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少年的秘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少年在威压下身体颤抖,说道,“我没有偷,我起先是准备自己做符笔朱砂的,谁知道那符笔那么难做,我才出此下策。等我画出爆炎符,炸毁了阵法,得了解药,我就还回去。”少年自知说漏了嘴,说话间没了后顾之忧,顶起嘴了甚是利落。

    “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的处境。”苏清呼啦甩鞭向地,惊得少年一震,“别说废话了,双凤鎏金笔呢?”

    许是苏清这一击震得少年崩溃,再一次开口求饶,“在……在我这,求你们别杀我,我告诉你们洞中秘密,不要杀我。”

    果然是中品灵器双凤鎏金笔。

    秦封接过玉笔,打量时,那少年试探地说道,“前辈我交出了双凤鎏金笔,您答应不杀我的。”

    “洞里藏着什么?”秦封抬颌示意那少年。

    “是……是炼丹场。”

    少年跪在地上磕磕绊绊的哭诉着自己多年来的遭遇,控诉着不公的对待。

    少年名为林田,幼时被迫离家,饥寒交迫之际偶遇路过的老道收留。

    老道一路带他入了天井山。

    起初老道待他极好,供吃供喝,教修行功法,赐予聚灵丹药。

    如此修行过了几载,修为达到练气四层。

    年前,林田不慎落入溶洞中,巧得了一个玉瓶,瓶中几枚丹药,上书匿息丹,尝试后竟能隐在死物中。

    林田本欲向假道士邀功,谁想正巧老道的道友来访,林田趁匿息丹的效用未过,偷听了二人的对话。

    那老道竟然想夺舍他的肉身!

    因为练气之境的肉体过于弱小,承受不了筑基修士的元神夺舍,那老道才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养他筑基。

    这圈养的方式只是在好生照料活躯体。

    林田听着气愤不已,不小心露了破绽,被老道发现了,不意外地被抓住。

    老道道友走后,也不再端着一副亲切的模样,逼他服下毒丹,声称一月发作一次,若不定时服下解药就会千蚁噬心而死。

    日后每天,又让林田无休止的服用丹药修行,硬生生地填到了练气六层。

    直到有一天,林田捡到的匿息丹被老道发现。

    林田抱在怀里拼命护住,那老道竟然不强夺,而是逼问他从何捡来的丹药。

    林田被迫带路,二人闯入溶洞,东拐西拐竟然在溶洞深处,发现了一个隐秘的炼丹场。

    老道欣喜若狂,推开少年就闯了进去,谁想触动了炼丹场的阵法,片刻后被阵法绞死在内部,炼丹场的入口也随之封闭。

    林田简直狂喜,老道一死就不用担心被夺舍了,便回去好生寻找解药,哪想这解药被翻遍了洞府都没有寻到,只可能被老道随身而带。

    毒药是老道自创,明言天下修真之士,此药唯有他一人可解。

    林田起初还不信,下山去南平丘寻丹师,皆是一筹莫展。

    又不得不回到天井山,开始想法设法打开阵法,找到那老道的尸身。

    少年穷困且质朴,见识不多,只觉老道曾经施用的爆炎灵符,威力巨大定能破开阵法打开山体,进入炼丹场。

    从洞府里搬来制作符箓的书册,寻思着自己做工具,自己画。

    只是太过天真,这符箓工具岂是随便一个修真人能打造出的,高阶符箓又其实随随便便能画的。

    方法皆不管用,林田突然想起老道提过的陈氏重宝,才心起了偷盗一计策。

    苏清这一段听下来,不知该同情林田还是骂他愚钝,转念一想,又觉这人似乎在打他两的主意。

    果不其然,就听林田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两位仙长实力强悍一定能打开这阵法,小人只要那老道的解药即可,其他的东西全部是您二位的。”

    虽然有被利用的嫌疑,但是深山无主之物还是有些吸引力的,苏清拉拉秦封的衣角,冲他点头,秦封会意,收起双凤鎏金笔,“既如此,你就指出炼丹场的入口在哪。”

    少年大概没想到这般顺利,欣喜的表情顿时涌上脸,连跪带爬地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洞穴小谭边,少年指着沿着天坑口坠落的瀑布后,说道,“那炼丹场的入口就在这水帘之后!”

    笔身漆黑,颇有分量,其上绘有鎏金双凤嬉戏纹路。

    笔尖一点朱砂,氤氲自笔尖而起,聚上笔身,汇入双凤之上,再至凤尾而出,霎时有双凤展翅活跃的错觉。

    “你先交出双凤鎏金笔。”秦封开口说道,语气坚决让那少年颤颤巍巍。

    少年心惊胆战地在怀中掏了掏拿出玉笔,双手奉上。

    苏清见那支笔的模样甚是华丽。

    苏清质问,“双凤鎏金笔呢?!”

    那少年也不顾着身上的疼痛,滋溜地跪着,朝着两人磕了好几个响头,“两位前辈,别……别杀我。我没想偷,只是借用而已。”

    苏清见这少年举止,心中越发不满,“说什么借用,若不是我们来此抓你,你还会还回去不成?”苏清冷哼一声,吓得那少年又立马磕了几个响头,额上都磕出血印来。

    也不知少年眼中的苏清表现的是有多凶恶,还是这少年被生死逼惯了,只以为苏清二人不仅仅来寻双凤鎏金笔的,更会取了他性命。

    苏清和秦封彼此对视一眼,竟有种意外收获的感觉,苏清缓缓收起灵鞭,让秦封询问。

    少年捂着嘴垂着头抵着地,不发一言。

    秦封适时释放威压,逼问道,“老实交代。”

    苏清蹙眉,她别过脸去,向秦封抱怨了一句,“一个练气六层的修仙之人,怎得如此没有骨气。”

    并非传音,声音掩不去,那少年当然听到了,竟开口辩驳,“若不是那老道逼我嗑药,强填上来的境界,我怎么如此弱小。”提到话中人,少年满脸的怒色,一副自身的修行前途皆被毁去的模样。

    只见秦封飞身而起,落在入口三丈出,只抬脚施力一跺,那少年生生被震出,猛吐了一口鲜血。

    秦封拎着少年回到了山洞中,将他扔在地上。

    “你久呆这天坑溶洞中是何意图?”秦封趁着那少年气满,快速地回问了一句。

    少年沉浸在强烈的情绪中,随口喊道,“还不是因为洞中阵法。”话已出口,连忙捂住嘴巴。

    可真是单纯,怪不得一直待在山里。苏清在心中想着,竟这么容易被秦封套出了秘密。

    土遁符,中阶土行灵符,瞬息从土中传送三丈,修真界中低阶修士的逃生必备品。

    苏清却不急于追捕,她淡定地一圈一圈收起灵鞭。

    这小贼莫不是忘了一直不曾出手的秦封了。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似云非云一世楚皇异屉美漫世界的败类某美漫的神级强化师传奇教练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