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试运事百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靖西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周围一众倒是不管他二人的答问,只在意是以何种方法成功找到百年灵药。

    方法被口口传到那些欲入广源的凡人中,凡人者欣喜之极,修行之人亦觉这个方法可用。

    只是经昨日之举,苏清不敢小觑这人,她紧盯着那孟锐行事。

    见孟锐在阵中不紧不慢,仿若闲庭散步,惬意如常。

    这般持续了半柱香,孟锐依旧不改悠闲之样。

    倒是同行测试者有人运气颇好寻到百年草药,高兴地喊出话来。

    苏清敏锐地看见那孟锐有所动作,他悄无声息地走到那测试者身后。

    手中出现一张符纸,渗入灵力,嘴角默念咒术,符纸一挥,瞬间自燃,凭空劈出一道雷电来,落在那寻得药草之人身上。

    那人还未成反应过来,便重伤吐血,被传出阵法外。

    灵药掉了下来被石宇接住,小心收好不再动作。

    苏清看得错愕,仿佛看见了广源内门打打杀杀、黑吃黑的盗匪模样,垂目不见,突然感觉这人大概就是天生适合修真界的混乱和竞争。

    秦封也并没有阻止石宇的做法,如果说苏清还有所触动的话,秦封则是冷眼旁观,不置可否。

    事实上,测运试炼本身就有这一条以实力夺得机缘者同可入广源。

    观试者一片哗然,却也暗自点头,如此做法才如真正的修真界,强者得机缘,弱者埋入黄土。

    之前无人尝试,怕是多有迟疑或是忌惮秦封出手阻止。

    而今秦封不仅不阻止,甚至默认可行。

    一时间真正将试运之事推向高潮。

    有能力者自寻灵药,亦防范他人来抢;无辨识之人或是图方便之人干脆盯紧了同行人。

    阵法中打斗争执不绝,无修行的凡人无法打过修行之人,只得暗中团结,在一群同为凡人的试运者中寻求一丝公平。

    测运试炼一直持续到晚间,四千余人最后只有三百数人通过试炼。

    试炼最后,秦封立于鹰顶宣读着进广源仙宗外门的人选,又吩咐尚留在中央广场观试的一众人:“尔等回去吧,内门外门测试已了,可入外门子弟已读,未在内者可去他处寻机缘,抑或五年后再来试吧。成功入外门的子弟今夜可会所住之处收拾行囊,明早辰时秦封同众位测试弟子在此恭迎诸位师弟师妹,一同入广源。”

    中心广场一众人躬身称是,便各自散去。

    秦封从鹰顶跃下,正欲收试炼阵法,有一人出声阻拦,秦封回头,见是沈津鹤。

    “师弟,且慢些收阵法。”沈津鹤一改之前恶劣的态度微笑走来。

    “沈师兄有何事?”

    此时一行负责测试的内门子弟聚了过来,苏清也跟了过来,站在秦封身旁。

    “秦师弟,从育仙堂出来怕是没体验过我宗的试运阵法吧。”沈津鹤依旧面色带笑。

    秦封皱眉,似察觉到沈津鹤的用意。

    果不其然,那沈津鹤继续说道:“不如,秦师弟也去一试如何?”

    秦封尚未答话,聚过来的申祺福却不同意,说道:“沈师兄,天色已晚,何必再试,秦师兄又非等闲。”

    沈津鹤见有人阻他,终是冷哼一声:“吾等修行之人,何惧夜色?”

    这时,后方有话传来,“秦师侄去试试吧,我二人亦想看看。”众人寻声看去,竟是负责监管的执事堂筑基师叔。

    秦封并不惧试炼,见执事堂的筑基师叔也发话了,便也不再推辞。

    秦封向那试炼阵法中走去,那沈津鹤又拦住他,“秦师弟既非等闲,这初级试炼又如何能难得过秦师弟,秦师弟不如试试那高级试炼。”

    秦封猛地看向那沈津鹤,沈津鹤有筑基师叔在后,笑意盈盈,肆无忌惮。

    闹闹笑笑、惊惊讶讶测了半响,得机缘者不过二十来人,实在太少。

    苏清终于在此次测试中看到了那孟锐,这个诡异的五灵根之辈,昨晚灵目决下的感知不在,肉眼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为练气三层的仙道修士。

    灵草遇灵火,大抵是同归于尽了罢。

    观试者在外笑得开心,心中各自警觉,告知自己切不可再做此等断绝生机的蠢事。

    秦封面无表情,对这群狼狈的修士无同情亦无嘲讽,使阵法传出他们,又将阵法重置迎下一波测运者。

    一众观战者倒吸凉气,又有人似察觉少年用意。

    一炷香烧得极快,阵法中的火焰蔓延的却很慢,灵草稀疏之地即将烧完,忽现一株在火中未损的草药。

    何靖西大喜,不顾灼热之感,猛地抓起那株草药。

    可笑的是有修行之士进入阵法,在储物袋中未曾寻到火石火引,索性就施出一记火球术打入繁花异草中。

    同行的修真人觉这方法方便亦行之,谁料一炷香内愣是烧秃了盆地,一株灵药也没有残留下来,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二十修士。

    那何靖西缓和一阵,异常兴奋地说道:“我观这阵法如寻常之地无异,我在幻阵所作的行为定会如常表现在景象中,故而,心中思索这百年灵药即是有灵,凡火应是烧之不毁,便进去一试。成之我运,败则我命。”

    苏清对这何靖西随心的态度颇有好感,笑着说:“恭喜师弟,这是气运使然,成功入我广源外门。”

    一炷香恰巧烧完,何靖西成功了,那株草药的确是百年灵药,他顺利通过测试可以入外门。

    何靖西被送出阵外,一群人蜂拥似的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

    苏清见那何靖西进入阵法后,并未犹豫,而是寻了一处药草稀疏之地,蹲下身从怀里拿出一物,苏清凝神看去,瞧着竟像是火石。

    那何靖西拿出火石,又从怀里掏了掏,找出一张火引来,“刷”点着了一株灵药,火焰借风势蔓延开来。

    他被挤得踉跄,苏清伸手拉了一把,运灵气将围上的一群人推开。

    何靖西松了一口气,向苏清抱拳,“谢广源师姐。”

    “无妨。”苏清挥挥手不在意,“我亦想知道你是作何想的。”

    一轮测试结束,苏清从她驻守的入口处安排了五人,五人中竟有一名有灵根的凡人少年。

    同苏清一起驻守的内门子弟有一人颇为惊奇,问那凡人少年何名,凡人少年老实答曰:何靖西。

    名字倒是好听,只是运气不知何如。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那年,我们一起逆命战歌某美漫的氪星超人魔道幻境觅宝将军十五条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