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双胞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住进单位里最大的房子,我的第一个龙凤双胞胎弟妹就出生了,双胞胎的生降生,我的好日子也到头。再加上父亲又不在家中,那一次,父亲应是回当年他参加建设的水库去了,最初建设的水库不够科学,要进行二次加固与改造,父亲一去就是半年多,回来时,自己已经是六个孩的爹了,他当时如何想,我不知道?我是这样去想。

    四个孩子的爹应当是很忙了,何况是六个孩人呢?这一切幸好是,我们有一个高大而健康的母亲,,母亲把家中所有的事,都包揽在她一个人身上。而更好的事就是,我们是公家的人,这时候,每一个公家的人,都有一个购粮证,吃饭的问题,还不是一个问题,单位里在购粮证上添两人,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可是接下来,就是衣服的问题了。记忆里父亲与母亲第一次吵架,就是为了衣服,单位里分给了父亲一辆单车的票,父亲那一次的高兴,是我有生以来,见到他那样高兴过,他唱着:

    这是我记了几十年的场景,父亲一听到这话,一转头,就蹲到了门坎上去吸烟了,一句话也没有说,,一只手抽着烟,一只手里,用力的揉搓着他的五星打火机。

    三个哥哥在做作业,笔都不敢动一下,而我几步就走到两个双胞前,忙着去哄她们。对于我的双胞子妹们,那可能是我有生唯一哄过她们的一次,对于我来说,只是怕她们哭了起来,我将会因为她们的哭闹,而遭至灾害,才忙着是哄她俩。

    母亲见父亲不说话,慢慢的,坚决的,走到父亲的的侧边,伸出手去。

    父亲看了一眼母亲的手,极其奢侈的把半截烟反手丢弃,这也许是他一生中丢过的半截香烟。从上衣口袋子里,缓缓的取出一小张牛皮纸,,那纸上有着供销社的公章。看也不看母亲一眼,反手递过了票去。母亲接过那张牛皮纸的票,父亲又起身,离开他靠着的门边,走到地上的半截香烟前,拣了起来,放到口边,重重的就吸了一口。

    父亲与母亲的生活,就象这样,在情愿与不情愿里行进着,就象是我听到的,关于他们的婚姻的问题一样,情原与不情原一切由不得他们,只是看组织需不需要,而你们的年龄是不是也正好,就象是今天天的搜索程序一样,只要有了关键词,答案瞬间就会生成。因为革命的需求高于一切,就象今天一样,搜索最重要,搜索的关键就决定了,是那一家的流量,进入那一家的平台一样。

    大呐叭决定着一天的生产与工作,而我们,每一天都有‘小呐叭开始广播啦’。小呐叭决定着我们一天的晚饭要开始了,而大呐叭是父亲与母亲的工作中心,他们一天的工作都离不开呐叭,那个电线杆子上的呐叭,有所不有,也无所不包。国家与我们的距离,因为呐叭而很近,不象我们今天离国这那样的远,或者是不存在。今天的国家在或是不在,要看我们是不是想起它来。

    而那个时候的大呐叭,每一天都有思想在传达着,每一天都有着斗争的任务,还有当下的工作,都在那个大呐叭里,那个大呐叭又联系着我们的国家,而我们,每一个人,每一颗心都是向着国家,向着我们的党,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国家最核心在哪里?

    拿着购车票进门的父亲,喜悦也光荣,可母亲的第一句话却是:

    “这一次总算可以把你的单车票换成缝纫机票,我们家也要有缝纫机了。”

    在父亲的四部曲里,第一和第二,可能是‘林海雪原’,‘沙家帮’,当然最多的就是‘白毛女’,最后就是没有唱过几天的‘刘三姐’。只要是为我们剪头的时候,或是更高兴的时候,就会唱这些歌,那应该是当年的流行音乐了,,反正是从收音机里听来的,电影里面记来的,反正就那样唱。

    “穿林海,过雪原。”

    之后接着就是阿庆嫂要出场了,阿庆嫂是沙家帮里的女主脚,至于喜儿何时又钻了进去,我是没有资格去纠正,只有大哥会看他一眼,又忙着低下头。

    说到国家与民族,国家在那时候,到处是红通通的新中国,我们就是崔健歌中唱的,那些红旗下的蛋。是红旗生出来的蛋,而不是那种在红旗下面的蛋。

    而民族,这个时候的民族应有专指,是多数,是工农兵,因为在那个少数民族必遭专制与运动的年代里,少数的民族是不吃香的,其中也包括着各种的信徒,你就是阿弥陀佛也不行,你敢说你是张天师的门生,那就太好了,多数民族正找你来专政,找你来运动一下。

    我满怀欢畅的追思的回想着那个时代,因为这个国家后来的掘起,我想,就因为那个时代统一了思想,让大家走在一条路上!

