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铁鹰出击》
铁鹰出击

【053】危情时刻

斯雨兰想扭过头去,看看背后那个掐住自己脖子的人,可她又怕重新看见那一张凶残的恶脸。刚才,自己探头窗外目睹的那一刻,那一张脸,那凶恶的目光,那“呼哧呼哧”的喘气声音,已经深深烙进她的脑海。

在这崇山峻岭之中,深更半夜,怎么会有一个男人扒车?他想干啥?他是专门上来杀我的吗?还是……哎呀!我…我…我的头快炸了!我…我快死了……

因为斯雨兰被卡在窗内,无法挣脱束缚,她才被动承受住了窗外那个男子重量。也就是说,车窗外面那个男子,只要不肯松手,牢牢抓住斯雨兰和次窗边沿,他就可以吊在外面。

“啊!”突然,一声惨叫,斯雨兰霎时觉得自己身体突然一紧,瞬间又轻松了。

怎么回事?惊魂未定之时,她看见了一个电线杆瞬间闪过,发现抱着她的坏蛋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四脚朝天,直挺挺的摔下去了,转眼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之中……

原来,列车经过了一个信号机。因为信号机距离列车车身非常近,间距只能容纳一个人的身体通过,那个坏蛋在挣扎中没有注意,一不留神碰到了信号机,他被刮下去了。

我得救了!

斯雨兰感觉自己的喉咙稍稍舒服一些,好像能发出一点声音了。于是,她努力的张开嘴巴,一边哭着一边试图呼救,声音断断续续,非常微弱:“救…命,救命……”

看着周围黑蒙蒙的崇山峻岭,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森林,她的心里一阵恐惧,刚才趴在窗口欣赏美景的心情荡然无存: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恐怖!太吓人了!这种地方居然藏着一个坏人?他还来扒火车?他到底想干啥?

不行,我可不能掉下去了,我一定要爬进车内。想到这里,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两手紧紧抓住车窗底框,卯足力气,两腿拼命乱蹬,试图爬进软卧车厢的卫生间。

恰恰此时,卫生间的小门突然开了,邝霞惊恐的脸突然出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啊……”

斯雨兰吓得一哆嗦,猝不及防,两手一松,整个人摔下去……

“咚”的一声,她重重的摔在路基旁边,顺着路肩的石渣坡滚了下去,转眼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呜……”笛声长鸣,k4505次旅客列车继续向前缓缓行驶……一节节庞大的绿色车厢,喘着沉重的粗气声,缓缓鱼贯而过。一组组的钢铁巨轮载着列车车厢,碾压在铁轨上,不停的旋转着,滚滚前行……

钢轨在轻微的起伏,路基都在颤抖!

当最后一节车厢匆匆通过了,随着时间一秒秒的流逝,列车越来越远,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远处山峦的夜幕之中,只剩下车尾的一个红色的信号灯,还在熠熠发光……

最终,那个匆忙活力和希望的红色亮点也消失了。

夜色朦胧,大地又恢复了宁静。

斯雨兰静静的躺在地上,双目微闭,没有一点反应。

周围,除了一点虫儿的鸣叫声,悄无声息……

这种突变,让斯雨兰得以重新畅快呼吸,大山里的清新氧气以及她强烈的求生欲望,令她再次顽强起来……她再一次想喊“救命”,但她于惊恐万状中,怎么也喊不出来。

k4505次旅客列车继续缓慢爬坡,车轮滚滚,不停向前……如果坏蛋不肯松手,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两人终会掉下车去。这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再见!我……斯雨兰的脑海里面,最后闪过一丝生的留恋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因为她的身体瘫软,很快吃不住对方的重量。在两人的角力之中,身为弱女子的斯雨兰抗不住对方抓扯,三下两下,整个人竟然被对方拽出车窗。她也悬在窗外,两手紧紧抓住窗沿,丝毫不敢松手。

而那个凶残的坏蛋,则从后面紧紧抱住斯雨兰的身体,两脚几乎接地,但他不肯放弃,同样挂在车窗下面。

斯雨兰的呼吸几乎停止,她喊不出,头脑强烈晕眩,意识逐渐模糊,面色惨白,眼珠几乎爆出,伴随几行浑浊的泪,其状惨不忍睹……

她没办法回头:这是…怎么回事?我遇上了坏蛋,我…我要死去了吗?

本能求生的欲望下,她的一双纤纤细手努力上抬,极力抓住那只刚硬的手,试图将其从自己的脖子上掰开来。无奈,她拼尽了力气,没有丝毫作用,那只刚硬的手始终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力气越来越大,斯雨兰感觉自己的脖子几乎断了……

但是,正因为斯雨兰身体靠在窗口,外面那个男子又不敢放开她,反而堵住了进来的通道。所以,无论对方如何扑腾,拼命挣扎,身体始终悬在窗外,没法进来。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快速过去,斯雨兰奋力挣扎的动作开始放缓,抗争的身体在逐渐瘫软……她快撑不住了。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能睡的都睡了,自己还能巴望谁呢?

这个时候,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可她无力拯救自己。

她的两脚不停在地板上乱蹬,因为用力过猛,白色一字扣带真皮凉鞋已经严重变形,好在它的质量坚挺,哪怕斯雨兰的脚趾已经挤出鞋的头部,凉鞋反而紧紧卡在她的脚上。

非常时刻,往往就能看出商品质量。

一张长脸浮现窗外。大耳朵,大鼻子,尖尖下巴,胡子拉碴,两道眉毛又黑又浓,一双小三角眼瞪得溜圆,目光凶残,满含杀机,一头散乱长发伸至脖根,活像一个乞丐,更像一个野人。

他不停的拼命蹬动双腿,试图爬进车内,无奈车厢外壁一片光滑,两脚使不上劲。他的右手伸进窗内,死死掐住斯雨兰的脖子,另一只手牢牢抓住窗框,确保自己不会掉下车去。

耳旁,依旧是列车缓慢向前行驶的隆隆噪音,还有软卧车厢底部,空调压缩机发出的运转声音:哒哒哒哒……

那个打瞌睡的乘务员呢?她距离卫生间如此的近,居然没有听见一点异响?

这个时候,要是有个旅客或乘务员推门进来解手,那就真是救命菩萨下凡!可是,短暂的挣扎中,这个奇迹始终没有出现。当清晰的意识一点点的逝去,大脑开始严重缺氧,思维迟钝,斯雨兰绝望了。

“救……”咽喉一阵剧痛,斯雨兰的“命”字已经喊不出来。

她整个人倒在卫生间的窗口,后背向外,头发散乱,泪流满面,一脸绝望……

一只刚硬的手紧紧抓住她的细长脖子,就像一把铁钳卡住她的命脉,另一只刚硬的手则死死抓住窗户下部边框,一个清瘦男子悬空窗外。他的体态中等,年龄约摸三十左右,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肮脏体恤,一条皱巴巴的黑色长裤,一双黑色跑鞋。

阅读铁鹰出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