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红线(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号手吹奏地太快了,而且很不熟练,阿尔乔姆听得难受。钢管上的奥兰卡开始依照自己的节奏快速旋转,好像是穿在了一根烤串上似的。

    “你聋了吗?后退!”

    在阿尔乔姆寻找彼得的时候,在他同荷马一起来这里的路上,他忘记了一些事,忘记了无路可走的那种感觉。那个老头给了他一个目标……原谅我吧,老爷爷。

    不,我不想要和她生孩子……阿尔乔姆意识到了……他突然意识到了。

    展览馆站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或者说没有阿尔乔姆的用武之地,他宁死也不会去做那些种蘑菇、喂猪工作。

    阿尔乔姆逼着自己把手举了起来。汗水从太阳穴流到眼睛里,模糊的视线里一个樱桃色五角星晃来晃去。

    也许他们还没处决你,彼得-斯金维奇?嗯?我跑了半个地铁来找你,不是吗?现在我到了。现在我已经无路可走了。他们还没杀你,是吗?

    “我……有一些情报。”

    “你在嘟囔什么?”

    阿尔乔姆意识到观众都愤怒的看着他,让他感觉毛骨悚然。所以他又轻声地说了一遍。

    “我有重要的情报,关于帝国一场计划中的武装行动。我要和一名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军官谈话。”

    “我听不清!”

    阿尔乔姆抹去了头上的汗,走上前一步。

    通往猎人商行站的通道长得好像没有尽头,似乎是特别为阿尔乔姆建造的,给他改变主意的时间。

    从外部看上去红线的边境似乎很脆弱:就是一个可以搬动的路障和两个打瞌睡的哨兵。但在里面,外人看不见的地方,布置了三层防御,有沙袋,带刺铁丝网和机枪。机枪口对着墙:守卫还不知道敌人会从外部还是内部过来。

    有一对兄弟的头像被画在墙上:两个人看上去很像,都是秃顶,脾气暴躁,脸颊肥大。好像是那种印在奖章上的头像,其中的一个在给另一个挡光。阿尔乔姆知道他们就是莫斯科温表兄弟。站在前面的是马克西姆,现任总书记。被马克西姆挡住的是前任总书记,已经死了。

    剧院站的小号声越来越小,因为从猎人商行站传来的进行曲声音越来越大。走到第二层防御工事的时候,进行曲的声音已经完全盖过了剧院的小号声。

    走道里光线很暗,只有在铁丝网上有一点点光亮,两处铁丝网间的地方就是一团漆黑。他们一路上遇到过暴脾气的士兵。阿尔乔姆想快点走,尽早面对自己的命运。但护送他的武装守卫好像并不急——他们自己的命运本来就充满了未知数。

    阿尔乔姆勉强坚持到了猎人商行站。他们到了最后一处关卡,看上去就和最初的那个一样脆弱,再往后面就看不见了,被楼梯挡住了,让人觉得好像红线没人对剧院站感兴趣

    但入口处的乐队是确实存在的,他们正在敲锣打鼓。这些曲子让阿尔乔姆感觉想立正站军姿。没有什么剧场的音乐可以胜过这种声音。

    猎人商行站是最早的几个地铁站之一,所以空间比较狭小,但不失温馨,所有人都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这里很干净,天花板上也没有漏水,灯全部打开了,总之所有一切都很整洁。

    每当乐队演奏完一段进行曲,开始换到下一首的时候,你可以听到车站里特别的说话声:不同于一群人发出的吵闹声,所有人都压低了声音说话。有一群人在排队,他们手背上都写了一个号码,他们在低声耳语;在入口处的拱门,有人坐在桌子旁处理文件,他们也低声地说话;甚至妇女和小孩也都是悄悄地说话。当锣鼓声停下的时候,整个车站看上去都不那么明亮了。但等乐手开始演奏,车站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灯也似乎更亮了。行人不再窃窃私语,大理石地板更闪耀了。

    许多地方都画上了巨大的标语:在红线带领下打倒贫穷,愚昧和资本主义!向贫穷说不!人人平等万岁!敌人的怪物吃掉了我们孩子的蘑菇!按需分配,人人有份!还有列宁,斯大林和莫斯科温的头像。车站远端的墙上有装裱好的秃头列宁和小胡子斯大林的头像,旁边站着一个脸色苍白,戴着红领巾的小男孩,头像前方有一些塑料花。

    本地人似乎没注意到阿尔乔姆是被押送来的:所有人都匆匆走过,对阿尔乔姆完全不感兴趣。阿尔乔姆找不到任何眼神接触的机会。但只要一走过,阿尔乔姆就能感受到旁人好奇的目光聚焦在他的后背。

    阿尔乔姆心里在盼望着彼得-斯金维奇还没有死,也没有跑去其他地方,盼望着他会一直等着阿尔乔姆。才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还有机会。

    国家安全委员会在站台下面。在单调乏味的红线公民走过的地板下面,还有低矮的一层,一般人都不知道。入口就像是一个放拖把和水桶的杂物间。到了里面,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其它车站的类似部门很像……一条过道,墙上的绿漆刷到齐腰高的地方,再往上是白色的。墙面因为水汽已经发黄,有一盏摇晃的灯泡,过道旁是一排房间。

    一名守卫打开了一扇门,把阿尔乔姆推了进去。

    “我有紧急事务!我有紧急情报要报告!”

