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做公爵的第一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身子不由自主的动了动,随后只觉得口干舌燥,头晕沉沉的,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哭声中夹杂着一声惊呼。

    “光明女神保佑!大人你终于醒了……”

    他猛得睁开眼睛,映入眼帘是陌生的天花板,天花板上雕刻着一些繁杂的花纹,花纹呈圆形包裹着一个熟悉的符号。

    女仆?这是什么地方?他看着老头戴着那顶红色的帽子以及顶上那个白色圆球。

    圣诞老人?自己不是在做梦吗?

    念头至此,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个符号,他心中一颤,紧接着记忆像是堤坝开闸放水一样,冲刷着他脆弱的神经。

    他瞟了一眼圣诞老人,唔,不是圣诞老人。

    这个老头是自己的管家——罗伯温,而自己是光明帝国最年轻的公爵,墨菲·林克·查理斯。自己刚从帝国首都夏尔城完成继承仪式,在返回领地的途中,路过奥尔城受到光明教会的邀请,主持一年一季的秋收祭典活动,然后便被罪民袭击了。

    刚想到这里,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身穿黑袍,双眼透着红光的人。这人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胸口刺过来。就算是记忆,他也能清晰的感到墨菲当时的绝望以及痛苦。

    记忆的最后是匕首插在胸口上,墨菲倒在血泊中,周围是慌乱的人群以及自己家眷的哭喊声。

    他咽了下口水,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来。

    墨菲确实是死了,而自己活过来了。

    他看着女仆推开那扇高大的木门后,露出外面一个巨大的花园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穿越了。

    “大人?”罗伯温声音焦急。

    “水……”

    他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嘶哑得像破风箱发出来的声音。

    “快,快去,”罗伯温指着一个女仆,“去拿水来。”

    “大人好好躺着,千万别弄到伤口了,光明女神保佑,那么深的一刀大人居然……那个可恶的罪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安景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记忆,他有些惊诧,这些记忆根本不需要筛选、解读——仿佛这些记忆是他亲身经历一样。

    罪民,这是一群反抗光明教会的邪教组织,他们信奉恶魔,并用灵魂与其交易,从而获得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轻易的把一个人的灵魂杀死。而在墨菲的记忆中罪民似乎从来干过什么坏事,只是信奉的对象不一样,但只要被抓到就是绑上石头淹死。

    安景是不信的,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四好青年,怎么会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虽然在他身上确确实实发生了魔幻的事情。

    受过现代教育和被各种电影电视剧洗脑的的他一瞬间便得出一个结论来,这个罪民组织可能是光明教会为了维持统治而编造出来的谎言。类似的例子便是欧洲中世纪那些可怜的女巫了,兴许这些所谓的罪民便是这种情况下的牺牲品。

    无独有偶,墨菲的记忆力中也有类似的想法,好像身为南方人,大多都抱有这种想法。

    虽然自己确确实实被罪民杀死了,但嗅觉敏锐的他依旧闻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查理斯这个家族近一百年来,只要继承爵位的人从来没有活过五十岁的,包括其妻子,从墨菲的曾祖父一直到他的父亲,都死在五十岁这个坎上了。家族中除了一些仆人就只有两个堂兄,墨菲自己现在二十五岁,要是他死了,爵位自然落在那两个堂兄上。

    “罗伯温,那个罪民呢?”

    安景斟酌一会,现在的他急需把周围的状况理清,虽然当了个公爵,但好像这个公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服,按照历史的进程,他还能继续活二十五年。对于已经死过两次的他,总感觉一股阴影一直笼罩着自己。

    “那个该死的罪民已经被关进监狱了,大人不要着急,我这就通知让他们杀……”罗伯温说着就要出去。

    “慢着!”

    安景叹了口气,暴力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优方式,只能激化矛盾,把局势变得复杂。武断剥夺一个人的生命,自己充当上帝,安景目前做不到。当然了,他也不是圣母,暴力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但绝对是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暴力不是目的,而应是一种手段、最后的一种手段。

    暴力会上瘾的,他可不想做一个只会杀人的莽夫。

    “大人……”罗伯温疑惑的看着他,“可就算我们不动手,光明教会的人也会动手的。”

    “嗯?”安景疑惑了,难道自己这个公爵比不上教会?他刚这么一想,脑海中便浮现出关于教会的记忆。

    接着他沉默了,这个世界神权凌驾于王权。

    帝国虽然对光明教会恨得牙痒痒,但作为建国时就存在的唯一教会,根深蒂固,权势滔天。单从帝国的名字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就连国王的加冕,也需要教皇点头才合法。

    帝国看似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不过更让他好奇的是,这么长的时间居然没有兵戎相见,帝国那些愤恨教会的人真的能这么容忍?还是另有隐情?

