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理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把戏,这老货开始翻箱倒柜,东拼西凑,还把他儿媳妇找来,两人合计著能凑出多少钱,期间还不时发生争执。

    爸,这钱是嘤嘤的奶粉钱,他是你孙子阿,这钱给了,嘤嘤吃什么。不是还有你吗,不要废话,我还没死呢,我还是一家之主,没母奶喝米粥,小时候我妈就这么拉拔我找大。

    平安阿,叔家里就这么多了。东拼西凑,免强凑了万元左右,谢鸿文把钱给王平安,带著歉意说,剩下的钱,叔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不管怎么说,你爸帮了我这么多年,我帮不上他的忙,好歹不给他添加什么负担。

    说完,他就走了。谢鸿文恭敬的送他到门口,看著王平安走远。脸上露出一个奸笑。没想到有这等好事。看来这几十万,可以多赖一会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真的假的?虽然不多,好歹拿到钱了,不算白跑一场。他接过钱,谢鸿文又叹息说,其实我之前就想上门了,叔想说,你在金氏上班,以平安你的能力,肯定会认识那个金小开的,想拜讬你,看能不能说上话的。只要金氏的钱给了,就能还你钱。可是你又离职了。

    大概我想太多了,平安你的能力,没话说的,叔也算看著你长大的,可是这要求太为难了,就没去找你。

    金小开,我真得还认识。,想到金小开,王平安就一肚子火。两人恩怨,或者说,金小开片面看他不顺眼,已经很久了。有事没事就找他麻烦。他已经忍他很久了,那——。谢鸿文大喜,正想说什么却被打断,钱我会帮你要回来的。我会去跟他算算帐。

    现在是没人敢提了,可是当年金酉干要工程款的时候,那是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上门堵人,下跪、打滚、撒泼什么都来,年终晚会上,他亲自下场跳肚皮舞,就为了博人一笑,提早拿到工程款。不说他自己了,连老婆孩子都带上,脸皮都使尽了,其他那些非法的手段,更别提了。

    电视上那些行贿手段,都是他玩剩的,金酉干在这方面特别有天赋,始终可以走在人前半步,才让他这么些年,越做越大,做成本地有数的大企业家,还没被抓到,真是老天没眼。

    谢鸿文很气愤,言下之意颇为不屑,一副他就是舍不下脸皮,才会被金有干超过的样子。王平安听出来了,不过没说什么。

    (这老货玩什么把戏?,王平安接过钱,他又耗了一个多小时,看了场翁媳小剧场,还以为又有什么妖鹅子,谁想到,谢鸿文就老实给钱了,你不会又跑路了吧。

    搬家也是要钱的,现在我家真的过不去了。,说著又咳了几声,我身体不好,家里靠我老伴和儿子努力赚钱,媳妇留在家里照顾孙子和我。再换个环境,大人小孩都受不了。

    在他看来,他今天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在看这老货表演,就要一个准信。如果他还耍赖,他会直接打官司。到时候找个律师,虽然还要费点心神,不过可以让爸爸去,让爸爸威风一把,王雷风也是受够这厮了。

    叔会还你的,叔先想办法凑一凑,看能还你多少,你等一下。,谁知道,谢鸿文突然转了性子,答应给钱,这又在玩什么把戏?

    不说,他不代表他看著起这秃头。他爸在这秃头底下做事,这么多年早把这人看透了。没那本事,就老老实实做事,别学人家走邪门歪道。那么早就跳出来自组施工队,如果踏实做事,老实的把赚到的钱,用来投资,自己弄块地皮,自建自售,你谢鸿文早就发了。

    不老实,老是挪用资金去炒股,结果没本事赚钱,赔本居多,还不死心。看著人家一个各发大财,又一股脑的栽下去,好了伤疤忘了痛,结果只是换来更惨痛得教训。我老子不是心太好,现在怎么也混有千万身家,说不定也是一个小建设公司老板了。

    当然会有人和他们合作,,谢鸿文气的猛跺脚,他们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小公司,大的他不会拖欠,小的就找各种理由。我们小工程公司,根本拖不起。

    谢鸿文说起金小开,就是满腹怨气。从金小开他老子,金酉干创办金氏集团以来,就是擅长各种拖欠的行家。以前他还是小公司的时候,就敢用各种手段拖欠。他谢鸿文,还是跟金酉干学得皮毛。

    简单一句话,你没钱就是了。不光是没钱阿,只是没钱,我也不用跑路,还欠了一身债呢。

    这就是你活该了,老是拆东墙补西墙,现在东墙垮了,连西墙都补不上,不跑路就是上黄泉路。

    这我懒的管,你家的事。反正,你现在给我个准,你准备怎还钱。,老实说,他实在没耐心了。一来这老货各种哭穷手段,让他很烦躁。如果不是为了出口气,也让爸爸高兴一下,这点钱还真不值得他特别花费精神。

    自从金氏那个金小开回来以后,金氏做的就很过份,给个工程款,拖拖拉拉。先是找各种名目扣款,就是不给你全款。后来干脆就不给了。找他们要,要嘛找理由拖延,后来连找都不找,直接把你的请款单丢废止篓。就是一个字,等。

    谢鸿文哭诉,说其实他也不是恶意扣款,只是最近这一两年,生意难做。他也算是一个金氏长期合作公司,金氏但凡有什么工程,无论是自己盖的,还是官府的标案,凡是他们自己吃不下的,流出来,他总是可以拿到一点。只是,这两年金氏越来越过份。他也是满满无奈阿。

    你可以告他阿。告,怎么告?谢鸿文苦笑,人家家大业大,请的起律师,在契约内容里面鸡蛋挑骨头,总是可以找出扣款,或者延后付款的理由。这么敢?老是这样,谁敢和他们合作。

阅读未来微信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爸喊你回国结婚都市狂人君王令考官皆敌派校园最强兵王欢喜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