    “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七八个人,三四条枪。”

    就进了家门,到今天,我也只当那是现代京剧里的唱词,可了自何处,我真就不知道到?

    从未穿过袜子,也许我是穿过袜子呢?!起码是在我十二岁以前。今天我这样想,是因为我幼儿时的记忆里,我总是在冬天会生冻疮。生了冻疮后,就得治疗嘛,这是谁都能想起来的事情。我们治疗冻疮的办法就是,放一个罗卜在火上烧,罗卜烧得开始起糊皮了,就在冻疮处烫。有用没有用,到今我是不知道?反正当时就这样,反正是治过伤了,好未好过,也记不得了。

    听说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毛主席他老人家也不在了。我们一家人就回到了父亲的原藉,他的故乡是欢迎他的,他是他们那个单位里行政干部里,级别最高的一个人。这样,我们一家六个人,自然是住着那单位里,最大的房子,只是那时候这个国家都可能还没有套房,也许有,只是我未见过,就象是我的外公,也许那时候还是有的,只是我未见过。

    那个时代里,谁也不敢犯点小法,犯上一点小法,那种后果,谁也承担不了,新中国最单纯的一代人,这个国家,几千年来最单纯的一代人,就是我们,我们真的很骄傲,在红旗下。

    在红旗下,我是跟在哥哥们的身后,那红色的旗帜,只少先队的队旗,他们在批判着我们的大成至圣先师,当然也还有刚刚才叛了国的,我们曾经的统帅。这些今天想来都太遥远了,是因为它们与我真实的生活产生着联系,我当时却又是不知道的。而近的真实得就如眼前发生过的,是那些洋芋,那些青菜,那个时候那些让我,吃得每次都会发呕的野生的鱼,今天是很难吃到了,或是吃到了,也不可能知道它就是野生的鱼。

    那些原生的公家的人,后来有了加入者,自也就成了公家的人,他们为这个国家出了力,流了汗,更是流过血,或有死去,他们应当就是公家的人,而大众们对公家的人本就应当是敬畏的,也当有一份尊敬!那么一来,后来这些公家的人,他们的娃穿一件新衣服,那自然就也是应当的事了,只是看着他们有,而不会因此而生恨。

    这是一种多么可爱而单纯的心思,如今,这种纯良没有了。那是这个国家,胜至是这个民族,唯一有过的一代人的纯良,以后可能将也会不再有了。

    所有关于能吃的东西,都是我最真实而又最能记住的,尽管,它们与那个时代的红旗一起存在,可是红旗们,我却实是记得不真实了。

    大哥已经是读五年级的书了,我还穿着开裆的裤子,可能是那时家中,最小的裤子,最多的也就开裆的裤子了,毕竟我有三个哥哥,父母又从未送过人一件衣服,那时代,谁又送得起一件衣服给谁呢?舅舅与叔叔怕也是不行的。

    尽管有些开裆裤已经很小了,我还穿在身上,我能记得,是因为有一些裤子,后来就穿在了弟弟与妹妹们的身上,我是从他们身上紧绷绷的难受,想着我当年应也就是这样了,能好到哪里去呢?

    今天的一代年青人,谁会想,他们会有八子妹。可是在那个年代,八子妹并不算是多的,我见过最多的,应是十子妹,天生地养,谁管他呢?怀上了就生,国家不会管,也还忙不急来管你这生娃的事。

    无论是生多生少,大家都是穿着灰蒙蒙的颜色,也都是一样的打补丁,老大穿了老二接着穿着。哪家的孩子穿了一件新衣服,那可是大事。可这穿新衣服的,都是公家人的娃,才能穿得起。

    公家人的娃穿新衣服,大家都看得见,也慕眼不过,可是这种羡慕却不会生出忌妒之心,因为他们的公家人的娃,公家人是有传承的,公家的人,最早可追溯到红军,追溯到八路,他们就是这个国家最原生的,公家的人。

阅读我们的兄弟子妹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东方炼金使豪门顶级盛婚二次元帝国道临天穹之上七次总裁,爱上我!八荒剑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