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还是先把学习搞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赵坤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那倒是,现在是该搞好学习。”

    两人说来说去,似乎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事情就这么僵着,学习压倒了一切。他们都在潜意识里期待着,林允在日后会有变化。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所谓的“日后”究竟是什么时候。

    “你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吗?”

    “这是事实,我有什么办法。”

    “我想问你个事……可以吗?”

    “什么事情?”林允冷冷地瞥了程媛媛一眼。

    “你……那个……”程媛媛支吾了很久,仍旧是下不了决心。实际上,在课间盯着林允发呆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说出心中的秘密。与其惴惴不安地生活,倒不如问个一清二楚,解开内心的困惑。但是,如今这般近距离地看着林允,那张仍旧散发着稚嫩气息的面孔让程媛媛犹豫了。她感觉到,一股未知的恐惧正在逼近。

    “什么那个?”林允依旧面无表情,显得很不耐烦。

    “算了……没什么,没事了。”

    两人走到一处十字路口,在那里分开。路口停着几台载客的摩托车,几个司机坐在摩托车上尽兴地聊天。其中一个摩托车司机随口询问林允和程媛媛是否需要接送。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他便转过头继续聊天。

    林允没有向程媛媛道别,径直朝舅舅家中走去。他已经习惯了这么做,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彼此认识了这么多年,他认为繁琐的客套话是多余的。程媛媛呆呆地看着林允,随后低下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终究还是不能向林允说出心中的困惑,因为有太多的恐惧包围她,令她惴惴不安。没多久,程媛媛迈开步伐,朝家中走去。她决定换条路,一条不用经过派出所门口的路。

    等到程媛媛走远之后,林允忽然想起她刚刚说话时的语气有些无力。于是,他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只见程媛媛低着头,慢吞吞地在马路中间前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一台面包车从她身后开过来。司机一连按了好几声喇叭,程媛媛才回过神来,赶忙走到路边。林允记起了在走廊上的交谈,意识到程媛媛最近的状态一直不好。不但没有了往日的活力,在课堂上也是精神恍惚,回答问题时一问三不知。

    她的内心像是积压了很多苦闷,无处宣泄,但想要宣泄的时候却又有所顾忌——刚刚发生的一幕就证明了这一点。程媛媛究竟怎么了呢?是因为王婷的意外死亡死吗?林允觉得,答案似乎没那么简单。

    回到家中,林允看见舅舅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茶几上放着一杯热腾腾的红茶。见外甥回来,吴玉康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问起他在“尖子班“的学习状况。

    如今的吴玉康,算是过上了清闲的晚年生活。他有两个女儿,都在五年前——也就是她们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一年相继嫁了出去。大女儿嫁给了一个银行客户经理,小女儿则嫁给了一个生意人。虽然他们的职业有些差异,但是都相当富裕。吴玉康住的这栋房子,就是两个女儿在五年前为他买下的。她们原本打算为父亲在县城买一套房子,可吴玉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在砂石镇生活了几十年,对它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情。尽管有越来越多的人——其中包括与他关系非常好的朋友都陆续离开,在县城——甚至更远的地方定居,但吴玉康就是一根筋,谁也说服不了。好在妻子理解他,夫妻两人的生活还安稳,相当清静。

    吴玉康住进新房的第三年,林允的奶奶就因病去世。料理完丧事后,林允的母亲来到哥哥家中,想让林允寄住在他家中。吴玉康一直很重视自己的家族关系,非常愿意帮助妹妹。更何况,他一直对乖巧懂事的外甥很满意。如果除去性格上的缺陷,他甚至认为林允是一个完美的人。

    对于舅舅的提问,林允只是回答说还可以,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在离茶几不远的地方,等待他继续提问。林允知道舅舅的脾气很好,但他依旧不敢看舅舅的脸,而是低头看着鞋尖。在林允看来,舅舅那双慈善的双眼似乎带有穿透人心的力量,能洞悉自己的所思所想。

    “有什么问题一定要主动提问。”

    “知道了。”

    林允当然理解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他向来就是很少跟老师提问的,总是一个人默默解决地问题,而解决不了就干脆丢在一边。舅舅的话,实际上也是在提醒他,要胆子大些,多和他人沟通交流。

