,还欲劫走死犯,朕现在也判你个死罪,来人,将这些叛贼给朕拿下。”他才不管他们是谁,他是一国之君,天下人皆该顶礼膜拜,岂是他们一个小小江湖门派可以威胁的,他就不信,是他百万铁骑厉害,还是他们一江湖草莽厉害,今日的皇家威严必须要树立。

伊秋年夫妇和一众家亲紧张不已,慕稥离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微笑,转头如看着一个死人般盯着轩帝冷笑了几声。

题外话:

对不起亲们,最近公司实在是太忙了,望大家谅解一下,继续支持静静哦,你们的支持就是静静的动力。(づ ̄3 ̄)づ╭~

慕稥离听话的收回了威压,轩帝一阵猛咳嗽:“咳咳咳...”

“大胆,你...你这是行刺...”轩帝身边的太监总管,抚着轩帝的后背,翘着兰花指,颤抖着说道,能在这么远的距离释放威压,如此人物,他没啥底气了。

他这不是来送死吗?轩帝念在他们无血缘,才放过了他,咋他就自投罗网了?众人很不解。

缓缓落地,她冷眼盯着轩帝:“轩帝你不明不白,就拿几个不痛不痒的小罪定死罪,你这不是小题大做了吗?”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绑在伊家众人身上的绳索粉碎,话音落,一股强大的威压释放而去,轩帝一阵窒息,其他人却安好无事,只是看着轩帝脸色瞬间惨白,就知道,一定是这个神仙般的男子做的。

“离儿,住手...”伊丞相见自家女儿是真的怒了,他赶忙制止。

未等南宫弘翼开口应话,南宫雨轩一旁却叹气道:“哎,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说还能有什么办法?”

南宫弘翼暗自说道:是的,都到这个地步了,能有什么方法救他们呢?

“相爷......”伊夫人流着泪轻声唤了他一声,心里五味杂全,埋怨轩帝的无情无义,相爷自从入朝为官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们?

“离儿......”伊秋年首先醒神了过来,望着来人,他突然想哭,他的女儿来了,在死前能见一面也好。

他的出声,在这安静的刑场异常清晰,众人慢慢回了神,嘘唏不已,这神仙般的人竟是伊丞相收的义子——慕稥离?

百姓到处逃窜,伊秋年一家没有等来人头落地,反而是这样的情形,都一个个的傻愣了。

黑衣人与御前侍卫厮杀了起来,场面血腥恐怖,轩帝阴沉着脸,想着这些黑衣人的来历,幸好他早有准备防范。

伊秋年不怕死亡,黑白参杂的发丝凌乱随风飞扬,憔悴沧桑的脸这时转头含笑看着与自己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安慰道:“别怕,下辈子我还要娶你。”

“嗯...”她不是害怕,只是他们就这么走了,雪儿怎么办?她现在还好吗?

隐身暗处的南宫雨宸,冷眼看了一眼轩帝,转而担忧的看向伊秋年一家,今日轩帝派出了御林军,里三层外三层,还真是煞费苦心。

望着邢台上跪着的人,南宫羽凌委屈郁闷的嘟嘴苦恼道:“三皇兄,你说该怎么办啊?这一个月里,我们能想的办法都试过了,还是无法让皇兄动摇,伊丞相真要被斩了.....”

监斩官抬头看了下天,对轩帝说了句,轩帝轻点了下头,监斩官领意,尖声高喊道:“时辰已到,准备行刑......”

随着监斩官的话音落,暗处的人有了动作,就在刽子手抽掉了斩字牌,高高举起刀子欲落下,叮...突然一声响,所有的刀子顷刻断掉。

暗处的人都是统一的身穿黑衣蒙面,得了主上的命令,举剑冲进邢台,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轩帝愤怒不已,命人将黑衣人格杀勿论。

处理完了燕锦江夫妻的后事,慕稥离独自一人提前御空飞行回轩月国,今日是处斩伊秋年一家的日子,她心急如焚,连日赶了几天,昨晚在风城歇息了一宿,天未亮就往帝都赶了。

午门刑场。

伊秋年一家双手被负绑着,身后立着一块斩字的牌子,整齐的跪在邢台上,对面坐着不怒而威的轩帝,和他身后的几位监斩官,许多的百姓前来围观,还有几位王爷,就连许多的闺房小姐们也出来,这还是轩帝即位以来最大的一次监斩日,并且还是皇帝亲自监斩。

阅读傻王冷妃江山令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