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思念是一条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难道…那是枪声?怎么可能?影视剧里的枪声都跟爆豆子似的,乒乒乓乓好不热闹。刚才这几声响,清脆,短暂,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不过,仔细想想,只有枪声才会吓跑那个坏蛋,只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枪声?

    斯雨兰很紧张,满脑袋的胡思乱想,希望自己做出一个准确判断。

    咦?怎么回事?外面又安静了,再也没声音了。那个坏蛋在外面干什么?他不进来了吗?难道他真的不见了?人间蒸发?如果那样,我就烧高香了,我解脱了,我安全了,等下一列火车来了,我就……

    妈妈经受不住这个致命打击,第三天的傍晚突然精神失常,一声不吭跑到了大街上,在车流中漫无目的狂奔,结果死于惨烈车祸。靠着妈妈二十多万的赔偿金,我和哥哥相依为命,在孤苦伶仃中一天天的长大。

    我爱音乐,我爱琵琶,它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充满美的旋律。从小到大,我一直在市里艺术学校读书,专门学习琵琶。学音乐很贵的,特别烧钱,哥哥很支持我。但是,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妈妈的赔偿金都花完了。

    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哥哥就把唯一一套房子卖了,我去住校,他辍学去外面打工,住在厂里,从此,我们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七年以前,我考上了北京音乐学院,在民乐系琵琶专业学习,所有费用都是哥哥承担,他要求我好好学习,争取学有所成,不负父母遗愿。

    五年以前,我刚刚上大三,哥哥给我一个存折,说里面的钱足够我读完研究生了,然后他就走了。他说要去南方打工,可我心里一直存有一个疑问,他原来的工厂还挺好的,为什么要去南方呀?真的因为那里收入高吗?

    哥哥走了以后,音讯皆无,电话也打不通。他换号了,不告诉我,算是跟我断了联系。他曾经是那么爱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这五年来,我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我一直想打听他的消息,可是茫茫人海,何处寻觅?

    现在,我研究生都毕业了,终于得到哥哥一点消息,他在辰州,处于危难之中。所以,我放弃了所有优厚聘请,放弃了进国家民族乐团的好机会,放弃了去美国发展的邀请函,千里南下,独自一人前往辰州,我要跟他相濡以沫,同甘共苦。

    做梦也没想到,在火车上遇到这么一个劫难,要是哥哥就在身边,我就不会害怕。哥哥,你在哪啊?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斯雨兰默默的哭了,泪流满面……

    忽然,门缓缓地开了,一个黑影闪进屋里……

    斯雨兰闭上了眼睛,拼尽力气,举起石砖砸了下去……

    可是,我也不想死啊!这次千里南下,转道武汉前去辰州,寻找我五年不见的哥哥。我只知道他在辰州,可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怎么找他?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哥哥,从小相依为命,他来南方闯荡之后,再也没有跟我联系,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

    十五年前,爸爸做生意失败后,债台高筑,一时间想不开。那天凌晨三点多钟,他留下了一封遗书,最后到卧房里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妈妈、哥哥和我,然后从二十楼家里的阳台上飞身而下,离开我们去了遥远天国……

    “哐当!”外面再次传来一声轻微响动,斯雨兰的心里再度一震。

    妈呀!受不了了,这样子搞下去,我会得神经病。奇怪?那个坏蛋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他还一副痞气,自以为是,说是看见我了,要我乖乖出去,现在却偷偷摸摸的找我。就这一排房子,我还能躲到哪里去?

    不管他现在干什么,只要他敢再次进来,我就真的跟他拼了,死不足惜。

    一抹月光穿过窗户照进屋里。斯雨兰的双手举着一块石砖,微微颤抖。如果这个男人敢冲过来,她就敢砸过去。

    “呯!”再来一声。

    这下,坏蛋不淡定了,不顾一切丢下了斯雨兰,“嗖”的一下从前门窜出去,转眼消失在黑夜里,无影无踪……

    “嗷呜!”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怪叫,吓得斯雨兰一哆嗦:什么声音?

    好像小动物的叫声?像是野猫?这么晚了,小野猫也要睡觉嘛!怎么会乱叫呢?莫非跟我一样,它受到了什么惊吓?还是……糟了!那个坏蛋说不定在找我,我又躲起来了,他一定在找我。

    “呯!呯!”外面好像有人喊叫,接着又是两声爆响。

    斯雨兰有一点纳闷:外面好像没下雨啊?真的有人在放鞭炮?绝不可能。那个坏蛋说了,他在这里一年多了,晚上就没见过第二个人。再说,他也不会听见放鞭炮的声音就跑掉了,看他那个样子也非一个怂货。

    斯雨兰吓傻了,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坏蛋跑了?三个响雷就把他吓跑了?不对,这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我要赶紧再躲起来,他还会回来的。哎哟!这一双脚没穿鞋子,细皮嫩肉踩在乱渣渣的地上很痛,根本就跑不动,我要回去穿鞋。

    她不敢从前门出去,害怕再次遭遇那个坏蛋,而是带着那块石砖,迅速爬上灶台,跳出后窗,原路返回隔壁那间屋子。

    “呯!”又是一声。

    坏蛋立刻退到门口,一只眼盯着斯雨兰,另一只眼试图看清外面……

    白色凉鞋还在床前,前门半开,顶在门后的小桌子已经倒在地上。斯雨兰赶紧穿上鞋,把小桌子推回柜子旁边,靠墙放着。然后推上前门,怀里抱着那块石砖,神情紧张的躲在了门后。

    她想:没了小桌子顶着门,那个坏蛋再进来的时候,必会放松警惕,我就可以从后面砸他一脑袋,砸不死他也要砸晕了他。哼!虽然我是一个女孩,我也不是豆腐做的,想欺负我,没门!

    今天凌晨遭此劫难,斯雨兰从最初的惊慌和恐惧,绝望无助,逐渐变得勇敢起来。为了保护自己,为了拯救自己,度过这个恐怖之夜,迎接新一天的灿烂朝阳,她必须这么做,软弱只会导致自己丧失生命。

    听见一声枪响,那个坏蛋脸色一变,警觉的竖起了耳朵。

    借着这个时机,斯雨兰赶紧从地上捡起那块石砖,再度用于自卫。

    她听不懂枪声。她也觉得奇怪,这三更半夜的,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面,怎么会有鞭炮声音?或者是老天爷打雷?马上要下雨了?毕竟正值夏季,恰逢雷雨时节,打雷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这个雷声这么短暂清脆,好像声音不是来自天空。

阅读铁鹰出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墨侠录末世冰火之心讨喜笨王妃第一战场指挥官!一念未央美女的无敌神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