    他正想着,就听罗伯温说道:“大人可不要忘记了,教会一直对我们领地上没有神殿而耿耿于怀,要知道南方除了我们的领地,其他就是一片荒野。教宗几次在国王面前说这事,但都被国王挡了回去,”罗伯温说着脸上露出崇敬的神色,“我们的罗杰国王真是个好人啊。”

    好人?

    安景听完冷笑一声,什么好人,分明是驱虎吞狼之计,用心歹毒,不言而喻!

    他叹了口气,自己似乎被夹着帝国和教会中间了。

    不过他翻遍记忆也没有找到自己的领地上没有神殿的原因,正要询问的时候,卧室门便被推开了。

    “大人!”一个身材修长,面貌俊美,身披盔甲的金发青年推门便进来了。

    安景见到这个人,心中不由得高兴起来,在墨菲的记忆中,这是自己最忠诚的骑士,哈里森,是最值得相信的人。

    哈里森来到墨菲床前,单膝跪地,“大人我来迟了!”他说着眼眶有些红,把身上的佩剑取下来放在地上,“请大人责罚!”

    “捡起来,”安景看了一眼,摇摇头。

    “可是……”哈里森神色激动,“我并没有尽到一个骑士的责任。”

    “这并不怪你,是我非要让你留在城外的。”

    “大人……”

    哈里森身子摇了摇,直把盔甲震得哐当作响,眼眶红得越发的厉害了。

    安景说着心中一动,这个骑士虽长得好看,但脾气像头倔牛,十个壮汉都拉不回来,“哈里森。”

    “属下在!”

    “我交待你一件事,要是办好了,就不惩罚你,这事就这样揭过了。”

    跪在地上的哈里森身子动得更厉害了,抬起一只手来放在胸口,“属下一定万死不辞!”

    “过来,贴近点。”

    哈里森连忙站起来,把耳朵贴近,激动的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大人不是开玩笑的吧?”

    安景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去理他。刚才说话的方式完全不是墨菲的行事风格,但现在的他已经来不及顾忌这些东西了,他已经身处漩涡中了。

    他必须和时间赛跑。

    骑士哈里森满脸古怪的出去了。

    “难啊,开局也太难了……”安景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那个奇异的符号,有了墨菲记忆的他知道这个符号是光明教会的标志,严格来说是光明女神的标志。

    光明女神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他心中苦闷,自己似乎夹在教会,帝国,罪民这些势力中,还有家族里那两个堂兄。

    安景前世一直过得郁郁寡欢,到了这个世界似乎更加变本加厉了,怎能不让他愤怒?都换了一个身份了,要还继续窝囊的活下去,他也不用罪民动手,自己就去死了!他心中闪过一丝狠戾,要是他们让我不好过,那我肯定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大人?您说什么难啊?”

    他睁开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符号,随后深呼一口气,既然大难不死,那就当个公爵潇洒的活下去吧!

    “没什么,”安景,哦不,墨菲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快去催下那个医生,我的胸口疼死了,还有那些女仆,叫他们快一点,我快要饿死了。“

    ”然后好好跟我说说罪民以及教会的情况……”

    他强忍着心中的慌乱及胸口疼痛,安慰自己那只是一个木雕,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他费力的扭过头去,眼前是一个西方面孔的白发白胡子老头,鼻子很大,正指挥着几个身穿女仆装的年轻女子,女仆眼眶通红,脸上还挂着泪痕,他看着老头不断翻动的嘴皮,飞到空中的吐沫星子,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大人!大人!?”

    一个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他回过神来,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一样,随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身上裹着白色的布条,胸口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像是被火焰灼烧一样。

    “快!快去叫医生来!”

    “清单……”

    “光明……”

    “任务……”

    “啊!”

    他心中一慌,叫出声来,这个符号虽然只是刻在天花板上的木雕,却也是让他灰飞烟灭的罪魁祸首。

    黑暗中,他听见几声断断续续的哭声。

    “大人……”

    接着屏幕急闪,那些文字像被黑洞吞噬一样,不断旋转,最后凝结成一个奇异符号。

    并且,那奇异符号竟然从屏幕里出来,猛地射向安景。

    “尤格……”

    这什么鬼东西?安景不解。正当他打算仔细研究时,又接连跳出几行。

    安景根本反应不过来,便中招了,然后身体就和沙子一样,飞快的分解着。

    他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靠!怎么又是这个错误!”

    安景抓狂地看着屏幕上那串红色英文字母。为改这错误,他已经连续奋战了三天三夜,身体都接近极限,可惜没卵用。

    忽然间,一直闪烁的乱码停住了,然后逐字显示一行文字。

阅读女巫请留步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独自今漫威大蛇丸医笑倾世醉红颜看我如何俘获王爷的芳心娇妻难驯:冷酷总裁爱上我鬼途之女魔头驾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