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严重的事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切的一切,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雷云熙第一年在山上的时候,做梦都想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了。

    “呸!”张亮扭头吐出了两颗混着血水的牙齿,他看了看雷云熙,终于想起了对方是谁,用自己肿成猪头一样的脸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依旧嚣张的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傻子啊,几年前没有捅死你,是算你命大,你现在最好弄死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体验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

    “就凭你?还生不如死?哈哈!”

    “去工作啊,还能怎么办?”张姐说完,想了想,又按下了电话,给林美玲打了过去。

    “美玲啊,你是不是在咱们商城里呢?”张姐打通电话之后,聊家常一样的问道。

    “是啊,芸芸,刚刚我去你店里的时候没有见到你啊。”林美玲说道。

    “你现在要是没事儿的话,过来看一下吧,我就在店里了,你弟弟出了点小事儿。”张姐故作轻松的说道。

    林美玲哈哈笑着,说道:“张芸,你今天怎么了,说话怪怪的,我弟弟在你那里修头发还能出什么事啊?行了行了,我把这两双鞋换了就下去,不急吧?”

    “不急,你一下过来就好,咱们见了面再聊。”

    张芸挂了电话长长的叹了口气,他这才有功夫把自己身上被亮哥踹的脚印拍了,随后她在店门口把店员叫了进来,让她们收拾着店里的杂乱处,自己又给商城的保安部打了电话,把事情简单的说明了一下,等待保安部的人员过来弄走张亮等人。

    小胡打起精神给雷云熙修着发型,眼睛一直在瞟躺在门外的几个人,心里十分纠结,他一直在琢磨着这帮家伙如果好了,再来找自己算账可怎么办,所以他也没心情聊天了,手上快速的修剪着发型。

    “你看这样行吗?”小胡给雷云熙整好发型后问道。

    雷云熙看了看镜子,再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头发被打薄了不少,长度也短了不少,而且被小胡熟练的梳成了松散的四六分。

    “嗯,挺好,就这样吧。”雷云熙满意的点点头,心里赞美着林美玲给自己设计的发型,怎么看都十分的顺眼。

    修完头发,雷云熙又去洗了头,等小胡给他吹干之后,他还没从座椅上站起来呢,突然间,心头袭来了一阵紧迫的危机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心一样,让原本跳动十分缓慢的心脏跳快了不少。

    “不许动,举起手来。”

    一个声音从门口的方向响起,雷云熙凭直觉,知道对方这话是对自己说的,他身体没动,头微微一偏,从镜子里看到林美玲那熟悉的身影儿。

    “宋警官,在店里不用动枪吧?你会吓到我店里的工作人员的。”张芸快速走上前去说道。

    警察的突然到访是因为商城保安处打了报警电话,这里的保安处经理王军以前就是警察,这刚刚退休没多久,因为自己在警局的关系,被高薪聘请到了商城做经理。

    他在接到张芸的电话之后,想都没想,直接给自己以前的徒弟小宋打了电话,并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也是因为他的描述过于夸张,说有人被刀捅成了重伤,所以小宋才神速的赶来了这里,并且在问清楚是何人所为之后,拔出了手枪,谨慎的走了进来。

    宋警官根本没有搭理张芸,他紧紧的盯着雷云熙后背,高声说道:“站起来,把手举起手放在脑袋后面,慢慢转过身来。”

    雷云熙很久没有如此紧张过了,他依照对方的要求,慢慢的站起身,把手放到脑袋后面,转了过去,看到一个也同样紧张的家伙瞪着自己,双手稳稳的拿着枪,正瞄准着自己呢。

    “去搜搜他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宋警官对自己身后的同事说道,自己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雷云熙。

    “他身上没有刀。”另一个警察搜过雷云熙之后,掰过他的手,咔咔两声,把白晃晃的手铐,铐在了雷云熙的手上。

    宋警官直到这时才松了口气,把枪收了起来,雷云熙心里也是一松,长长的喘了口大气,刚刚的紧张感,有点像肖燃以前用手捏石头瞄准自己时的感觉,只是这次的感觉危机感更加的强烈,好像只要自己一动,立马就会遭到致命的打击一般。

    如此强烈的危机感,让雷云熙在一开始就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快速躲开,在躲避的同时,顺便把自己桌子前面的剪刀拿上,朝对方飞过去几把,以此来缓解危机,如果不是因为瞟到林美玲的那一眼,他肯定已经这么做了。

    “年纪不大,下手挺狠的啊,把别人打成重伤,在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你居然还有闲心剪头?”宋警官直勾勾的盯着雷云熙,用一种对待罪犯的语气说道。

