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深不可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程开工动土,得罪了跑虎岭的山神,水洼里平白无故出了一个水猴子不说,这又出了一个比水猴子还厉害的怪物,唉……”

    听赵校长说到这里,米满仓伸着头问,是什么怪物?

    赵校长招招手,米满仓连忙走过去,踮着脚倾斜着身子,又歪着头,把耳朵伸到赵校长面前。

    赵校长说我正发愁呢,没看到我这都快愁的要跳河了,学校的项目,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

    米满仓突然说道:“领导,这点小事你可不值得你发愁啊,常言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始终不能压正,我偌大国土,还能没有解决梦魇的高人嘛。”

    赵校长为难的说,远水不解近渴,等找到高人,也要多少天之后才能到,在这中间,梦魇已经开始大开杀戒,把这里变成无人区了,到时这里就是一片不祥之地,就算学校建成,谁敢来上学啊。

    赵校长这段话,并不是故意故意演戏,对米满仓危言耸听。

    梦魇先是被旗杆上的木牌封禁,又被上百庄稼汉的尿液镇压,今夜要是出来了,保证会杀人。

    魇是魔的后代,暴虐而又残忍。

    它在水洼里憋了不小的气,一出来肯定会操纵人们互相残杀,到时这里血流成河那是一定的。

    想到这里,我更加坚定了用自己身体,击杀梦魇的想法。

    老街,还有老街两边的村子,是我的老家,是养大我的地方,这里的人,都是我的父老乡亲。

    我不会让一个小小的梦魇,在这里兴风作浪的!

    米满仓沉默几秒,突然说道:“领导,情况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就是找一个能制服梦魇的高人嘛,不需要跋山涉水去寻找,我们老街这里就有一个!”

    我是面对赵校长站着的。

    米满仓这话一说完,我能清晰的看到,赵校长掩饰不住的两眼一亮。

    我明白了,米满仓嘴里的高人,就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就是这个人,在水洼里放了水猴子,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梦魇引到了工地上,他这么做,是为了把赵校长逼入绝地,让赵校长答应他的什么条件。

    “没想到老街还有这等高人,你能不能把他给请来啊!”

    赵校长说完,抬起一只手,拍了拍米满仓肩膀上的灰尘,这是对米满仓表达了他的谦恭和感谢。

    “米老板,你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赵校长又说。

    米满仓受宠若惊,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赵校长说小黄是自己人,跟工地有联系的事情我从来不瞒他。

    “那好吧,只是这个高人脾气不太好,领导,你是知道的,一个行业里的顶尖人物,都不太好说话,他不让我暴露他的身份,但是你放心,我绝对有把握请动他,只不过,咱不能让人家白忙活,是不是?”

    米满仓说到这里,打住了,两只眼盯着赵校长看。

    “规矩我懂,多少钱?你开价吧。”赵校长说道。

    “其实问题也不太大,这个高人,对老街的道观很有感情,他自己不要钱,而是希望领导你,在做工程的时候,翻新一下道观,最好能扩大一点地盘,这也花不了多少钱。”米满仓说。

    赵校长点点头,说入乡随俗,到一个地方拜一座地方的庙,帮乡亲们整修道观,这是善举,是积阴德的事,这个完全没问题。

    米满仓又挠挠头,说领导,高人还有一个条件呢。

    赵校长笑了笑,说你说。

    “就是道观里的徐道长,虽然道长的名头,被大家称呼了好多年,但是他的身份,其实还只是一个庙祝,连正式的道士都不是。”

    米满仓说的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来。

    我怎么也没想到,原来徐道长不但邪气,还有这个尴尬的身份。

    “那个高人知道领导背景深厚,想要你帮忙牵头,出面去找道教的天师来,给徐道长正式授箓,再给一个住持的名号,也好让他名正言顺接管道观。”

    听米满仓说到这里,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虽然米满仓始终没有提那个高人是谁,但是就算傻子也能听出来,肯定就是道观里的徐道长。

    要看是谁做了坏事,就要看谁在坏事里的收益多喽。

    赵校长要是答应了米满仓,又是整修道观,又是授箓封号,所有的好处可都被徐道长得去了。

    那这幕后主使,不是徐道长还能是谁!

    之前我没有怀疑徐道长,是因为爷爷对徐道长不屑一顾。

    而且冰山美人听到徐道长之后,也很轻蔑的说,徐道长要是敢上跑虎岭,连山精都打不过。

    而且那天徐道长拦截我,当我要跟他拼命时,他就被吓得变了脸色连连后退,说话的语气里,还有认怂的意思。

    所以我就感觉,一个能被小米控制,帮小米去杀流浪狗的徐道长,说到底又能有多大的作为。

    没想到啊没想到,小米一走,徐道长就布了一个局,还能让米满仓给他充当马前卒,以工地为棋盘,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

    徐道长连梦魇都能操纵,他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弱。

    他的法力,深不可测。

    爷爷和冰山美人,都严重低估了他。

    赵校长说完之后,拉过旁边一个工人用废木材钉成的小板凳,颓然的坐下了,还唉声叹气的。

    米满仓看着赵校长,做出很惊讶的表情,说这可怎么办。

    赵校长没有跟米满仓说实话,那个梦魇,不是明天就控制不住了,而是今夜里就控制不住了。

    我还发现了一个事。

    就是赵校长说话的时候,老是去看米满仓的脖子。

    米满仓连忙说没事没事,我就是过来赔罪的。

    赵校长愣了好一会,才很迟钝的说,米老板,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说你是来给我赔罪的,但是你何罪之有啊?

    米满仓搓着手,局促的样子,我登时就感觉他有点不正常。

    赵校长对着米满仓耳语几句,不过声音并不算小,我听的一清二楚。

    就是告诉米满仓,说工地上藏着一个梦魇,能潜入人的梦里杀人,比鬼比僵尸都难对付,虽然暂时被封禁了,但是三天时间已到,明天就控制不住了。

    米满仓听了赵校长的话,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米满仓往前靠了靠,试探着问赵校长:“领导,我昨天的做法,没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吧?”

    无论如何,米满仓是老街附近的首富,就是放到镇里,那也是财富排行靠前的人物,平常财大气粗,说话做事也有气势。

    怎么他今天做事神神叨叨的,说话也吞吞吐吐的,扭扭捏捏跟个乡下刚进门的小媳妇一样。

    赵校长装出这副表情,肯定是也是徐老三交代的结果。

    徐老三和赵校长这么做,就是为了迷惑米满仓,然后从他的嘴里,套出工地惨案的幕后主使。

    “领导,我昨天一时胆小,又有点神经,误以为水里有厉害的怪物,差点耽误了你的工程进度,我知道自己错了,领导……”

    上面这段话,米满仓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分多钟,也没有说完。

    赵校长装成那样,都听不下去了,摆摆手说,米老板,你多心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商人做事都很谨慎,你的反应很正常。

    赵校长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精气神萎靡,就像换了一个人,有气无力的问米满仓有什么事嘛。

    我从赵校长蜡黄的脸上,看到了愁苦,看到了疲惫。

    我心里明白,赵校长脸色蜡和,肯定是徐老三在他脸上做了伪装。

阅读诡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五胡乱华之绝世雄才都市狂少海贼王之神级万事屋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悲剧发生前[快穿]九朝元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