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诡牙》
诡牙

第81章 谁去谁留

要想杀他,就要另请高人了。”

“需要什么样的高人?”我连忙问徐老头。

说实话,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肯定对付不了梦魇的。

我都怕了,更别提赵校长了。

赵校长本来是冰冷的体质,这时已是满头大汗,我心说等这个历经磨难的学校建成,他的老寒病,说不定就能治好了。

“死了两个人,工地都闹成了这样,我也很愧疚,要是再等十天半个月,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人命,那到时就算学校的项目不黄,我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赵校长说到这里,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徐老头一伸手,就扶住了赵校长。

“这个梦魇,是和水猴子一起,同时被放进水洼里的,小黄下水捞水猴子的时候,由于根本没有睡觉,所以梦魇对他也没招,我挂在旗杆上的木牌,其实是个阵法。

这个阵法,虽然杀不死梦魇,但是能限定梦魇,一天之内出不了水洼,要不然不等庄稼汉撒尿,它早就跑了。

就算梦魇脱离了水洼,我的阵法,也能限定梦魇在三天之内,离不开这个工地,所以小赵你暂时不用担心,只要没人在工地上睡觉,最近就不会出人命。

而且,咱们不还是能赌一把的嘛!

只要今夜梦魇被尿液限定在水洼里,不能出来作怪,那就证明它只是幼魇,那么明天晚上,我就能将他一击毙命。”

徐老头说完,一脸的坦然,以他的脾气来看,我感觉这个梦魇,是一只幼魇的可能性比较大。

赵校长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希望还在。

人就是这样,只要一刻不绝望,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会往好处想。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要是搞砸了呢?

“卧槽,老徐,梦魇今夜有可能出来,你还让我留下来住,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推的嘛!”

我跳着脚对徐老头说。

“今夜,让小黄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我留下来陪徐先生好了,假如尿液镇不住梦魇,它出来想要在工地杀人的话,我也能给徐先生帮个忙。”

赵校长说完,脱下西装,露出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的衬衫,又揉揉两边的太阳穴,坐到了椅子上。

徐老头听了赵校长的话,一拍桌子,竖起了大拇指。

“小赵,没想到你一个读书人,紧急关头也能这么有种,没有临阵脱逃,我真没有看错你!”

徐老头说完,又斜了我一眼,说黄大队长,你一个还没经历过人事的小毛孩子,这个时候贪生怕死我理解,你走吧。

我看看赵校长,他对我微微一笑,也对门外挥挥手。

赵校长的眼神里,是怜悯,怕我出事。

徐老头的眼神里,是满满的鄙夷。

鄙夷我受不了,怜悯,我更受不了!

我也一拍桌子,说老徐,你这是什么意思,谁贪生怕死了?我说我要走了嘛?

“你都怕了,不走,难道还能留下来啊。”徐老土阴阳怪气的说。

“卧槽,老徐你别狗眼看人低,你也不去老街上打听打听,我扒衣老爷是什么人,怕这个字,到现在我也不会写!”

“那你的意思,就是要留下喽?”

“废话,赵校长一个文弱书生都能留下,我有什么不敢的!”

赵校长看我坚持要留下,手摆的跟风车样。

赵校长非常坚决的对我说:“小黄,我知道你的一片好意,不过你还年轻,不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我也不好跟你家里交代。”

徐老头说小赵,你怎么能打击年轻人的积极性!

然后这老家伙一把攥住我的手,说好小子,有种!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之前就算我狗眼看人低了,老徐我给你赔礼道歉了。

徐老头说完,又对赵校长摆摆手,说小赵,你可以走了。

“小黄被你留下了,为什么要赶我走?”赵校长很不解的问。

“小黄是什么体质,你又是什么体质,我跟小黄留下,就算睡着了,梦魇想上我们的身,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你留下,只要打个瞌睡,梦魇轻易就能上你的身,到时你拿起刀来杀我们,我们是杀你还是不杀你?”

我也跟老徐一起劝赵校长:“你留下帮不上忙,还是走吧。”

就在这时,赵校长的秘书,带着殡仪车来了。

赵校长的秘书,是个干净利落的女子。

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职业装,手里抱着文件夹。

看到我和老徐,秘书对我们微微一笑。

是那种礼貌的,但是又带着一点距离的职业微笑。

这个秘书,一看就是那种精明强干的女强人。

还有一点,她那两座小山,很坚挺。

看着那两座小山,不由自主的,我的口水又滴了下来。

听了徐老头的话,我想想那间空空如也的房间,心说坏了。

徐老头怕水洼里的不是幼魇,那些尿今夜镇压不住它,所以留下我在工地这边住,让我给他挡枪。

而且就算是我在清醒的时候碰到梦魇,我又该怎么杀了它,拳打脚踢,还是用牙咬?这玩意跟鬼一样是无形的,来无影去无踪的,想咬我也咬不到啊。

所以我才没有站出来,傻乎乎的说别找高人了,由我来对付它。

“假如不是幼魇,而是有了气候的魇的话,那么对付它的高人,不是没有,不过这些高人,都是远离俗世的隐者,想找的话,很麻烦,幸运的话,十天半个月能请来一个,要是麻烦的话,说不定一年半载也见不到一个。”

所以,任何人都要睡觉。

谁要是招惹了梦魇,想躲避梦魇的追杀,基本是不可能的,那么,要想解决这个难题,就只能先把梦魇杀了。

我和赵校长问徐老头,怎么解决工地上的梦魇。

毕竟鬼,我抹点口水还能看见,这个梦魇,我不睡着的话,它就不出现。

等它出现在我的梦中,我就受它控制了。

“不过魇这种东西,比作为精怪的水猴子,还有作为厉鬼的水鬼,可就高级多了,这些尿,能镇住他一晚上,这就不错了!

假如,能镇住一晚上,就证明这个魇,还只是幼魇,这样我就有把握弄死他,假如连今晚也镇不住,那就证明这个魇,已经有了气候。

徐老头摇摇头,说道:“解决梦魇?暂时我也没把握,这要看今儿晚上,上百号庄稼汉的尿,能不把梦魇镇在水洼里。”

“要是镇压不住呢?”赵校长问。

他就是怕梦魇潜入睡觉人的梦里,然后操控人体。

我想了想,人这一生,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睡觉,一般人要是不睡觉,在七到十五天之内,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庄稼汉,面朝黄土背朝天,黑黝黝的皮肤,都是太阳晒出来的,所以身上的阳气极重,一百多号庄稼汉的尿,淋在水洼里,水洼里别说是水猴子,就算是水鬼,也要被淋个重伤,不修养十天半个月,就没法重新出来兴风作浪……”

徐老头刚说到这里,赵校长感觉有门,以为今天那么多尿浇下去,梦魇肯定受了重伤,就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

结果徐老头接下来的话,让赵校长吓了个半死。

徐老头说的梦魇,能在人睡觉的时候钻进人的梦里,想让人做什么梦就能让人做什么梦,还可以通过梦境控制人,让人在梦游中自杀或者去杀别人。

徐老头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为什么徐老头今天,不让任何一个过来帮忙的村民,在水洼旁边睡着,甚至连打瞌睡都不行。

阅读诡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