    雷云熙吩咐完,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自顾自的把理发围布裹在脖子上,坐回了刚刚的地方,打算修理自己的发型了。

    “怎么办?”小胡依旧处于紧张的状态中,他扭头看着刚刚打完电话的张姐,向她求助。

    “小子,你过来。”

    雷云熙叫最后一个几乎已经石化掉的混混,吩咐道:“找人把他们都弄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对了,给我留个张亮的电话号码,等他好了,我还有事跟他好好聊聊呢。”

    “小胡,继续剪头啊,我一下还有事呢。”

    张姐没有说话,拿着自己没有被对方抢走的手机,按下了自己赵哥,也就是赵佳仁的号码,看的出来,她还是见过世面的,面对这样突发的情况,心里还算是比较有主意的。

    “死了?”雷云熙用脚不轻不重的踢着亮哥的脑袋问道。

    “你他妈的,老子死也要拉你一起垫背。”亮哥低声嘶吼着,气势很凶猛,但是身体却不怎么听话,他憋足了劲儿,支起一条腿,猛地撑起上身,打算扑倒对方,哪里知道对方比他快了十倍不止,因为他还未能做出前扑的动作,自己脸上又中了一脚,侧身撞倒了一边的椅子,随即变成了滚地葫芦,滚出去好几米远,一动不动了。

    雷云熙一听张亮放出的大话,即刻来了劲头儿,愤愤的说道:“就因为你个王八蛋,让本人在山上当了三年多的野人,还要兼职沙包,被人揍的十分快乐,这次咱们有缘再见到,说明咱俩是真的有缘啊,哈哈哈哈,老子现在有的是时间了,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让我生不如死,我等着你。”

    话音落下,雷云熙确认张亮听明白之后,直接在他脸部的正中间来了一拳,鼻梁骨是肯定断了,歪歪的挂在一边,这一下让张亮的脸看起来成了一个不怎么规整的盆地,顺便让他彻底的昏了过去。

    “小黄毛,你个王八蛋,仔细看看,还记得你爷爷我吗?”

    雷云熙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一下山就能碰到这个做梦也想再见一次的家伙,就是这个家伙在自己腰上捅了几刀,就是这个家伙让自己在山上彻底的当了几年的野人。

    “靠,就这身手也敢跟你爷爷我比划?”雷云熙踢完一脚之后,看着对方的脸上那疯狂的表情,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走了过去,蹲在亮哥身边看了看,感觉有点印象,但具体是谁,一点也想不起来。

    “喂,这货叫什么啊?”雷云熙扭头问那两个仍在纠结是不是要过来找死的混混,其中一个激愤的说道:“他叫张亮,我亮哥可是见过大世面的,还上过山,你小子就等死吧。”

    比他们两个更加惊愣的是张姐跟小胡,他们两个也没有看到雷云熙是怎么把几人放到在地的,只是清楚的知道,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出手的狂劲儿,比这几个疯子更加的疯狂,而且下手极其狠辣,躺在血泊中的家伙就是最好的证明。

    “怎么办?”小胡凑到张姐身边手足无措的小声问道。

    上过山?雷云熙哪里知道上山就是蹲监狱的意思。

    他一听对方出言威胁,迅速从身边捡起一把理发用的剪刀飞了过去,剪刀擦着对方的头皮钉在了墙上,小伙子整个人好像中电一般,身体抖的不成样子,随即,裤腿里流出了不明液体——活生生给吓尿了。

    “张亮,张亮?”雷云熙自顾自的念了两遍,终于想起来这个家伙,他伸手就是两个耳光,生生的由把张亮抽清醒了。

    原本打算看看亮哥什么情况的两个小子,看到雷云熙被围之后,发现老板张姐跟小胡两人准备打电话,他们两人想都没想就冲过去,一个抢着张姐的手机,另一个把柜台的固定电话听筒直接砸烂了,并大声威胁着说道,如果你们敢打电话报警的话,就如何如何。

    只是他们两个背对着雷云熙,根本不知道在他们去抢电话的时候,自己的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两人听到哭喊声,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躺在了地上,而且他们中间最喜欢用刀子的家伙,已经不明生死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幕对两人的冲击很大,他们愣然的看着雷云熙走到亮哥面前得瑟着,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过去帮忙呢,还是先过去查看一下自己人的伤势,两人纠结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阅读束武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邻座的同学有点怪BTS:低调新成员特种兵之觉醒大师女配的七零纪事我的鲲999级了女神的吃货跟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