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两口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将饭菜做好。他们小心谨慎地将热气腾腾的菜装入一个很旧的菜篮子中,然后带上纸钱和鞭炮走出家门,朝孙女的坟头走去。王贵平顺便拿了把锄头,想要清理孙女坟头的杂草。两个月前他曾去过王婷的坟头,那里已经长满杂草,几乎快要被掩盖住了。

    王婷的坟位于深山里,距离王贵平的住处有五里多路。那段路并不好走。除了一条三百多米长的碎石马路之外,余下的都是狭窄的乡间小路,还有一处海拔约五百多米的山头要翻越。山上有不少平坦的土地,或是成了水田,或是成了菜地。陡峭的山坡上是一片竹林,似乎是自然形成的。每年的春雨时节,附近的村民总喜欢在竹林里挖几棵新鲜的竹笋,做一道美味的竹笋炒蛋。

    王贵平搀扶着老伴,中间走走停停,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来到那处偏僻的地方。王婷的坟头并没有立碑,只有土堆而已——周围的几个坟堆同样是如此。王贵平能够理解儿子儿媳这样做的苦衷——在外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赚到钱,唯有用寒酸的方式安葬女儿。让王贵平诧异的是,孙女坟堆上的杂草居然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王贵平深知自己与孙女之间存在代沟,却也能够接受这样的现状。王婷在城市生活了六七年的时间,恐怕与自己这个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粗莽之人是很难沟通的。不过,孙女乖巧懂事,成绩也优秀,这倒是王贵平乐于看到的。

    曾经有一个邻居向王贵平透露,他在镇上看见过王婷和几个不正经的年轻人往来,看上去关系还不错。

    那邻居是个六十岁的老人,年纪与王贵平相仿。因为子女外出,老伴又离世,他过着独居的生活。独来独往的他有些神经质,口中常常叨念着奇怪的话语。他喜欢一个人嘻嘻地傻笑,每当有人做出回应的时候,他就笑得更带劲。他喜欢抽烟,常常一个人坐在屋前,口中叼着一只黑色烟斗。周身烟雾缭绕,看上去像个活神仙。有时候实在闷得慌,他会到镇上走走瞧瞧。王贵平自然不相信他说的话,直言对方一定是老眼昏花,认错人了。当然,王贵平也从未想过质问孙女事实真相。在意识深处,他选择无条件地相信孙女。

    在孙女是否恋爱一事上,王贵平同样选择相信她。同样是那个神经兮兮的邻居,曾经向王贵平说起一个颇为有趣的细节。在王婷遇害前的一两个星期,她曾经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一直走到自家附近,两人才分开。

    王贵平记得,那天他应该是和老伴一块去邻村参加葬礼,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回来。回到家里时,孙女的房间里仍旧亮着灯,但房门紧闭。孙女一直都这样,禁止任何人进入她的私人领地。那个男生会不会和王婷在谈恋爱呢?没有人说得清楚,王贵平也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这件事情。或许,那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同学。孙女在学校的人缘那么好,认识几个男生倒也不奇怪。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王贵平说服老伴可以离开了。老伴没有固执,轻轻地拍了拍孙女的坟头,说了句“以后来看你”便站起身。离开前,王贵平拿出鞭炮,从裤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它点燃。在一阵“劈里啪啦”的巨响中,王贵平搀扶着老伴原路返回。清脆的回音在低矮的山丘之间回响,一群受惊吓的鸟儿在空中胡乱飞舞,“叽叽”的叫声被回音所掩盖。

    鞭炮声消失的一瞬间,王贵平缓缓地转过头,看了看被淡淡的烟雾罩住的坟堆。微风不断吹拂,将空气中那股浓浓的硫磺味吹散,却始终吹不散王贵平夫妇内心的哀愁。王贵平感觉到坟堆后面的那一撮竹子似乎有些动静。具体是什么动静,他不得而知,兴许是哪户人家的猫狗在竹林中乱窜。

    尽管那天孙女的行为异常,但王贵平从未跟人说起过这件事。

    祖孙三人相处的时间很少,通常只有吃饭的时间能聚在一起。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王贵平夫妇两人此时感到非常后悔,认为自己没能在王婷生前多陪陪她。

    王贵平不再多想,将菜篮中的饭菜端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在孙女的坟前,随后又点燃了纸钱。老两口目不转睛地盯着缓缓化为灰烬的纸钱,热泪盈眶。等到纸钱全部化为灰烬,王贵平与老伴坐在坟头,希望能多陪陪孙女。他们一言不发,望着眼前一小撮翠绿的竹子发呆。王贵平开始回忆往事。但除了孙女的美丽面孔,他几乎不知道两人之间有哪些记忆。

