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天魔心之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雷云瞬时万变,雷电在云层中滋滋作响。

    “怎么办?”苏清在心底问道。

    然而再无回应,之前的一声恍惚是错觉。

    然而,她心底却飘过一丝疑惑,她抬头看秦封,正巧秦封见她动作低头看她,苏清悄声地想天空一指,又抬颌点了一个眼眸几近倾慕的弟子。

    秦封却轻轻一点,让她禁声,传音,“借势。”

    借着雷劫之威,壮他广源宗主之势。

    广袖挡住,饶宗主眉头紧皱的盯着雷云,没有护持弟子的压力,又有法袍护持,雷劫之下毫无畏惧。

    然而他仍旧满脸的困惑,但不可拖延,他另一只手高抬,无形之力在手中汇集,一个罗盘从袖中飞出。

    罗盘上,阵法之光忽明忽现,如有灵智地向那幽光扑去。

    幽光在雷云中愈发壮大,像是吸食了雷云的威力,渐渐凝实。

    而雷云的威势渐渐缩小。

    罗盘一路无阻地扑到幽光近前,在饶宗主的控制下骤然发亮。

    罗盘上的灵石以肉眼可见开始缩小,散发出的灵光在雷云中编制成一条大网,直直地罩在了幽光上。

    幽光虽然形成巴掌大的实体,却毫不挣扎,轻易地被罗盘的阵法敷住,然后困在罗盘上。

    饶宗主嘴角冷笑,不以为意。

    然而正挡饶宗主要召回罗盘时,一束凌冽的刀光自天际劈来。

    饶宗主惊怒,散身躲避。

    刀光切断了饶宗主控制罗盘的无形之力,也瞬间破开饶宗主的广袖。

    苏清那一瞬便看到,头顶这天的广袖如天裂一般撕开口子,内里是翻涌的雷云,甚是煞人。

    法袍被破,天上的雷云因着幽光被困而渐渐消散,饶宗主趁此收回遮天蔽日的法术。

    天空陡然一亮,伴随着雷云的飘散,正午的阳光洒下,仿佛给高空的饶宗主镀了一层金边。

    广场上的弟子无知,只觉宗主实力非凡,纷纷跪下高呼,宗主圣明。

    饶宗主又恢复了那副威严的模样,负手借着脚底踏云靴浮空站立。

    也不管那未知的幽光,他高声质问,“何人又扰我广源之安宁?”

    饶宗主敢这番有恃无恐的质问,全因刚才匆匆过招,已对藏匿之人有大致的估量。

    “饶宗主威名赫赫,吾也不欲打扰。此物乃吾族被窃之物,此来只为取回。宗主行个方便。”沙哑的声音又起。

    苏清轻碰秦封,点点头,“就是这个声音。”

    二人寻声而望。

    大殿正对的山顶巨岩上,黑袍人持刀而立。

    帽檐遮住全脸,修为让人摸之不透,看着身形大概是个健壮男子。

    “简直荒谬,此物搅得广源混乱不定,岂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护持弟子的一真人收起法术,横眉冷对愤愤异常。

    其他真人亦是警惕这突如其来的灰袍人,强撑着光幕法术。

    “你是何人?此为何物?”饶宗主却是镇定,他似乎更想知道被困在罗盘中的东西的底细。

    黑袍人冷哼一声,刀柄猛地下震,巨石破碎成数块,顺着黑袍人飞身而起的瞬间纷纷砸落在广场上方的光幕中。

    止住几个护持得真人,黑袍人飞到饶宗主对侧,“你有何资格知道。”

    说着,长刀再次劈下,罗盘应声而碎,幽光破阵而出,直冲云霄。

    灰袍人飞身直追。

    饶宗主怒喝一声“放肆”,踏云而上,紧随灰袍人抢夺幽光。

    然而,速度不及黑袍人,黑袍人借助幽光,另一手长刀直指下方。

    饶宗主顿住,逼视这黑袍人,表情却在余光扫到黑袍人手中物时,变得震惊和扭曲。

    只见那被抓住的幽光缓缓凝实,四散的光华被收回到中心,最终显出一个黑红的跳动的心脏。

    一丝缥缈的,令人向往、憧憬、渴望以至迷离的陡然从众人心底升起。

    苏清注意到周围人的表情变化,正疑惑,秦封护持着他的手确突地收紧,苏清抬头看他,他眉头紧蹙,眼底有些恍惚,苏清伸手拍拍他,“没事吧。”

    “别去看那东西。那是修魔人至圣之物。”秦封轻微地甩了甩头,垂眸掩去恍惚间勾起的心绪。

    苏清才明白,周围人哪怕是秦封都没逃过那高高在上之物的影响。

    天魔心,天魔心,只是一眼就让人弥足深陷吗?!

    威压被光幕所阻,如今眼又未见,原本嘈杂的广场消停下来。

    苏清左右扫过,弟子们满眼崇敬地盯着制高点施法的宗主,钦佩异常。

    “宗主,快收了那幽光,那是修魔人的诡物,一切皆因此而起。”落岩真人强撑着一声呼叫。

    饶宗主应声而飞起,法袍飘飞,一瞬间的形象在弟子们的心中宛若神明。

    长袖向天一扬,袍袖陡然放大展开,下一刻在弟子们的头顶上遮了一片雷云,天色如坠黑夜。

    “怎么了?”秦封低头问道。

    “你听到有人说话吗,说了一句天魔心。”苏清小声地向秦封询问,在这般混乱地场合下,耳清目明的修真人没人察觉二人的交流。

    “并没有。”秦封也回头看过去,搜寻了片刻后,“你确定听到了?”

    “轰轰!”剧烈的雷鸣声在云层中反复。

    每一声响都让顶头的光幕暗淡一分,苏清才惊觉这在他们听起来仅是振聋发聩的声音,却是一股寻常修士无法忍受的高压,逼得金丹真人施法不顺。

    有真人察觉出行事不对,高声说道,“诸位真人,雷劫越聚越多,在如此下去即使雷劫不针对我们,这余威别说场中弟子,连我们都未必能抗住了。”

    这真人话音刚落,雷声轰轰而响,而幽光悠悠的飘上雷云中。

    “对,一声非常细微沙哑的声音。”苏清肯定。

    “小心。若当真如此,事情怕是不妙。”

    她借着秦封身体的掩藏,向后看去,并未察觉异样。

    乱遭的弟子阻挡间,山崖阴影处,一袭黑袍罩住深蓝弟子服悄无声息地隐去。

    若说广场弟子彼此疗伤,没注意高台之上发生的事情,但浮在空中的诸位金丹真人却是明晃晃的察觉出了不妙。

    幽光恍若无形,在破碎的尸体上钻出后,飘飘荡荡,不惧雷劫之威压。

    雷劫不散,愈加强烈。

    心底的声音忽略不计,在苏清的意识中从未对此觉得惊慌、恐惧或者是排斥。

    所以两个声音冒出的同时,苏清第一反应是居然有人知道这东西。

    周围本就嘈杂,弟子们或惊恐无措或痛苦哀嚎。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快穿之boss大人有点萌囵吞印抢爱殿下只是你不一样我能无限置换属性召唤师之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