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沈天星其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种坚持大抵是秦封的另一种保护,苏清不答应却也不得不从,若只是切磋比武应该不会危及存亡。

    苏清只叹一口气,紧握着冷月鞭,紧盯着二人比试。

    沈天星合掌作剑诀,灵剑虚空立于指上,在半空中划过半圈,灵气从剑身溢出,绘出一架五色彩虹桥,虹桥中五光凌冽,为剑光所化。

    秦封也知晓自己自身处境,见这沈天星气息不变,知其未尽全力,若想真正击败他只有可能动用秘法。

    几招对战下来,这沈天星似真心只是讨教比试一般,秦封心下思忖,看来这沈天星并非急红了眼、怒上心头想要替他亲弟报仇。

    既然并无下杀手之心,何必强夺一个胜负!

    如此想来,秦封飞身而起,九剑其八在周身旋转,一剑立于头顶之上。

    秦封作剑诀,八剑止于坎离二向,顶上灵剑,电光闪烁。

    剑诀终,电光止,一道闪电自灵剑而起,劈向沈天星。

    沈天星大惊,运剑作无形剑遁欲躲避电光,谁知这电芒竟似绵延不绝,逼得沈天星避无可避硬接下秦封这记坎离闪电。

    灵剑脱手而出,电芒未打中沈天星弱点,只是划破沈天星衣裳砸进一旁巨石之上。

    沈天星后退些许,猛地顿住,不再施法。

    他头颅低垂,然后低声而笑,随后声音越来越大,终于仰面大笑。

    笑完,面色稍霁,只说,“秦师弟果然天赋极佳,这控制剑诀的手段非常人能敌。吾弟输得不冤。”

    苏清见二人不再对招,便御风飞到秦封身边。几息便至秦封身旁,苏清轻拽秦封衣袖,关心问道:“可曾受伤?”

    秦封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无事,莫要紧张。

    见秦封气息寻常,灵力并未耗尽,并无逞强之意便放下心来。

    转头见沈天星背负灵剑,正看着他们,眼神透过他们不知看向何方,苏清反复看到他似是明朗的脸上透出深深地失落。

    至少刚才的笑声大抵说明了一切。

    沈津鹤虽然不是育仙堂出来的灵根极佳之辈,但也是稀有体质、修行不凡呐。

    “沈师叔承让了。”

    “好说,我的确输你半招,说不得承让。”沈天星挥挥手,并不接秦封谦辞。

    “我弟技不如人也活该他受此一劫。”沈天星提起亲弟,疲惫与失落再也掩藏不住。

    苏清只得开口关照,“不知沈津鹤师兄如今可好?”

    沈天星叹了一口气,缓缓说出沈津鹤的遭遇和那日在登仙城寻到他后发生的诸事。

    高级试炼结束后,沈津鹤并未被随意地丢在登仙城内,而是被平日里熟识的一位师弟移至普通客栈的客房内。

    那师弟给他服下丹药,治疗体外之伤,又为其缴纳了几日房钱后,便仁至义尽的离去。

    沈津鹤在客房中昏睡了几日茫然的醒来,思及之前发生诸事,赶忙运气探入丹田,谁知灵气汇入丹田便散去,灵气不存修为不在。

    沈津鹤大惊,几欲崩溃,终是被这一事实打击地清醒过来,想到是由自己暗中施手段多次挑衅于他人才落的此般下场,不由恨意上心头。

    所谓恨意并非对秦封二人,而是对他自己。

    他本性并非此番善妒且小人,事实上多年相交之人都觉沈津鹤心性平和,待人温雅,不然也不会在丹田被毁、失了前程后,依然有人将他妥善安置。

    沈津鹤记不得自己何时性情大变,这段性格变化的日子仿若一场荒唐大梦。

    沈津鹤越是思量越是觉得自己自该得此报应,躺在床上几欲猛磕玉枕,恨自己为何迷了心智。

    这沈天星体内灵气充盈,不惧剑诀消耗,招招都是威力十足,若非秦封天眷单灵根怕是真得会在这招招剑诀中被耗尽体内灵气。

    苏清握紧手中灵鞭,秦封虽未落入下风,但如此下去,即便是天眷单灵根体内灵力雄厚,只是堪堪练气七层修为怎可能敌得过练气大圆满所集聚的灵气。

    一上来就是强力剑招招呼,秦封不敢大意,以灵剑做盾,一剑化七剑,将秦封护在其中,秦封手掐金诀,金行之力汇入灵剑中,金芒大盛,接下沈天星的彩虹横空之剑招。

    秦封不等,聚金行之力为数个金灵破空向沈天星疾飞而去,沈天星不慌不忙,挥袖间化出灵光一一挡下,似不费吹灰之力。

    二人交手数招,苏清在旁看得心惊。

    当日之事,说不清苏清在其中的作用。

    说关系重大,那是苏清忿忿直接拉沈津鹤入内才惹下的后事;说关系不大,应该是从沈津鹤的伤势来说,不可回转的丹田之伤是秦封一脚踹上,间接所致。

    沈天星似乎并没有牵连上苏清。

    “呔”法诀完毕,彩虹横空而起,五色剑光以凶猛之势席向秦封。

    此剑诀名为“彩虹横空”,秦封见过,飞虹剑招第五式,比其弟高级试炼时所施第二式“彩虹漫天”威力厉害许多。

    秦封反应不慢,极快的捏出石龟护甲,堪堪阻了灵剑一瞬,只此一瞬间秦封揽住身后的苏清飞身向后。

    苏清才抽出冷月鞭,却听秦封传音,“沈天星既然仇怨只针对我一人,我自单独对抗,若非生死威胁,你万不可插手。”

    说话间,气息翻涌,筑基初境的威压袭来。

    秦封不惧他,硬扛下沈天星的威压,“正是。”

    瞧着模样,定是沈天星了,本想避过的,谁知还是遇上了。

    沈天星大步走来,在二人三步前站定,盯着秦封,“你便是秦封。”

    “吾弟沈津鹤是你所废?”

    “是我一人。”秦封上前一步,微微挡住身后之人,甚至都不辩解,大抵是恼了这糟心事,只想尽快解决。

    “很好,那我便向你好好讨教讨教。”说时迟那时快,沈天星拔出灵剑来就挥剑斩下。

    怒气冲冲,一触即发。

    秦封和苏清寻声看去,就见一蓝衣锦袍男子从半空御剑而来,正值晌午,天气蓦然变阴,头顶的乌云仿佛那人的脸色。

    来人眼眶发黑,眼眸中血丝密布,怒极憔悴之样。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