    自从回到农村,王婷每天总是按时起床上学。因为在学校里乖巧懂事,常常得到老师的赞赏,老两口对她非常满意。下午放学回家后,王婷总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她在房间里做什么,老两口全然不知道。周末放假,王婷常常跑到镇上,说是找同学玩。有时候她也会一个人去县城,回来的时候总会带上几本精美的书籍或绘本。王贵平从未拒绝过她的要求,每次都不忘提醒她注意安全,准时回家。

    印象最深的一次,王婷独自一人从县城回来时,情绪低落,将房门重重地关上。“砰”的一声巨响让王贵平大吃一惊。当他匆忙赶到孙女的房门口时,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啜泣声。王贵平用力敲门,但孙女不为所动。夜里吃饭时,王婷没有出来,但房间内的哭泣声已经停止。一直等到王贵平上床睡觉时,他才听到孙女的房间里有点动静。他起身查看,只见孙女从房间里出来,面色憔悴,径直走向厨房。而后,她又回到房间了拿了一套衣服,走到简陋的澡堂里洗澡去了。那一夜似乎很漫长,因为王贵平总觉得孙女的房间有动静——她似乎整夜没有睡觉,房间了一直有细小的声音传出。

    “有倒是有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吧?”店主有些好奇。

    “明天是我孙女生日,我得烧些纸钱给她。”王贵平回答。

    “您的孙女?”店主瞪大了眼睛。

    “这是谁弄的?上次来不是这样的。”王贵平嘀咕道。

    老伴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管是谁弄的,总归是和她关系很好朋友。哎,你就别管这些小事了,这不是帮你省了不少事嘛。”

    翌日早上七点多钟,王贵平和老伴便起床了。因为老伴说腿脚有些疼痛,王贵平决定中午再到山里去。他们将昨晚剩下的冷饭菜热了热,将就着吃了,然后又在坐在屋门口打发时间。几个邻居从门前经过,见他们这般死气沉沉的模样,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他们想要去安慰夫妇两人,但王贵平挥手拒绝了。

    终于在沉闷无聊的氛围中熬到了中午,老两口开始着手为孙女准备饭菜。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她总吃不惯乡下的饭菜,有些挑剔。但老两口并不介意,反倒是非常用心地准备对她口味的饭菜。王婷生前最爱吃烤鸭,王贵平便在昨天买了半只回来。

    “哎……只怪她命不好,别提这些了。”

    店主领会了王贵平的意思,也不再多问,但那眼神中依旧有些困惑。他在心中思索着,孙女竟然比爷爷更早离开人世。随后,店主在一处角落里翻出了几沓纸钱和一串鞭炮,将它们一并放在塑料袋中递给王贵平。

    自从孙女王婷被杀害以后,王贵平总是隔三差五地到派出所打听情况。在得到无数次否定的回答后,他终于还是放弃了。对他而言,那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王贵平唯有在心中诅咒,希望杀人凶手哪天出门被车撞死——这是农村地区常用的咒人话语。虽然是迷信,但终究能倾泻心中的愤恨。

    经过一家杂货店时,王贵平再次停下脚步。他抬头看了看杂货店的招牌,随后径直走了进去。瘦瘦的店主倒是热情,脸上堆满笑容,露出一排暗黄的牙齿。店主的热情面孔令王贵平心烦意乱。他皱了皱眉,随后询问店主有没有纸钱和鞭炮。

    王贵平说了声“谢谢”,随即便付钱离开了。

    回到破败的家中时,王贵平看见老伴坐在堂屋门前发呆,见到自己回来也无动于衷。王贵平并未打断老伴的思绪,径直走进家中,将买回来的菜放在厨房的案板上。随后他又走出来,坐在老伴身边,单手搂着她的肩膀。老伴满脸泪痕,眼神空洞,额前的几缕银色发丝凌乱不堪。王贵平知道,孙女的死亡令她万念俱灭,终日生活在愧疚与自责中。

    “明天是她生日,我们去看看她。”王贵平轻声说道。

    从砂石镇的菜市场出来,王贵平提着刚买好的菜往家中走去。回家的路不算远,他习惯了走路回家。年过六旬的他身体仍旧健硕,但内心的失落却严重影响到他意志,令他行动迟缓,像个呆滞的神经病人。每天早晨,他都会一个人在院子对着大青树发呆。老黄狗会盘坐在他脚下,将下巴搁在他的鞋子上。

    经过百货大楼时,王贵平朝边上的铁门瞄了一眼。院子里相当冷清,一台警车孤零零地停在角落里,一个身穿深灰色长衬衫的男人坐在板凳上抽烟。他和王贵平对视了一眼,深沉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不屑。

    王贵平本想走进去看看,但想想还是放弃了。

阅读小树林谜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九天龙剑大妖精特种兵之至尊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悠闲富贵美娘子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