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文娱鼻祖》
文娱鼻祖

038 我哥是晨阳!(剁手节第一更)

谢顶男被强行打断了,但孩子们却对这突如其来的掌声感到很诧异,有一个算一个的顶着张茫然的小脸问自家的大人。

“爸爸,这首诗写的好吗?”

“妈妈,你们为什么要鼓掌啊。”

后两句也念完了,大家都睁开眼。

郭老师道,“大家刚才在晓晓同学念得诗歌里,有没有想象到,一只只在湖里游泳的大白鹅?它们仰着头,一只只在水里游,洁白的羽毛浮在水上面,红色爪子在下面划水?”

小朋友们齐齐点头,“有。”

郭老师继续道,“这就是这首诗的魅力,大家看,诗歌不一定要写的很难懂,也不一定要很抒情,它可以很直白,很童真,就是自己内心的所感所想。”

刚才不少家长写的诗不是伤春悲秋就是无病呻吟,虽然看上去很文采,但这绝不是她想教给孩子们的,借着这个机会,郭老师顺便把刚才不好意思说的话也说了,其他几位老师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什么叫好诗?

什么叫精品?

什么叫身临其境?

这就是!

不需要华丽的辞藻,不需要过多的感情,只言片语,一幅画面就出现了。

顿了顿,郭老师又自我批评道,“其实这个错误老师也常犯,总是认为写诗就是要写景抒情,要学着古人把景物融入自己的感情,因此在写作时常常会走弯路,但今天,老师听了晓晓同学的诗,忽然发现,即便没有任何的情感,只是把一件事物描写出来也是写诗的一种手法。”

末了,郭老师蹲下摸着晓晓的头,“晓晓同学,谢谢你给老师上了课,你能告诉老师,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是我哥哥给我写的。”

说到底,晓晓还是个孩子,被老师这么一夸,立刻高兴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刚才还说要上台说谢顶男的事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只不过,现在也不需要她再多做任何打脸的工作了,因为刚才谢顶男大吼作弊的时候,众人看他的目光就变了。

这种和小孩儿斤斤计较的人,大家都是看不起的。

“你哥哥?”郭老师皱了皱眉,朝着晨阳的方向看了眼,心说不会吧,你写的?你小子竟然也会写诗?蒙的吧。

虽说晓晓平时不写作业,对人也没礼貌,但从内心深处来讲,郭老师更多觉得是家长工作没到位,可自从车上晨阳当着那么多小朋友对谢顶男说脏话的时候,她就对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有了一定的看法,只不过没说出来。

这样一个随随便便就把脏话挂在嘴上的人竟然也会写诗?

开什么玩笑。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郭老师,还有三班家长们。

只不过,除了知情的人,其他家长倒不觉得有什么,有的还在埋头给孩子创作诗歌,有的则是修改孩子写出来的,反正就是各忙各的。

出于礼貌,晨阳站起来示意了下。

可惜,这个示意根本没多少人关注,也只有几个人朝自己的方向看了眼,然后迅速收回目光。

台上,郭老师尴尬的冲着晨阳问,“晓晓哥哥,请问您怎么称呼?”

受了这么多夸奖,晓晓有点儿人来疯,不等晨阳开口,她就抢过郭老师的话筒,小身子前倾,冲着话筒吼,“我哥哥叫晨阳,是一名专栏编辑,人长的帅,收入不高,至今单身,喜欢长得漂亮孝顺的女孩儿,最好年纪不超过三岁,写过……写过……”她喘了口气,“写过《丑小鸭》和《卖火柴的小女孩儿》。”

晓晓吼得很急,到最后已经出现了破音。

孩子毕竟是孩子,人来疯做些事十之**都会惹人发笑,就比如现在晓晓背晨阳的相亲简历,换个其他人,大家早笑疯了,可现在休息室却齐刷刷的一静,鲜有笑声。

郭老师愣住了。

谢顶男胖妇女愕然了。

不少家长都惊得张开了嘴。

晨阳?

那个写《卖火柴的小女孩儿》的晨阳?

那个用《丑小鸭》救了一条人命的晨阳?

那个在微播上写了《回答》和《宣告》导致儿童报暂停发售的晨阳?

握了个大草,不会是真的吧!

晓晓开始念诗了,这次,她的语速要比刚才的慢很多,小孩子稚嫩的声音加上初级的朗读技巧,抑扬顿挫,让人感觉像是有人拿着羽毛在心上波动,酥酥麻麻,有点儿想笑。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好!”

小朋友们边回答,边把眼睛闭上,不少家长也把眼睛闭上,晨阳坐在那儿,欣慰的闭上眼。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谢顶男声音很大,吼的三四个桌子的人都能听到,但,谁特么有功夫搭理他。

作弊?

谁不是作弊?

“爸爸爸爸,是不是我得不到奖励了。”

孩子问了,家长们当然不会推脱,一个个开始解释了,只是有的家长文化水平有限,实在说不出什么门道,最后,还是郭老师开口了,“同学们,大家安静下,刚才我听到有同学问,这首诗好在哪儿,下面老师给大家讲解一下,这首诗,最好也是最精彩的,就是它的简单,晓晓,”郭老师招呼晓晓,“你再把刚才的诗念一下,下面的同学闭着眼听听好不好。”

啪啪啪。

也不知是谁带头鼓的掌,顷刻间,整个休息处的掌声雷动,谢顶男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掌声打断了,大家也不想听他再说什么。

刚才上去的孩子哪个不是家长写好然后背熟的?

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你丫还得寸进尺顺杆往上爬是吧,给连牙都没长全的小孩儿挖坑,你丫要不要脸。

特别是前面的开篇那三个“鹅”字,典型就是孩子们看到大白鹅的表现,这首诗,多一字不多,少一字不少,说精品真是一点儿都不为过。

“不可能,这不可能!”谢顶男急了,连说了两个不可能,指着晓晓大喊,“她,她是抄的,是作弊。”

郭老师也不乐意了,心说你是诚心想给三班难堪是吧,赞助了几样东西了不起啊,这么做有意思吗?

啪。

啪啪。

这首诗竟然全、无、死、角!

从开头到结尾,不过二十余字,却准确的描绘了白鹅在绿水中浮游荡漾、快乐呼唤的情景,写得通俗易懂,色彩明丽,形象生动,不仅写出了鹅的一般特征,还描绘出一幅清新悦人的“鹅戏清波”图。

最重要的是,这首诗充满了童真!

阅读文娱鼻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