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吴玉康像个传教士一样对林允说道:“要想上个重点大学,高中三年一天都不能放松,不然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这一点你千万要记住。现在不是该玩的时候,以后上了大学,负担轻了,那个时候再享受也不迟。你现在的唯一目标就是考上大学,其他的事不要想。”

    林允很乖巧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在高中的校园里,林允遇见了程媛媛——这并没有令他感觉到意外,因为她的成绩从初中以来非常不错的——在中考的时候,她的成绩排在了全校第十名。就算是上县城的重点中学,程媛媛的成绩也绰绰有余。

    “没有。”林允非常干脆地说道。

    “真的吗?”程媛媛有些失望。

    “没做什么,待在家里看看电视,随便走走而已。”

    “我暑假去了表姐家里,”程媛媛欣喜地说道,“你应该见过她的,她一有时间就回来看我,还去过你家的。”

    随即,程媛媛又补充说暑假就在表姐家里待了两个月的时间,玩得很开心。这一对表姐妹在省城的商业街一块购物、一块看热映的电影、一块到游乐场里疯狂玩乐。每当入夜时分,从表姐住的二十多层公寓眺望整座城市,程媛媛总是会被那如梦似幻的夜景陶醉。鳞次栉比的高楼散发着耀眼的光辉,灯火通明的道路纵横交错。点与线的有机组合,构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都市,不断填满欲望的沟壑。

    表姐说,这座城市最大的特色就是娱乐——称其为娱乐之都一点也不为过。每当夜幕降临,整个城市也就成了狂欢的海洋。大街小巷的酒吧里歌舞喧嚣,大大小小的城市广场和公园挤满了市民游客。游走在繁华的都市中,程媛媛丧失了方向感,总需要表姐时刻提醒。

    “我记得。”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林允对程媛媛表姐的记忆却非常模糊。最后一次见到她还是在奶奶过世的时候——她那时刚好回到家中看望程媛媛的父母。她比程媛媛大十岁,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如今是什么状态,林允全然不知。

    至于程媛媛口中所描绘的城市生活,林允顿感陌生——他甚至连城市的模糊印象都不曾有过。暑假里去过的小城更像一个封闭的乡下社会,生活在其中的人向往慢节奏的生活,常常在晚饭后散步,在广场上跳舞,日子过得舒适。

    “你喜欢城市吗?”

    “不喜欢。”林允下意识地说道。

    “为什么?”

    “习惯了乡下的生活。”

    “那你以后想去哪里生活呢?”

    这个问题让林允不知所措。以后准备在哪里生活?这个问题太遥远,他压根就没有考虑过。于是,他回答:“我也不知道。”

    “我表姐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往城市聚集,毕竟城里有很多资源和发展平台。但乡下就不同了,发展空间太小。我想以后我们应该也会是这个样子,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应该是的吧,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你应该好好想想。”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要你管。”

    “为什么你总是这个样子?”程媛媛有些气愤,突然提高了音量,“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可你总是不愿意跟我说话。都这么大个人了,干嘛总是这么沉默,就不能好好沟通吗?跟你待在一起真是伤脑筋。”

    “对不起,我……”林允心生内疚,旋即又低下头沉默不语,为自己的过失深感自责。程媛媛似乎很难接受林允的道歉,随口说了句“我还有事”便转身离开了。她走得匆忙,步伐很快,恨不得立马消失。看着程媛媛离去的背影,林允觉得内心的歉疚加深了一层。实际上,他不止一次令程媛媛不开心了。过去总是频频以冷漠的面孔回应她,恐怕她的内心早就积压了很多不满。如今,在这个特殊的当口,突然间爆发了。

    林允自认为是一个善良的人,不愿意看着他人因为自己在言辞或行为方面的失误而感到痛苦。在暑假里,当他以沉默来面对自己的父母的时候,他同样是感觉到内疚痛苦——不仅是因为无法与他们交流,还有与他们之间的隔阂。林允从未想过这种隔阂从何而来,也没有思索过如何消除。他内心的情感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痕迹。

