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育仙堂修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也是,入门时都说我们灵根悟性不错,作甚拖了半年之久都迈不进仙缘。”说话的是唯二中的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在之前同几个孩子聊天时,苏清就弄清楚这些孩子的灵根悟性都和她差不多,要么是三灵根一强而弱,要么是双灵根。

    “你们别急。”苏清和秦封对这抱怨插不了话,程石以练气一层的过来人安抚众人,“这引气过程,讲究精心和坚持,有灵根做引一定能偷得天道一丝灵机。”

    修仙者,修行第一步,静心感受虚空中无形之灵气,当纳入体内的灵气初次被己身所用,虽功法运转并沉入丹田,此为引气入体,也叫盗天机,盗取天道修行之机缘。

    师承脉大摇大摆的走来,每个人的眼神都在苏清二人身上停留很久,没有说话动手,但苏清还是感到了那些孩子紧逼的眼神,好像是故意试压,只可惜被试压的两人一点压力没有。

    苏清和秦封淡定的自我介绍,然后便不再理会,随意找了两个位置坐下。

    矮桌上笔墨纸砚俱全,旁边还放着练笔的新纸,纸上压着一本题名《仙语》的书。

    苏清猛地想到,广学斋里上午学习的是练字书文的课程,有一瞬见的傻愣:学写字?修仙还要做这些?

    瞧了瞧两只稚嫩的双手,叹气,扯着下巴,想,我才五岁。

    “怎么了?”苏清的叹气在秦封看来有些奇怪。

    苏清顺口而答,“我不会写字。”

    “这很正常。”秦封见苏清还一副苦恼的样子,不明所以,还是安慰,“你要是怕教习师父,我可以教你。”

    苏清可跟秦封说不清她苦恼的源头,静了一会,余光瞥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口进来,推开秦封,“教习师父好像来了。”

    来人鹤发童颜、白须垂至胸前,径直走到上座盘腿而坐,闭眼调息,并不理会台下弟子。

    两人对视一眼,满是疑惑。

    不久后,育仙堂内一声“铛”得钟响。

    教习师父缓缓睁开双眼,无形的压力荡开,广学斋内瞬间安静了,他袍袖一挥,一副画从身后的墙上展开。

    那竟是一副窍穴经络图。

    苏清大吃一惊,这除了练字还要学医吗?修仙还是入世?

    教习师父缓缓而言,“修仙者,引气入体,过经络,行功法大循环,开窍穴而入正丹田……”以此,开始介绍具体的经络和窍穴。

    苏清哑口无言,只觉情理之中,但当真是意料之外。

    下午时辰过半,教习师父停止介绍窍穴经络图,“诸位行修行基础式修炼打坐运行一循环,不适者提问。”

    话落,教习师父闭目喃喃语,“引气入体,静心闭目,观想自身,头立中正,舌舔上腭,脊直肩张,双足跏趺,手结定印于脐下……”

    苏清恍而明白这是在教新来的二人如何打坐修行,连忙改变姿势,作修炼姿态。

    “……默念广源紫气之心法,意念自眉心印堂穴而下,绕奇经八脉入丹田……”

    “广源紫气功法言:大道非独,万物生长。自然至极,紫气东来……”

    教习师父所语如梵语自八方而来,苏清静心观想,自然抛却杂念,天地间仿若灵如动起来,莫名地,似乎有细粒的幽蓝光点飘忽不定,若想再进一步吸纳入己身就更难了,毫无进展。

    “铛”又一声钟响惊醒了静心的苏清,自以为转瞬间却已过了大半个时辰。

    周围瞬间热闹起来,童子们在座位上坐跪不安定。

    “初时修行不可贪,点到即止。锻体、锻骨、锻血后量力而行。”教习师父说完,袍袖一甩无言走出广学斋。

    “初次修行,感觉如何?”秦封在旁关心。

    苏清回答,“一种说不清的玄妙感觉,天地如虚立。”

    心中却甚是雀跃,一种希冀落定,当真迈上了一条仙途。

    ......

