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诡异的失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雷启明一激动,差点把他妻子摔在地上。

    “雷先生,请你不要激动,我们只是询问一下你们家属的意见。”刘警官也意识到了自己并没有顾忌对方的感受,于是转变话锋,安慰着说道。

    “我们的意见就是不同意,这事绝对不行。”雷启明再次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他话音刚落,只见刚刚送走雷云熙的两个护士从不远处的后面快速跑了进来。

    “你刚刚说你并没有离开过?那你有听到什么动静没有?”刘警官扭头问年长的护士。

    “没有,这里只能听到外面那家音像店里放着的音乐,平常路上人多也听不清楚,这两天太冷,街上人少,他那边就显得声音大了点,不过也仅仅只是能听清楚是放的什么歌而已。”护士介绍道。

    一直想着人是怎么消失的刘警官听护士一说,这才留意到外面的音乐声,确实不大,但能听清楚在唱着‘小小的一片云……’

    “我儿子呢?他人呢?”雷启明一把抓住了护士的衣领,疯狂的质问着。

    雷启明感觉自己简直是要疯了,从接到电话到现在,他的神经系统就仿佛坐上了过山车一样,疯狂的起伏着,直到这时,他也被眼前的诡异情况彻底激怒了,人死了也就算了,这他妈的失踪了算什么?

    再说啦,人没了,难道自己还能跑掉不成吗?

    另外一个年轻一些的警察从后面抱住了雷启明,劝着他冷静。刘警官好像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一样,继续问道:“这边有没有其他能出医院的门呢?”

    小琳指了指左边说道:“那边有个小门开着呢。”

    “走,过去看看。”刘警官一把抢过手电筒,跑了过去,他在门口几乎没有停留,从小门出去之后一路跑出了大概有二十多米的小路,到了大街上,这里的路灯是亮着的,他站到没有多少车辆的马路中间,来回张望着。

    “有什么发现吗?”跟着刘警官一起出来的小琳问道。

    “你拿着手电,往那边跑着看看,我去这边。”刘警官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已经跑了出去。

    在刘警官跑到五十米开外的路口处时,他看到一个正在慢跑着的小孩,但他并没有注意这个背影,在他的设想中,应该是有人偷走了小孩儿的尸体,他可不认为一个已经确认死亡超过半个小时的尸体,能自己跑在路上。

    而这个慢跑的孩子,恰恰是刘警官要找的那具他已经认定死亡的人,雷云熙。

    此时的雷云熙,脸色煞白,他一手捂着自己的心脏,一手摆动着往前方跑去。雷云熙脑中一片空白,但是幸好他还能感受到心脏憋的厉害,而且身上就好像正在燃烧一样。

    只有跑起来,雷云熙才能感觉到舒服一些,空气中的冷冽能让他缓解身上的高温,变急剧的呼吸,能缓解那颗好像已经停止工作的心脏所传来的憋闷感,所以他此时完全处于本能状态,奔跑着。

    雷云熙不断跑着,速度也越来越快,一直跑出了市区,沿着黑暗的公路继续狂奔,他整个人身上腾起了丝丝的热气儿,头发已经全湿了,在医院被脱去了外面的大衣以后,他只剩下一件秋衣跟秋衣外面的一件带着口袋的衬衣。

    距离雷云熙从医院出来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了,雷启明夫妇的家里,坐满了街坊四邻,这些都是过来帮忙的朋友,他们在接到雷启明的通知以后,已经沿着大街找了三个多小时了,这会儿也是刚刚回来,他们坐着抽烟,小声的讨论着雷云熙怪异的失踪事件。

    那个被寻找的家伙,也就是已经奔跑了四个多小时的雷云熙,心脏越来越憋闷,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了,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刚刚从水缸里捞出来一样,他看到路边小店发出的灯光,突然脑仁一疼,嗓子里发出一声犹如受伤野兽般嘹亮的长啸声,随即脚下一个啷呛,摔在了路旁的一辆卡车边上,全身肌肉不规律地抽动了起来。

    “老李,这大冷天的,外面谁在鬼叫啊?”正在小面馆里吃饭的卡车司机顾长生问站在柜台里面的老板。

    “不知道啊,我出去看看,你先吃着,一会不是还要赶路吗?”老李带上了棉帽子,站在自己店门口往外看去,什么人都没有,他嘟囔着又转回了店里。

    “怪了,难道真是鬼叫?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啊,这两天车也少,就你的车在外面,没有看到人啊。”老李关好门,哈着哈气,搓着双手说道。

    顾长生放下了筷子,说道:“不可能吧?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在叫啊。不行,我得出去看看,车上还拉着货呢。”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顾长生的叫声:“老李,你快来,老李……”

    老李听到叫声,跑了出去,看到顾长生在车边抱着一个人,问道:“这孩子怎么了?”