    夜晚下课,林允独自一人走回宿舍。一路上人声鼎沸,落单的林允特别扎眼。在宿舍楼下,他看见身材壮实的宿舍管理员正在简陋的屋子里吃晚饭。屋子里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和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他们是宿舍管理员的妻儿,正在看电视。屋子不太宽敞,里面相当杂乱。两张脏兮兮的桌子拼在一起,上面胡乱摆放着家电用具,还有一些碗筷。角落里堆积着不少废书和废报纸——它们都是从毕业学生那里收购来的,准备高价卖出去。

    回到寝室,林允看见其他室友在讨论网络小说和网络游戏,还有两个个同学坐在床上静静地看书。林允没有和任何人说话,简单地洗漱之后就躺在床上。他手掌交叉垫着头部,眼睛专注地盯着上铺的床板。一个室友见林允落单,突然在他的床边坐下,嬉笑着问他为什么寡言少语。林允被室友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支吾着回答说自己很累,想早点休息。室友听后有几分失落,很快起身离开了。

    开学这段时间,没有人来找过林允,他也未曾与别人交流。林允按照原有的方式延续着高中生活。如同以往那样,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林允感受到了异常深刻的孤独。他无法自如地在众人面前存在,总是试图隐藏自己,不让别人看见。他曾想过逃离这个令他惴惴不安的环境,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林允想起,恐怕只有一个人能给他带来安全感。自记事以来,他和程媛媛相处已经超过十年时间了。漫长的岁月里,虽然林允在意识深处对程媛媛的热情有些反感,但毋庸置疑,他对程媛媛有着相当程度的依赖。

    对林允而言,虽然他隐隐觉得程媛媛的热情可能源自于爱情,但他却极力排斥那样的想法——他不愿意和程媛媛成为发展成为情侣。林允认为,程媛媛的外表太普通,丝毫没有引人注目的地方。和大多数人一样,林允喜欢标新立异、身材性感的女性。

    还在上初中的时候,林允就对穿着裙子的异性非常在意,因为裸露出来的部分对他而言是一种极为强烈的诱惑,以至于他在上课的时候会想入非非。林允那时候非常也很诧异,为什么生活在农村里的女学生也开始穿着暴露了。后来他发现,那些女生都不爱学习,总是花大量时间打扮自己。她们崇拜城里人的生活方式,跟随潮流而动,喜欢和富家子弟或是着装怪异的社会青年缠在一起。

    林允记得,班里曾经有一女学生通过网络和一个社会青年取得联系,并且约定到外面做短暂的旅游。那个社会青年家里有钱,答应旅行之后给她一笔“劳务费”。她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这件事,独自一人离开家中。家长老师发了疯似地找她,却未能找到。三天后,她返回学校,一脸安逸,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甚至还频频向他人炫耀。往后,她仍旧沉浸在网络世界里无法自拔,在中考前一个月仓促退学了。

    林允非常讨厌社会青年,因为他们常常做出不可一世的姿态。初中的时候,一个从县城过来的年轻人去约见砂石中学的一个女学生。门卫将他拦在校门口,拒绝让他进入校园。那个年轻人一来气,口中吐出无数脏话,最后还把门卫打倒在地。好在有不少老师闻讯赶来制止,年轻人才停下来。后来听班主任赵坤说,那个年轻人的父亲是个有钱人,很快就把事情摆平了。想起班主任那时批评的语气,林允觉得他同样厌恶那些自以为是的青年,并且也流露出对某些女生行为不检的愤怒。

    “希望你们个别女生检点一些,不要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班主任赵坤愤愤地说道,“别看他们现在了不起,牛气冲天,还是不仗着家里有几个钱。等到以后真正要他们持家的时候,你就知道他们有多无能!还有,他们每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你以后每天都要为他担惊受怕,这样的生活你们会喜欢吗?”

