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王法之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乔笙道,“那有什么怕的!恕我直言,那严家,气数将尽,大人您只是碍于这品级差距,不好越级做事,再加上手里头有更重要的公务,才对严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人抿唇不语,似是在考量。

    乔笙又道,“现如今,事情闹这么大,案子也肯定要结,严家惹不得,百姓糊弄不得,红巧本身也是真凶之一,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

    反正现在公堂上一阵鸡飞狗跳。

    这两人就在这夏风习习中你来我往,我听了一半便踱步回了公堂。

    那严檬还拖了张太师椅,坐在了公堂之上,那阮玉脸红脖子粗,两人说一个来回,堂下便是一片叫好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县衙门请了戏班子。

    过了一会儿,乔笙也回来了,冷不丁地钻进了我的障生屏里。

    看了看我,调笑着道,“这是,又要跟我使性子?”

    谁使性子了?

    怎么说得我跟个女子似的?!

    恶不恶心!

    “咳咳,”我义正言辞道,“我没性子,反正你都说了,最后实在不行,就将丫丫一个土遁送至千里之外,只要不伤及无辜,我都支持你。”

    “……”

    “大丈夫一言九鼎,乔公子廉顽立懦,德行乃尧舜在世,才如管仲乐毅,定能言出必行……”

    “得得得得得,我说不过你,算了算了算了……”

    他头疼扶额的样子煞是可爱,我乐了一乐,也不调侃他了。

    ……

    这满堂的粗鄙之言实在是刷新认知,我抬头看天,已是晌午。

    却在此时,那大人从后屏绕了回来,不知是用过饭还是怎么滴,惊堂木一拍,中气十足一声“升堂!”,衙役们一致木棒敲地“威——武——”

    又一拍惊堂木,“带上来!”

    然后,衙门外被让出了一条道,七八个官差押了一名银红杏衫的女子上前来,那女子本就弱柳扶风,手上脚上还拴了拳头粗细的黑铁链,惹人怜爱。

    那女子不是旁人,正是红巧,也就是丫丫。

    那严檬一下红了眼,‘蹭’地一下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铜铃样的眼睛里霎时间布满血丝。

    那大人一拍惊堂木,“红巧,你可知罪?”

    “知什么罪知什么罪!”那严檬破口大骂,“是谁他妈这么大胆子敢闯进老子内院把人带过来的?给老子把这锁链解了,快点!”

    没人动。

    那阮玉阴测测地笑了一句,“严府的大门不是号称在王法之外么?哪能那么轻易地让人闯进去?只怕是在哪个阴沟沟里让人给逮着的吧?”

    “我去你妈的!”

    那严檬暴脾气一上来,一脚踹在阮玉胸前,那阮玉虽肥头大耳却并不经踹,身子踉跄了两下跌在了他娘的尸首上,掀起的风还把盖着尸身的白布掀开了。

    那发青泛黑的亡容露出来时,在场之人无不吓了一跳,扭曲横肉、七窍流血、暴睁眼珠,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今晚怕是都要做噩梦了……

    ……

    反正一时半会儿抓不到红巧。

    乔笙嘴里一叠声的“不必”,手下动作却慢得紧,直等大人拜完了,才将他扶起,道,“扬州城能有今日这派兴盛太平之景,与大人的勤政廉明分不开,常言道‘士人当以天下为己任’,为大人分忧亦是分内之事。”

    “既如此,若能请动公子出山任幕僚,荣华富贵不敢保证,但,定会为公子举孝廉、荐察举,尽吾之所能为公子铺就一条仕途的康庄大道。”

    “呵呵呵,大人客气,在下生性散漫,做不了像大人这样的好官,再者兼听则明,在下还是更喜欢爬山越岭、走街串巷,日后若还能有为大人分忧的地方,在下还会及时赶来……”

    “其三,严公子显然是在有意藏着红巧姑娘!”

    “对了!”乔笙‘嚯’地一下摇开扇子,呼呼扇了两下又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红巧,跑路了!”

    “跑路了?”县令大人瞪着眼,问,“不会吧?不是藏在严家的吗?”

    “再说,大人您真要拿严二公子开刀的话,那严府能善罢甘休么?但若是抓红巧,得罪的也就是严二公子一个,严府其他人怕是都要对大人您感恩戴德,这其中厉害,严老爷能不懂?”

    那大人抚着须的手放下又拱起,站起身冲着乔笙行了个大礼,“公子真乃神人也,两次救我于水火,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对!公子真是拨云见雾啊,来人……”那大人脑子一热,吩咐官兵秘密封锁四道城门,四处去抓捕红巧。

    然而吩咐完,脑子又冷却下来了,不确定地问乔笙道,“可是那红巧是严二公子的红颜知己啊,这么做会不会得罪严家人啊?”

    “您想,严老爷能让这么个祸害进门?”

    “也是哦……那,那该如何是好?”

    “其二,说来这事儿也跟你我有关系,我收了严家一千两的封口费,估计这才导致的没钱赎人便杀人越契,合情合理。”

    咳,县令大人胆子虽小,但还是心境还是亮堂的。

    “抓回来啊!您想啊,这案子现在闹这么大,您能不审么?不能啊,大家伙都看着呢!那能把严檬抓起来吗?也不能啊,他上头那个知府哥哥,正四品呢,直属朝廷管!那您现在能为了这个案子去找朝廷么?您刚都说了,来去京城大半个月呢,前面那案子都没结,这会儿又来个折腾的,您官银都还没夺回来!”

    “就是!虽说为民请命是本职,但您看,这整的都是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丢人现眼!”

    “所以啊,现如今想快速结案,只有把红巧抓回来,也不算让她顶罪,那严二公子犯事儿本身就是因为她,所谓红颜祸水,她本身就是脱不了干系!”

    那大人抬头望天,又捋了两把胡子才道,“明人不说暗话,那凶手显而易见,就是那严二公子。”

    “原因有三,其一,从之前那被害书生来看,严家给我送来那一千两的封口费,那事十有八九跟他们脱不了干系,换而言之,这不是他头一次干杀人这事,而且仵作刚悄悄跟我说了,死法跟书生的如出一辙。”

    咳,巧合。

阅读怨灵契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巫道案中有诡追仙神器全能军工设计师乡村修真小神医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