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天魔心后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饶天意携诸位长老和门下弟子,参见太上老祖。”

    这便是广源仙宗唯二的元婴上人之一!

    “饶某无能,让太上老祖再次出关震慑。”饶天意额头抵在地面上,即使如此声音还是高亢到传遍了整个广场,让众人似乎瞬间明了他心中的愧意。

    “吾自入广源已有五百余年,寿元将尽,天道助吾,巧得此物可求一线生机。”太上老祖悠悠说道。

    “恭喜老祖,贺喜老祖,老祖宏福,定可飞升成仙。”饶宗主跪下高呼,众弟子再一次兴奋的附和。

    太上老祖甚是满足的听完这些小辈的祝贺后,拂过长须,交代,“吾需出宗,即可便行。”

    “老祖”饶宗主猛地抬头,面上全是惊恐,“老祖,若是无您镇守,这广源……”

    话本不吉利,饶宗主只说出一半,太上老祖自是听懂,他向下按了按,“尔等可放心。”说着,手中捏出一个法诀打在饶宗主眉心,汇成一点火印,“此为吾一点神识,若宗门遭遇打乱,饶宗主可解开印法告知于吾,吾瞬息便至。”

    饶宗主再叩首,“遵老祖法令。”

    “既然歹人已诛,众弟子好生修行罢。”太上老祖最后交代,仙云灵雾瞬间攀起,掩住太上老祖的身形,悠悠地飘远,直至不见。

    直至这时,饶宗主才起身,长袍一摆,高高而立,眉间一点火印让饶宗主的气势陡然攀升,让众弟子不自觉的叩拜。

    原本有不服的金丹长老,也不得不在那点火印下屈服。

    饶宗主在内门之中的威严已至制高点。

    他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嘴角的得意在众弟子叩首时几乎掩不去。

    半响后,才出声道,“今日本为诛宗门贼子,却不想引出雷劫,让众弟子因此受伤。”

    广场之上形容狼狈的弟子比比皆是,不管是雷劫的余威还是慌乱中的推搡踩踏,虽然弟子们受伤,却亏得修真人体魄非比寻常,才没有身亡的惨事出现。

    “虽为宗门丑事,但老祖喜得晋升机缘才是至关之举,本宗会安排内堂再多发一月月历给诸位,以示庆贺。”

    “谢宗主赐予。”

    “都起来罢。今日事已毕,好生回去养伤,接下来才会是吾之宗门辉煌之时!”饶宗主说得甚是鼓动人心,呈现出一幅波澜壮阔的宗门壮景在内门弟子面前。

    众弟子骄傲且兴奋,高呼饶宗主圣明后,三三两两集群而去。

    苏清转身走时,撇过高台上的景象,有真人闭目眼神,有真人忿忿不平,有得真人诚心恭喜,而宗主面上那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再也隐藏不住。

    秦封拍拍她后背,苏清不再多管,随着人流出了主峰。

    前事在脑海过了一遍,一个突兀的声音再次在脑中闪过,那个本不该出现的孟瑞,苏清眺目寻找,竟不曾发现那人。

    她垂目深思了许久,在二人拐上燕云峰的小道时,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嗯。”秦封应了一声,抬头看着前路,“对于教习真人的处置过于草率,前因后果都不曾说清,只提与修魔人勾结,其中牵扯到的沈津鹤却只字未提。”

    “宗主今日之势超越平常,一举聚集的一众弟子的衷心,让人不寒而栗。”苏清小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

    “明日再去一趟落岩峰。”

    “我随你一起。”

    “甚好。”秦封顿了顿,“日后恐非宗主口中之言,怕更可能是一场大乱。你在宗门行走切莫小心。”

    ……

    入夜,主峰一处隐蔽的暗室内。

    圆光印忽起波澜,一个人形在镜面中显现。

    暗室里的人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跪在圆光印前。

    “师尊,外面如何了?”

