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老白的悔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断指轩辕:“认识,熟的很!”

    白展堂:“不知您老怎么称呼?”

    断指轩辕道:“不急,以后你会知道的。”

    白展堂:“好嘞!”

    大zui找老邢帮忙打探一下哪里有房子要卖,最好是附近的。老邢拍着xiong脯道:“你就放心吧,找到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今天陈安安来客栈找掌柜的聊天,又把白展堂给告了一状。原来老白这几天把客栈的人赢了个遍,实在找不到人赌就到对面去找朱一品和赵不祝赌了,赢了好多补药、贴膏。不但如此,还赢了杨宇轩两顿饭,赢了柳若馨三坛醉月楼的女儿红!胆子肥了,连特务都不怕了!

    佟湘玉气的又在教训老白:“白展堂!你怎么又去找人家赌了?早晚出事你,真是气死个人咧!”

    白展堂呵呵笑道:“没关系的,小赌怡情,大赌才伤身,咱也没赌钱,都是赌的小吃小喝,咱就图个一乐!”

    佟湘玉:“你你你~你气死额了!”

    白展堂从怀里掏出一壶酒:“真是好喝,不愧是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啊,就是香!”

    大zui老娘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断指轩辕看向呵呵笑道:“能不能让老身也跟着乐乐?”

    白展堂高兴道:“咋的,大娘也有兴趣啊?”

    断指轩辕:“看你这么乐呵你怎么能不分享一下你的快乐呢?”

    白展堂:“还是大娘懂我!”

    断指轩辕道:“你们一般都玩什么?”

    白展堂:“也就是叶子、牌九、麻将啥的。”

    断指轩辕:“那就麻将好了,佟掌柜,能陪我们玩两局吗?”

    佟湘玉:“对不起,我们店里禁止赌博!”

    李大zui忙凑佟湘玉旁边,小声嘀咕道:“掌柜的,我娘赌术很厉害的,就让老白吃一个教训!不然老白这么个赌法,早晚出事。”

    佟湘玉不太相信大zui的娘能赢,一个瞎眼老太太能有多厉害?不过既然大zui说了,就勉强同意了。

    白展堂听到有人陪自己赌,忙撺掇道:“咱们又不玩钱,咱陪老人家玩玩,图个开心啥的,干嘛那么小气,您老说是不是?”

    断指轩辕哈哈笑了起来!

    李大zui也陪着一起玩了起来。

    白展堂看着李大zui笑道:“大zui,你放心吧,我绝不多赢老太太的,哥就是陪老人家一乐!”

    李大zui呵呵笑道:“呵呵,有你乐的时候……”

    佟湘玉还是不太相信大zui娘能赢:“老太太,你放心,一会额会给你喂牌的。”

    断指轩辕嘿嘿笑道:“那我先谢谢你啦!”

    大zui娘上下抓了一下,最好双手合十,动作滑稽,大zui差点笑了出来,怕被老娘听见,连忙捂住zuiba。佟湘玉却哈哈笑了出来:“你这是干啥呢,老太太?”

    断指轩辕:“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呵呵,开始吧!”

    “好啊。”

    老白看着自己的牌面嘿嘿直笑:“不会吧,手气这么旺?”说着打出了一个四筒。

    断指轩辕淡淡笑道:“和。”

    白展堂:“别闹,老太太!”

    大zui和佟湘玉凑过去一看,竟然真的和了!

    断指轩辕:“珍珠翡翠大三元,承让,承让!”

    白展堂脸色一变:“不会这么邪门吧?”

    众人继续洗牌,抓牌,就听到:

    老白:“一万!”

    断指轩辕:“胡了!”

    老白:“二条!”

    断指轩辕:“和!”

    老白:“四饼!”

    断指轩辕:“和!”

    老白:“红中!”

    断指轩辕:“又和了!”

    老白不停的出牌,大zui的老娘不停的赢。

    大zui看的直打哈欠,主要是无聊的,只有他俩一个专门输,一个专门赢,没大zui和佟湘玉什么事,搁谁都无聊。

    到了天亮,老白把这几天赢来的零食美酒都输光了。

    小郭、秀才都起chuang开始工作了,因为早饭没人做,小贝也拿着几文钱去上学了,准备路上买点包子吃去。

    佟湘玉示意老白到此为止。

    老白一晚上输得的红了眼:“这就不玩啦?接着玩!”

