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惊现修魔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早已束发的秦封,长期的少言寡语、不苟言笑而致的冷峻面容略微和缓,眼眸如儿时一般黝黑深邃,他身量颇高,姿态挺拔,站在苏清门前遮住了一片天。

    苏清关上门,摘下门侧的名牌,名牌上刻着的苏清二字一如既往的精致,没有半点被腐蚀过的痕迹。

    此刻的寝院安静极了,院里的孩子们早早去早课,甚至不清楚这两位平时少接触的师姐师兄今日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怎得?”赵申莫名地询问,“出了何事?”

    “天地灵气似有异常,不知赵掌事可察觉到了?”话语虽是疑问,语气却甚是肯定。

    苏清感知没有秦封敏锐,此刻还只是个平常的练气中境的弟子,知晓秦封不是个无事多疑的性子,便停下来观察四周。

    此刻正处在广学斋前的空地上,晴空万里,和风吹拂而过……苏清猛地止住,不对,这和风夹杂着一丝刺痛皮肤的感觉。

    “大惊小怪。”赵申并未察觉异常,“老夫神识扫过四周,何来异常?”

    转而又斥责,“这里是宗门育仙堂不会有人威胁到你们,许是外门弟子切磋弄出的动静。”

    “走吧。还得送你们去执事峰。”说完,并不在细究,转身在前带路。

    “秦封。”苏清传音,“这风中有怪,有腐蚀之感。”

    事实上,修仙者彼此传音会被修为高过双方的前辈听到,走在前方的赵申自然能一清二楚地听到苏清之言。

    苏清自是这个目的,让赵申以为苏清二人修行尚少不懂其中门道,也是给赵申面子,暗中提示。

    然而,赵申仍旧不为所动。

    “哼。”赵申在前冷哼一声,似乎对二人颇为不满,停下脚步,摆出一副筑基前辈的姿态正要教训。

    突得,一股强势的威压自东而来。

    广源仙宗依山脉而建,至东制高点为主峰,以此向西列内门从峰,在列外门管事峰。

    自东而来的威压——那至少是从内门而来。

    许是威压之源距离尚远,苏清和秦封俩练气境还勉强撑住。

    身后的广学斋声音戛然而止,两道流光划上天空,一道是面前的赵申,飞剑而上的姿态有些狼狈,还有一道是教文的金丹真人。

    “秦封,这是何境界的压力?距离如此之远,压迫之力竟这般难抗。”压力之下,苏清有些撑不住,半倚着秦封站着。

    “恐怕是金丹后境的强者。”

    “何方歹人,竟闯入广源,欺我内门子弟。”一声洪亮而威慑的声音自东传来,应是内门的某一位金丹长老。

    狂风乍起,天色突得暗沉下来,一团灰蓝幽遁光裹着一个身影直冲上天。

    “师尊,救我。”那身影在幽光中挣扎,竟是被挟制的内门弟子。

    苏清大骇,居然有人直直闯入内门抢宗门弟子,居然如此不管不顾。

    “放肆。”起先警告的金丹真人御剑而上,飞剑夹着势若破竹之力冲向那团幽光。

    众人皆觉那歹人定会被打落斩除,谁知,那团幽光化作一个灰袍人,只袍袖一会变拦下那柄飞剑,随后射出一道红光猛地打落欺身而至的金丹真人。

    二人修为差距竟如此之大。

    “这是?”苏清听到天上赵申大惊之语。

    “半步元婴。”教文的金丹真人话语沉重,“这是修魔者。”

    稚子仙童们朗朗之语,苏清在心中跟着默念。

    正在此时,秦封忽的扣住了苏清的手腕,苏清回头见秦封面色诡异,如临大敌,便听他喊道,“赵掌事!”

    苏清二人只作晚辈礼,齐声应是。

    “那便走吧,把你们二人的育仙堂身份令牌交于我。”赵申收了二人的名牌,“这身份令牌会放在育仙堂的弟子阁中作为留存。”

    苏清二人随着赵申再次走过当初来时的路,只是与当年方向相反,路过广学斋时,整齐的童子读书声传来,苏清听出这是“仙语”的内容,修仙孩童的学习教程,和凡间的四书五经类似。

    十年后的今天是苏清和秦封二人出育仙堂的日子。

    苏清在寝院房内收拾行李,将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地塞进了储物袋里。

    储物袋还是刚发下来的那个新弟子专用的储物袋。

    育仙堂一如以前,有进有出,只是这十年里新进的好资质的孩子少了些,满打满算,育仙堂中只剩十来人。

    “都收拾好了吗?”是育仙堂掌事赵申。早在秦封来时赵申就已经快到寝院门口,赵申依旧是十年前那副模样,面容不曾衰老。听闻其修为已至筑基大圆满,半步金丹。

    苏清耳朵微动,修行的最初五感会有很大的提升,此刻她就听到了隔壁轻微的关门声,并向自己的房间走来。

    苏清打开门,秦封正站在门前,看到她出现,平静地说:“走吧。赵掌事快到了。”

    十年里在这个占地不足二十亩的育仙堂里平静生活。

    因则被禁止迈出育仙堂,最开始时苏清还在想自己能否这么无聊的过着十年。

    苏清观察这公孙小童子,只觉是个心思单纯,一心想成为祖母那般的大能,所以非常刻苦修炼。只凭这一点倒是博得了苏清二人不少好感,相互间也能多次交流心得。

    当初幼年的挑战在十年后看来也并没有什么纠缠的意义了。

    十年后苏清再次回想这过往才明白,长生不老的寿命和翻天覆地的力量有多么吸引人。

    苏清在铜镜前整理自己的衣着,镜子里少女已亭亭玉立,面容姣好,肤若凝脂,长发瀑布般洒下,只揪起一束头发攒起发簪,身上穿着广源仙宗炼气期弟子袍,整个人干净又轻灵。

    “越长越像了。”苏清莞尔一笑,心中喜悦,现在的模样像极了前世的自己。苏清每一次蜕凡塑体,排除身体中的杂质,都感觉长相稍稍发生了改变。现在这模样竟然长成了前世的自己,细瞧下都丝毫感觉不到幼时的样子。

    十年如弹指一挥间。

    即使每日只修行二三时辰,天眷者如秦封已是练气七层,悟性好似苏清愣是修炼到练气五层。

    曾放下挑战之语的公孙弘在一年前出育仙堂,修为也达到了练气七层。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镇恶勇者和魔王的客厅之战我在末世吃鸡都市男女日常番撸鬼大师玉灵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