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格物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瘦竹竿轻声道“殿下稍待”,然后走到左手边的墙壁前点了几下,在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门,然后走了进去,门又自动关上。

    郑炎忍住探查墙壁的冲动,看到身边的烟波,想着是不是问她点什么,很快便否决了这个想法,不用想都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干脆靠在身后墙壁上百无聊赖地打量起大厅来。说是大厅其实大的也有限,长大概五丈多点,宽两丈,高一丈,简直就是个石棺材,“石棺材”郑炎诽谤出声,说完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烟波,烟波面无表情也看着他,

    郑炎尴尬笑道“开玩笑的,不过要是在墙壁上画些升仙图宴饮图什么的,就真像一座墓室了”,

    三人一路从通道往上走,出了通道又回到来时的屋子,还是漆黑一片,然后走到外面,左宗正抬眼看了一下槐树上的那只赤火雷乌,淡然说道“它的寿命快尽了”,郑炎听到莫明有些难受。

    左宗正没有停步,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的感觉没错,这里确实阴气极重,所以我们会找一些阳气重的来中和,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郑炎满心惊异,这帮家伙不会是找自己来调剂的吧?“赤火雷乌是世间少有的纯阳之物,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纯粹的一团火和一簇雷,如果是死物还好,但是它终归是有生命的,所以很难在这个阴阳交融的世界活下来,人也是这样;你不必疑惑,包括你在内所谓的纯阳之体只不过是比常人更容易聚集和使用阳气,你们这类人更要注意阴阳相济,否则后患无穷,你还没有把那几个女子收了吗?”,

    郑炎无语,你管得着吗!

    “她们都是我们给你挑选的纯阴之体,将来随着你修为的提高可能会觉得不够,我会再安排人给你”,左宗正无论是神色还是声音,都是冷漠地近乎结冰,居然在说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郑炎没好气道“当我傻呀,这个世上又不是只有女人才有纯阴之气,何况双修的路子只会越走越窄,最终害人害己”,

    前面左宗正好像在笑“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郑炎无语,差点着了这家伙的道,要是自己刚才答应要人,是不是他还真很乐意地送过去?

    三人一路出了小院,走过几条曲折的回廊,进到一座花园,在一座临湖的假山边烟波上前打开了一个向下的入口,左宗正继续前面带路,还是迂回的通道狭窄的通道,郑炎诽谤道“你们是故意在地下培养纯阴之体吧!”,没人回答他。

    到了石阶的尽头,也是一道门,只不过门口有两名穿着黑色劲装的护卫,英武笔挺腰悬短刀,两人快速打量着来人,尤其是郑炎,其中一人点头打开了身后的门。

    三人进到门内,入眼还是一处大厅,和之前一样,只不过这里有很多桌椅,桌椅上还坐了很多埋头看书写字的人,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边的一位老人向前面的左宗正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郑炎奇怪,这老人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以这样的态度对左宗正!

    左宗正带着郑炎进到旁边一个侧门,里面是一间书房大小的屋子,屋中确实也像个书房,书架、书桌、椅子、书籍和字画,郑炎好奇看着墙上的画幅,基本都是人体经络图,还有内脏图,没来由一阵恶寒,刳剥解刨一直被认为是魔道勾当,千年大战之前的事不清楚,但千年大战后儒家学说兴起,对人身体毛发的毁损被认为是对人最大的侮辱,所以世人很少有这么做,能这么做的只有仵作,可仵作的地位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有机会谁也不愿意干。

    左宗正在书桌后面坐下,伸手示意郑炎坐到一旁靠墙的椅子上,郑炎也不客气,烟波站在门口处像是一个护卫,话说她应该就是一个护卫,只不过保护的人要比她厉害的多。

    左宗正坐下思考了一阵才说道“想知道飞昭的事就必须要知道什么是‘格物致道’,你可有了解?”,

    郑炎觉得这一晚上怪异无比,认识左宗正十几年了,这一晚上听他说的话比之前所有加起来的还要多的多,而且话风很是罗嗦,最起码与平日里相差极大,“我知道格物致知”,郑炎忍不住说道,语气尽量显得认真一些,否则惹恼了他麻烦。