    断指轩辕道:“你把小郭欠的六个月人工都输给我了,你还拿什么玩啊?”

    佟湘玉忙道:“是啊,是啊,我们走吧!”

    白展堂急道:“走什么走!我还有我那六个月呢!你要是把我赢了,这六个月里,我给李大zui端茶送水,捏腰捶腿,怎么样?”

    李大zui呵呵笑道:“呵呵,真是期待接下来有人伺^候的美好生活啊!”

    断指轩辕笑道:“那就玩吧,输了可别不认账!洗牌。”

    白展堂摆手道:“等等,今儿你手气好,我甘拜下风!麻将我认怂了,有能耐咱换骰子!”

    断指轩辕笑道:“没问题,玩什么都可以!老身奉陪到底!”

    白展堂笑道:“哼哼,您老巴巴的赢了我一宿,也该出点血啦?骰盅伺^候!”说着拿来两盏骰盅。

    白展堂:“规矩很简单,每人三个骰子,点大就赢!”

    吕秀才知道白展堂每次都能摇到三个六点,小声想要提醒大zui的老娘。白展堂shen.出手指吓唬吕秀才道:“葵花点穴手!”

    吕秀才忙躲了起来:“掌柜的!你也不管管他。”

    佟湘玉道:“不要说话了,让他们先来!”

    断指轩辕:“每局多少?”

    白展堂:“一个月。”

    断指轩辕:“太麻烦了,不如一局定胜负!”

    白展堂笑道:“好!就按您说的定!”

    各自摇起了骰盅。

    白展堂:“要不要加码?”

    断指轩辕:“加多少?”

    白展堂:“再加六个月!”

    断指轩辕:“我跟你加十二个月,一共两年!”

    白展堂:“好!就这么定了。开吧!”

    断指轩辕打开骰盅,三个五!

    老白哈哈笑了起来:“老太太,你也有老马失前蹄的时候,你看看这个!”

    老白说着打开骰盅,却是三个四!

    李大zui却是看到老娘手在桌底微微动了一下,那手段,无声无息,大zui还没练到这样的地步。

    白展堂看着自己的三个四,暗自惊疑,以为是失误了。

    白展堂:“再来!”

    佟湘玉劝道:“你已经输了两年给人家啦!”

    白展堂推开佟湘玉:“你不用管,接着来!”那模样,活脱脱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断指轩辕:“算了吧,先把这两年的苦力干完再说吧!儿啊,送为娘上楼去。”

    白展堂吼道:“你不能走!”

    李大zui:“输急眼咯~”

    白展堂嘿嘿笑道:“老太太,您还想再赌点啥啊?”

    断指轩辕:“你还有什么啊?”

    白展堂眼珠一瞪:“我还有工钱!”

    佟湘玉都急了:“展堂!”

    白展堂不管不顾:“这样,咱赌的也不大,每局一百文,上不封顶怎么样?”

    郭芙也惊讶起来:“老白真是疯了!”

    老白一眼瞪了过来,谁不让赌就跟谁急!

    老白看了一眼自己的骰盅,是三个六,自信道:“加不加码?”

    断指轩辕:“不用加了吧?”

    白展堂:“你不加我加,我一个月是二钱银子,一年就是二两四钱银子,我赌五年的!”

    断指轩辕:“可想好,那是整整五年,那可是你的血汗钱呐!”

    白展堂:“这用不着您管!您就说您加还是不加?”

    断指轩辕:“加!我再加你这身衣裳!”

    白展堂:“好,就这么定了!开!”

    大zui老娘这边仍然是三个五,老白哈哈笑了起来。

    鼓掌道:“哎呀,大zui兄弟呀,这就不能怪兄弟我不仁义了!”

    说着打开骰盅,众人一看,还是三个四,大伙都笑了起来!

    白展堂吼道:“你出老千!”

    李大zui忙道:“瞎说,我娘就坐在这里,怎么出老千呢!”众人齐声附和。

    白展堂:“我明明是三个六的。”

    李大zui:“肯定是你一个晚上没睡觉迷糊了,你问大家那是三个几?”

    众人都道:“三个四!”

    白展堂不信邪:“再来!”

