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死里逃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能看到山精捏住了鼻子,很显然,小家伙被熏得不轻。

    就连墙角睡觉的徐老三,也被熏得连连咳嗽,被从梦中呛醒了。

    我还以为自己这次,已经彻底被梦魇控制了呢,很快我就会站起来,捏死山精再掐死徐老三。

    也不知道那道符,是徐老三用什么奇特法术做出来的,不但他自己揭不掉,就连山精也揭不掉。

    山精的小手,碰到符之后,也像过电了一样,直挺挺的从门上摔下来。

    徐老三应该料到了这个结果,手一伸,把山精接住了。

    就在这时,我又感觉心口像被刀扎了。

    这次的剧痛,已经突破了我能容忍的极限,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我也坚持不住了。

    我两眼一闭,身子往一边倒了下去。

    刚才徐老三和山精的动作,我都看在眼里,但是听不到声音,就像在看那种无声的默剧表演。

    这次我终于能听到声音了,是咕咚一声。

    那声音是我的头,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地上,这才发出来的。

    然后,我就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感觉也没有了。

    我在最后的时刻,心里一闪念,我想的是,完了,我肯定是被梦魇控制了,徐老三和山精,又逃不出屋子,他们要是不忍心杀我,肯定就会被我杀了。

    或许,我永远也不能从梦魇手里,夺回自己的身体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上热的厉害,就像被架在火上烤了一样,我口干舌燥,渴的厉害。

    这次,我竟然能张开嘴了,眼睛也能睁开了。

    睁眼之后,就是刺眼的阳光,我连忙又闭上了眼睛。

    我还以为自己死了,心说怪了,难道地狱里,也有太阳?

    这时我又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一路跑到我身边,然后就没了声息,肯定是押送我灵魂的鬼差。

    我不敢睁眼,也不敢动,只是非常恭敬的,小心翼翼的问:“敢问在我身边的,是牛头马面两位大哥,还是黑白无常两位叔叔?”

    啪的一声,我脸上挨了重重的一耳光,火辣辣的。

    “你小子倒是会拍马屁,还跟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套近乎,哈哈,我不是你大哥,也不是你叔叔,论年龄论辈分,我是你爷爷。”

    我晕,是徐老三的声音。

    是我没死,还是我徐老三陪我一起死了?

    应该不是死了,不然徐老三怎么会跟我开玩笑。

    我歪歪头,躲开阳光之后才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我确实没死,正躺在工地中间的一块钢板上。

    钢板晒得烫人,我恢复了知觉之后,被烫的嗷嗷叫,一翻身从钢板上滚了下来,感觉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像被火烧了,着急之下,我跳进了一个排水沟。

    身上实在是太热了,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个排水沟,里面的水是从水洼里抽上来的,水里不但藏过水猴子,还泡过两具尸体。

    我在水里头朝下,一个猛子扎到最下面,下面的水凉冰冰的,很快把我身上的灼热感给消掉了。

    感觉舒服了很多,肚子又饿了。

    我就从水里浮上去,头刚露出水面,看到徐老三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知道,肯定是徐老三救了我,就说谢谢你,三……

    三爷爷后面的两个字还没出口,徐老三就嘘了一声,蹲在排水沟边上,小声对我说道:“别喊,暂时还不能让赵校长知道咱俩的关系,也不能告诉别人。”

    我歪头一看,赵校长已经从办公室那边,向这边跑来了。

    我就说咱们爷俩相认了,这是好事,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

    “黄山,长话短说啊,困住三爷爷的仇人,就在这跑虎岭附近,由于我被困了二十多年,身材容貌早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所以他就是见到我,也认不出来我,但是你一喊我三爷爷,他就能知道是我从山洞里出来了。

    那样的话,他就会抢先对我下手,你不喊我三爷爷,咱们的关系就不会暴露,他不知道我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我就能摸到他的弱点,想到办法对付他。”

    原来是这样,困住徐老三的人,就在跑虎岭附近。

    这人肯定知道爷爷和徐老三的关系,也知道按照辈分,我应该称呼徐老三为三爷爷,不然他不会因为我喊徐老三一声三爷爷,就能判断出徐老三的身份。

    这个人,会是谁呢?

    没等我多想,赵校长已经走到水洼边,一把拉住我的手。

    “小黄,真是吓死我了,你要是有点事,我怎么跟你家里人交代啊。”

    我就说赵校长,别担心,我这不是没事嘛。

    然后我看看徐老三,称呼一声老徐,问他夜里我是不是着了梦魇的道。

    “不是梦魇,是胡三姑的诅咒。”

    徐老三叹长叹一声。

    徐老三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又对山精说了几句什么,还把手对着门上的那张符,使劲指了指。

    山精回头看看我,又对徐老三点点头,然后就跟壁虎游墙一样,从门下游到了门把手那里,伸出小手,就要把那张符扯下来。

    我能听到门上发出轰隆的巨响,不过那扇门踢一脚闪一下金光,金光抵消了徐老三的力气,普普通通的一扇夹芯板门,此刻坚如磐石,怎么踢就是不倒。

    徐老三连忙又去揭门上贴着的符,估计门上的金光,就是那道符闪出来的,能保证门不被破坏。

    谁知他的手刚碰到符,符上就像有电流,把他打的往后一仰,直挺挺的往后摔倒,要不是山精及时窜过去托住了他的肩膀,这下非磕到他的后脑勺不可。

    不过我不但仰不起脖子,嘴也没有张开,根本就吼不出来。

    我就感觉整个人意识很清醒,但是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十分的无助,这种无助以前我碰到过,就是在做梦的时候,感觉有危险,自己却跑不开一样。

    难道,我坐了大半夜,最后还是没熬住,终于还是睡着了?

    结果徐老三慌慌张张的爬起来,走到我面前仔细的看了看我,他并没有对我先下手为强,在梦魇没有控制我杀他之前,先出手把我杀掉的想法。

    徐老三跑到门口,抬起脚就去踹门。

    幸好不是整个人真的爆开了,不然满屋子就会是血肉器官。

    感觉肚子里像有个气球爆炸之后,我肚子涨得难受,然后肚子里的气体,被我从身后中间偏下部位的出口,给排出来了。

    肯定是的,我不睡着,梦魇怎么会进入我的体内。

    说是睡着吧,但是我眼珠子还能转,还能看到坐在房子中间的山精,正在钻研七星聚会的残局,还能看到徐老三,坐在墙角叉着两条瘦腿,呼呼的大睡。

    想到这里,我感觉左右两个脚心,同时又是一痛。

    对,这次不是痒痒,而是那种被针刺刀扎的痛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痛,痛得我就想仰天大吼。

    就在这时,左右的手心又是一阵刺痛,我能感觉到,这痛感在手心,快速的的扩散,很快从手掌上,扩散到我全身。

    这痛感是由内而外的,我就感觉肚子被放进了一个气球。

    还有人不停的往气球里面打气,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像一个鼓胀到极点的气球,一下爆开了。

    手心的痒痒,跟脚心的痒痒一样,来得也快,去的也快。

    这下我就不淡定了,感觉是梦魇已经脱离了上百人尿液的压制,从水洼里出来想要杀人了。

    控制身体,肯定是从手脚开始,我感觉手心和脚心的痒痒,会不会是在我没睡着的情况下,梦魇试探着要控制我的身体?

阅读诡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