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出马弟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夜里你都把我救下了,为什么还要在这大白天,让我躺到钢板上,在这大太阳下面晒,你是不是想把我烤成肉串。”

    我忍不住对徐老三抱怨道。

    “你小子懂个屁,夜里你倒下,是因为你心口中了一刀,那是胡三姑诅咒的力量,也就是一股阴邪的杀气,化作的无形刀锋,根本看不到伤口,我要不是把你拉到太阳下面晒,怎么晒掉你心口的阴气,你能活过来,这都是万幸!”

    赵校长说完,掏出车钥匙,跑到自己的小车旁,打开车门上车打火,就往老街的方向开去。

    赵校长一走,我趁机往空屋子里跑,去找徐老三。

    山精夜里碰到那张符之后,就像被强电流打了,直挺挺的躺下了。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出事。

    我跑到空屋子的时候,看到山精并没有受伤,正抱着徐老三刚才在钢板上烤熟的两个煎蛋,吃的正香呢,我这才放了心。

    看我来了,山精对我挤挤眼,意思是我就知道你不能死。

    我对山精点点头,感谢小家伙夜里的努力。

    我又看看门把手那里,徐老三贴的符,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说三爷爷,你夜里贴在门上的那张符,上面到底施了什么法术,为什么明明是你贴上去的,你自己竟然都揭不掉,山精这小精灵,结果也揭不掉。”

    徐老三苦笑一声,说我小看了胡三姑,本以为她对你的诅咒,还要等几天才能有效,所以夜里,我光顾着防范梦魇了。

    徐老三的那张符,是防止我们被梦魇上了身,会被梦魇借体逃走,所以只能封禁我们三个人。

    那张符具体的做法就是,一张封禁符,然后把要封禁的人的口水或者唾沫,在符上抹一点,只要黑夜不过去太阳不出来,被封禁的人就破不掉那张符。

    我就问徐老三,说你是从哪里,搞到我和山精的口水的。

    “山精馋的很,见到好吃的就流口水,所以他的口水不愁收集不到,至于你,这就简单了,昨晚你看女秘书的时候,口水也流出来老长……”

    原来是这样,徐老三把我和山精的口水,都在符上擦过了。

    他自己肯定也在符上擦了口水,所以夜里他和山精,都破不开门。

    “那梦魇在夜里,到底有没有从水洼里出来?”我问道。

    “没有出来,旗杆上的木牌我看过了,木牌表面没有痕迹,反正一点变化都没有,所以我确定,梦魇在夜里,被尿液镇压住了。”

    我说这倒是一个好消息,不正好说明,梦魇是个幼魇嘛。

    徐老三挠挠头,说道:“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不想听听。”

    我说什么坏消息?

    徐老三掏出一块木牌,跟旗杆上的挂着的木牌一样。

    不过这个木牌有点小小的残缺,中间的位置,有个黑乎乎的圆孔,就像被子弹洞穿了一样。

    “确定是好对付的幼魇了,但是,对付幼魇的木牌,却毁了。”

    我明白了,这种极厉害的木牌法宝,徐老三只有两块,一块挂在旗杆上,用来布阵,三天之内可以限制梦魇跑不掉。

    另一块木牌,是用来对付幼魇的,现在这块木牌,已经毁了。

    卧槽,我差点跳起来,没有对付幼魇的法宝了,那就算水洼里的是幼魇,也不算好消息啊。

    要是对付不了梦魇,那学校这个工程岂不是废了!