    “中考还有一个多月,再加把劲。”

    “嗯嗯。”林允点了点头。

    “你两个表姐当初也考上了重点学校,你要向她们看齐。上个好学校,学习氛围也会好很多。那些乱七八糟的学校,学生在里面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现在这年代,只有读书才有好出路,其他的旁门左道都别想,全是骗人的。”

    每隔几天时间,吴玉康总免不了给外甥做做思想工作,但每次所说的内容基本上都一样。时间久了,林允都没有耐心听下去,只是心不在焉地说一句“知道了”。他知道舅舅这么说是为自己好,但他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整天挂在嘴边。

    “行了,很久没给你妈打电话了,赶紧打个电话。”

    林允记起,上一次给母亲打电话是在半个月前。那天是她的生日,林允打电话给母亲庆生。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个星期左右打一次电话。最近因为学习任务繁重,他忘记了这件事情。林允放下书包,走到座机旁,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嘟嘟嘟”几声之后,话筒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声音非常激动,仿若是重见天日一般。不过,林允倒是不那么激动,而是一如往常的平静。

    林允轻声喊了一句“妈妈”,随即沉默不语。

    和母亲的通话,永远都是枯燥无味的。吴丽莲问起林允的学习和生活状况,然后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语。随后,林允的父亲林福生听了电话。他很内敛,不善于表达情感。问了几个类似的问题后,他又将话筒递给妻子。

    吴丽莲有些哽咽,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了几秒钟,她问起今晚饭吃些什么菜,在学校里和同学的关系如何。面对这些可有可无的问题,林允虽然有些反感,却也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他知道这是母亲为了拖延通话时间,希望和自己多说几句。五分钟后,母子两人同时挂断电话。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嘟嘟嘟”的声响,林允倍感失落。

    他想起,已经有两年多时间没有见到父母了。

    在刚刚上初中的那个春节,母亲在电话里告诉他,春节不打算回来了,并且叮嘱他在舅舅家里要听话,学习上也要继续努力。那些年里,林允唯一期待的就是见到父母。如今父母突然决定不回来了,他觉得非常痛苦,犹如万千只蚂蚁在撕咬全身。挂断电话后,林允飞快地跑进卧室,铺在床上暗自落泪。失落感爬遍全身,加剧了他的痛苦。那一刻,林允觉得自己是一个弃儿,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不久,林允听到舅妈在厨房喊了句“吃饭了”。

    “开心的事啊。”

    “开心的事……”林允一脸不屑,“我有吗?我又不像你这么活泼,有什么开心的事值得回忆呢?如果你说的是抓鱼或者抓青蛙之类的,对不起,那一点都不开心。”

    “没什么……”

    “就不能想点其他的事吗?”

    “什么事?”林允反问道。

    时至今日,林允依旧记得父母离开村子的情景。

    那时候,出于对父母的强烈依赖,林允哭着要跟他们一块出去。母亲并没有拒绝,而是对他说:“只要你认真读书,妈妈就带你出去。”她同时还保证,几个月就会回来。林允信以为真,停止了胡闹,在村口静静地看着父母离去。从那以后,他非常用功地学习,在一年级的期末考试中获得全班第一名。那年春节,父母回来了。看到许久未见的父母,林允飞快地扑到母亲怀里,放声大哭。吴丽莲也没能控制好情绪,抱着林允默默地流泪。当她得知林允考了第一名时,对他褒奖了一番,却并未提起带他外出。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过完春节,林允的父母又要准备离开了。

    他们是悄悄离开的,林允毫不知情。当他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父母不在房间里。他去问奶奶,奶奶只是轻声回答说他们走了。于是,心急如焚的林允飞快地朝村口跑去,却没有发现父母的身影。他失声痛哭,坐在马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发呆。一直到奶奶颤颤巍巍地走到村口来找他,他才很不情愿地离开。此后,只要一有时间,林允就会到村口的那块石头上坐着,盯着来往的车子。他总是期待着,父母会从某台车上走下来。

    在“尖子班”学习的第一天,林允过得非常艰难。进入新的学习环境,大家都很兴奋,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大家开始结识新的朋友,唯独林允难以融入其中,只是一脸茫然地盯着热闹的人群。他内心孤独无助,对热闹没有一丝一毫的羡慕。下午放学回家时,林允和程媛媛走在了一起。每天放学他们基本上都是同路,然后在一个路口分开。

