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梦魇潜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许大鼻子和顾二斤听了,各自一马当先,站到水洼两边,解开腰带,对着水洼滋啦啦的放水。

    顾二斤尿完之后,许大鼻子又尿了不少,他还笑话顾二斤。

    “老顾,我看你被酒掏空了身体,肾都虚了吧,你看你尿的少不说,还淋拉拉的,都尿到鞋子上了,简直就跟娘们一样。”

    刚才徐老头一直在打扫卫生,他把靠近工地大门的那间宿舍,里里外外收拾的很干净,又把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几张架子床,都给扔了出来。

    我走进去一看,房间里空空如也。

    除了上面的电灯泡,还有下面的几个脚印,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就问徐老头:“老徐,这是给自己收拾一间屋子,单独住?”

    “我要是睡这里,才懒得收拾这么干净,我收拾屋子,是留给你住的。”徐老头笑着对我说。

    我感觉这个笑里藏刀的老家伙,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我就提醒自己小心一点,别又被他给坑了。

    我就说我家里有房子,我可不在这里住。

    徐老头说你非在这里住不可,不然我一个人,还有点害怕。

    赵校长笑笑,说小黄,你要是方便,就陪着徐先生,在这边住两天好了,你住一晚上,我给你算一晚上加班,对了,你的工龄,从昨天就开始计算了。

    赵校长都发话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好答应。

    赵校长拍拍我肩膀,扭过头去,又问徐老头道:“徐先生,你之前说村民走了之后,就会告诉我和小黄,水洼里还有什么东西,现在,方便说吗?”

    徐老头带着我和赵校长,进了一间办公室,说出了答案。

    “那个东西,不是鬼,也不是僵尸,更不是你们能想到的一切妖魔鬼怪,而是一种,你们根本想不到的东西,叫做魇。”

    魇?

    “魇是什么鬼怪,还请徐先生详细讲解,让赵某人长长见识。”

    赵校长一副请教的样子,说话也是文绉绉的。

    我也给徐老头倒杯水,说您老说吧,我也跟你学点知识。

    徐老头喝口水,开始讲解了,他讲的很详细,比那晚小米给我讲僵尸的时候,更要系统的多。

    我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徐老头说的基本如下:

    有魂无魄的是鬼,鬼没有形体,只是个类似于气场的无形之物。

    有魄无魂的是僵尸,僵尸有形体,看得见摸得着。

    动植物成精了,是有魂有魄的精怪,也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形体。

    人要是通过化妖成精了,再经过修炼,可以成魔。

    人本来就是万物之灵,化妖成魔之后,对极大多数的鬼,僵尸,精怪,都是碾压一般的存在。

    魔和女魔生的孩子,天生就是魔。

    但是魔要是和人类的女子上了床,就只能生下死孩子,因为这种胎儿,在娘胎里就会吸食母亲的精血,不等他生下来,就会把母亲吸成一具干尸。

    母亲一死,胎儿的魂儿就会离开母体,这种魂儿,不叫鬼,叫魇。

    听徐老头说到这里,我就说不对吧,我以前听人说,没出娘胎就死掉的胎儿灵魂,好像叫婴灵。

    “你懂个屁,父母都是人的话,那种胎死腹中的魂,才叫做婴灵,生下来又夭折的,叫做小鬼,而魔和女子的死胎,就叫做魇,这里面道道多着呢。”

    徐老头说的头头是道,骂我是个外行,把我喷的不敢再言语了。

    赵校长听了也连连点头,说徐先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赵某人今天,算是大长见识了。

    “水洼里的魇,就是梦魇!”徐老头又说。

    我急着给自己挽回面子,就说梦魇我知道,小学校老校长跟我讲过,说所谓的梦魇,其实就是鬼压床。

    “我都说了,鬼是鬼,魇是魇,两者就不是一回事,什么梦魇就是鬼压床,你那个老校长,就是死读书的老学究,我看他也是从小喝糊涂汤长大的。”

    徐老头说到这里,又给我解释,说鬼压床,那是鬼做的事,只能压在人身上影响人的脏器运行,让人做噩梦,慢慢夺走人的阳气。

    鬼压床连几次,把人的阳气压的少了,就会试着挤到人的身体里。

    鬼挤到人的身体里,就是借体还魂。

    而梦魇,就比鬼高级多了,梦魇随时可以潜入人的梦中,想让人做什么梦就让人做什么梦,还可以指挥人梦游到千里之外,甚至利用梦游的人杀人。

    “两个工人被水猴子拖下水之后,剩下的工人,都做了同样的梦。

    就是因为梦魇同时潜入了他们的梦中,让他们做了同一个梦。

    小赵跟我说了之后,我就感觉像是梦魇作怪,不过我没敢肯定,因为有道行的高人,也能同时催眠很多人,让他们做一样个梦。

    直到小赵又说,在水洼旁边一恍惚,看到了和自己表情截然不同的倒影,我才确定,暗中潜伏的,就是梦魇。

    因为你恍惚了,半梦半醒的,梦魇这才给了你梦一般的幻觉。”

    赵校长听了,满头大汗。

    “没想到梦魇这么厉害,怎么才能消灭它?”

    我和赵校长一起问徐老头。

    赵校长说完,给所有人鞠了一躬。

    许大鼻子和顾二斤,连忙伸手把赵校长扶的站直了,又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带着钱,还有上百号村民,浩浩荡荡的走了。

    场面挺壮观,水洼边上围满了人,一条条水龙洒到水洼里,哗啦啦的脆响,腥臊气也弥漫开来。

    这时赵校长走过来,把两扎钱,给许大鼻子和顾二斤一人一扎。

    “天快黑了,晚饭我来不及管了,这是工钱,大家拿回去分了吧,我在这里,谢谢乡亲们了。”

    我说的记事本,就是在胡三姑家里,拿到的那个。

    我看看水洼,经过上百号人一遍又一遍的翻腾,那个记事本,也不知道被踩到那块泥里,想找还真的不容易,我不甘心的想,胡小莉,这次便宜你了!

    我走到许大鼻子和顾二斤身边,给他们一人点上一根烟。

    顾二斤估计被许大鼻子说到了痛处,老脸一红,骂了许大鼻子一句,又把气撒到自己那帮村里人头上,把那些村民挨个提到水洼边,逼着他们尿。

    许大鼻子也照葫芦画瓢,把本村的村民也赶到了水洼旁边。

    “别装了,你小子这样子,就是打光棍的料,现在肯定是童男子,抓紧给我去尿一泡,不然我踹死你。”

    我笑了笑,说算了,你们一起尿吧,不是童男子也行。

    我小声跟他俩说了几句,他俩听了笑着点点头,说这不是小事嘛。

    然后他俩对村民说,工地这里死了人,难免会留下晦气,童男子都给我站出来,对水洼里撒泡尿,童子尿能冲走晦气。

    我就问所有人,有没有在下面,发现一个记事本,四四方方的,有半个巴掌大,上面套了两层塑料袋。

    大家都摇摇头,说没看到。

    来的都是青壮年,里面有不少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听了这话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许大鼻子一皱眉,骂道:“卧槽,难道童男子还丢人嘛?还是你们这些未婚的孩蛋子,都去城里洗脚城,把身子给破了?”

    顾二斤在人群里踢来踢去,还对被踢的人骂骂咧咧。

    尸体弄上来之后,下一步就是镇压躲在粘泥里面的东西了。

    徐老头已经告诉我方法了,所以我心里有数,就对赵校长说,你去那边打电话吧,安排人过来,天黑之前把尸体拉走。

    赵校长点点头,掏出手机,躲到远处给他手下打电话去了。

阅读诡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