    “天魔心居然藏在高曾远身体里。现在被老匹夫夺了去,该死的,定是魔修元神泄露的!”人影愤愤而言。

    跪着的人呐呐不敢开口。

    半晌,人影问,“清净莲确定毁了?”

    “师尊,您放心,我特意用丹火点燃的,莲花却已烧毁。”

    圆光印中突兀地伸出一只手,径直掐住跪着人的脖子,撞击到墙面,抵住,人影斥道,“废物,清净莲药效在莲珠而不在莲花,你这些年的丹药典籍是扔进废物沟里了?!”

    被缚之人,呼吸艰难,满脸涨红,听到人影这么说瞬间惊惧,“师尊,师尊,实在是当时危机紧迫,徒儿无法分身啊……”

    那人被狠狠地仍在地上,无形的手臂收回圆光印中,人影问,“那两个娃娃认出你了?”

    “没有,徒儿服了易容丹,他们只知道我是广源的人。”

    “哼!多亏高老儿让天魔心迷失了心智,否则你可害苦了为师。”

    “师尊,徒儿大意,我可以借着往日的关系去探望沈津鹤,绝不会让他有机会说出大衍生生秘法。”

    “师尊,不,爹,您让儿将功补过。”

    “行了,天魔心被老匹夫拿去,还要他这祭品有何用?死人才会守秘。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搞砸了,你就是高曾远的同党。”

    “是,是。孩儿明白。”

    忽而说道,“广源仙宗自先祖创立以来,已有两千余年。”

    “多亏有太上老祖宗门震慑,才让广源仙宗屹立在此。”饶宗主适时追捧,台上台下无其他人敢出声打扰。

    或许是纯净的云灵雾衬托,苏清抬眼瞧的一瞬间,竟然看见太上老祖眼中泛着淡淡的红光,又转瞬不见。

    太上老祖似乎对天魔心有些好奇,在手上把玩了片刻,当着一众人的面将它收入长袖中。

    他在空中负手而立,衣诀无风摆动,眼眸眺望着茫茫的广源山脉。

    “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胆敢在我饶天意眼皮下虚张声势。”然而还未揭开那人的真面目。

    黑袍人被扣住的手臂将天魔心向高空一抛,手臂宛若灵蛇,扭动出一个玄妙的手印,袭上饶宗主的胸口。

    饶宗主吃了一掌之力,力道一松,黑袍人借机向天而上,欲接那抛上天的天魔心。

    太上老祖却只是叹了一声,“都起来罢。”

    太上老祖并不接饶宗祖的话,他抬手朝那浮在空中的天魔心轻轻一召,天魔心落在手中。

    威压收起,那身影袍袖轻挥,卸去真人们苦苦支撑的光幕,真人这才得以喘息。

    饶宗主在震愣中回过神来,飞身而下,携着数十金丹真人在诸位内门弟子前,朝着虚空的身影叩首。

    然而,下一刻浩瀚如雷劫一般的威压自上席卷而下。

    黑袍人一声“该死”,伸手还维持着接天魔心的姿势,身子却欲逃窜。

    饶宗主嘴角冷笑,法术起,地动山摇,逼得那黑袍人身法施遍,仓惶躲闪。

    饶宗主借机欺身接近,扣住那人手臂。

    顶空浓云飘飘荡荡,黑袍人不再犹豫,放弃天魔心,黑袍一裹遁走不见。

    众人并未重视这黑袍人,盖因浓云飘散后现出一个白发白须白袍的身影来。

    那身影宛若神明,虚空而立,仙云灵雾在周身缭绕。

    饶宗主的面容变得狰狞,不知被勾起了怎样的心绪。

    然而只是单纯的一眼,并不足以是饶宗主这等境界的人不可自拔,似乎知道这东西的可怖之处,不再犹疑,抽出利剑飞身欲斩那黑袍人。

    黑袍人更多的时候只是散躲,并不做抵抗。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地球穿越时代腹黑萌宝:拐个爹爹送娘亲重生之不一样的女学渣阳缝阴闱武侠之无上圣尊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