    左宗正居然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意思相近,只不过你说的是儒学的命题,我说的是一个进行了一千多年的计划,这个计划有几个部分,我只和你说一下关于飞昭的那一部分事情。”

    “这个世界生活着除人族以外的很多族群个体,人族不断发展很多时候都是在借鉴学习这些族群个体,包括修行耕作建造医药等等,千年大战时期,人族修士死伤无数,而与人族交往最多也最为相似的荒族并没有卷入战火,于是就有人提出借用荒族参与战争,一些人觉得多年与荒族虽有合作但更多的还是争斗,所以不能完全信任他们,于是就又提出培养具备荒族能力的人的想法,并且得到了有组织地执行,这就是‘格物致道’的前身,”

    “后来随着计划的进行,不但对战争起到了很大作用,而且人族修行功法也得到很大改进,所以这个计划并没有随着战争结束而结束,而是得到了更多的重视和发展,宗人府是我大周主要负责此件事的地方,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羽人是其中之一,虽然他们并不觉的自己属于荒族”。

    郑炎好奇问道“那羽人是怎么回事?”,

    左宗正今晚耐心出奇的好,回答道“我们了解的羽人起源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由上古神人所创造,就像传说的人族被创造一样,只不过羽人是被在天界创造出来的,后来因为获罪被贬谪到人间,据说冥界魔界也有,当然这只是传说,就和我们人族一样,不可考证;”

    “第二种是人族变化,传说最早的羽人是上古时期的一部分人族因为偷吃了神鸟的蛋而变作羽人,最初他们不但长有翅膀,浑身也都有羽毛,头既像鸟头又像人头,能说人言,先生下蛋再孵化出孩子,后来经过几万年的繁衍生息再次变回人的模样,只不过翅膀保留了下来,很多人都比较认同这种说法也包括大部分羽人,因为确实人族和羽人的身体和魂魄是最相似的;”

    “第三种说法是羽人与人族一样,也是当初混沌初开后天地衍化出的万物之一,我们都是天地的子民”,左宗正停下来大概是想让郑炎先想明白这些内容。

    “最初获得羽人都是通过购买抓捕诱拐等手段,然后强制他们与人族结合,或者解刨他们的身体拘役他们的魂魄,不过随着局势安定下来,人们的手段也改进了很多,飞昭的父亲是羽人,母亲是人族,他们都是自愿,宗人府现在进行的研究都是如此,当然,别的国家如何我们无从得知”,

    郑炎心里面怒火汹涌,因为修炼雷法似乎还把情绪放大了很多,此时正竭力压制,冷声说道“自愿?谁会自愿把自己的身体交出来让你们随意摆弄?谁会让你们抽出自己的魂魄研究?谁会自愿让自己的妻子孩子被你们折磨?”,

    郑炎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极为擅长控制情绪的人,这源于性子中有冷淡的一面,还有擅长自我排解转移,可是现在发现完全要控制不住自己,尤其是说到‘妻子孩子’的时候,一时间屋中以他为中心,剑气猛然爆发,地面墙壁桌椅书画,先是被削出一道道深痕,接着桌椅书画四分五裂,木屑纸片纷纷扬扬,飞扬的木屑纸片不断被凌乱的剑气削碎。

    郑炎刚一爆发就开始竭力控制,可是心中的不平和愤怒随着习惯性的控制反而越来越强烈,再加上修炼雷法和纯阳之体的开发使得这些不平和愤怒放大到不知多少倍,心里只是想着,这些被用来解剖的荒族算什么?他们在人眼里算什么?飞昭在这些人眼里又算什么?

    左宗正周围并没有被剑气肆虐,还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满屋的剑气,看着差不多了伸手指了指门口方向,郑炎冷漠地看过去,见到烟波浑身衣服破碎,凹凸有致的身材很快要显露无遗,白皙的肌肤上还有道道血痕,脸上不知是痛苦还是震惊,

    郑炎心中陡然一惊,剑气瞬间消散,快步穿过飞扬的纸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烟波身上,有些歉意,大爷爷说的没错,不能控制自己力量和情绪的人,不但会伤害无辜,更会伤害亲近的人。