    班主任说完,整个教室的气氛异常严肃。没有人敢稍微动一动,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放缓了,生怕招来班主任凌厉的眼神。

    林允倒是对那些不检点的女生没什么看法。或许是因为她们美丽的外表对他有太大的吸引力,令他觉得自己对她们的喜欢要多过厌恶。与此同时,还有种惋惜的情绪在林允的心间萦绕。他甚至希望自己也是个小混混,这样就能够得到异性的青睐……

    “你想知道什么?”

    “比如说你做了什么有趣的事,去了哪些地方。”

    “暑假在你爸妈那边过得怎么样?”程媛媛迫不及待地问道。

    “还好……”这样的回答已经成了林允的口头禅。

    “一句还好就完了吗?”

    那是一座边陲小城,四面环山,交通闭塞,只有一条盘旋于山间的国道通往外部世界。这样的地形,被当地人称为“坝子”。虽然小城处在地震带上,但数百年间从未发生过有人员伤亡的地震。轻微的倒是地震来过几次,不过是震倒了几栋摇摇欲坠的房屋。林允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县城,只觉得它和砂石镇的规模不相上下。这里透露着颓丧的气息,继承了上个世纪所遗留下来的一切。建筑虽然老旧,但结构小巧精致,带有鲜明的少数民族特色,颇具美感。道路不那么宽敞,但对这个车辆稀少的地方而言也算合适。封闭的地形阻碍了它与外部世界的沟通,令它沉浸在往昔的记忆中。

    林允的父母到车站去接他。当他走下汽车时,看见父母在不远处并排站着。母亲显然很激动,身子微微抽搐起来,但脸上仍挂着微笑。内敛的父亲则一脸平静,走到林允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接过他的行李。林允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已经三年多没有见到父母了,他似乎已经忘了骨肉相见该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他有的只是激动,内心翻江倒海的,却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

    两个月的暑假,林允始终觉得与父母之间存在一道天然的屏障,难以突破。彼此之间的交流如同过去在电话中交流一样,索然无味。林允深感苦恼,却又无能为力。林允觉得一切都很生疏,以至于连说话都尽可能地拘谨,深怕出什么差错招来父母异样的眼光。有一次,他想看电视,还特地去征询了母亲的意见。母亲听后有些惊讶,随即开口道:“这是自己家里,想看你就看。”听到母亲说“自己家”的时候,林允不由得一怔。在心理上,他还不能马上接受这个既定的事实。

    虽然两人不在同一个班,却是相邻的班级。程媛媛约林允出来散步,他无法拒绝。在一个秋日的午后,两人走上了学校里的一条林荫道。阳光和煦,微风拂面,小道两旁零星地飘下几片枯黄的树叶。再过一段时间,泛黄的树叶就会铺满这条小道,成为整个校园的一处靓丽风景。

    程媛媛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马尾辫、齐眉的刘海和质朴的着装。她穿着一件碎花裙,衣领上缝了一朵白色的花。林允很早就见过那条裙子,他记得是程媛媛的母亲做的。对于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这样的打扮算是标配,显得十分普通。不过,在林允看来,程媛媛并不普通。他觉得程媛媛身上有种美好的东西,自己不曾拥有。

    时间很快流逝。两个月后,林允向父母告别。在车站送别时,只有吴丽莲一个人在场。她站在车子旁,不断注视着座位上的林允,强压住心中的不舍。当车子慢慢启动时,林允瞧见很快母亲转过身去,背部剧烈地抽搐着。林允同样强压住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将视线从母亲身上转移。等到车子慢慢离开了车站,他的泪水便汩汩地流了出来。随后,林允强迫自己看着窗外的风景,借以转移注意力。