    “在军队里才汇报事务,”守卫眨了下演,“这里你只能举报其他人。”

    外面的铁门栓合上了,发出的响声让阿尔乔姆感觉有点紧张。

    他看了看他的狱友:有一个戴了假睫毛的女人,她染黄的头发卷在头后面,还有一个矮小暴躁的男人,他的睫毛和眉毛都白了,头发剪得一团糟。他的皮肤像是酒鬼那种棕色。

    彼得不在这间牢房里。

    “坐下,”那个女人说,“没必要站着。”

    那个男人哼了一下鼻子。

    阿尔乔姆看了看长凳,还是站着吧……好像他马上就可以见到彼得,听他讲讲故事,然后红线就会把彼得放走。

    “你觉得他们会立刻把事情搞清楚,是吗?”那个女人叹了口气,“我们已经被困在这儿两天了。也许还算不错。他们这里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们不来找我们更好。”

    “闭嘴,”那个男人生气地说,“你可以把嘴闭上吗?”

    “在我之前他们带进来过一个老头吗?”阿尔乔姆问她,“有小胡子的老头?”阿尔乔姆演示了一下彼得的小胡子。

    “没有,我没见过任何有小胡子的人。我们被困在这里,只能那样互相指责。”

    那个男人不情愿地转了过去,开始用手指甲抠墙壁。

    “你干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干。我必须得把那个老头找出来。”

    “那个老头干了什么?”

    阿尔乔姆看着这个女人,她肉色的紧身衣上打满了补丁,手上青筋暴突。乍看上去假睫毛让她的眼睛变得又大又热情,像是要投怀送抱一样,但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疲倦的微笑。

    “那个老头也没干什么。我们来及剧院站。我们只是过着自己的日子。”

    “剧院站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我猜,很吵?”她同情地问阿尔乔姆。

    “还好。”

    “但他们说你们已经饿得快要吃人了。那他们在撒谎喽?”

    “尤卡!你是傻吗?”那个男人开始抗议。

    “我们这儿生活不错,”尤卡开始回忆,“我们不关心你们那边的破事。”她停顿了一下,疑惑地问,“你们要排很长的队等蘑菇吗?”

    “排队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你排到队尾,会是几号?”

    “什么队?如果你有钱的话,直接买就行了。”

    “钱?你说的是食物券吗?”

    “我们这里不需要钱,”那个男人开始插话,“多劳多得。不像是剧院站一样,工人都有保障。”

    “好吧。”阿尔乔姆说。

    “你们去吃钱吧,”那个男人加上一句。

    “算了吧,安德烈沙,为什么要这样攻击他?”尤卡说。

    “他们放进来一个肥脸的蠢货,你就想投怀送抱!”安德烈沙站起来朝脚下吐了口口水,像是朝阿尔乔姆吐的一样。

    “说的好像你突然想要我的怀抱了。”她笑着对那个男人说。

    “我不是资本家的傀儡,”阿尔乔姆说。

    “我不想听你解释,”安德烈沙说,“我不感兴趣。”

    大家安静了一会儿。

    阿尔乔姆把耳朵贴在门上,外面很安静。

    他看了看表。迪特玛打算干什么?他还会信任阿尔乔姆吗?他会信任阿尔乔姆多久?

    “你说领蘑菇不需要排队?”尤卡问,“那每个人的配额是多少?”

    “给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就是子弹。”阿尔乔姆解释说。

    “那,”尤卡高兴地问,“如果两个人一起去买。”

    “什么?”

    “他们都能买到足够的蘑菇吗?”

    “是的。”

    “贪婪的混蛋,”安德烈沙说,“你觉得他们在吃谁的蘑菇?是你我的!我们的孩子忍饥挨饿,他们却吃得像猪一样。”

    “他们没有挨饿!”尤卡惊慌地高声说,“而且我们也没有孩子。”

    “我只是想象一下,我就是这样说话的。”

    安德烈沙涨红了脸看着阿尔乔姆,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就当他没说,”尤卡乞求着阿尔乔姆,“行不行?”