    “抱歉”,郑炎轻声对眼前女子说道,然后转头冷冷直视着左宗正,“你今天叫我来就是说这些的吗?”,

    左宗正居然笑了笑“你不想知道飞昭的父母为什么自愿接受这些,又为什么把自己的孩子交给我?”,

    郑炎直觉这可能关乎飞昭的一些很重要的事,压下心中转身走的冲动沉声问道“为什么?”,

    左宗正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飞昭父母是在北嚣山林海相识相爱的,当初生下过一个孩子,可惜很快就夭折了,夫妻俩不甘心就又生了一个,这个孩子还是很虚弱,他们听说中土世界有人能治好羽人和人族所生的孩子先天带着的疾病,于是就到了中土,我的手下在外面发现了他们,并带到了这里,我们谈妥了协议,我保证帮他们把孩子治好,并教给他们如何避免此类事情发生的方法,他们要在这里呆几年,做一些事,还要把孩子送给我。”

    “你不要急着质问或批判,你还不能理解父母会为孩子做到什么程度,何况他们在这里并不是被解刨也不是被抽魂,现在我们早就不需要再做这些,你也不用担心飞昭被什么人糟蹋,刚才进来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有很多女大夫,也就是说飞昭还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触过”,

    郑炎不想再听下去,转身开门准备离开,“你想她很快死掉吗?”,郑炎忍住怒意停下拉门的动作,左宗正淡然说道“坐下吧,我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了”,郑炎感觉自己很有可能忍不住一道剑气劈死这个人。

    “人族与羽人一直都可以生孩子,只不过会伴随一些不确定的影响,飞昭有些特别,她的体内有一种特殊的力量,我理解是一种冥界的阴火,据她父母说在怀胎的时候被人下了诅咒,我们当初检查得知也是那道诅咒激发了她体内原本的那股力量,那股力量属于冥界,会吞噬人间的生机,所以飞昭一生下来开始越来越虚弱,我们只是帮她控制住了那股力量,根治还不能,不过一直有些眉目,这也是她父母愿意把她留下来的原因”。

    郑炎心念一动沉声说道“你说的治好她的眉目和我有关系吧?”,

    左宗正笑道“你果然不算笨,你是纯阳之体,也是雷火体质,飞昭体内的那股冥火是属于阴火,可以被你的力量中和,从而可以缓解对她生机的吞噬,但是无法消除,我把她交给你就是这个目的,当然,在中和的过程中如果能引导她自主去控制那股力量就更好了”,

    郑炎出声问道“怎么中和?”,

    左宗正淡然说道“同房”,

    郑炎看着他不说话,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左宗正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看着,过了好久才说道“双修也可以,我会交给你导气的法门,但是前提是你要把自己的真元修炼到一定程度,修为也要到地道境界,你现在还差的远,飞昭还能等你七年”。

    郑炎觉得这些应该都没问题,自己现在凭着纯阳之体和那块玉佩以及和雪妃的修炼,神魂和真元都要比同境界的修士强出很多,并不一定要等到地道境界才行,何况以现在修行速度,七年突破人道并不是难事,但是事情只是这样吗?如果只是这样,左宗正完全没必要让自己进来,还反常地说这么多,态度还这么可疑,想了想于是问道“只是这些吗?”,

    左宗正点头道“当然不只于此,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左宗正大概也不指望他能回答什么,接着说道“赤火雷乌原本是上古时期的异种,后来越来越少见,这只是宗正从西荒深处寻得的,你出生的时候它飞进皇宫去看过你”,郑炎目瞪口呆,

    “不过不清楚其中缘由,这种鸟虽然有灵性,但我们还不能解读清楚它的意念,今天叫你来是为了另一件事,关于飞昭的事,跟我来吧”,左宗正说着向门外走去,郑炎只得跟上,烟波在后。

    院子里的那只与其他乌鸦有些不同,除了个头大以外它的脖子上和眉眼出有几道暗红色的羽毛,不仔细看的话还会以为是黑色的,还有它的双翅下面各有一道不算很直的白线,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说起来当时在宗学的时候好像就有这么一只特别,难道是宗人府的人养的?郑炎专门了解过,乌鸦是一种极聪明的鸟,很有灵性,确实有很多人曾驯化过。