    回到砂石镇,虽然对父母有着强烈的思念,但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让林允渐渐忘却了远方的父母,也忘记了他们之间隐藏的矛盾,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学业中。开学那天,吴玉康陪林允去了学校,帮助他办完了所有的入学手续。直到将林允送到班上,见着了班主任,吴玉康才放心地离开。离开时,他又如同以往那样,再次对林允做了一番思想工作。

    为了排解苦闷,林允常常在小城的街道上闲逛。

    某天下午,林允在一家超市门口见到了父亲——他正和几个同事在一辆小货车旁忙着卸货,然后推着小车走进一扇小铁门。父亲穿着单薄的白色大褂,同黝黑的臂膀形成鲜明的对比。林允本想与父亲打声招呼,但看看他那忙绿的身影,便索性放弃了。林允对父亲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但勤劳的身影却记忆尤新。当初在砂石镇煤矿上班的时候,他总是天蒙蒙亮就起床,一直忙到傍晚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家中。林允很喜欢父亲头上那顶黄色的矿工帽,总觉得戴在头上像个威武的机器人。

    所有人——包括林允的父母、舅舅舅妈以及他的任课老师,都为他优秀的成绩欢欣鼓舞。而在林允看来,他觉得那不过是正常发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看着所有人都在为自己感到骄傲、对自己极尽溢美之词,林允倒也有一丝宽慰。无论如何,优秀的成绩总能让他得到众人的关注。

    两个月的暑假里,林允第一次去了父母做生意的地方。

    晚上吃饭时,林福生还未回来,但吴丽莲却催促林允赶快吃饭,不必再等。饭吃到一半,林福生终于回来了。他的白色大褂已经湿透,全身汗臭味在屋里弥漫。见桌上没有多余的碗筷,林福生去拿了副碗筷盛饭,然后坐下来大口扒饭。林允瞧了瞧母亲,只见她露出嫌弃的神色,眉头皱起。想起白天父亲兢兢业业工作的一幕,林允很困惑:母亲为何会对父亲如此冷淡,不屑跟他说话呢?难道只是因为父亲满身大汗的缘故吗?

    吃过晚饭,林福生一声不吭地走出家门。林允不解,看向母亲,希望她给出解释。但母亲依旧冷淡,默不作声。随后,吴丽莲和林允聊天,但说不上几句便停了下来。她问起林允这几年的生活和学习状况、舅舅舅妈的身体如何、家中有些什么变化——所有这些都是两人通话时的内容,可吴丽莲总是不断重复。

    随后的几天,林允很惊讶地发现父母之间并无交谈,彼此都以冷淡的面孔回应,见面的时间也仅仅局限在午饭和晚饭的餐桌上。他们生活在平行的轨道上——母亲忙着店里的生意,父亲则在超市里忙碌。看上去,他们并不像夫妻。

    中考成绩出来了,林允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省重点中学。

    整个县有两所省级重点中学——一所在县城,一所在石司镇——也就是砂石镇隔壁的小镇,两地距离约二十公里,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当初建设这所乡下的重点中学,初衷就是为了提高农村地区的教育水平。虽然它在农村地区有着极高的声誉,但终究难以和县城的重点中学抗衡。整个校园破破旧旧的,腐朽陈旧。青葱的树木繁多,绿意浓厚,看起来像个大公园。老旧的建筑物大多建于上世纪建校之初,陈旧的视觉感官总是令人厌倦。它缺乏必要的维护,也没有厚重的历史底蕴。唯有光鲜亮丽的逸夫楼是在几年前建立起来的,成为整个校园的地标建筑。校方在做宣传推广的时候,逸夫楼也就成了重点介绍对象——也是唯一的重点介绍对象。

    按照招生原则,县城的重点中学只招收城镇户口以及县城周边乡镇的学生,余下的都是石司镇重点中学的招生范围。有关系的学生,可以通过走后门进入县城的重点中学。林允没什么背景,很自然地被石司镇重点中学录取。他没有羡慕走后门的学生——在他眼中,同为重点中学,应该没什么差别。

阅读小树林谜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