    阿尔乔姆耸耸肩,点点头。

    “注意你的言辞,”安德烈沙朝她妻子大喊,“你这个废物!要不是你多嘴,我们此时就在家里了。就好像你没从埃菲莫娃一家那里听到听到任何东西。”

    “埃菲莫娃一家什么也没说,不是吗,安德烈沙?”她轻声说道,“安全局的人还是把他们带走了,他们没有说过……反动的话。”

    “那一定是其它事情!一定有其它原因!”他咆哮着,“怎么能毫无缘由地就把他们一家人都带走呢?”

    “那家人怎么了?”阿尔乔姆问。

    “没什么。不关你的事!”

    “我说的算什么?我只是说今年蘑菇收成不好,白色霉菌感染了国家农场上的蘑菇。我们要饿肚子了。仅此而已。我还是不明白。但他们说这是诽谤……”

    “你跟谁说的这些?你这个愚蠢的大嘴巴!是斯维塔-德门特夫?你还想狡辩你不认识德门特夫一家?”

    “德门特夫家的达莎在编织厂工作,感觉她好像什么都不懂。”

    “至少她管得住自己的嘴!有人说的话还没你严重,也被抓起来了。瓦西列娃就说了句‘愿主保佑我们’,就被抓走了。为什么他把伊戈尔从105区抓走了?因为在休息的时候他吹牛说有外面的人出现在切尔基佐沃站。”

    “从外面哪里出现?发生了什么?”

    “从莫斯科外来的人。从北部来的,另一个城市,听说他们来的一路上都没穿防护服。这个故事咋样?显然是胡说八道。伊戈尔说他们一下就抓住了所有外来者,然后在同一天……”安德烈沙伸手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别在自己身上演示!”尤卡叫着。

    “都是胡扯,是吗?该死的!那个混蛋美国人只会吹牛。就算是小孩都知道莫斯科是唯一幸存的。什么其他城市?他说的话被尤金听到了,然后尤金又告密了……第二天他们就抓了伊戈尔……你是有多大胆子才敢在尤金面前说话……”

    “哪个城市?”阿尔乔姆紧张起来,继续追问,“那些切尔基佐沃站的外来者来自哪个城市?”

    “嗯……”安德烈沙说,“我就知道这些。”

    阿尔乔姆离开门,向那个男人走近一步,开始靠近他。

    “但他说了这些,是吗?都是这个伊戈尔说的?”

    “看看他的下场。”

    “告诉我。都告诉我。这很重要。”

    “在你打败他们之前,没时间问那么多问题!”安德烈沙笑了。

    “你这个没脑子的蠢蛋!告诉我!他们来自哪里?”阿尔乔姆抓住了那个人的衣领,把他推向墙边。

    “放开他!快放开!”尤卡尖叫着,“他什么也不知道!守卫!救命!”

    “那时都是胡扯。”

    “万一不是呢?”

    “那有怎么样,不是胡扯又怎么样?”

    “那就是时候了,我们就可以摆脱束缚!离开地铁!”

    安德烈沙半靠在墙上,摇摇头。

    “如果他们在某处活得那么逍遥自在,为什么还要冒险来找我们呢?”

    阿尔乔姆心中有许多答案,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安德烈沙说.

    阿尔乔姆把他放了下来。然后又回到了门边上。

    门突然打开了。

    “剧院站来的那个!出来!”

    “你应该告诉我的,”阿尔乔姆对安德烈沙说。

    “现在你可以自己问了。”安德烈沙笑了。

    “少校同志,我把那个变节者带过来了。”

    “手铐呢?把他拷上。”

    阿尔乔姆双手被拷上了。

    “犯人在供述的时候……都要戴手铐,”少校向阿尔乔姆解释了一下,“叫我格列布-伊万维奇。你是谁?”

    阿尔乔姆已经知道他叫格列布了。他认得出格列布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还有那双系带靴子。

    “菲奥多尔-科列斯尼科夫。”

    这是那个死人护照上的名字。

    “好,菲奥多尔,你想说什么?”

    格列布体格强壮,像一头牛一样。他的头是秃的,嘴唇很厚。他和阿尔乔姆差不多高,所以他并没有很高,但他要比阿尔乔姆壮实好几倍。他的外套扣不上,领子太紧了,裤子也嫌小。

    格列布坐到桌子上,让阿尔乔姆站着。

    “你们抓错人了。”

    “什么人?”少校问。

    “剧院站的彼得-斯金维奇,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你把他和其他人搞混了。”

    “那我们应该抓谁?”

    “其他人。”

    “哈哈哈,你是来弄他出去的吗?”少校一下子没了兴趣。

    “他不是犯人,他只是一个剧院的技师,”阿尔乔姆对他说。

    “嗯,他已经承认自己是破坏者了。”

    “但……这不是事实。他承认了自己没做过的事。”

    “那是他的事。我们已经都搞定了。”

    现在怎么办?

