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文娱鼻祖》
文娱鼻祖

106 轩然大波【第三更】

“妈了个屁的,有谁能告诉我阳神刚才说了什么?”

“等等,容我缓缓,容我缓缓,阳神刚才说,这群人不过如此?这群人指的是我最白探花他们?”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最白探花他们还能有谁?我勒个草,阳神要不要这么猛,竟然说最白他们不过如此?”

“说的也是,还把阳神说的一无是处,微播转载怎么了?我就喜欢微播转载,就喜欢阳神写的诗,就喜欢这首咏鹅不行啊!”

纵然,我最白、小陆探花和喜马灯心草这三个人的分析让很多人都在心里怀疑晨阳到底会不会写诗,但对于更多人来说,晨阳会不会写诗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喜欢!

不论是《丑小鸭》、《海的女儿》、《冰雪皇后》、《卖火柴的小女孩儿》这样的童话,还是《回答》、《宣告》和《未选择的路》这样的现代诗,又或者是《封神榜》,他们都喜欢!

所以,他们愿意去支持这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青年,愿意去当他的脑残粉,愿意去做他的水军,愿意去为他开疆拓土。

你张博林算什么?

你我最白算什么?

你小陆探花、喜马灯心草又算什么?

是!

你们在诗词领域是专业的,你们可以用专业的角度和知识来批判所有作品,你们可以说阳神不懂写诗,说他写的都是垃圾。

但凭什么就你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一次又一次的踩过界?凭什么你们就可以打完别人脸后还获得原谅?凭、什、么!

就因为你们是专业的?

就因为你们名气比较大?

对不起!

这对我们阳光没什么卵用!

既然想打脸,那就请做好被****的准备,别特么一天到晚用名气用专业来压人,别人或许吃,但这套对我们来说,没用!

晨阳怒了。

粉丝们振奋了。

然而在网络平台上,更多人还是对晨阳狂傲感到不满。

“呵呵。”

“我表示很无语。”

“确实很无语,晨阳以为他是谁呀?还不过如此,他给我不过如此看看?”

“原来还觉得晨阳不过是个有点儿才华的愤青,直到今天才发现,这特么不是愤青,是脑残。”

“强烈同意楼上,我现在才算看清了,晨阳就是不允许别人说不好,一说他的不好就炸毛,玻璃心还愣充什么愤青。”

“不过如此?我没听错吧,我最白、小陆探花、草绳这几个人还不过如此?他倒是不过如此一个啊,没那么大能耐还装那么大的逼,脑子进屎了吧!”

“以前我很不懂,晨阳粉怎么那么脑残,稍微点儿火就能炸毛,现在我可算明白了,原来主子就这德行,还不过如此。”

“呵呵哒,坐等打脸。”

我最白的粉丝也不能忍了,纷纷站出来。

“晨阳一个连近体诗能分成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竟然还说最白不过如此?”

“搞笑,最白说的有错吗?近体诗本来就分为五言七言,律诗格局也是平平仄仄,自己不懂还看不起别人!”

“势力心疼最白,好心好意的给别人指出缺点,本来就是个交流会,搞得自己不可一世,很牛逼吗?我看那首《沁园春·雪》写的也不怎么样嘛。”

“真是搞笑,真以为写了几句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就真的可以蔑视一切了?晨阳脑子没被驴踢吧!”

“送他四个字:坐等打脸!”

路人粉虽然没那么激烈,但也有不少人对晨阳这么说话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说心里话,我还是很喜欢《咏鹅》这首诗,感觉很童真,还准备让孩子背来着,可这么一看,还是算了吧。”

“晨阳也太玻璃心了,别人就算说的不对,也不至于这么说吧,大家坐在一起探讨探讨就好了啊,干嘛这么激烈。”

“看出来了,晨阳这根本就是情商不足,怪不得和从前的报社闹得不可开交。”

首府日报。

观看直播的编辑们也是有一个算一个的感到头疼。

“晨阳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咱们报社要丢脸了。”

“可不是咋地,晨阳是咱们的特邀作家,以后别人说起来还不是说咱们。”

“怎么搞的,我以前还觉得晨阳很有才华,可现在看来,这种没有情商的人再有才华有个屁啊!”

“可怜小夏啊,今儿还特意调班,说是要给自己老同学点儿支持和鼓励,估计这场冬游会过后,她会彻底失望。”

“说的也是。”

编辑们很头疼,但最头疼的不是他们,而是岳鹏。

他可是晨阳的主编,手下人说话这么没大脑,他跟着多多少少也有点儿丢人,可惜他不在现场,只能从视频里看。

向阳报社。

段鑫也在看直播。

自从被撸了以后,他在向阳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除了要面对繁重的工作外,还要接受同事们四面八法的白眼。

他将这所有的一切都归咎于晨阳。

因此,当他看到晨阳冲着镜头说出那句不过如此的时候,冷冷的哼了声,“不过如此?晨阳,我看你这次怎么收场!”

“风轻云淡蔑视苍穹啊,阳神真是太帅了,说这话的时候帅的逆天啊!”

“顶!这个必须顶,我最白他们太可恶了,阳神写的诗怎么了?阳神写的诗就不是诗了?”

“阳神怒了,太赞了!”

“您的好友晨怼怼即将上线!”

“哈哈哈,关注了阳神这么久,还没见过阳神生气是这个样子的。”

遥漫漫站在哪儿目瞪口呆。

风停了。

树也静了。

和现场粉丝的震惊相比,此时观看直播的粉丝们彻底燥了。

“太解气了!”

“卧槽!我听见了什么?”

“阳神说我最白几个不过如此?”

整个诗坊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只有外面的雪簌簌的下。

一秒。

飘糖傻眼了。

山白羽懵逼了。

两秒。

三秒。

足足半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处于呆滞状态,然后,整个诗坊彻底炸了锅。

蔑视!

妥妥的蔑视!

在镜头面前,那个青年用浅薄的笑意,慵懒的口吻,以君临天下的姿态竟然对着镜头,说目前华夏在诗坛小有名头的三位诗人说了不过如此?

阅读文娱鼻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