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初涉附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了想,我诚恳地道,“不会啊。”

    他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别的厉鬼都会附身,咋就你不会捏?!”

    是啊,为嘛有的鬼会附身呢,为嘛我往哪儿扎都是一穿而过呢?

    见我准备摇头,乔笙又道,“但也不是特别严重,魂魄有伤,顶多就是痴傻一阵、亦或嗜睡一阵,然后汲取天地间灵气,修养一段时间就成了。甚至那些个三魂六魄强壮些的,被附身又没有太久的话,都不会有什么事。”

    我点点头,又问,“魂魄有所伤,会痴傻、嗜睡,汲取天地灵气,修养一阵,魂魄就能自动恢复?”

    “恩,没什么大事的。”他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又推着我,“哎呀,你别墨迹了,赶紧去附个身试试。”

    他将我推到那举着扫帚、还在驱赶孩子们的小厮面前。

    我见那小厮红光满面、膀大腰圆,想必是强壮些的,应该挨得了我这一试吧。

    想毕,我便凝气推运至那小厮身体里,那小厮从头到脚哆嗦了一下后,身子便僵住不动了。

    我碎掉自己形神,沿着气路进了那小厮的身体,五味在胸、尘音入耳,还有四肢的沉重感,陌生又熟悉。

    乔笙笑得一脸败絮地走上前,“如何?此时是不是有点想做坏事的冲动啊?”

    ……

    所以他所谓的做坏事,就是让我入了严檬的身体。

    我听了就是一哆嗦,“你不是说那严檬煞气甚重、命格全无、来历诡异、对鬼魂感知又格外敏感么?夜游神大人都曾特别关照过他的,你现在让我去附他的身?”

    “是啊,但他这块硬骨头咱们总得啃下来,不然没法儿让他为我们所用啊。”

    “……”

    “你放心,我怎么能让你只身涉险呢,不是还有我嘛!”他信誓旦旦地。

    “……”

    没了那些符咒保护的严府,进出确实方便许多,虽然还剩一些残符破阵,但只需小心翼翼绕过这些坑坑洼洼,易如蹚水。

    我们来到那严檬房里,那幅被斩杀的‘晴空飞鹤图’没了之后,房间里确实不如之前那般风雅、有底韵。

    要说少了点什么,大概就是那幅鹤图吧。

    那严檬平躺在床上酣然入睡,不像之前那般铁青、发冷汗,脸色缓和许多,睡得煞是安稳。

    乔笙道,“那张道士有两把刷子,居然还真把严檬的惊魂给安住了。”

    想了想,我又问,“那鸨儿婆的魂都让你给收了,严檬怎么会被一具尸首给惊了魂?”

    乔笙眼神古怪地瞅了我一眼,“你是当鬼当太久了,不了解人之常情了吧?难不成将一个人吓住的只有鬼魂?死尸就不行?”

    “……”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他也不止是被吓住的,丫丫主动认罪,也给他造成不小打击。”

    我噎了半晌,忍不住叹道,“哎,既然他与丫丫情深似海,又为何来跟我抢芝芝?没这么多杀戮,有情人各自成眷属,岂不幸福?”

    “想什么呢?我说你是当鬼当太久,不了解人之常情了吧?”他又古怪地斜我一眼。

    我不解地问,“人之常情是什么?”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啊!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啊!美姬伺妾,多多益善啊!他是对丫丫有很深的感情,但谁跟你说他只想娶丫丫了?”

    “……”我真真是无言以对。

    然后我如法炮制,准备先将气灌进他这具身体,待控制住了这幅身躯,再潜进去的时候,我发现无论我灌多少气进去,那身体像个无底洞似的,我有多少气他吸多少气走!!

    甚至还循着气路,我感觉已经不是我在灌了,是他在吞食我!

    像一粒珍珠掉进粘稠而又黑暗的沼泽地似的,我甚至都觉得我这缕小魂魄不够他这块沼泽地塞牙缝!

    正难解难分时,乔笙一掌拍在我肩头,终于是将我从那沼泽地里吸了回来。

    我吓得跌坐在地上,方才那种要被吸没的感觉太可怕了!

    乔笙将我拉起来,“莫怕,我知道该怎么附他身了。”

    还来啊?!

    我万般不情愿地问,“你又有何办法?”

    他笑嘻嘻地捏了张纸片儿人出来。

    想了想,我又问,“那鬼魂操控活人的身子,会不会对活人有伤害?”

    “咳咳,”他眼神开始飘起来,含混道,“被鬼附身,那肯定免不了了。”

    “你光往生人身子里扎当然不行,人家都晓得将自己的怨气注入生人的身子里,然后通过气来操控人家身子啊。”

    “这样啊……”

    我点点头,看来这世间万物,都离不开这一股气的控制。

    ……

    五六个小儿,一手擒着糖葫芦,一手拿着毛笔绕着严家围墙跑。

    十六张符咒一会儿功夫尽数被画花,后来这群孩子嫌破坏得不够尽兴,还把人家白花花的围墙也涂花了。

    我问乔笙,“那他们是如何附得的?”

    乔笙收了折扇道,“气啊!”

    乔笙突然问我道,“你会不会附身啊?”

    附身?

    我无颜以对,今儿毁了人家的毕生心血不够,还把人家围墙也搞花,我算在死后,把我生前没干的缺德事儿全干了。

    我推了下一旁的乔笙,“你还站着作甚,赶紧把那群孩子拉回来啊。”

    乔笙给了那卖糖葫芦的几枚碎银,摘下几串糖葫芦后,一一分给孩子们道,“贪嘴小儿们,哥哥请你们吃糖葫芦,你们帮哥哥一个忙可好?”

    我面皮抽了抽,这整天叨叨自己活了几千年的,他是哪儿来的勇气称自己是哥哥?!

    乔笙依旧面含微笑地摇着折扇,“急什么,自有人出来赶的,哪儿用得上我?!”

    果然,话音刚落,便有一拿着扫帚的小厮出来,喝了一声“你们在做什么”后,拎着扫帚作势要打。

    那群孩子嬉笑奔跑,一哄而散。

    少时爱甜,所以对那甜得粘牙、又酸得酥口的糖葫芦,总有种特别的感情。

    家里虽穷,娘却不吝惜给我买这些甜食。只是换牙后,娘便再不给我买了,说要长得一副好牙口,方能舌辩群儒。

    故而现在见那涎着豁口、撵在卖糖葫芦后头的剃头小儿们,总感觉分外亲切。

阅读怨灵契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五胡乱华之绝世雄才大宋小吏*高门庶女2.0第一战场指挥官!八荒剑神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