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切从沙发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父亲的一句话,从几个叔叔们点头的诚恳态度上,就知道他们也想自己家里也有。高低柜是一个,六七十分宽一米七八高的高柜,与一个一米多长的矮柜组合在一起的柜子,高的柜子装衣服,矮的柜子装一个家中所有的碗盘与筷子,这样,吃和穿一起解决。在高柜的门上装一个镜子,而矮柜的三个抽屉与一个拉门一平,在上面一层,装备两块有机玻璃可以推拉,剩饭剩菜也就有了地方,这样一个组合柜子的做成,不知又给一个大院里的人,全都来我们家看了一遍,把那装有镜子的门也各人拉了一回,家中又才平静下来。

    那一条才做成就进了我们家的马板凳又回来了,两米来长的厚木板,装上四条腿,一米来高,在上面做什么都行,那就是一个木工的工作台,缺了它木工几乎是不能工作。接下来就是找工具,各种长短的推刨,锯齿宽度不一样的锯子,还有大小不一的凿子,最重要是要有一个墨斗。墨斗也是我们喜欢的玩具之一,一人拉住一头,尽可能拉的远,绷直,贴在地上,一拉一弹,在蓝球场上,就有一条直直的长墨线。

    父亲第二次学木工活,也不能有我们的事,只是父亲一开工,我们四兄弟全被赶出门去,谁在家中谁障碍着他的眼,这也是父亲第二次酒量加大的一个导因。木匠的工具太多了,家中的高低柜还没有做,几个大院里的叔叔们,已经在家中做了许多天的工具,而往往是四五个父亲的同事在一起,也不能做出一个推刨或是锯子“上好的杂木料我们找不到,更何况还要阴干透了!老向,我们去借一套工具算球啦!”。“这怎么能行,上次做沙发我们不是准备了许多工具,这一次要的东西是多,可到了你家做的时候,还去找人家借工具,你要人家不干活是不是!”

    四个大男人干了一早上,面对那不担是硬而却是弹力无比的钢丝,四个男人开始吸起烟来,反正他们地上的烟头比他们用去的钢丝多。谁也不出声“没有弹簧的沙发不就是一长条椅!”人们开始慢慢的散去。父亲从抽屉里拿出钱包,转身就出门去。三天后父亲一身疲惫的回来“去叫那天一起干活的那几个叔叔,说着话话,从帆布包里掏出一个腰鼓形的铁铊子,只是上下两边要夸张许多。

    四个男人又围在我们家中的那一个马板凳上,腰鼓形的铁铊子早固定在马板凳上,只用了一把橡胶把钳,那硬的有弹力的钢丝,缓缓的就进了那铁铊子的凹槽里,再一用力延伸,断去多余的钢丝。三个叔叔放下手中的工具,返身就回各自家里去了。再回来时,从他们怀里掏出的酒,就知道这一次,他们是成了,若不是找不到沙发布,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做一个象地委书记家中一样的沙发。

    找棕片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事,四个男人,各自手持一把家中菜刀,一群孩子跟在他们后面,一路不停,就出了地委大院,街上所有的人都自动让开,四把菜刀开路,向着当年的地主家,如今已改成供销社的后院去,只有那里才有老棕树。接着准备,固定弹簧的橡皮条是从废轮胎内胆上裁剪。再有就是木板,还有麻布,没有粗麻布,就去找装粮食的麻布口袋。

    整整一个夏天,四个人几乎是天天在一起,为了他们的木匠工具,一个城里又让他们收索了一遍,从少得可怜的几家供销社到所有熟人家里,从一块一尺来长的多年生杂木到推刨的叶子,一切有关于木头的组件还好一些,可那些铁的构件就成了难问。

    随着沙发的制作地的转移,人们对沙发的性趣也慢慢的消失了,到了最后,那些去帮忙的叔叔们也是耸着头去。而我们家中象是一天有就忙不完的事,一天总有一个大盆在正屋中间,衣服实在太多了,特别是两个双胞的屎尿布,不但每天要洗,还有一个麻烦事,就是晾干它们,天晴还好一些,家中少一些发酵过的尿味。而天阴时,家中的炭火上就多一个巨大的竹笼子,罩在炭火上烘干那些尿布,是一个家中多年一直存在的现象。

    做完沙发,接下来父亲又开始做一种叫高低柜的家具,那个家具对于我们家的重要,远远超过了沙发,那是一个“昆明城里才有的样式,我们家也要有。”父亲的话才说完几天,家中又开始第二次集会了,因为这个高低柜是摆放在沙发的对面墙边,沙发与高低柜才是一个组合的样式,“我们几家怎么能少了这高低柜呢?”