    “你一个老江湖了,怎么竟然这么不小心,连一块木牌都没放好啊,竟然被人家用枪给打穿了。”我又忍不住抱怨徐老三。

    徐老三把木牌使劲砸在我头上。

    “要不是你小子,这块木牌怎么会毁掉!”徐老三吼道。

    原来夜里胡三姑在那边,把缠着我头发,刻着我生辰八字的木偶,手心脚心都用毛巾擦了一下。

    在她擦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的脚心手心都痒痒。

    后来我手心脚心,突然一阵剧痛,那是因为,胡三姑把木偶小人的手脚,都给钉到了墙上。

    再后来,我感觉肚子里面像是有个气球爆炸了,那是因为胡三姑,用手指弹了一下木偶小人的肚皮,然后找心脏的位置。

    我心口疼的那一下,就是胡三姑用银针,扎木偶的心脏了。

    扎了一下没扎死我,胡三姑又要扎第二针。

    幸好这个时候,徐老三把木牌放在我胸口,挡住了胡三姑的致命一击。

    木牌救了我一命,但是也被胡三姑扎了一个孔。

    “虽然我跟你强调胡三姑不能轻敌,但是我从内心里,还是没看得起她,这样我就低估了她,我实在没想到,她一个狐狸精的出马仙,竟然能伤到你!”

    徐老三又说,本以为胡三姑的诅咒,最多让我吃点皮肉吃苦,根本没想到竟然能危及我的性命。

    我就问徐老三,出马仙是怎么回事。

    徐老三说有些动物仙儿,不甘心深山寂寞,也为了积攒一点阴德,就找一个人收做弟子,让弟子出面,去跳大神给人平事。

    碰到棘手的事儿,动物仙儿就附到弟子身上,解决麻烦。

    这种动物仙儿的弟子,就叫出马仙。

    我说或许胡三姑不是出马弟子,而是一个千年狐狸精呢?

    这时我肚子咕咕一叫。

    赵校长说小黄你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打包饭菜!

    有赵校长在场,我不敢喊三爷爷,只好还是称呼徐老三叫老徐。

    赵校长也给我打圆场,徐老三一哼,说别谢我,你还是谢谢太阳吧,然后他拿着煎蛋,向着夜里的那间空屋子走去。

    赵校长赞赏的看看我,连声说辛苦了,难道他又要提拔我?

    其实我想想,胡三姑对付我,跟水猴子没关系,而是因为我杀掉的袁老二还有尼姑,跟胡三姑是朋友,她是为朋友报仇。

    而且,我当众打了顾蛋,胡三姑同时也是为顾蛋出头。

    不过徐老三这么说,也是为我好,我没必要拆穿他。

    徐老三一边把煎蛋从铁板上拿起来,一边训斥我。

    我连忙说我误解了,您老别生气,我在这里赔礼道歉了。

    经过那块钢板的时候,徐老三摸出两个鸡蛋,对着一碰,把鸡蛋打在了钢板上,钢板很热,很快就把鸡蛋给烤熟了。

    两个荷包蛋,就这样煎好了。

    赵校长拍拍我肩膀,说道:“小黄,幸好你没事,不然我怎么跟你母亲交代啊,你是不知道啊,那两个死去工人的母亲都哭的死去活来的,妻子失去丈夫还能改嫁,母亲失去儿子,那就是永远失去了。”

    看来死去两个工人赔偿的事,赵校长已经和家属谈好了。

    徐老三这么说,其实是为了告诉赵校长,我被诅咒不是因为我跟别人有私人恩怨,而是因为我帮他做事,这才被人诅咒的。

    这样一来,赵校长在心里,更会对我有愧疚。

    我心说要是我死了,你肯定好跟我妈交代,胡小莉那个狐狸精,巴不得我死呢,到时也就假惺惺哭两声,掉几滴鳄鱼眼泪,根本不会为难你。

    赵校长和徐老三,一人伸出一只手,把我从水里拉上来。

    出水之后,我又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就伸手摸摸,才知道后背已经被钢板烫掉了一大块皮。

    徐老三说我夜里不是被梦魇控制了,而是中了胡三姑的诅咒。

    赵校长听了,一愣,说小黄是中了诅咒?他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得罪会诅咒的江湖人呢?

    “小赵啊,你这个学校,很多人盯着呢,黄大队长就是因为杀了水猴子,坏了别人的好事,这才被人给诅咒了。”

阅读诡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巨星神图师棺爷六零年代农场主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极品修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