    “不知道,快,先抬进饭店里再说。”两人把雷云熙抬进了店里,挨着火炉边上摆了一排凳子,让他躺了上去。

    “快看看,还有没有呼吸。”老李是开饭店的,怕事儿,看到雷云熙身上整个湿着,面色也非常不好,于是着急的催促着。

    顾长生一探鼻息,说道:“人还活着,看他这腿还在抽抽呢,老李,你去倒碗热面汤来,我给小孩把衣服换一下,他这衣服全是水。”说完,顾长生就把雷云熙身上的湿衣服全脱了,随手扔在一边,然后把自己的军大衣给他盖上了。

    到了现场,在护士小琳用手电照射解说下,刘警官一阵皱眉。

    “从这里到门诊楼也就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你把手电给我。”刘警官拿过手电之后,在推车边上察看了一遍,压实的雪地上根本看不出来脚印。

    年长一些的护士说道:“我们推孩子出去,刚刚走进树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路灯突然憋了,今天也没有月亮,天太黑什么都看不到,没办法我只能让小琳去拿了一下手电,她来回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等打开手电以后,发现车上已经没有人了,把我们吓的够呛。”

    “没人了?走,看看去。”刘警官说着,脚下并没有停留,直直的往外走了出去。

    “贾老师,你帮我看一下我妻子。”雷启明把自己妻子放在了长椅上,让她尽量躺平,随即跟着警察跑了出去。

    “不行,我不能让小云离开我,我不要送他走……”云凡静死死的抱住了雷云熙不愿意松手,好像只要她一松手,雷云熙就会永远离开她一样,情绪的强烈波动,让根本没时间适应整个事发过程的云凡静直接晕厥了过去。

    雷启明双手从后面抱着云凡静,让她瘫软在自己的怀里,他极度伤感的对护士说道:“送我儿子过去吧,麻烦你们了。”

    市里的这家医院,门诊跟急诊都在一楼,上面是住院部,而太平间要从楼后门出去,需要走过几十米的小树林,在一条小路对面能看到一排规整的平房,那里就是医院的太平间了。

    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护士先是看了一眼雷启明,接着稳定了一下心神,对着警察小声说道:“不好了,刚刚那个孩子突然消失了。”

    “什么?”一众人同样诧异的问道。

    雷启明抱着自己妻子,无法起身,抬头看着贾老师,问道:“怎么查?”

    刘警官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贾老师身边,淡淡的说了两字:“解剖。”

    雷启明抱着晕厥过去的云凡静,坐在急救室外被油漆刷成乳白色的木质长凳上,医生已经过来看过了,建议先不用急着救醒云凡静,现在的晕厥状态对她来说,是可以缓和一下过于紧张的神经的,对她来说也要轻松一点。

    雷启明同意大夫的说法儿,并照做了。

    唉……

    一声带着颤音的长叹,雷启明说道:“静静,走吧,咱们把孩子先送出去好了。”

    贾老师三人在把雷云熙送出了楼房就停住了脚步,她们也都还有不少事情要做,调查整个事件的警察此时已经过来了,贾老师带着学校的一个领导在跟警察说明情况,另外一个学校的领导,正忙着办理着来医院以后一直没有办理过的相关手续。

    没过多长时间,两名警察在贾老师的带领下,走到了雷启明夫妇坐着的长凳处。

    贾老师轻声的跟雷启明说道:“孩子无法确定死因,刘警官的意思是想问问您,想不想进一步查明死亡原因。”

    九几年这会儿,尤其是在这小城里,人与人之间的戒备还没有那么深,相互间也都能体谅对方的,所以,云凡静虽然进入了失控的状态,人家护士也能理解,并没有跟家属在情绪上对抗,而是默默的等着。

    缓了几分钟之后,雷启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护士,真的没有办法救了吗?”他的眼泪一直从眼角源源不断的滑落,看的出来,他仍在极度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效果并不怎么理想而已。

    护士沉默着并没有说话,用极其轻微的动作摇了摇头,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其实雷启明知道是这个结果,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接受而已。

阅读束武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hello!首席老公哥儿晋升之路反派要做女装巨巨[穿书]异灵殊途最后的三国2:兴魏九尾月华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