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文娱鼻祖》
文娱鼻祖

037 咏鹅震慑全场!

“什么呀,那个孩子写的是《我的区长父亲》,咱们区的区长又不姓张。”

“说的也是,好期待啊。”

“嗨,这还有什么期待的,说白了还不是比家长的才华?”

“那她为什么这么备受关注?”

“不知道。”

一秒。

两秒。

五秒。

大概也就过去十几秒的时间,家长们就开始没耐性了,有几个家长开始站起来嚷嚷。

“谁是张晓晓啊,张晓晓在不在?在不出来可就过了啊。”

“就是,快点儿起来读读自己的诗,有奖品的。”

“张晓晓的家长呢?活着的喘口气儿。”

郭老师拿着导游用的麦喊,“大家安静一下,张晓晓可能去卫生间了,咱们继续,等下让她回来后再念诗好不好?”

话题刚起,谢顶男就站起来了,“郭老师,这可不行啊,张晓晓的诗可是精品,我们可都想过过耳瘾呢,大家说对不对。”

郭老师气的差点儿吐血,对你妹啊!一个**岁娃的诗能有个屁精品,你丫搞个人仇恨我还要脸呢!

胖妇女也站起来了,“是啊郭老师,这孩子嘴巴那么厉害,诗词应该不是问题,更何况他还有他哥呢。”

乐乐妈也道,“这孩子不仅嘴巴厉害,拳脚也厉害呢,是个全面发展的人才,现在总不能怂了吧。”

这下,所有人都听明白,呵,感情不是捧啊,是挤兑呢,我说么,一个小孩子怎么能让三个家长这么关注。

不过,也有人不理解了,怎么就针对一个小孩子呢,人家就是得罪了你也不至于这么针对,现在这儿坐的可是全年级的同学和家长,让你们这么一说,这孩子如果不写出点儿什么,那以后自信心得多受挫啊。

角落里。

晨阳没说话。

晓晓也没之声。

外界的杂音传到他们这儿好像没了音信,晓晓目不转睛的看着刚才自己写来的卡片,嘴里碎碎念着什么,仔细听,就知道这小妮子嘴里反反复复说的是‘鹅鹅鹅,曲项向天波,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正是刚才晨阳给写的《咏鹅》。

她在背诗!

看着晓晓越背越慢,晨阳的心也跟着紧张。

写诗他没问题,关键在背!

刚才上去的小朋友都是把提前准备好的诗背熟了才上台,当然,他不反对晓晓拿着稿子上去读,可这小妮子自尊心忒强,看到别的小朋友是背的,她也要背。

这么会儿功夫。

就听那帮孙子开始挤兑了,什么嘴巴厉害啊,拳脚功夫厉害啊,听得晨阳那叫一个气。

这帮孙子,不就是车上挤兑了你们几句吗?记仇来找哥啊,针对孩子算怎么回事儿,还组团儿挤兑,如果不是晓晓自尊心强,现在早打脸了!

晓晓停止碎碎念,转过头来用手碰碰晨阳,古灵精怪的问,“晨阳,你还会写别的诗吗?就是那种表达你为什么欺负我的,你会不会写?”

本来,晨阳还以为这首诗对于晓晓来说太难了,但听她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这次也不用晓晓动笔了,大笔一挥,没几秒种,一首诗就落在了纸上。

与此同时,就听乐乐妈阴阳怪气的道,“晓晓该不会是躲着不出来了吧,郭老师,算了,如果这孩子实在没什么才华,那我们也就不为难她了。”

“呸,你说谁说我没才华呢。”

晓晓站起来。

她这么一站,立刻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只见晓晓甩着小手气势十足的走了上去,从郭老师手里拿过麦,奶声奶气的指着乐乐妈道,“你才没才华呢,所以你儿子就会堵女生厕所。”

这话如果换大人说,就很没风度了,毕竟孩子不懂事,犯错是难免的,针对就很没意思了,可偏偏说这话的是个连牙都没换齐的小丫头,这就搞笑了。

大喇叭扩音,在场的几百号人都听到了。

顷刻间,家长和小朋友们都笑疯了。

“我去,这是谁家孩子?”

“太逗了吧这小姑娘。”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堵厕所,哈哈哈。”

“我真服了,这小姑娘的嘴太厉害了。”

晨阳更是笑抽了,他以为他腹黑,感情这小妮子发起火来比他还腹黑,他就算再针对也没当着几百号人的面,可这小妮子摆明了是当着几百号人的面给乐乐和乐乐妈难堪啊。

众人一笑,乐乐哇的一声哭了。

乐乐妈坐不住了,拉起乐乐气鼓鼓的离开了。

见他们母子俩离开,众人更是笑了又笑。

乐乐妈吃了亏,谢顶男和胖妇女也不敢贸然造次,童言无忌,他们可不想自家孩子的那点儿丑事儿被众人笑,这对孩子的自尊心可是受不了。

咳嗽了声,谢顶男道,“郭老师,既然孩子出来了,那就让她念诗吧。”

郭老师可是知道晓晓的厉害,这孩子发起火来连老师都镇不住,现在人这么多,丢脸的可是三班,现在的场面在发展下去,她就收拾不住了,谢顶男的一句话犹如雪中送炭,郭老师连忙点头道,“对啊晓晓,快念诗吧,如果你得了第一,叔叔可有奖励哦。”

“哼,谁稀罕,”晓晓不屑说了句,但还是开始念了,“我写的是大白鹅,题目叫《咏鹅》。”

清了清嗓子,晓晓高声念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波,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首诗,短短的四句话,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多余的手法,简单,利落,从起头到结束不到三秒!

“哈哈哈,这叫什么诗,如果这也叫诗,那……”谢顶男站起来了,可他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整个人犹如雷劈。

现场死寂。

郭老师傻了。

谢顶男傻了。

在场的百十来号家长都傻了。

这……

这首诗竟然……竟然……

“她是不是写诗写作文特别厉害?”

“不清楚。”

有些好奇的家长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孩子们身上。

“哎,你们班的张晓晓是第几名?”

“我不知道啊,反正不是第一。”

另一边,郭老师话音刚落,谢顶男就站起来了,“郭老师,张晓晓是不是还没有上来念诗?”

乐乐妈也附和,“是啊,我常听乐乐说,晓晓在班里学习成绩不错,语文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晓晓的诗一定比其他孩子好。”

胖妇女也站起来了,“晓晓呢?晓晓在哪儿?该不会不在吧。”

“三班完了这就该二班了吧。”

“反正先看看吧。”

“三班名列前茅?怎么没听说过啊。”

“是不是上次小学生作文全区第一的那个?”

三个人一个赶着一个,不少之情的人都对他们的表现嗤之以鼻,晓晓是个什么水平他们不知道,但这孩子绝对不是什么名列前茅,更何况这孩子连作业都不写,更别指望提前完成老师的作业。

这次写诗,哪个孩子不是提前准备的?你们这么逼一个小孩儿,有意思吗?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首诗念完了,晓晓也写完了。

郭老师也不乐意了,心说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吧,家长之间的矛盾至于吗还牵扯到孩子,晓晓待会儿出丑是小,三班丢脸才是大,你们挖了这么大的坑,就是等着人家孩子在众人面前出丑是吧。

然而,知道的人毕竟是少数,现在整个休息处整整有四五个班的同学,将近两三百多号人,一听这话,立刻炸了。

“这个张晓晓是谁?”

“题目,《咏鹅》。”

晨阳开始念了。

这首诗是骆宾王的作品,曾经收录在小学课本里,在晨阳那个世界的推广度和经典度仅限于李白的《静夜思》。

阅读文娱鼻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