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半龙半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三年了,连体内的杂气都还未完全洗涤,也想成为大荒者?明元,你也就只能采些草药,在这村里当个凡医罢了。”山下,突然有着一道嘲笑声传入少年的耳中。

    三个少年悠哉的走在山道上,看其样子,应该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已是成年,神情之上,尽是对处在山上的少年露出鄙夷之色,十六岁了,却还是停留在洗气境三重,真是给他们村子丢脸。

    少年往下看去,皱了一下眉头,便是不再去理会。

    仔细向那一圈圈纹路看去,不难看出,这是一龙一凤,不过……龙头和凤头,却都是被将其撕裂了开来,只剩下下半身。

    右手轻轻的摸向那半龙半凤,上面的纹路,每绕过一圈,都是揪心般的痛,在划过那道裂痕的时候,少年整个身躯都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直到摸向那五道疤痕的时候,少年方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双眼微微闭上,眼角之处,落下两道泪痕。

    五岁那年,处于北荒神府的他,在无数天骄的眼中,觉醒了属于他的龙凤印记,从此一步登天,成为众天骄之首,也同样是被誉为下一个北荒神府府主的候选人。

    然而,耀眼的光环来的快……去的也快。

    六岁的一个冬天,不知发生了什么巨变,北荒神府的大荒者竟是在一夜之间血洗,东荒太祖的人也突然在这个时机闯入他们此处,占领他们的领地。

    不过,为了保护北荒的唯一祖地,他的父亲和母亲不得不将自己封印起来,同样封印的,还有那块祖地,据说……这是他们唯一能够重新崛起的希望。

    爷爷带着他连夜逃跑,可是,最终却还是逃不掉东荒太祖的爪牙,雪山之巅,在最后一刻,他胸口上的龙凤印记也就这样被其硬生生的从上面撕扯下来,那种痛……刻骨铭心!

    在龙凤印记被快要完全撕裂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这面孔……也致使他有了活下去的目标和勇气,从而也保住了他半块龙凤印记的纹路。

    跌落雪山之巅后,他爷爷耗费毕生修为,从而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同样也逃离了这北荒之乱,不过……他爷爷从此之后,却沦为了废人。

    可惜的是……整个龙凤印记,最重要的龙头凤头却是没了。

    明天!

    北荒神府仅次于他的哥哥,明天,同父异母的兄弟!

    他就算死也忘不掉他那道熟悉的面孔,勾结东荒,残害同胞,坐拥北荒之主!

    十年了,这件事整整过去十年了,也许……他还以为自己被埋在雪山之巅死去了吧。

    毕竟,血骨经脉都是被摧毁,这让任何一人,都是必死无疑。

    但是,五岁觉醒龙凤印记那年,所有人都欢呼着,他是被上天所眷顾的大荒者,既然被眷顾,那又如何会让他死?

    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清秀的脸庞之上,露出一道无比清澈而又干净的笑容。

    曾经的天才,在没落了整整十年,今年……也该是绽放出属于他的光芒了吧!

    若隐若现!

    不过,在那一圈圈纹路边缘处,却是有着一道道的裂痕,这些裂痕,就像是被人给生生的从上面撕裂开来,显得非常狰狞,在其上面,更是有着五道可怕的疤痕,一直向他的左手延伸过去。

    嘲笑几番后,三个少年看到明元在半山上,便也不去找他的事了,哈哈一笑,就随着山道走下山去。

    靠在梧桐树上,少年紧紧的握住了双手,整整十五年了,自己却还是停留在洗气境三重,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是不能将他体内的杂气给洗涤。

    自嘲的一笑,少年轻轻的埋下头去,看向了他的胸口处,然后伸出手,用力的将他的衣衫扯了开来,只见,在那儿……有着一圈圈的纹路,纹路上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因为,在这断山上,只要稍不小心,便是会跌落而下。

    百丈之高,那可是连命都会没了。

    如此缓慢的动作,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少年整个身子终于是从树根下爬到了梧桐树上,低头看向那石缝里的小草,不禁露出一脸的垂涎之色。

    对于他们三个,少年早已是习惯了,每次见面,都是要嘲笑自己几番,方才离去,打架也是少不了。

    不过……每一次都是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因为,洗气草上停留的露水越久,发挥的药力也就更充沛,而洗气草一般都是靠着早晨的露水来滋养,现在已是下午,快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了,而上面的露水竟还是有着些许,其中的药力可想而知。

    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然后就是将手中的洗气草放入背后的竹篓中,与其他普通养身药隔离开来。

    “果然是洗气草,看这品级,应该是中品!”看着那足足有两尺之长的洗气草,少年露出一抹兴奋。

    差不多一天下来,这采摘的药材,一般都是普通的养身药,不过还好,不白费他爬那么高,要是能吸收这洗气草,自己体内的杂气应该会被洗涤不少。

    有的,只是那石缝中随风摇曳的小草。

    右脚轻轻往上一蹬,少年显得有些瘦弱的身子小心的往旁边挪动,一边移,小手紧握的树根一点点向上拉,平稳下呼吸,不急不躁而又小心翼翼的做好每一步动作。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弯腰,伸手,近在咫尺的洗气草一下就是被少年从石头缝里给轻松的拔了出来。

    感觉到洗气草上的滑润和上面还未干涸的露水,少年一脸痴迷的看着,然后小心翼翼的抚摸,那等模样,生怕哪儿会有些损坏。

    特别是洗气草上的莹白露水,让得少年更是欣喜无比。

    坐落在白石村断山的一处半山腰上,一位少年紧紧的抓住一条梧桐树根,惊慌的神情上,一双灵动的双眼紧紧的盯在那树旁石头缝里的一株绿色小草。

    那少年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眉清目秀,不过身子却是有些单薄,一身缝补灰色衣衫再加上那有点杂乱的黑色齐肩头发,特别是在这断山上,看去,少年就宛如随时都会被这山风给吹走一般。

    粗气一阵阵喘着,右手上一条条割裂的划痕而留下丝丝血迹,让得少年露出一抹忍痛之色,不过,那坚持的眼神中,却丝毫没去在意这些。

阅读诛天万古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主Fate]王女九零年败家子[玄学]总裁的试睡专员千重雪地下城之全职欧皇篮坛囧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