    断指轩辕:“把衣裳脱了再说!”

    白展堂:“现在就脱啊?”

    李大zui忙道:“愿赌服输,快脱!”

    白展堂慢吞吞的脱了衣服。

    断指轩辕:“你还有什么能赌的啊?”

    白展堂:“我还有这辈子!我今年二十五岁,就算我活到七十,还剩四十五年,扣除掉已经输给你的五年,还整整四十年!把所有的零花钱都加上一共是一百两银子!咱们一局定胜负!”

    断指轩辕:“没问题!”

    老白这次直接打开了骰盅:“看看这是几,看你还怎么出老千!”

    断指轩辕笑道:“还要加吗?”

    白展堂:“加,把我刚才输的全都加上!”

    断指轩辕:“你输了拿什么还!”

    白展堂吼道:“拿我这条命!”

    断指轩辕:“那就下辈子见吧!”

    只见骰子有两个是六点,第三个骰子断成两节,一个显示六点,一个显示一点,总共十九点,比老白大一点!

    大伙目瞪口呆!

    白展堂脸色苍白:“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愿赌服输,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断指轩辕:“我不要你这条命!把你的右手留下就行了!”

    大zui忙去取了菜刀,递给老娘!

    白展堂哭道:“我可怜的右手啊……”后悔不已。

    断指轩辕为了老白长长记性极尽吓人之能事,把老白吓的面如土色。

    最后一刀剁在了桌子上,老白心里松了一口气。疑惑道:“您老什么意思?”

    断指轩辕呵呵笑道:“刚才什么感觉?”

    白展堂:“我觉得我这辈子完了!”

    断指轩辕:“还有呢?”

    白展堂:“我不该跟您赌这盘儿!”

    断指轩辕:“就光这盘吗?”

    白展堂:“每一盘,我真不该跟你赌,如果我不赌,我无债一身轻,那有多开心!”

    大家都呵呵笑了起来。

    李大zui:“娘,您先坐,我去给您准备一下房间。”

    佟湘玉:“老太太请坐,展堂,快给老太太上壶茉莉花(掌柜的太抠,同福客栈也没什么好茶)。”

    众人看大zui娘走路时眼睛直直的,才知道大zui娘原来是个瞎子。

    莫小贝把手放在大zui娘的面前上下晃了晃。

    断指轩辕笑道:“我这眼睛是真瞎,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早上出发,快马加鞭,到了傍晚,大zui母子二人终于赶到了京城。

    两人来到客栈。

    佟湘玉、老白、秀才、小郭、莫小贝,听说大zui娘来了,都过来迎接。

    佟湘玉:“先别说那么多,快进屋坐吧!”

    李大zui连忙把老娘扶进屋里。

    断指轩辕闻声转向老白:“你就是白展堂吗?你娘是不是叫白三娘?”

    白展堂大惊:“哎呀妈呀,您老认识我娘?”

    李大zui:“娘,这是我们掌柜的,掌柜的,这是我娘,在这住几天,我娘以后就随我住京城了,过几天买了房子就搬过去。”

    佟湘玉:“老太太您好,欢迎您常来啊,以后您把这当自己家好了。”

    大zui收拾了一下东西(在农村,其实也没啥可收拾的),将屋子让给了大zui的一个叔叔居住(远房亲戚,都是李家沟的,和谁都是亲戚),地也直接以一百两便宜卖给了村里的族长(其实只有族长能买的起),毕竟以后也不会常常回来了,除了回来祭祖。

    母子二人,雇了一辆牛车,带上行礼,向着京城出发。

    郭芙蓉:“您就是天天住这都行!”

    断指轩辕呵呵笑道:“这位是佟掌柜吧,你是郭芙蓉吧(指着小郭),我听我儿说过你们,感谢你们对我儿的照顾啦!大zui这孩子,就是为人太实在,在你们这我放心!”

    白展堂:“您老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大zui当家人一样的。”

    李大zui和老娘说了银子的事情,断指轩辕沉默一会道:“儿啊,既然有了银子,那为娘就搬到京城和你一起住吧,刚好用那些银子在京城买个小院子,也够用了。”

    大zui高兴道:“真的吗娘?太好了,这样孩儿就能每天照顾你了!”

    断指轩辕看儿子高兴,也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阅读武林外传之李大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