    几天的忙碌下来,从供销社到粮管所,最后就是马车站里,马车站今天已经失了,他后来变成了运输公司,就是从马车变成汽车的一个过程。供销社也垮台了,原来地主家的房子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还给了人家,而粮管所如今可能是粮油蓄备中心,也可能是其他。父亲他们到那里,就象是土匪,对于这个每一张沙发的支技,各大单位可能是做了动员似的决心,因为父亲他们一但做成了,接下来就是他们自己了。

    做沙发是我看见这个社会里人际关系最温情的一面,反正都是废品,只是说话,一切都可以拿走。

    一切新鲜的事物,都是从大城市传到小城市里,多少年以后,我每一次看电影时,我都在想,这电影与沙发也一样。母亲忙碌的几件事,都是一样,为一个家里找食物是头一等大事,第二一件事,就是一家孩子们穿的衣服,这两件事情,就是母亲在我记忆里的所有,我们兄弟是不用管,不怕丢失也不怕闯祸出事,所有的孩子们都一样,你家的老大打了我们家的老二,老大与老大又打上一场,一切就完了,大人们知道也是不知道,反正谁也不会管。

    做沙发不是一个技术活,可是谁也没有见着制做一个沙发的全过程。父亲开始做沙发了,先是请了一个叔叔来帮忙,可是一个大院里的人,几乎都动了,“老向家的沙发做成了,我们也做一个。”一家之主对他们的女人说。接下来帮忙的人就多了,我家里所用地方都是人,只留下中间几个干活的男人的地方。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大事件,随着沙发制作的进程,我们家的门前,慢慢就成了开会的中心,单位里有事情时,可以在这里传达,更可以开会,门前就是蓝球场,再多的人也不多。可是母亲的抱怨声却是在每一个黑夜里都在唠叨”老向呀!茶叶不说了吧!这煨开水的煤一天都要两桶,这沙发我看就做一个行了,那两个单人沙发就不要做了。“这怎么能行,一个大院里的人都在看着,再就啦,其他单位的人也在看着,我们到底是能做成不能做成。这些天也没有什么革命工作,不用去游行,我们就在家中行进这沙发的革命工作,”

    也不知道那几个沙发做了多长时间,象是我一个幼儿园的毕业。家中的沙发终于做好了,那一条两米来长的马板凳才被其他家请了过去。大院里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来坐了一回,就连书记也来了。先是传达了一下晚上的电话会几点钟开,接着就自然的坐在沙发上。书记坐沙发与其他人就是不一样,先是双手扶在大腿上,手往下移时身体也随着弯动,屁股才轻轻的接上沙发。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先是找准屁股落在沙发上的位置,一屁股就都了上去,一个身体下陷的同时,二手伸天,一左一右扶在沙发上“真好!”好在哪里里也激动得不知道?

    大院里做沙发的日子是快乐的日子,不但是大人们可以自由的进行观摩,就连孩人们的来去也自由多了。这一段日子里,无论是谁家开始做沙发,他们的孩子就完全的放养了,谁家大人也不管,因中太窄了,各种准备好的材料一个家中到处都是,多两个孩子都处乱跑,那成了什么事?

    生活慢到了一种静态,我们兄弟在那些年里,对那种生活,象是一种永远,以至多少年以后,我们大这四兄弟活着的意义,只是为了那一段回忆。

    父亲在一次出差后,学会了做沙发,在一个一切商品都是供应的时代里,真不知道有没有沙发这种物件卖,在我们那一个地区里,是没有家具店,记忆里,只有一咱靠背折叠椅,那可是最为新潮的家具,不但有着鲜艳的颜色,更有着渡不锈钢的铁管,那是最有生命力的颜色。不然就是统一的单位里的办公桌椅,那也不是寻常人家里能有的。

    自己做沙发,不是一种创造,是一咱学习,可这种学习只发生在大单位里面,不是一般的小单位能出现的事物。

阅读我们的兄弟子妹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末世冰火之心豪门顶级盛婚第一战场指挥官!一世之佛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