    正当郑炎想着乌鸦的事,左宗正从侧门走了出来,郑炎和烟波都行了一礼,“那只赤火雷乌对你很亲近,你知道为什么吗?”左宗正一如既往的冷淡,

    郑炎一听他说话就浑身不自在,轻微晃动了一下身子说道“赤火雷乌?不知道”,

    叫烟波的女子施了一个万福,郑炎觉得有些变扭,这样的女子应该酷酷地点一下头就可以,还是把手掌伸到她丰挺的胸前,因为并没有挨上所以显得费力一些,不过还是很快去除了咒术。

    郑炎解释道“一个是凝血咒,一个是迷魂咒”,然后转身进到院子里,很快院门又重新合上。

    院子里各处都是黑洞洞的,一点灯火都没有,再加上时不时刮起一阵凉风,卷起几片枯叶,很是有荒宅古宅的感觉,郑炎忍不住出声道“你们不会都住在地下吧?这院子一点人气都没有”,剩余三人都寂静无声。

    因为带着面具只能看到眼睛,不过大致能知道些这女子的意思,现在听闻郑炎的闲扯正若有所思,大概是在想象画上壁画的情景。

    郑炎想到院子里槐树上的那只乌鸦,自己什么时候见到过乌鸦?对了,是在宗学上学的时候,学舍前面的院子里总是有十几只乌鸦,一帮孩子嫌它们呱噪,总是朝它们扔石子,后来被一位先生看到,说乌鸦象征吉祥欺负它们会被上天厌弃,不可驱赶,自从那以后就没人再打它们的主意了。

    瘦竹竿继续前面带路,郑炎在后,然后是烟波,那名男子没有下来。郑炎数着油灯,大概每隔一丈有一盏油灯,两边都错开,数到第三十五盏的时候终于到了底,前面是一道铁门,瘦竹竿推开铁门,里面是一座大厅,大厅内光线有些昏暗,对面正中是一套桌椅,空荡荡的再无他物。

    郑炎不由想着“像个石棺材,真是单调,倒是符合那个左宗正的风格”。

    一连经过三处厅堂,然后进到一处小院,院中只有正面有一栋二层小楼,再就是院墙和院当中的两棵不知什么时候枯死的高大槐树,忽然几声“呱呱”的叫声从树上发出,

    孤寂的院子死寂的人,初来乍到的郑炎吓了一跳,见树上只是一只乌鸦顿时尴尬不已,哈哈干笑道“你们这里太渗人了,我一直胆子就小”,“咦”,郑炎忍不住再次出声,“这乌鸦有些特别,好像在哪见过”,

    郑炎蹲下身把手贴在之前下咒的地方默念心决,有金光一闪而逝片刻便消除了所下的咒术,转头又对旁边的女子说道“这位姑娘需要吗?”,

    女子睁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瘦竹竿说道“烟波,还不谢过殿下”,

    忽然乌鸦振翅落到郑炎肩膀上,来回扭头看着眼前的人,郑炎本可以躲开,可是看到这家伙一瞬间觉得很熟悉很亲切,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就由着它落下,还伸手摸了摸它的头,乌鸦也蹭了蹭郑炎的手,前面瘦竹竿原本淡漠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惊讶的神色,片刻后说道“殿下,时候不早了”,

    郑炎点头,拍拍肩上乌鸦的脑袋笑道“下次再见”。

    进了黑漆漆的屋子,又跟着瘦竹竿进到后堂,也不知道这家伙做了什么,一面墙壁自动挪开,现出一条向下的通道,两壁有点燃的油灯,郑炎嘀咕道“果然在地下”。

    瘦竹竿走到一处宅院门口单手掐起一个法诀,大门无声洞开,然后率先走进去转身等着郑炎,郑炎打量了一下大门好奇问道“是机关还是阵法?”,

    瘦竹竿不说话,郑炎也不奇怪,正准备抬腿进去又想起什么,缩回脚转身对跟在后面最开始与自己交手的那人说道“刚才用在你小腿上的是个小咒术,有麻痹肌肉和凝滞血液的作用,我先给你解除吧,你应该没怎么修过神魂类的术法”,

    那人看向门里的瘦竹竿,瘦竹竿点头道“有劳殿下了”,

阅读风炎英雄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万界之逆天求生帝刀豪门神医:腹黑老公套路多村霸村花:嘘,别说话,竹马来了末世之系统是只喵末世之一路向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