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外门名额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们的身体,辟谷时间不宜过长。

    广场上架起两个高台,由两个管事报喊对战的名字。

    苏清的视线更多的落在练气高阶的对战台上。

    另一人身上的藤蔓这才解除,身上的衣袍被藤蔓上的横刺割成条状,形容甚是狼狈。

    这人一起身,翻了个白眼,似乎不屑于这人的偷袭,只是结果已出,只得愤愤下场。

    苏清看得新奇,对于万物生这等爆发性的术法有些兴趣,思及自己灵根的微弱木属性。

    她抬起手来,手掌中因她的掌控,缓缓地汇集出一颗种子大小的绿光。

    这一手万物生之术曾在典籍中略微看过,但是时效短,耗费的灵力巨大不曾细究。

    却不曾想,这种术法稍加转化竟然如此有效。

    再一注力,绿光破开,水流如从泉眼中爆开一样。

    术法又岂是她想施便可施展,原本手间一点灵种应该发芽成长,却被她这磅礴的水之灵气冲毁。

    苏清呐呐地收回手,还是别强人所难了。

    抬眼再看低下的局势,不知是第几队上场,一人明黄的华服,另一人依旧是普通的深蓝弟子服。

    明黄的华服甚是炫目,但在苏清的眼中却仅仅亮眼,盖因这衣服乃凡俗丝绸编织而成,凡俗之物若无法力符纹加成,在修真界只是廉价之物。

    苏清只是好奇,凡俗界以明黄为尊,这人一身明黄俗衣即使是修真人也不会随意穿着。

    果真台下有人喊道,“四皇子可小心些,法术虽无皮外伤,可比刀剑更来得可怕。”

    皇子?

    世俗国度的掌权人居然也会与修真界联系。

    四皇子不理,面色傲气,转手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把宝剑拿在了手中。

    宝剑的模样不像修真人常用的飞剑、灵剑样式,剑柄挂着明黄的剑穗,剑鞘龙纹缠绕,甚是华丽却不见威势。

    台上的深蓝弟子袍笑道,“四皇子怎得把你那尚方宝剑提了上来,这凡俗物可抵不了我一击。”

    四皇子对此不置可否,哈哈一笑,“师兄,且看看我这尚方宝剑可是凡俗物。”

    说时迟,剑拔之术甚快。

    宝剑一抛,四皇子准确地握上剑柄,一个上前的冲力拔出前来。

    霎时间,利光刺目,剑身的银芒划出一道犀利的剑光,威力十足。

    苏清挑眉,中品灵剑。

    台下惊叹声此起彼伏。

    有人赞叹,“果真是皇子之位,举全国之力奉养一人,炼器材料不会欠缺,再请修真人打造一柄中品灵剑,果真只有皇子才有的豪气。”

    台上对招间,皇子抽着间隙,“哈哈。过奖!”

    这般行为可当真狂傲。

    然而,台上的弟子服被中品灵剑的威势步步紧逼,毫无闲暇去质疑四皇子的行为,又或许心底更多的是一种艳羡。

    但好歹被称作一声师兄,弟子服气势不落于人后,错身间,双手画阴阳,手间举起土行灵气。

    厚重的黄土之色霎时盖过明黄,阴阳化鱼,一点灵光入鱼眼,在弟子服手掌猛地握下的一瞬冲出,缠绕上袭来的灵剑。

    弟子服手掌间灵光泛泛控制着阴阳鱼,而四皇子握住柄端,施力欲摆脱束缚,剑身在阴阳鱼的缠裹中不住地挣扎。

    场面局势焦灼。

    苏清想,那弟子服快撑不住了。

    她眼尖地看到弟子服额上豆大的汗珠滑落,控制阴阳鱼的双手青筋暴起,手掌微微颤抖。

    台下弟子屏息注目。

    下一刻,四皇子嘴角一勾笑,另一只手捏出剑诀打在柄端,剑柄之处的龙纹反复活过来。

    炫目的灵光在剑柄汇成一个无身龙头虚影,沿着剑身撞撞碎阴阳鱼的灵气,一路直前。

    弟子服大骇,却无力抵抗,被龙影狠狠地撞飞出去。

    台下弟子哗啦散开,弟子服倒地,已是震晕。

    四皇子反手一勾,剑背在身后,轻轻一弹身上带起的尘土,傲然地听着台下的惊艳声。

    执事长老再落上高台,面无表情地宣布,“敖科胜。”

    “下一组,孟锐对程进。”

    台上一人立,一人裹在藤蔓中不住地挣扎。

    台下发出嘘声,执事长老适时落到台前,宣布木属性弟子获胜。

    但是,外门弟子多历练,另一手藤蔓术在密集的灌木中悄无声息地席上对方。

    在对方视线盲角,瞬间裹住对方身体。

    灌木丛退去,前后不过三息时间。

    怒风秘境开启的消息,虽然内门今晨才一一通报,但外门其实一早就算准了时间。

    毕竟外门弟子没有内门的特权,他们进入怒风的名额是有限的,这些名额需要通过比赛获得。

    修真人是惜时的人,确定开启的消息刚传遍广源仙宗,外门的外堂大殿前已经设好了比赛场地。

    深蓝弟子袍的对撞,并没有内门弟子比斗时那般激烈。

    木属性的弟子一手万物生的法术还没有独木成林的威力,台上只能生长出人高的灌木。

    考虑到练气弟子实力悬殊,将大圆满的修为和高阶修为的弟子们分开,至于其他的中低阶弟子,是能遗憾围观了。

    怒风秘境三年闭关修行,并不适合修为太低的弟子。

    不同于内门弟子间的小打小闹,外门的场地由外堂管事负责,比赛形式更加正规些。

    苏清凑上这热闹,却记得上午的教训,一身内门弟子服虽然在围观的弟子中并不稀少,但总不愿再起莫名的挑战。

    崖上峰里,弟子洞府隐隐绰绰,每个修真人为了修为深居简出,唯有苏清一人无事溜达。

    一路溜达出了内门,外门热闹,多了些烟火气。

    遂挑了一棵参天之木,其上有枝繁叶茂的华盖,苏清跃上一根粗枝,居高临下却不引人瞩目地观看这一场挑战。

    外门怒风秘境名额选拔赛历经多年,是全外门低阶弟子的盛事。

    在苏清来之前,百余外门弟子就已在广场上一一列好,并有序抽签。

    远离鹿鸣峰上的切磋比斗,苏清在内门中无目的的走动。

    内门山峰连绵,或是层峦叠翠,或是悬崖峭壁。

    金丹真人山峰不可随意进入,内门弟子峰早已走遍,苏清只对眼前罗列奇峰稍微欣赏,并不久留。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娱乐之最佳偶像电影剧本新木兰辞真武入圣假面骑士之科学怪才重生之半妖攻略全息吃鸡大主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