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与卿话广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凡间年年征战不休,匪寇强盗灭之不尽,修仙人本就是凡人而来,本性里的欲望不止,那些丑陋的行为只会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秦封面色冷淡,显然对这些事有所了解,虽然不喜却很理智,“他们以为打家劫舍可以提升他们的实力,以为所谓黑吃黑者是为弱者报复,殊不知都是脱离了修仙本心的东西,待得他们筑基后每进一阶都会困难重重、心魔环伺,若无外力辅助只能落个身死道消再无轮回的机会。”

    “秦封……”苏清难忍,开口不忿,“弟子纷争不断,各涉势力相互不睦,连那些高高在上的真人也是相处甚差。如此修仙宗门真得适合我等生存下去吗?”不过是一场修魔人穿入、一次新入门弟子拜师,苏清偏偏就看到了真人间的各种嘲讽和争斗,苏清恍然,只觉十年待过的育仙堂仿佛是象牙塔般阻隔了外围的种种恩怨。

    秦封只抬手拂过苏清头发,动作轻柔只作安抚,他说,“我父曾同我说过的广源仙宗并非这个模样,那时候的广源弟子晨起殿前习剑,午后殿内读道法,晚后静心修炼,只是世事多变,我父离宗百年,如今我等回宗,物是人非。”

    苏清体内的气机开始攒动,丹田灵气向身体经络涌去,扩宽一丝,冲破下一道窍穴。

    练气六层已至。

    苏清猛地停住长鞭,有一瞬的震楞,居然在对招间突破了练气五层。

    眼神懵然,瞧着秦封,或喜或惊。

    秦封倒是淡定,背负长剑,说道,“你停留在练气五层数月,灵气早已积攒足够,只差一个契机而已。”

    一瞬间,仿佛抛开了刚才突发的郁闷和难受,情绪高涨,只有自身实力够强才有资格抱怨这难懂的仙宗,苏清心中清明,瞥了一眼秦封,忽而一笑,再一次挥鞭而起,调笑道,“看样子,我应该多揍你几次了。”

    秦封默契地接过苏清的攻势,招来招往,携带的灵气忽明忽暗,在昏暗的崖台上倒是有几分祥和。

    远离了宗门内部的纷乱,苏清和秦封二人就在自己方寸的崖台洞府上安心修炼斗法。

    那枚歹人留下的玉佩,苏清交给秦封去研究了,只察觉出是个上品的防御灵宝也寻不得来路。

    上品灵宝一般需要炼化认主才可发挥全部威力,这枚玉佩仍旧是个无主之物。

    秦封检查了一边,郑重地交给苏清,让她带在身上,灵宝难得,日后或许会有所用处。

    苏清在崖台边缘建起了药圃,将在内外门交流会上买来的灵种和玉露草种下,研究着摊主书写的心得悉心照料,移植后的玉露草总算恢复了生机,其他的杂碎草种也渐渐发出芽来,小小的崖台边缘勃勃生机、灵气喜人。

    然而,那三枚高价卖来的异种却没有丝毫的动静,苏清也曾怀疑是否是自己真得被师兄忽悠了,却又被秦封否定,“玉衍真人之事不假,熟知千年前轶事的人都曾听闻这一预言。筮蓍神种本身就是百年生长、百年开花的窥视天机之物,岂是几天几时就长出来的。”

    苏清听后忽而觉得可惜,“秦封,百年之后我们还在这里住吗?”

    “世事难料,不在这里亦可再回来。”秦封的神色隐在了阴影中,不被察觉,”筮蓍神种埋藏的谜底,我亦想知道。”

    方寸崖台,神种自然生长,或许百年后秘密就此揭晓。

    对招间,苏清想,十年培育,十年恩情,转头来发现宗门早已偏离正轨,是忍是从是怒皆化作一腔失落和无力。

    长鞭在半空飘舞,残影如仙女飘带划过,灵气四散中无形之力恍若冲破一丝屏障。

    秦封收拾了桌上的碗筷,拿出一根长鞭来,长鞭色棕红,不只是何物编织而成,他反手将柄端递给苏清,说道,“我下午从我父亲遗物中找了条长鞭给你,冷月鞭气势过强不易平时练习,你且拿这条长鞭用去。”

    苏清接过长鞭猛地挑起,抬手就是“啪”地甩鞭而向秦封,秦封会意让过,抽出长剑接下苏清的招式。

    两人对照,一狠一让,倒是有些许泄愤之意。

    秦封抿了口茶水,“自然记得。”

    “听说他醒过来后,被宗主批了一顿,还是用你做的比较。锦蝶就是那人的追随者。”

    “她就为此找你麻烦?”秦封皱眉,语气不善。

    “你且忍忍,我们修为尚弱,只得寄身于广源,待日后我们有自保之力,我定带你离开这里。”

    一句话承诺,躁动的心绪暂得平静,苏清恍惚地点点头不再言语。

    夕阳摇摇坠入天际,天色黯淡了下来,苏清突然想到峡谷中昏暗里发生的事。

    “秦封,我不过去了趟内外门交流会,就看到了好些冲突,暗地里打打杀杀,外门人还觉并无异常,一个宗门如此混乱,当真是仙宗该有的局面吗?”苏清最后的语气忽而加重,越是说起白天的遭遇,越是觉得不理解,只是这些话定不能当着广源宗主的面质问,只能对着秦封诉说心底的不悦。

    “谁知道呢。争了几句口角,被我吓走了。”苏清复而笑了起来,颇为逗乐。“后来听其他人说,望月阁那边开了内外门的交流会,我便去看了。”

    想到自己大方的花钱手法,苏清不由叹气,换成双手撑着脑袋,说道,“我买了好些东西……才发现灵石这般不禁用。”

    “师承一脉的人?”秦封似乎有所记忆,静听苏清继续说。

    “对的。不过,我险些和她起了冲突。都是因为那修魔人闯入的后患。”苏清只手撑起下巴,神态随意,“你还记得那个被扔下来晕过去的内门弟子吗?”

    秦封一抿嘴,苏清就知道他在笑她,又叹气,“秦封,我们得找个法子赚灵石。堂堂内门弟子身无分文着实可笑。”

    “你可别急,等我们进了练气高境,接了历练任务能出山门就有机会了。”秦封安慰。

    秦封都如此说了,苏清也不好过于急切,现下最重要的事还是提升自己的修为。

    秦封沉默,眼神中闪过诧异,却并不询问。

    苏清没有追根究底,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冒出这样的念头。

    她说,“今日,我去了功法阁,本是去摘录鞭法的,却遇上了育仙堂的锦蝶。”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最强下水道大佬全爱猫[穿书]给大BOSS养老[快穿]无极霸主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一把砍刀平大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