    日子转瞬即过,育仙堂安静与喧闹交相辉映。

    苏清二人的性格让他们没有真正的融入所谓的凡人一脉,同师承一脉也有距离。

    远离了两脉之间暗流,苏清在育仙堂的日子异常平静,满心满眼都是练字、读书和修行。

    二人只选择在晚间修行两三个时辰,如此虽然修行缓慢,却根基扎实,各种法诀奇闻亦有时间学的通透。

    如此,日子过得规律,苏清自教习之日后三个月便引气入体,水形之力如流光在她经络中流走,其中夹杂着几丝异色却也无影响。

    二人晨起在院中习剑法,反反复复多年不停。

    早课午课后,在育仙堂藏书阁内习文写字,亦读书知天下事、了世间奇闻。

    晚间或单独、或相对打坐修行。

    此般,两瘦小孩童岁岁成长,不知何日,已蜕变成翩翩少年和娇俏少女。

    想来也是,这一天见到的师承一脉的弟子大概只有那叫“公孙弘”的童子,苏清一眼别能瞧见这群人中没有那人。

    聚在一起的凡人脉小孩还是有些瑟缩,左右散开让出路来,年纪稍小的孩子甚至不敢抬头看那几人。

    房内两侧墙壁挂了四副书画,画中所示为青兰、绿竹等令人见之舒心的景物。

    “站在门前作甚,挡着路了。”身后有人出声训斥。

    苏清回头看去,一群身着法袍的小孩直接点明师承一脉的身份,领头的是个没有见过的小孩。

    路上,还遇见不少师承一脉的弟子,身着华丽,绣着诡异的花纹,区别于几个凡人孩子身上的锦衣,那是修仙人穿着的法袍,而凡人孩子衣服只是堂内杂役送来的弟子服。

    两脉弟子所言甚少,交流的只是些年纪看起来有些大的少年,而年纪稍小的则没有那么友好,眼神中的不屑十分露骨。

    苏清心想,这小小的育仙堂内就这么个冲突模样,怕是整个宗门形势也是此般。

    苏清还没踏入修行门槛,对他们说的话半知不解,只得抬头打量这广学斋。

    广学斋内顶前架地台,矮桌玉蒲团为教习师父教授之地,其下四列六排皆设桌蒲。

    一群人来得些早,站在屋子门前,旁边的申祺福还在说,“我们一般午时后过来,下午教授的是修行基础,待我们练气三层之后就不用过来了。自个寻个清净地修炼就好,若遇上瓶颈在请教师父。”

    孩子群里有人听此话叹了口气,“每次听到这句话都觉得难受。师父说得如此简单,而我修行半年还是没引气入体。”

    世人常说,仙者清心寡欲,苏清看到的确是个充满戾气的修仙集体。

    若说以前的思维有没有颠覆,倒是不好说,她现在对这些局势并不放在心上。

    苏清自知自己还不甚熟悉这边说话行事的方式,二十来岁的心理和几个稚气的孩童也无意中有些距离,她只在后面看着秦封被围的略显头疼的模样,偷偷笑着。

    也不知有没有被秦封瞧见,吃完饭去主堂的路上,秦封那小大人干脆一把抓着苏清的手腕,二人一起被簇拥在新进的凡人脉孩子中间。

    育仙堂内两脉虽有不和,但也上升不到针锋相对的地步。

    随着新进的孩子逐渐长成或许明面上的冲突模样就会消了去。

    思忖间,广学斋已在眼前。

    话题打开,小师兄师姐们开始将他们耳闻目见的宗门传闻如数家珍般一一道来。

    苏清二人很快和房子里八个孩子相熟起来,六男二女,年纪最大的刚满十岁,年纪最小的也有七岁了,并且这些孩子都是这一年内带进来的,年纪大的凡人脉的弟子早课后并没有回来。

    几个人相谈甚欢,时间到了,小师兄师姐们主动地带着二人去后堂吃饭,吃饭时也极尽照顾,路上将育仙堂的建筑都介绍详细,比如早课午课教习师父讲习的地方叫广学斋,藏书之地叫藏书阁等。

阅读执手闯仙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爱上傲娇女同桌聊斋崛起你不许凶我![重生]重启黄金年代创造101之最牛导师TFBOYS有羽翼的千纸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