    房间很宽敞,但布置严肃。地上有皱皱的防水油布,角落里放着一个灰色保险箱。桌子还比较高级。就这些了。

    还不止。

    还有东西发出响声。阿尔乔姆查看四周:他身后的门上挂了一个钟。一个他以前在另一个地方见过的钟。那只是一个简单的蓝色塑料钟,指针是一把穿过盾牌的剑,钟面上刻了一些大写字母,VChK-NKVD-MGB-KGB。现在是十点差十分。

    “急着赶路?菲奥多尔?”少校笑着问他,“你迟到了吗?”

    “这个钟很有意思。”

    “一流的钟。我还有事。这就是你想说的,菲奥多尔?我之后再和你谈。”

    “我想要和他说话。”

    “这可不行。他是你什么人?你亲戚?同事?”

    “他承认什么了?他可不是一个破坏者。他从没去过帝国。你们要找的不是他,是其他人。”

    “不对,菲奥多尔。我们找的就是她。彼得-斯金维奇。帝国和这事儿没关系。看。”少校挥了挥一张厚实的纸,“中央办公室传来的简报。不会错的。”

    所以他们不是来抓阿尔乔姆的?是彼得自己做了什么事吗?

    “就是这些?”格列布站起来,“我十点和人有约。”

    格列布走到保险箱前,拨动了几下转盘,从门里拿出一把老旧的黑色左轮手枪。

    阿尔乔姆很清楚他是和谁有约。

    “彼得-斯金维奇会被怎么样?”阿尔乔姆干着喉咙问。

    “他将接受最后的惩罚,”少校说着,“好了,菲奥多尔。明天再说。我们明天再谈。我有预感我们会聊很久。你想告诉我一些事,但你吞吞吐吐。我得想办法让你说出来,但今天没空了,我有事要干。

    有一个穿铁路职工装的人抓住了阿尔乔姆。在看了这么久无聊的舞蹈之后,这就是阿尔乔姆期待的那一刻吗?

    如果他向前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他的腿明白。他的躯壳还很年轻,但他的灵魂已经回不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

    “搜他身!”

    阿尔乔姆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他的腿还没有下定决心。

    观众开始转过身来示意要他安静。

    “我要干什么……”阿尔乔姆自言自语着。

    阿尔乔姆不能这么做,他知道,不能举起双手向前一步。他一定不能坦白自己才是那个带无线电的恐怖分子。因为不管怎么样红线都不会让他见彼得-斯金维奇,而且阿尔乔姆马上就会被处决。

    那该怎么办?

    我怎么救你?难道还要听从那个魔鬼的命令?帮他制造一起大屠杀?然后呢?他们会让你走吗?不可能的,老爷爷。

    所以就是这样:不管我怎么做出选择,都是希望渺茫。

    证件是其他人的,但是还得过自己的生活,阿尔乔姆自己的生活,以前的那种灰暗扭曲的日子。他想要那种生活吗?他有办法破解吗?

    奥兰卡-艾森伯格脱下了自己的胸衣。没了彼得-斯金维奇的指引,那些聚光灯照向她,刺眼的灯光照射在墙上,投射出一道完美身材的剪影。

    忘掉彼得,忘掉他在莫斯科上空捕捉到的信号……忘掉荷马,忘掉老头还在普希金站的某个角落,脖子上套着绳子,等着阿尔乔姆,忘掉迪特玛,忘掉他那个任务……忘掉身后这些坐那儿鼓掌的愚蠢观众,这里马上就会刺刀见红,血流成河,估计到时他们会扔掉红星大檐帽,屁滚尿流地跑向新库兹涅茨克站。哎……让一切都在背后发生吧。反正阿尔乔姆眼不见心不烦。

    新库兹涅茨克站有什么?

    “赶紧的,快走开。你还要在这里看多久?”

    那个军官一直紧盯着阿尔乔姆。身后的红军士兵在等待着命令。

    什么都没有。

    就和展览馆站一样。

    浑浊的空气,到处都种满了蘑菇。这是阿尔乔姆宁死也不愿过的日子。当然他也许可以用某个死人的证件,绕回展览馆站,回到安娜身边。

    “哎!说你呢!你要干什么?”

    阿尔乔姆看了看说话的人:他的大檐帽上有一颗樱桃红色的五角星。阿尔乔姆耸耸肩。

    褪了色的红旗竖立在拱门旁,拱门上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红线,国家边境。

阅读地铁2035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的野蛮美人上司漫威摸鱼救世主的和平生活刑侦九组霜天晓翔凤归梦榻天后的上位手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