    “又不开心吗?”程媛媛问道,语气低沉。

    “太难了,他从小就这样了。”

    “总得想点办法。”

    没有父母的陪伴,对年幼的林允而言太过艰难。尽管奶奶对他关怀备至,但祖孙二人只能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尴尬地生活。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话语,一切都在机械性的问答中进行。那是一种缺乏活力的生活状态,让林允深陷痛苦与恐惧。很多个夜里,他都会坐在自家的堂屋门前,看着程媛媛家的屋子。暗黄的灯光从腐朽的木窗中倾泻而出,偶尔会交谈声和欢笑声传出来。这温馨的场景刺痛了林允的心,令他郁郁不堪。尽管程媛媛的父母希望祖孙二人与他们一起吃顿晚饭,但林允的奶奶直截了当地拒绝。

    在学校里,林允拼命地学习。因为除了学习,他再也想不出要如何度过空虚的生活。更何况,优秀的考试成绩成为潜意识里的既定规则,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程媛媛虽然常常来找他玩,而且他也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跟她相处得不错。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林允慢慢理解了两人之间的差距时,他有意识地疏远了程媛媛。他有时甚至会怀疑程媛媛只是觉得自己可怜,所以才会时刻关注自己。

    当林允在第一次期中考试中获得全班第一名的时候,许多同学对他刮目相看,对他抱有好感。尽管他总是一个人自卑地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但班里的所有人都开始喜欢他、羡慕他。常常有女生向林允请教问题。虽然他每次都讲得语无伦次,不过她们最终都会非常满意,然后热情地说声“谢谢”。看着她们的笑脸,林允有几分欢喜,感觉很充实。

    除了社交领域的恐惧,还有学业上的恐惧。尽管成绩数一数二,但处在一群优秀的同龄人中间,林允害怕自己会被淹没。不过,他的恐惧只是杞人忧天。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他的应试技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每次考试都能获得预期的成绩,而后被众人羡慕。不过,纵使有荣耀在身,林允却愿意这么焦虑地活着。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轻松过。

    林允逐渐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入。

    学习占据了林允的一切。这种占据,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件好事。无论是他的父母、舅舅,还是他所有的任课老师,都希望他可以考上重点中学,继而考上重点大学,最后再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如此,在他们的心中,林允的人生便趋于完美。他们当然也关注过林允性格上的缺陷——尤其是他的舅舅吴玉康和班主任赵坤。两人曾经在办公室里交谈过,议论怎样才能够让林允改改自己的性格。

    “一定要改,不然以后到社会上要吃亏。”赵坤说道。

    距离中考只有一个月的时候,砂石中学的领导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将初三年级成绩排名全班前二十的学生重新组建一个班级,让学校最出色的教师给他们上课。此种教学方式的优点——据他们自己观察,能有效地提高升学率。至于排名靠后的学生,他们将留在原来的班级,由原来的老师上课。实际上,他们已经被学校“放弃”了。

    林允的成绩一直数一数二,自然被安排到“尖子班”上课。在那里,除了原有的几张熟悉面孔,还有更多的新面孔。不过,即便是那些熟悉的面孔,林允也不会很热情。唯一能和他交谈的对象只有程媛媛。她在班里的成绩一直是十名左右——算不上非常优秀,但也不差。从小到大,父母对她的成绩并未作什么要求。

    在新的班级里,林允虽然表面上沉着冷静,但内心却被恐惧死死地包围。他像一只受惊的鸟儿,诚惶诚恐地探出自己的小脑袋,窥探世间万物。事实上,每当进入新的环境,他都有类似的感觉。刚刚升入初中时,面对班上五十多个陌生的同龄人,林允几乎是低着头、弓着身子走进教室的。他迅速找到一个位置坐下,然后不动声色地翻看教科书。几个活泼捣蛋的男生想同他玩,却因为他的冷漠放弃了。

阅读小树林谜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综]千手纪事最强修仙奶爸魔少不羡仙:媳妇美翻天[我英]我的心跳学院!Dear My Hero~不愿消失的心情~蜜芽的七十年代魔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